名家媳婦深夜被打死
 
名家媳婦深夜被打死
作者: 本刊記者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雜誌去年十一月十二月號發表有關孫歷生及紅衛兵在文革中的暴行後,有一位讀者報料: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曾跑到貴陽,活活打死一名婦女。事件曾轟動一時。

大約在一九六六年十月間,那正是毛澤東在天安門檢閱紅衛兵之後,北京紅衛兵開始南下串連的時候。一天夜裡,幾個紅衛兵,人數三、五個。來到貴陽市黔靈西路中段合群路口一家姓雙的民居。她們都是年輕的女學生,身著紅衛兵舊軍裝,一口北京話。闖進屋裡,亮明身份,說是要找雙某人,讓他交代問題。

但戶主雙先生當晚出外不在家,在家的是戶主的妻子,和一位老人:戶主的父親,年近八十。由他媳婦和這些女紅衛兵說話。紅衛兵指說,她丈夫是北京市解放前的警察局長,雙手沾有共產黨員的鮮血。她表示,不知道丈夫的事情,你們找他去說。紅衛兵哪裡等得戶主回來,她們要採取「革命行動」——抄家!說是要搜查「反革命證據」。於是眾「女將」翻箱倒櫃,媳婦只得在一邊,莫奈其何。結果,只抄出一些衣衫服飾,沒有什麼罪證。紅衛兵並不甘心罷手,她們勒令老人穿上陳年過時的綾羅綢緞,顯示這些「資產階級、地主階級」剝削勞動人民的罪惡⋯⋯

從北京來貴陽抓階級敵人

面對這樣放肆的侮辱公公,媳婦再也不能忍受,就和紅衛兵吵起來,抗議她們的胡作非為。這位中年主婦,哪裡知道這群「紅衛兵小將」是惹不起的。誰敢和她們對抗?她們毫不猶豫地便對著主婦大打出手,銅頭皮帶,拳打腳踢⋯⋯主婦不敵毒打,當場死亡。深夜,無人聲援,肇事者揚長而去。事後,她們還在附近街上貼出一張大字報,警告階級敵人,寫明她們敢於和對抗紅衛兵的反革命分子,堅決鬥爭⋯⋯毫不隱諱地落款:「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

雙清媳婦死後,舉行屍展抗議

第二天,死者的家人來了,無不為這從天而降的慘禍悲憤痛哭。因為當時,遠離北京的貴陽,文革雖然已經展開,但還沒有發生過這樣殘暴的事件(北京紅八月紅衛兵「橫掃牛鬼蛇神」打死一千七百人,還沒有公開)。死者家屬決心要討回公道,一面報案,一面在兇案現場的堂屋外,放一張太師椅,將死者的屍體展覽其上,讓人參觀、見證。那幾天,川流不息的人,前來看過。當局也沒有人管。報料者是死者女兒的同學,他是參觀者之一,死者一臉青紫,衣衫披血的印象,至今難忘。

劉進宋彬彬知不知道這宗暴行?

原來這家人不是普通人家。那位老人,姓名叫雙清。是貴州省民盟的主委,全國政協委員。一八九○年生,二十七歲任黔軍秘書長,後任省建設廳長,支持共軍解放貴州,在西南民盟領導人楚圖南之下,是貴州頭號民主人士。文革前,他是可以和周恩來直通電話的人物。據說,慘案發生後,他還給周恩來掛過電話,只有秘書接聽,敷衍兩句而已。老人受此驚嚇,住進了醫院。網上資料說,雙清在一九七○年「含冤去世」。估計沒能過了「清理階級隊伍」一關。老人與媳婦都不幸地死於文革。

那位倖免於紅衛兵的革命鐵拳的老人之子雙先生,我們尚未查到他的資料,包括他的姓名、生平。假如活著,也是八九十歲的老人了。他們的子女,即雙清的孫子輩,只聞有一女,學農。不知何往。

至於發生在雙清家的這宗命案,據說,當時根本投訴無門,政府社會已經失控,今天知道的人已不多了。後來文革升級,更多的恐怖暴力、家破人亡,遍佈全國,一個籍籍無名的家庭婦女被「革命」狂潮所吞噬,還有誰記得呢?不知道文革後有沒有人去追訴。但是,最近的「紅衛兵道歉」風波,讓我們獲悉,施暴的紅衛兵還大量健在,不少人還佔據著重要的位置。這幾個跑到貴陽去打死人的女紅衛兵,是一支罕見的別動隊,北師大女附中的紅衛兵頭頭劉進、宋彬彬,是不是知情?還是健忘?應該有所回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