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的生死線
 
周永康的生死線
作者: 聞志剛

專題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前言 甲午凶年,危機四伏
中共的招牌選項——反貪腐運動,截至北京人大政協兩會舉行,明顯的陷於進退兩難的困境。一方面繼續在大老虎周永康的外圍作戰,繼打垮石油幫、四川幫、政法國安幫之後,捉拿虎子周濱,向親屬虎窩開刀,一舉端掉黑幫大老闆劉漢36人。另一方面,對大鱷酷首周永康的定性處置,猶豫不決,案情通報,一拖再拖。據悉來自江系上海幫的摯肘施壓,也遭到周本人不惜以自殺相抗爭。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貪大業,頓失滔滔,向深水區沉淪——對已遭國際輿論挑戰的溫家寶、曾慶紅家族束手無策、新近出台的李鵬家族,眾目睽睽,亦很難令民眾樂觀。京城百官,庸庸自危,看大大皇勢日增,五大權一把抓,不知頭上利劍何時落下而惶惶不可終日。那邊廂,香港自由狂飆,劉進圖血跡未乾,邊城昆明又遭疆獨恐怖屠殺,一百五十臣民冤死馬航班機——真是開春不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面楚歌,內憂外患。這是甲午是凶年的預兆,且看中南海如何自省,如何應對?(編者)

中共政法王、上屆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繼薄熙來案成為中共新聞的最大看點以來,公眾期待的是,中紀委何時公佈周永康案情?經過去年「井噴式」的媒體、出版炒作,來到今天北京「兩會」召開,仍然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會前,曾有一份《關於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的通報》在網上傳播,其指周的問題如下:

「周永康在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國土資源部、四川省委書記領導職務和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濫用職權,犯有嚴重錯誤、負有重大責任;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利用職權、其子周某利用其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 物;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違反組織人事紀律,造成嚴重後果;涉嫌侵吞巨額國有資產;包庇和縱容黑社會團夥犯罪。」

傳周在天津曾自殺抗拒調查 

該「通報」稱,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給予周永康開除黨籍處分,待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予以追認。」——對此,一位北京知情人士透露,這份通報「八九不離十」。對周永康案的定調,基本如此。沒有境外所傳的許多驚人的「政治罪行」,包括政變、奪權甚至暗殺之類。但是,不排除有「權力鬥爭」的成分,權力鬥爭包含的內容很廣,例如派系的爭權奪利。這是很難入罪的。薄熙來案的處理已經成為一個先例,共產黨不會再搞毛式的階級鬥爭,「反革命罪」早已取消。知情人士強調,周永康是一定要「拿下來」的。不會放過他。反貪腐是當前共產黨維護統治合法性的最後一張牌,如果放過周永康,共產黨就完了,老百姓隨時可以上街,就像烏克蘭一樣。

三月兩會,會不會公佈周永康案?據說,可能在會後。當局通常要利用兩會討論改革問題。去年三中全會提出「六十條」全面改革,內部有分歧。兩會是「鼓幹勁」統一思想的好機會,宣布周案,會沖淡氣氛。另外,會前剛剛發生昆明慘案,又是新的挑戰需要面對。因此,周案勢必延後。

至於對周永康的處理,消息透露,性質是建國以來最嚴重的貪腐集團,高層對此已有共識,但具體處理方案尚未決定。受兩個情況所影響:一是要不要重複薄熙來公審方式?雖然審薄的公開、透明,受到歡迎和好評,但負面意見也不少,暴露很多問題。很多大案都沒有這樣公開審理。周案涉及的敏感問題更多,尤其一些「老同志」(江系、上海幫?)不贊成。二是周永康本人的態度。據說,周的態度一直「很抵觸」。周軟禁在天津附近,有重兵看守,春節前,發生過自殺未遂事件,曾送天津醫院洗胃。——此事保密,未知詳情。


●胡錦濤(左)做了十年的
兒皇帝,情何以堪啊。

開除黨籍但不可能如薄案公審

中共審案,向來重視犯人的態度。薄熙來獲重判無期徒刑,很多人認為與他在法庭上的態度有關。徐才厚消失很久後,一月二十日隨習近平在北京露面,釋放的信息是,他已經安然過關。內部消息說,徐的問題不小,放他一馬,原因之一是,軍內大貪谷俊山落馬後,徐採取很合作的態度,經濟上的問題已交代清楚。他在軍委領導上十二年,提拔了上百名將軍,收了不少錢,都放在辦公室的保險櫃裡,已經如數交出。而他身體不好,患癌,病情嚴重。如果被打下去,不利於軍隊的穩定。何況,傳統上對軍方將領的問題,都比較寬容。

周永康的問題不同。雖然政法系統是專政的「刀把子」,搞得太重,有損中共面子。但是,這位「康師傅」不同於陳良宇、陳希同,甚至薄熙來,為害一方。他的權勢網絡已經覆蓋四方,為習李、王岐山始料不及。政法幫(李東生、梁克⋯⋯)、石油幫(蔣潔敏⋯⋯)、四川幫(李春城⋯⋯)、秘書幫(冀文林⋯⋯)、黑社會劉漢,加上他兒子周濱、媳婦一堆親戚世交的商業王國(還有背後的上海幫)——那是足以登高一呼倒海翻江的一股勢力。而且,已經紛紛就擒,只等收網。

因此,必將嚴懲。開除黨籍,但不會選擇弊多利少的公審。是不是要關進秦城?還是軟禁到死?知情人表示,恐怕要由他自己決定。低頭認罪,與「頑抗到底」,將是這位權傾黨國的酷吏,生與死的抉擇。

這個反腐工程,不禁令人想起毛時代動輒以「反黨集團」之名整肅異己、最後全部被推翻的歷史,相信王岐山今天的鬥爭,儘管和一個法治社會的要求還有很大距離,但還是符合很多人痛恨貪腐的願望。正如一位大陸記者所說:我們樂見周永康倒台,但是,中國的廉政和體制改革,絕不是一個高官下台就可以解決的一個說法在北京流傳——周永康已經把他們折騰得夠辛苦了。習大大收拾周永康之後,就會到此為止,不會再往上追。有人估計,假如公正執法,北京的貪官要抓十萬!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