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會與政府共治
 
黑社會與政府共治
作者: 何清漣

專題

更新於︰2014-03-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四川劉漢的「黑金帝國」故事,顯示當權者借公權力讓親友倒賣資源以牟利,形成資源的壟斷,從而使周永康案成為「黨與國家領導人涉黑腐敗」第一案。


●四川黑社會民企劉漢及手下
36 人,2 月20 日並拘留。

撲朔迷離的周永康案,終於被四川劉漢的「黑金帝國」故事推向高潮。從財新網自二○一三年陸續抖落的各種故事及辦案方向來看,周案正朝著「涉黑」方向邁進。

所謂「黑」者,一是四川富豪劉漢的黑社會背景,二是今年二月全國掃黃活動必將從全國公安系統裡網出幾條大魚。這個特點,將使周案成為中共歷史上「黨與國家領導人涉黑腐敗」第一案,並以此載入史冊。

圍繞周永康父子發生的一切,凸顯了中國改革以來權力市場化的宿命:圍繞資源、壟斷、監管等諸多領域,通過公權力灰色運用形成灰色資本,最後形成利益集團俘獲國家現象。

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體制

周永康家族的黑金故事,僅從中國官媒抖落出來的各種橋段來看,牽涉能源、地產、政界及多省督撫,在有關國計民生的能源部門與周家及其利益相關人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體制。

周永康麾下的石油幫、四川幫、秘書幫掌控了最有經濟實力的能源部門與部分地方政權。其子周濱縱橫江湖,為其服務的三隻「白手套」當中,外戚美國「拉古娜海灘」的黃家,既能當掮客將外資的設備賣給中國油企,又能一舉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級分公司涉及八千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統信息化大單;「中旭系」吳兵長袖善舞,最讓人側目的「業績」是從中央級國企、五大電力公司之一的國電口中奪食,拿下大渡河水電站,每年僅賣電收入就高達九億;周濱的同窗米曉東在官家的石油幫中為其專掌利益輸送。在周永康經營多年的石油系統中,家是天下,天下是家,家國不分,名義上由「全民所有」的國家資源就是周家及其僕從們可以任 意支取的資源。

周系石油幫成員深諳利益共享之道,將中國特色的致富術發揮到淋漓盡致。財新網今年一月三日發布《中石油的哈法亞「暗渠」》,揭露中國國企巨頭中石油在外雇傭伊拉克人虛設一家公司Hermic中國人主管的該公司從中石油哈法亞項目中不斷獲得工程外包服務合同,最近三年獲得的合同總金額超過一點一五億美元。該報導將此稱之為「一幕國企『走出去』後在海外失去監督、利益輸送的故事重演」。文中的「利益輸送」,當然是指中石油高管向自己的家屬、親信把持的公司輸送利益,「重演」者,指類似故事不斷發生。

當然,一個哈法亞做為利益輸送管道是遠遠不夠的。國際記者聯盟今年一月發布《中國離岸金融解密》,報告中列舉的BVI(英屬維京群島)公司,有數十家與中國三大石油國企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有關聯。

家國不分的利益輸送體制,還表現在中國國企的駐外機構為權貴服務的職能上。據報道,周濱在美國留學,從費用到聯繫學校,均由中石油副總經理李華林一手安排。李華林時任中石油美國休斯敦辦事處副主任,因服務有方,後來步步高升。

黑社會與政府共治社會

如果說石油幫的故事是「中國改革」系列故事中的「權貴走向世界篇」,四川首富劉漢的故事則是其中的「江湖篇」。劉漢上交權貴下結江湖,勢傾朝野,讓官府為之側目的風光,幾乎就是中國江湖文化的最高理想。更重要的是,劉漢們將中國的江湖文化引進了「新時代」,「操社會」這句粗鄙之極的話傳神地道出了劉漢們對人與社會之間關係的看法。中國江湖文化墮落至此,誰還敢寄希望於這種起自草莽的黑道英雄「替天行道」?

擁資四百億及近三十家全資及控股企業的漢龍集團,經營範圍涉及資源開發、清潔能源、基礎設施建設、文化教育、土地開發以及商業百貨等行業,據國內媒體介紹,二○○一年劉漢結識貴人周濱之後,不僅將他從查處名單上撤除,還通過資本運作迅速把產業擴充到外省、外國,建立了礦業帝國、資本帝國。不過在其發祥之地廣漢,劉氏兄弟還是黑道本色,即無人敢惹的江湖老大,操控著當地賭博游戲機、高利貸、建築砂石等多個行業。

劉漢從事的採礦業,包含稀土、鉛、鋅等高污染行業。在西藏開礦,更是涉及少數民族地區的敏感投資。但這些劉漢都能擺平,最後成為「國際礦業能源大佬」。劉漢與五礦之間的交易,揭開了中國現階段民企與國企之間商業「往來」的部分黑幕:即在構建虛假貿易背景下,民企替國企做大銷售量,而國企幫民企低成本融資,這種利益交易,當然要花費大量「尋租成本」,但對雙方而言互利互惠。

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與地產生意,自然涉及拆遷這類問題,但劉漢兄弟背負九條人命能繼續逍遙的「盛名」,讓人們聞之喪膽,因此沒有拆不了的房,徵不了的地。劉漢手下文香灼的供述最形象直白:「劉漢有錢,跟各級領導有關係;劉維有槍,手下有一批兄弟幫他打殺,所以黑白兩道的人都怕劉漢,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丟帽子』」,「很多人願意跟著劉家,為他們做事。地方官員跟著劉漢,是覺得可以通過他接觸到更高層,有升官的機會;操社會的人跟著劉漢,是因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擺平。」劉漢因此成為四川省的「第二組織部長」(或稱地下組織部長),多名官員因阻其財路而被清除。

漢龍系在其發祥之地四川省,尤其是在廣漢、德陽和綿陽市,算是實現了中國江湖文化崇尚的「黑社會與政府共治」這一「理想模式」。四川有袍哥文化傳統,比起當年李劼人在《死水微瀾》裡描寫的袍哥大佬,劉漢顯然要神氣得多。

權力資本由資源壟斷到機會壟斷

周永康宦海足跡踏遍國土資源部、四川省與公安系統,樹大根深。如今周永康失勢,托庇於他的石油幫、四川幫、秘書幫及一眾富豪自然都成了俎上之肉,僅四川一地,周的心腹前省委書記李春城落馬後,成都會展旅游集團前董事長鄧鴻、郎酒集團前董事長汪俊林相繼從公眾視野裡消失。此情還真應了《紅樓夢》裡面那句「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

反腐反到政治局常委這一級,高舉「打虎」棒的總書記習近平贏得的掌聲卻不夠響亮。被現實教育多年的中國人似乎已明白,周永康案固然成為中共黨與國家領導人涉黑腐敗第一大案,但絕對不是唯一的個案。周家與中旭系、漢龍系「黑社會團夥」的關係,只不過是「盛世」之下官商黑結合的一個範本,沒挖出來的那些,可能比周案更大。因此,周永康的倒臺,只意味著這個利益集團的覆滅,絕不意味著以權力市場化為起點的權力與資本間的灰色聯姻就此終結。只要政治制度沒有改變,大大小小的當權者就可以借助自己掌控的公權力施加影響,讓子女、配偶、親戚或朋友等獲取、倒賣稀缺資源,以獲取金錢。這種由公權力轉化而來的資本形態,早已滲透中國經濟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最後形成了資源壟斷與機會壟斷,嚴重扭曲了中國人的生活與價值觀,不僅讓中國人生活於絕望之中,更讓中國失去未來。

更可怕的是,利用官商黑結合的「劉漢」現象並非孤例,中國富豪榜上隱藏著大量這樣的商業精英。他們的存在甚至會深刻影響到中國的將來。即使中國有幸迎來民主化,這類精英也能利用自己在地方的財富影響力與人脈操縱選舉,輕易進入政壇。這些問題,如果不鏟除「周永康」、「劉漢」們滋生的社會土壤,基本不可能解決。

(原載VOA)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