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是否遭到反撲?
 
打虎是否遭到反撲?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4-03-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黨內有人想將前任高層及官二代的貪腐都抖出來,要死大家一起死,迫使那些前朝領導人,對習近平施加壓力,以解救周永康的危殆處境。


●被讚為美女富豪的東北大老闆劉迎霞,因涉
嫌周永康案被撤銷政協委員。傳已外逃。

早在春節之前,傳媒已有報導說,中共中央當局已有口頭簡報向黨內正廳級以上幹部傳達周永康案的調查結果,因此,一般估計,周案將會在春節之後公布。但春節後另有消息流傳說,習近平打虎遭到多名前政治局常委嚴厲批評,要求擱置周案,否則中國會引起大亂。從此之後,傳媒上關於周案的消息漸漸稀疏,直至本文執筆時(2月18日)仍未見官方對此案有公布的跡象。

徐才厚過關賀國強之子家眷移美

不過有一個現象是比較明顯的,那就是前解放軍後勤總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貪污案原己牽涉到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指徐接受谷的賄賂成為谷的後台而受到調查,最近徐才厚竟同習近平一起公開出鏡,這表明徐才厚已在江澤民等保護下過關,他的案可能已不了了之。

究竟周永康案會否半途夭折,現在還不能確定。由於官場打虎風聲鶴唳,許多富豪都準備移民國外,一些高官也提早將家眷攜巨款移居國外以避風頭。最明顯的例子是前中常委兼紀委書記賀國強兩個兒子的妻兒,最近都已移居到美國三藩市,在美國投資酒店和房地產,並由此抖出賀國強長子賀錦濤的兩大貪污醜聞,其一是二○○七年雲南省長秦光榮被中紀委調查,為了解套,秦拉攏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長子賀錦濤,帶同雲南省國投公司總經理一齊去見賀錦濤,將雲南國投四十億資產轉給賀錦濤和摩根史丹利合作的公司,藉此逃過災難。

其二是賀錦濤受香港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的賄賂,使宋林坐上華潤董事長這個高位;同時,又因賀錦濤的介入使華潤搶購到山西大同煤礦,宋便將收購價從七十億提高,虛報為一百二十億,其中多出的五十億則轉入與賀錦濤有關的一家有外資背景的投資公司。賀國強長子賀錦濤擁有巨資該是事實,因為賀錦濤在北京設有私募基金 Nepoch Capital,於短期間籌集到二億美元基金,而且準備將集資擴充到五億美元。由此觀之,其妻有能力在三藩市投資酒店和房地產便不奇怪。至於次子賀錦雷,在北京任職北京大學資源研修學院院長和黨委書記,屬於文職,除非另有灰色收入,否則他的妻子怎有能力也在三藩市投資酒店和地產。

胡錦濤王兆國都沾有一身污泥

最近流傳的另一個有關國投的醜聞牽涉到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據說,薄熙來為了拉攏胡錦濤,便將重慶國投六百億的資產給了胡海峰的清華企業,而事實上清華企業並沒有這筆資產,而是經過一位名為陳勇的將它轉賣給王兆國之子王新亮控制的公司轉售到海外,王新亮和胡海峰各分得三百億。這個傳言值得懷疑的是,所謂重慶國投,原注冊資本只有三千五百萬,後來增資為二十四點三九億,屬下雖有兩間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易方達」和「寶盈」,似乎也不值六百億;再說,重慶國投現在是否己被海外公司接管也成疑問。

看來,撒播這些傳說的人似乎有一種企圖,想將前總書記和前中常委官二代的貪腐也都抖了出來,要死大家一起死,給那些前朝領導人同樣造成人人自危的緊張,逼使他們對習近平施加壓力,以解救周永康的危殆處境。事實上,像中共這種權力高度壟斷的體制,所有高官後代都會沾到父親權勢的好處,縱使自己不想貪污,自然也會有人送上門來。像溫家寶這樣自鳴清高的前總理,自有平安保險的馬哲明送股份給他的妻子和兒子,使得溫家寶即使事先或事後知道,也只好悶聲不響。更何況其子溫如松起初與香港李澤楷合作搞優創科技(Unibub),後來自設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現在又與摩根大通合作開設 Fullmark Consultants 公司,那種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又怎能分得清楚?

再說像胡錦濤,自出任總書記之後,已盡力將原是新浪執行長的女婿茅道臨逼得放棄營商機會,卻無法避免自己的兒子胡海峰主持清華大學企業集團,鬧出醜聞。至於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自從有人送上上海聯和投資之後,一路發展出網通,成為中國資訊聯企業巨擘。李鵬之女李小琳控制中國電力國際,李鵬之子李小鵬控制華能集團,獨霸中國電力企業,已是眾所周知。曾慶紅之子曾偉吃掉山東魯能。吳邦國女婿馮紹東當上中廣核產業投資基金總裁,吳邦國大哥吳邦杰、弟弟吳邦勝、都因吳邦國關係成了上海灘大亨。每一個屬於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大官,都沾有一身污泥,而他們卻正是習近平權力的真正來源。

選擇性打虎可抓可放懲恕由人

習近平的反貪腐整黨風,完全是關起門來幹的,不讓社會知道進度。像處理周永康案,都沒有經過法治程序,全由中紀委關起門來調查,中紀委可以抓人關人,也可以悶聲放人,只有中紀委辦案的人才知道犯案者的犯案情節,等到他們取供取證完畢,是否交由法院過堂表演審判,完全取決於習近平的拍板,而習近平的拍板更要看黨內有勢力前朝退休領導者們的態度。這樣的反腐,絕對是有選擇性的,可懲可恕,不取決於中紀委的調查,也不取決於案情的輕重,而是取決於習近平所體察到的黨內有勢力者的反應。如此這般閉門打虎,乃是一黨獨裁體制的產物,離法治社會尚有十萬八千里。

因為周案沉寂引起海內外產生許多猜疑,官方又透過海外「博訊」傳遞消息說,周案很快會公布,這是否又是一次不負責任的放言?三月份是兩會舉行期,習近平會否在兩會之前將周案付諸公審,實在值得懷疑。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