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反腐轉軌變調
 
習近平反腐轉軌變調
作者: 易之光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4-03-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美國務卿克里來北京,搞了一場公共外交,迴避人權外交,不見劉霞,也不說網絡管制問題。習近平暗示反腐要轉向治理。


●●美國務卿克里結束訪華前,會見
民眾代表4 位中國網絡大V。

二月十八日,中紀委公佈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被「雙規」,顯然與他十年來跟隨周永康有關,從國土部、四川省、公安部,一路充當馬仔,雞犬升天。王岐山掌管中紀委,反腐敗很高調,但被抓的多半是周永康的馬仔,蔣潔敏、李東生、李崇禧、李春誠、郭永祥、冀文林等基本都是。這說明周永康一定是死老虎了,但反腐敗到此也基本反到頭了。

習二月黨校講話暗示要轉向

習近平任上,除了與周永康有染之外的高官足可以高枕無憂了,只要沒有新的派系鬥爭和權力爭奪戰,習近平不會比江澤民、胡錦濤更熱衷於反腐敗——如果說周永康與曾慶紅、薄熙來聯盟,如此收網已經夠政壇震盪了。二月十七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講話,明顯提及一個新議題,要求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基本上可以判斷:下一步要「轉軌」推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了,這也是他所要進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動力。

至於周永康案哪一天公佈,要視收網是否達到預期——「兩會」前不大會公佈。圍而不獵,能獵而暫不獵,往往對提升治理能力有更好的效果,換句話說,這就是為體現一黨執政所需要的「治理能力」。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實就是反復洗腦觀,按照中國人覺醒的經歷,大多數人都先是被洗腦,從空白期到被洗腦期是常態,其中還有主動洗腦和幫助別人洗腦,在黨內黨外都是一樣的,這是前兩個階段。後兩個階段並非每個人都經歷過的:反洗腦期、幫助別人反洗腦期,這兩個時期是需要勇氣和責任擔當的。習近平基本上會處在第二個階段:被洗腦期,以及協同中國人繼續被洗腦,也可以說他是「屁股決定腦袋」,但中共元老李銳就比他進一步,處在第三個階段:反洗腦。

李銳唱詩戳穿為民作主的謊言

二月十八日,中共寬容的改革派刊物《炎黃春秋》雜誌社在北京長安街科技會堂舉行新春聯誼會,九十七歲高齡的李銳來了,胡耀邦兩個兒子也來了,習家人也來了,李銳在發言中感歎自己生命已到有限時刻,但至今看到的仍是為民作主,而不是人民民主。他特意唱詩一首:

不久將投爐火中,為民作主未放鬆;何時憲政施行了,讓我靈魂有笑容。

李銳已經從被洗腦中覺醒了,但在幫助別人反洗腦方面,已經力不從心了,據說他曾準備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家人卻在關鍵時刻攔住了他的手;又說習近平已要求中組部不要再把李銳的信送來了,等於對李銳關閉了「進言」的門,不要黨內憲政派送上「反洗腦」的大禮——這是出於統治者「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需要。

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胡德華也在聯誼會現場發言,和李銳一樣,他們都屬於溫和反洗腦派,所言黨性官性不能掩蓋人性。他們的父親胡耀邦身上彰顯的正是有人性有黨性。而習家人在場,難免有與會者提起包子事件,說慶豐包子這個事搞得太惡俗了,素質太低了,習家人無話可說,是不是說他們基本接受呢?其實,習近平這場作秀,弊大於利,這方面始作俑者國家互聯網辦公室最有發言權。

事後他們主導該事件在網上大大降溫,目的是讓人趕緊忘記這個負能量。記得有網友話說:一個國家,如果首腦還需要微服私訪,說明這個國家還相當落後;一個國家,如果還存在信訪這一機構,說明這個國家根本就沒法治;一個國家,如果官員財產都不能公示,說明這個國家充滿了謊言;一個國家,如果都能把災難變成慶功,說明這是一個變態的國家;一個國家,如果民眾還要給官員下跪,說明這片土地上只有奴隸,不明真的真相。

克里見習提劉曉波但不探望劉霞

二月十四日,習近平與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北京會談,從新聞稿中發現會談相當友好;二月十五日,克里訪問北京的最後一天,特意抽時間來點「公共外交」,中國官方給面子同意,美使館邀請了四名活躍的網民代表對話,他們多是有過多年記者生涯的網路活躍人士,有騰訊財經八零後記者張賈龍、知名博主王沖及博聯社馬曉霖、前中國經濟時報調查記者王克勤,他們先後談了中美關係、民間社會、反腐敗,中日關係背後的中美關係,張賈龍最直接,問克里會不會去看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還說劉霞一直被軟禁,最近還病了。

但克里卻說每次與中方會見都會提到政治犯,意思是說了就算做過了;王沖的提問也有趣,其中有提到美國願意幫助中國走上民主道路嗎?會採取什麼措施幫助中國?克里回答說是的,他注意到中國的鄉村選舉,以及相關的激烈辯論,看到了中國的進步。但對於說明中國推倒網路防火牆,他也只能說互聯網自由對於經濟發展好處多多,中國經濟會為此更強大。

美國以公共外交迴避人權外交

克里會見網友之前,與習近平、李克強見面時,不排除他會向習近平提出劉曉波等政治犯的名字表示關切,但不會在提名字之外加上條件,比如探望劉霞本人等。習近平的回應基本上會很官方,他或許會說知道這事,但多以中國司法獨立或涉及內政轉移話題,算是給克里很大面子了。中美雙方的默契還有一個特徵,就是此類敏感話題不對外公佈,提及劉曉波算是克里應盡的義務,外交中不能沒有人權議題,但結果如何與他無關了,職業外交家只能做到如此蜻蜓點水。

如果這一天,克里真的趕到劉霞居所玉淵潭會見劉霞——且不管是否見上面,起碼劉霞和劉曉波的處境會改變很多,這不是外交,而是人權和人性。都說人權高於主權,其實克里和習近平一樣都是做不到的。王沖曾有一段話說,中美矛盾的根源,稱美國需要一個繁榮、富強、民主、穩定的中國,而中國官方,只要其中三點,把民主還給了美國。這就是中國反美的根源所在。克里到中國只能「公共外交」,因回避「人權外交」,底線也隨著倒退而挪移了。

聯合國要求對反人類者定向制裁

即使克里真的要見劉霞,也只是小插曲,但沒想到中共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坐不住了,發文指責自由派人士向美國人賣萌,萌是小可愛的意思,指他們向美國人示愛,不惜譴責自己的祖國,簡直就是漢奸或叛徒。克里或者奧巴馬都應該強烈施壓,要求釋放劉曉波。不光劉曉波,還有高智晟、許志永等政治犯,都應該釋放。任何一個人因為言論入獄,就是暴行,就是反人類文明。這一點,朝鮮是最倒退的,二月十七日,聯合國朝鮮人權問題調查委員會發佈報告,指朝鮮長期政策衝擊人類良知,推行難以名狀的暴行,僅政治犯就多達八至十二萬人。

聯合國向中國等國提出建議,呼籲對為危害人類罪負有主要責任的人實行定向制裁,但指出制裁不應針對該國全體民眾或整個經濟。聯合國此舉是基於人權標準,制裁也是必要的,但不知道習近平聽到後是否感到有相當的壓力。如果明顯罪惡滔天的周永康、曾慶紅、羅幹等中國一大批對危害人類罪負有主要責任的「大老虎」不被懲處,反腐敗也不過是假反腐敗,習近平也不過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維持一天算一天。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