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後重慶雲遮霧障
 
薄後重慶雲遮霧障
作者: 姜維平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2-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溫派人物孫政才主政重慶以來瞻前顧後,經濟發展仍然離不開黃奇帆。要利用民企,又不敢徹底否定薄的打黑,為六百多受害者平反。無所適從,不知所終。


●18 大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
稱為60 後新人, 今年也已
50 歲。接管重慶,無能為力。

孫政才執掌重慶市委書記大權以來,最大的動作,是大幅度地調整了薄熙來時代的基層官員的職位,似乎透露了這樣的信息:先換人再做事。但目前給人總的感覺是瞻前顧後的,在「等」和「靠」:「等」上級的具體指示,「靠」黃奇帆把握大局,因為黃用「儲地說」把很多人騙了,好像發展經濟離不開「強拆」和「賣地」,薑還是老的辣啊,離開了獨掌「玩地絕計」的黃奇帆,孫書記就一事無成。

實際上,對山城來說,平反冤案,富渝安民,是綱,綱舉目張,因為國企不少,民企更多,薄王操控的政府,剛把數以千計的民企「肥豬」殺了,噴了一地的血,不收拾乾淨,想叫傻子忘記,是不可能的。因此,孫政才別無選擇,他不甄別平反受「黑打」的「黑社會」和「黑老大」,經濟發展不可能破局。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孫政才又是組織本地民企開會,又是評選「十強」的,尤其是最近重慶又來了貴賓,使他忙得不可開交。

二重量級統戰人物光臨重慶

據《重慶日報》報導,二○一四年一月六日晚,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會見了全國政協原副主席、全國工商聯名譽主席黃孟復,中央統戰部原副部長、全國工商聯原黨組書記胡德平及二十位全國知名民營企業家。孫政才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歡迎,感謝關心重慶的發展建設。該報導沒有細列這些民企的名字,但兩位領銜名人如雷灌耳,黃孟復未必是薄熙來的餘黨,但他以前多次去重慶,助紂為虐,嚴重失職,有案可查。比如,二○一○年九月三十日,他去為薄的「森林重慶」搖旗吶喊,提出「綠化長江重慶行動」計劃;二○一一年七月,參加「中國民營經濟發展論壇」;十九日,發表講話,論述「富民」與民營經濟的關係;該年十二月八日,參加「第二屆大型基金會(重慶)高峰論壇」開幕式,等等,我想,面對一千多嘉賓,耳聽六百四十個「黑社會」的故事,他為何不仗義執言?他知道民企占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為什麼不替可憐的民企喊冤?

總之,我記憶裡總體印象是,黃孟復即使沒拿薄熙來的好處,也是一個政治上的「糊塗蟲」;不是立場問題,也是認識問題,他最起碼是一個判斷嚴重失誤,分不清大是大非的人。他當年身處雲霧山中,看不清薄的真面目,不敢為遭受「黑打」的民企講公道話,也就罷了,我不責怪他,但薄王倒臺了,也沒見他懺悔和發聲,我難以理解(編按:黃孟復乃大牌統戰人物黃炎培之孫1944-)。過去他以全國工商聯主席的身份,去給中國民企的大敵薄熙來站臺,如今,他以名譽主席的招牌,又去拜訪重慶新官,演出變臉絕活,真好意思啊,這樣一個沒骨氣的風派人物,能做什麼呢?孫政才為什麼要邀請他呢?

另一個人物是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這個人邀請得恰逢其時,太好了!孫政才正急需從他身上尋找其父的遺產:事實求是的精神和思想境界,平反冤假錯案的勇氣和決心,但孫政才真的拿到了尚方寶劍和真諦了嗎?如果他能深入地分析中國目前的危局,能領會習近平關於依法治國的講話精神,能順應老百姓的民意,就應當指示官媒立即刊出本人拙作《李俊驚曝薄熙來打黑內幕》一文,讓重慶人知道「唱紅打黑」的真相,並督促法院啟動再審程序,釋放眾多蒙冤的人們,恢復民企的地位,促進經濟民生的大發展。但這次會見沒有這種明顯的跡象。

假數據肯定薄熙來對民企的做法

官媒報導的都是空話,套話,假話,大話。孫政才說,民營經濟在改革開放中不斷發展壯大,是市場經濟中最富活力、最具潛力、最有創造力的重要力量,為改革開放做出了重要貢獻。當前,重慶政治安定、社會穩定,經濟持續發展、民生不斷改善,幹部群眾精神振奮,幹事創業環境風清氣正。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民營經濟發展,著力改善民營經濟發展環境,堅定不移地鼓勵、支持、引導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希望民營企業家繼續關注和支持重慶,積極參與重慶的改革發展,實現互利共贏。大家表示,重慶發展態勢好,潛力大,前景廣闊。願抓住機遇,為重慶經濟社會發展多做貢獻。

這種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說辭,肯定了薄熙來以前對民企的做法,依據的假數字來自黃奇帆的謊言和狡辯,一月六日,《中國新聞周刊》以《十四年來百名省部級官員落馬,一半與房地產業有關》為題,藏了這樣一段煞廢苦心的文字:素有「學者市長」之稱的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對於地方經濟發展,也有著自己的思考,在全國GDP增速放緩的大背景下,重慶連續五年保持十五%的經濟增速。二○一一年,重慶GDP突破一萬億元。2009—2012年,在《中國經濟周刊》的三十一省份GDP含金量排名中,重慶GDP含金量連續四年位列前十。

這等於說,薄熙來所推行的「二次文革」的極左路線,不但沒破壞經濟,傷害民企積極性,而且卓有成效,名列前茅。真的是這樣嗎?黃奇帆講假話不眨巴眼,在鳳凰衛視上不是胡說八道過了嗎?誰還能再相信他,他是市長,領導統計局長,他要什麼數據就有什麼數據。這一招,薄熙來在大連時用得爐火純青,筆者早已領教過了,每次召開新聞發布會,記者都耐心等待薄熙來與統計局長作假。統計局長說,不作假,就坐牢。孫政才不瞭解情況,豈能不信?

黃奇帆閃爍其詞肯定重慶模式

所以,《新聞周刊》的記者也知道其中的玄機,故此,接著說,但重慶也是複雜和多樣化的。用黃奇帆的話來說,重慶是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大庫區並存。發展農業,規模化是難點;發展工業,炸出一塊平坦的廠房園區都很費勁。與此同時,層巒疊嶂中隱藏的高山居民、貧困居民和三峽移民,又成為城市化進程中最難以拉動卻又不容忽視的一環。二○○七年,重慶獲批成為我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五年間,重慶的大膽嘗試引發無數議論,「地票」、城鄉土地資源流轉、農民工戶籍制度改革、「雙軌制」住房及公租房規劃⋯⋯

每一步,重慶的改革之刀都直指制度改革和民生熱點的最深處。熱議中,黃奇帆很平靜。二○一三年三月,黃奇帆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表示,他既不認為重慶改革是「冒進」,也不認可「重慶模式」的提法。他只希望做一個智慧型改革的推動者、資源優化配置型改革的探索者、轉變發展方式的實踐者。

這句話再明白不過地歌頌了薄熙來,二○○七年十二月,是薄熙來下重慶履新的門檻,黃的「四大」與薄的「五個重慶」相呼應,很耐人尋味,什麼「地票」啊,「雙軌制住房和廉租房」啊,「土地流轉」啊,等等,都是薄熙來玩的騙局,每一件都敗得一塌糊塗。「重慶模式」就是文革模式,「搶錢殺人」模式,欺世盜名模式,它因官員內鬥,王立軍夜奔而破產。黃市長不得不否定,但不否定其內容,而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根本沒搞過「重慶模式」。那麼,蘇偉的《重慶模式》一書是怎樣出版的?胡錦星在上海搞的研討會是如何策劃的?黃奇帆歷次講話的精神是如何被薄操控的?而且,文章還有意強調在「二○一三年三月」,黃對重慶模式的信口雌黃,這時距王立軍事件爆發正好一年。

重慶官場的「變形金剛」現象

我想,薄熙來,周永康政變貪腐集團的重要成員黃奇帆這樣垂死掙扎,一點不奇怪,但溫家寶的嫡系孫政才為何要讓黃與自己一起接待民企老闆,有點不倫不類,頗費思量。報導說,市委副書記、市長黃奇帆,市政協主席徐敬業,市領導吳政隆、彭永輝參加會見。但不見劉偉和張國清的身影,可能是這樣的:要安撫民企,吸引他們再投資創業,必須向他們表態,但中南海對「唱紅打黑」的評價有分歧,對黃奇帆的罪行處理意見有爭議,對重慶的局勢有兩極說辭,對薄熙來的清算有保留,所以,深得官場技法的孫政才就遮遮掩掩地陷在雲霧裡了。

他一方面邀請了改革派胡德平,由此給遭受「黑打」的民企以朦朧的平反的希望;一方面邀請了黃孟復,給犯過錯誤和罪行的薄熙來餘黨以安撫,又讓眾多的民企老闆跟風走,他左右討好,裡外握手,似乎顯示胸懷寬廣而大器,要引導民企向前看,忘掉過去的「鐵山坪」;而黃奇帆的出現,則是委婉而巧妙地解釋了重慶官場的「變形金剛」現象,此人是上級選定的,上級也得給江澤民,吳邦國面子。如果過去重慶有問題,應歸咎於薄;如果有成績,應歸功於黃奇帆,這叫「哥倆好,永遠好」。

然而,在筆者看來,在罪與非罪的問題上,來不得半點曖昧,六百四十個「黑社會」至少一大半是假的,有的民企有行賄罪或其它類型的罪,另當甄別,界定,但這並非拒絕平反的理由,所有的誣陷不實之詞必須推倒,所有戴上「黑帽子」的民企要光頭,要恢復名譽,這才對得起胡耀邦和胡德平,別以為用姓「胡」的就能繼續忽悠人,哪個民企老闆也不是傻子。看看黃怒波的言行就心知肚明了,也許,他把巨資投到冰島自有經濟考量,但「黑打」的陰影可能是心底的「恐懼動力」,再美的說辭都是精明的民企老闆的思想外衣。天太冷,衣服就厚,換一件適合冰島的棉衣,寒意來自薄王的亂法。無疑地,留住民企的火熱的心,只有一個辦法,必須撥亂反正,這一點對孫政才,黃孟復,胡德平等人都有啟迪。

(二○一四年一月七日於多倫多大瀑布。

香港《開放雜誌》二月號首發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