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休制度該終止了!
作者: 徐 孫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現行退休制度分三種。其中對一九四九年建國前的幹部的「離休」制最顯特權性質。幾十年下來已造成許多弊端和不公平,和今天深化改革的要求與形勢很不適應。


●胡錦濤下台前為籠絡軍方,將紅軍時
代退休軍人待遇,全部提升到軍級。
2012 年1 月在懷柔看望老紅軍。

離休、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企業退休三種不同的養老待遇,老百姓議論紛紛,怨聲載道,何時才能實現平等?

離職休養方式的起始與演變

離職休息方式始於內戰剛結束,一些人在長年的征戰中,或戰傷、或積勞成疾,身體難以堅持正常工作,但離正常退休年齡又沒有到,為了使這些人能得到適合的調理和休息,恢復健康,於是設置了「離職休養」這麼一個中國特色的制度。最初的離休條件是:一九三七年前參加中共所屬組織、任正團職、行政十二級以上。到七十年代放寬到一九四五年、副團級。

後來又放寬到建國前,即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前,所有參加「革命」的人員,都搞成離休,使離休變成了一種特殊待遇。退下來,工資照發,還按資歷,加發最多二個月不等的工資。加上拿十三月的工資,因此離休實際比退休每年要多發一至三個月的工資。有人說這是贖買退位政策,用錢讓那些戀權者,主動把位置騰出來。

對已經不工作的人,給予在崗工作的人一樣薪酬、生活、醫療的待遇。這不是關心和愛護,而是一種不合情理的特權,造成社會上不平等的特權意識。使這些人斤斤計較,貪心不止,爭待遇、爭利益、給在職人員不應有的惡劣影響。筆者遇到過以下見聞:

離休特權制度不合理的實例

不工作爭誤餐費。數年前,某省在各單位都發有不同數額的誤餐補貼,約每人每月補二百元。離休人員不幹,群起而爭——離休的省委歷任正副秘書長集體找現職秘書長:為什麼不給我們發誤餐補貼?回答:是給上班的人,你們不上班了,都在家吃飯,就沒有。離休幹部質問:當年我們外出辦事,都是自己帶乾糧,哪裡有什麼誤餐費?如今你們是天天陪客人在賓館酒店大吃大喝,完全都是白吃白喝,哪裡有誤餐的事?怎麼還要發誤餐補貼?我們是離休,不是退休,待遇應完全一致。在職的惹不起這些離休的,就答應都發。省委的發了,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的離休人員也紛紛鬧著要發,最終也都得到了滿足。甚至主動給退休的也都發了誤餐補貼。因為在職的想到自己沒幾年也快要退休了。

爭工會活動經費。按照工會法規定,可從工資總額中提取2%的活動經費給工會會員,退休後工會會員身份終止,當然不再有此福利。但省統計局的離休幹部不幹,稱離休與在職的待遇應完全一致。單位領導無奈,只好用小金庫的錢來給離休幹部發工會活動經費。

公佈收入遭攻擊。某單位意慾給在職人員提高一點福利待遇,離休退休人員緩一步解決。於是離休的廳領導出面要求一齊解決。管這項工作的新領導,不知池水深淺,就決定公佈一下各自的平均工資,讓大家看看在職和退休的收入高低。資料公佈後,猶如炸了鍋,離休的領導找在職的一把手質問:為什麼不尊重我們老同志的意見?並到省老幹部局告狀。

老年活動中心拆遷遭拒。一位副省長,準備修建人民大會堂,主張周圍清場拆光,包括一個老年活動中心,可是遭到原老書記反對,不同意拆他在位時建的活動中心。人民大會堂蓋好十幾年了,老人中心依舊不像樣的留在原地!

爭福利找省委書記裁決。在福利統籌執行那一年,方案是:離休的福利費拿在職的80%、退休的拿在職的50%。離休幹部又鬧事,說與在職的福利差距太大,要求與在職的一致拿100%、退休的拿70%。北京有八老監政的事,其實,每個省也都有退位書記監政拍板的人物。省委書記當然得罪不起,於是滿足了離休幹部的意見。

用離休之名享用特療妙法。由於企業退休的家屬,醫保不能隨轉,一些離休幹部家屬失去了醫保。而離休幹部的用藥是不受限制的,於是,離休幹部出面為老婆配藥。對有些藥要自費,就採取同時住院的辦法:(老公住院是很方便的)夫妻同住一個醫院包間,老婆開不了藥,就以離休老公的名義開,醫生明知貓膩,卻樂得做人情,從不監督要他們公私分明。

植物人高費用家屬全免。某單位有兩位副省待遇的離休幹部,變成植物人己二、三年了,維持生命每天的費用高達二、三萬元,不可能再有逆轉康復的可能。其中一人住在外地兒子處,每月拿發票來報銷這麼高額的維持費用,遭不少人議論,費用照發。另一例是一軍隊交地方的離休幹部,因車禍治癒後留下失語失智、癱瘓的症狀,只會吃飯,什麼都要人侍候。離休可享百分之百的報銷,家人乾脆不接他回家,顧個護工,長年住院,把醫院當成養老院。

以上例子只是筆者在有些省偶而遇到、聽到的一些事例,如去搜集查找,肯定可以知曉得更多。

胡錦濤給紅軍幹部省軍級待遇

胡錦濤在位主政十年,改革方面毫無建樹,而對待離休的特權制度上又提升了一步。他在卸任前將所有紅軍資歷的人給予省、軍級待遇。

中共幹部屬紅軍身份,即一九二七到一九三七入夥的,能活到今天著實難得,如果建國數十年後還不是省、軍級幹部的,說明這些人能力和水準不足。否則同是紅軍,能力強的,早己是將軍、元帥,但無文化的炊事員和馬夫,建國後轉業到地方,給個副縣職級的崗位,到六十歲辦理離休手續時,全部給面子,提拔成副廳待遇。胡錦濤再次優待的,就是這類至今還活著的人。

離休廳級幹部的待遇,月收入己達一萬五千元以上,不屬於困難狀態。胡錦濤做的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進一步提高這些人住房、醫療、配車、工資方面的待遇。其實對己近百歲的老人來說,他們並不需要這些更高的待遇。因此,胡錦濤給他們授予的,實際是給了這些人的子女,提高了子女的社會地位,就是討太子黨的歡心。

胡錦濤還將任職十年以上的正廳級幹部的醫療待遇,也提升到副省級。其實,這些人原有醫療保障就不低,副廳以上和正教授、正高工以上職級的醫療證封面是紅色的,稱「紅本」,以提醒醫生在開方用藥時留意病人的級別界線:持紅本醫療證的人,己是精英階層。這一措施,無非是減少精英階層的日常醫療費用,和危重搶救時用藥更好。

以上加官進爵、提高待遇,都需民脂民膏來錦上添花,而置廣大低醫保、無醫保人員於不顧,胡溫口稱執政為民,心系民眾的實際表現就是如此。

離休幹部的特權享受很不公平

薪酬人人所需。離休人員的子女早已長大,生活也比普通人要高出許多倍。當初退下來,有錢到各地玩玩也講得過去。現在二十幾年過去了,人也進入八、九十歲,甚至百歲,走不動、玩不了的高齡暮年。唯一的用途是在節日裡贈與些給孫字輩,以取樂他們,再就是作為遺產留給他們。如何看待錢財?林則徐說得很透徹:「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離休人員有幾人懂得這個道理?

離休幹部,可分三種類型:一種確實對建國打天下流過血、流過汗、作過貢獻。但只是對黨國的貢獻,而不是對炎黃民族的貢獻。當年國民黨、共產黨所爭的只是統治權和享受權,對老百姓的民生福利完全不搭界。

第二種是共產黨勢力到得比較早的地區,參加工作,或參軍隨大流,實際對黨國,談不上有什麼功勞,也沒有什麼危險,只是入夥時間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之前罷了,像如今的股民一樣,喝到了頭口水。

第三種是假離休。八十年代曾有補辦離休資格活動。只要有兩人證明,就可以納入離休隊伍,實際是允許造假。筆者認識一位在一私人店中擔任工會小組長的人,因有兩人證明,就給辦了離休身份,其實工會小組長,既無任命,也無記錄,這個離休身份獲得的實在是荒唐。筆者父親一九四五年曾在某城市派克金筆店當店員,經常隨住同宿舍的地下黨員,參加其聚會活動。後被老闆辭退回家鄉。但與筆店地下黨的那位夥計一直保持著朋友關係,八十年代這位老友主動來信,願意證明父親經歷,可以進入離休待遇。但父親說,實際己中斷組織活動多年,何必為幾個錢,去造份假,降低自己的人格。但當時確實有一批人擠進了離休資格,享受特權的待遇。

今天,在全民族為養老金的不足而要考慮推遲養老年齡、全國還有許多貧困地區、還有許多人為看不起病、交不起學費,為讀不起書為難犯愁的時候,我們不管是機關,還是企業的離休老前輩們,哪一個的月收入不在八千元以上,早就過上了中產階級的生活,極度地消耗著醫療資源和社會福利呢?

該是到終止離職休養制度的時候了。不該再有離開崗位不工作,收入反而比在工作時還多的怪事,不能再延續退休待遇的特權。至少應該做一些政策性的改革,例如把每年多發的一至三個月的工資去掉?二○○八年公佈全國離退休幹部一千六百萬人,其中黨員九百萬。若離休幹部佔二百萬,每年三個月工資就超過五百億元。

現在被查處的官員為什麼都包有情婦?都是貪得無厭,胃口越來越大?主要是中共對毛澤東玩弄女性,包養情婦不做否定,還宣傳其英明偉大,重上神壇。加上離休幹部表演的貪得無厭的利益慾望,也使許多幹部認為,老一代玩女人,爭金錢待遇不是問題,不是墮落,我們為什麼不可以玩?不可以撈?習近平如真想抑制腐敗,坐穩江山,必須割去流氓成性的毛澤東和離休制度這兩個大毒瘤,廢止各種特權,還給人民以平等、清明的朗朗乾坤。

(二○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作者係大陸南方退休幹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