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攬大權個人崇拜復活
作者: 許 行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2-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想當「毛澤東第二」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雖然他不可能重演反右、大躍進和文革的歷史,但他正企圖在中國已開放的經濟基礎上建立毛澤東式的個人集權統治。

前一個時期,有許多人說習近平想當中國的普京,而且習近平自己也說過,他的性格同普京相似,但從最近的形勢發展看來,習近平已不止想當普京,而是要當「毛二世」了。

 普習:社會背景和理念都不相同

作為政治強人,中國的現實環境與俄羅斯全不相同。普京所面對的是一個共產政權解體後經濟陷於衰敗的局面,而造成這個局面的主因是由於葉利欽等人沒有市場經濟經驗和知識,盲從美國經濟學家指點,採取「休克療法」造成,並非因民主轉型所致。因此,普京必須在人民已爭取到的民主基礎上重建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雖然普京出身克格勃,但他已經脫離共產黨,自己另立新的統一俄羅斯黨,與俄共成了彼此互相爭奪民意支持的對手。所以他不會也不可能重返共產專政,剝奪人民民主權利。反之,為了選票,他還必須在民主基礎上儘力保持人民從蘇聯時代已享有的全面社會福利制度,並加以改進,以贏取人民的信任。

習近平的情形剛剛相反,他不是去否定共產專政,而是要保護這個專政,將它從本身腐敗導致被人民唾棄的局面中挽救出來,進而加強其專政力度。這種情形,從習近平執政一年來的表現已經看得很清楚。他之所以慨嘆蘇聯解體時俄羅斯沒有一個男兒出來挽救,便是他留戀共產專政的心態表現。他認為不應以開放改革的三十年去否定改革前的三十年,就是他迷戀毛澤東專政的伏筆。

再說,普京和習近平的強國意識在理念上也都南轅北轍。一九九九年年底,當普京從葉利欽手上接任代總統之初,他發表了《千年之交的俄羅斯》一文,其中普京正面表述了他的強國意識說:「當今世界上一個國家的實力與其說表現在軍事方面,不如說表現在它能夠成為研究和運用先進技術的領先地位,能夠保障人民高水平的生活,能夠可靠地保障自己國家的安全和在國際舞台上捍衛國家的利益。」

習近平的強國意識與上述普京觀念大相逕庭。習近平的強國夢明顯帶有強烈的軍國主義色彩。他沒有將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國家文化科技的發展作為強國的標準,而是要發展軍備競賽,提高軍隊作戰能力,使軍隊隨時可以作戰,而且戰必能勝,藉此威震四方。因此,他擺出大國和強國的姿態, 敢於硬碰硬,準備碰得對方認輸或讓步。所以他才會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巡視釣魚台,才會派遣由「遼寧號」航空母艦組成的艦隊去南海演習,與美國軍艦對陣比威風,更有消息透露,他準備收復南海的中業島。中國官方不斷顯示殲20和反艦導彈的威力,在在都是要表露軍事強國的神威。但國際軍事訊息專家的嗅覺非常敏銳,他們根據各種條件,仍將中國空軍排名第八,列在美、以 、法、俄、日、英、德之後。

習近平獨攬大權引個人崇拜復活

習近平想當「毛澤東第二」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雖然他不可能重演反右、大躍進和文革的歷史,但他正企圖在中國已開放的經濟基礎上建立毛澤東式的個人集權統治。

原本習近平已是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但他尚不滿足,去年藉三中全會機會又搞出兩個集權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都自任組長,最近更搞了一個管制網絡的領導小組,又自任組長。他顯然要在整個政權各方面都獨攬最高指揮的大權。

其實,他的毛式統治模式,從他正式上台之初便已開始顯露。他喜歡同毛澤東一樣,使用數字來命名政策,什麼「八項規定」、「四整風」、「七不講」等等。他又喜歡引用毛澤東的「楓橋經驗」和西柏坡「兩個務必」。在整飭黨風的時候,他更離不開毛澤東在延安時就已開始採用的自我批評整風方式。

習近平在各方面早已企圖樹立個人權威。最早是從整飭黨風開始,當時大家還不覺得他是在樹立個人權威,只覺得他以身作則,憑著打鐵自身硬的精神施展黨的威嚴,貫澈「八項規定」。這一扭轉黨風的措施,在某種程度上倒也起到震攝作用,產生寒蟬效應。但另一方面,這也助長了習近平樹立個人權威的信心。

在共產黨治下這麼一個全面集權的專制制度,本身就是滋長個人權威的沃土。上有所好,下必趨附。那些侍從習近平的人,居然異想天開,將習近平的講話輯成一本「紅寶書」,稱為《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論述句讀》,年初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全國發行。這簡直是《毛語錄》的翻版。看來,主管宣傳大官遲早會將此書列為幹部必讀,甚至還會命令全國人民人手一冊。

深圳一位馬屁歌手馬士健趕上風頭,創作一首《神曲頌》,歌詞是:

「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華夏兒女跟隨著您,攜手向前進。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中華民族有了您,一定會復興!」

天啊,真想不到,個人崇拜的幽靈竟這麼快在中華大地回魂!

怪不得前幾天習近平對著管制網絡的主管人員會發出這樣的狠話:「甭管甚麼陰招損招都給我使出來,管不好,提頭來見。」多麼可怕!「提頭來見」,豈不等於說推出午門斬首?都已廿一世紀了,竟然還有這般皇上發威的聖旨。這樣的皇威,平時我們只能在宮廷故事的片集裡看到,現在居然真的出現在中南海,豈不令人毛骨悚然!

一副十足毛二世的形象正在中國壇的霧霾中冉冉升起。只不過這位「毛二世」的才華和魔力都遠不及「先帝」那般丰采。中國歷史是否會來一次倒轉循環,將一齣新的秦二世悲劇搬上中國舞台重演一次?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