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能否比曼德拉更偉大?
作者: 余 杰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1-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劉曉波面對的專制政權、文化傳統和國際環境,都比曼德拉遠為惡劣。因此劉曉波在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中的個人影響力的發揮,成為中國的曼德拉就困難很多。


●香港團體到中聯辦示威,要求中共釋放劉曉波,停止對劉霞的軟禁。

曼德拉逝世後,美國總統奧巴馬表情嚴肅地發表聲明:「曼德拉義無反顧地交出權力,並與關押他的人達成和解,這些行為樹立了一個全人類都應該效仿的榜樣。」奧巴馬指出,曼德拉的和解精神啟發了包括他自己在內的數百萬人,世界上「不太可能會出現另一個納爾遜·曼德拉式的人物」。

很多中國的改革派知識分子也持類似看法。歷史學者章立凡指出:「我和我的朋友們也在討論這件事,大家都在問一個同樣的問題,就是中國能不能出一個曼德拉,或者說找到一個像曼德拉一樣的人。出曼德拉,要有出曼德拉的文化背景和政治環境,但是中國的文化,以及中國現在的黨化教育,好像出曼德拉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各方驚人一致地說中國沒有曼德拉

而以民族主義立場著稱的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英文版,也發表題為《劉曉波不能與曼德拉相提並論》的社論,文章指出,「曼德拉是因為領導南非人民通過鬥爭及容忍走出種族隔離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劉曉波不僅反對中國政府並且被中國主流社會所拋棄,將和平獎授予劉曉波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挑戰」。 在中國,劉曉波的名字長期受到屏蔽,知道曼德拉的中國人遠遠多於知道劉曉波的中國人。此次《環球時報》不惜在社論文章中點名批判劉曉波(儘管是很少中國人閱讀的英文版),實屬罕見。

弔詭的是,在否認中國已經出現「曼德拉式的人物」這一點上,奧巴馬、中國的某些改革派知識分子與中國官方媒體的觀點居然驚人地一致。

其實,「中國的曼德拉」就是在獄中受苦的劉曉波。就思想之純粹、和平理念之堅韌而言,劉曉波已然超過了曼德拉:曼德拉早年一度傾慕共產主義,領導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武裝力量,到了獄中生涯的中後期才幡然悔悟,轉而致力於和平、和解的社會轉型;而劉曉波從參與一九八九的民主運動的時候,就堅守非暴力抗爭的理念,二十多年如一日,直至淬煉出「我沒有敵人」的宣誓。

劉曉波就是中國被封殺的曼德拉

在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中,劉曉波能否像曼德拉那樣發揮不可或缺的「推手」作用,不僅是對劉曉波本人的智慧、勇氣與信念的考驗,更是中國民眾、中國執政者以及國際社會的考驗。劉曉波面對的共產黨政權比曼德拉面對的白人種族隔離政權更邪惡,劉曉波需要改造的中國以暴易暴的文化傳統比曼德拉需要戰勝的南非種族隔離制度更幽暗,而劉曉波得到的國際社會的支持比曼德拉及非國大所得到的國際社會的支持要少得多。在此種艱苦卓絕的環境之下,若劉曉波最終能夠撼動中共獨裁制度,中國的民主化必將掀起全球民主化的「第四波」——也是最後一波。福山所說的「歷史的終結」和自由民主的全面勝利,將成為全人類歡欣鼓舞的事實。而劉曉波在人類歷史上的地位,亦將比曼德拉更高——這是不是一個可以期許的願景呢?

首先,劉曉波面對的共產黨政權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政權。曼德拉反抗的南非白人政權,雖然因種族隔離制度臭名昭著,但在國家體制上,實行受限制的選舉、一定程度的三權分立和新聞自由,可歸入「准威權主義」範疇。曼德拉入獄之後,從未受到身體虐待,媒體常常報導其獄中生活。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溫妮不僅保有親屬探視的權利,還能繼續高舉曼德拉的旗幟,從事諸多政治反對活動。後來,執政的南非國民黨政權內部出現改革趨向,德克勒克當選總統,啟動了與曼德拉談判並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進程。由此,兩人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最終,曼德拉在實施新憲法之後的大選中勝出,從囚徒變成總統,而德克勒克居然屈居其下擔任副總統。

中共政權遠比南非白人統治邪惡

與之相比,劉曉波入獄後,沒有任何官媒報導其獄中的狀況,中共將劉曉波與中國社會和國際社會的聯繫完全斬斷。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長期遭到非法軟禁,身心飽受折磨,已經瀕臨精神崩潰的邊緣,劉霞的弟弟更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十一年重刑,帝制時代的「株連制」再度復活。此種暴行,就是暴君希特勒與斯大林都沒有做到。中共體制內更不可能出現德克勒克式的改革派——曼德拉去世的消息在中國引起很大震盪,有網友問:「中國有曼德拉?」另外一個網友回答:「有。但沒有德克勒克。」如墮煙海的習近平,不會選擇德克勒克的道路,而是向著希特勒的方向奪命狂奔。習近平不會與劉曉波展開平等談判,共同探求中國未來的出路——他以為崇尚「鐵血」的國家主義是一根救命稻草。

其次,劉曉波需要改造的中國以暴易暴的文化傳統更為深厚。南非先後經歷荷蘭和英國殖民統治,歐洲人畢竟留下了一套憲政結構和民主思想。更重要的是基督教信仰的廣泛傳播教會成為最重要的社會組織,苦難中的人們仍然心存盼望,信仰喚起了對壘雙方的愛、寬恕和憐憫。在黑人爭取基本人權的鬥爭中,不僅黑人基督徒和教會成為中流砥柱,從中湧現出圖圖主教這樣的靈魂人物,其貢獻不亞於曼德拉;而且,許多白人基督徒和教會也超越種族隔閡,遵循耶穌基督「愛人如己」的教導,竭力幫助受逼迫的黑人弟兄。所以,當曼德拉和圖圖主教等人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時候,得到了不同族群的絕大多數民眾的認同和支持。

中國成王敗寇的政治傳統極為可怕

然而,中國的文化傳統是以暴易暴、成王敗寇、厚黑兼修、贏家通吃,用譚嗣同的話來說就是「兩千年皆秦制」。中國人不推崇那些有高尚人格和道德的失敗者,如譚嗣同、林昭、趙紫陽;而膜拜那些卑鄙無恥下流的「盜賊之王」,如朱元璋、毛澤東、鄧小平——雖然這些獨裁者屠殺其親人、奴役其身體、踐踏其尊嚴,他們卻甘之如飴、屈膝下跪。更可怕的是,此種黑暗的文化傳統再融入中共的黨文化,升級換代。經過對幾代中國人的洗腦教育,即便是某些反對共產黨的人士,在語言、思維和精神上均與共產黨「同構」,喊打喊殺,不絕於耳。因此,劉曉波「我沒有敵人」的宣告,不僅不為共產黨政權所認同,也受到魏京生、艾未未等「反共英雄」們的圍剿。當年,郁達夫在論及魯迅時指出:「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說的也正是今天中國民眾對待劉曉波的態度。

第三,劉曉波得到的國際支持比曼德拉少得多。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全球民主化第三波導致蘇聯東歐「變天」,非洲國家的民族解放運動也波瀾壯闊。戈爾巴喬夫回憶說,曼德拉曾對他說過,「如果沒有蘇聯轉型,他們可能很難推翻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另外,國際社會普遍同情和支持曼德拉領導的反種族隔離的鬥爭,對南非實行嚴厲的經濟制裁。美國和歐洲國家互相呼應,西方資本紛紛撤離,南非經濟受到沉重打擊,民生艱難,民心思變,南非執政當在巨大壓力之下,不得不釋放曼德拉,取消種族隔離政策。

國際資本與狼共舞壓迫中國民主派

然而,在目前的國際環境下,西方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幾乎不可能。中國加入世貿之後,與國際資本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依存關係。馬克思的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成為笑柄——與中共關係最為緊密的,偏偏就是富可敵國的國際資本、財團和跨國企業。美國政府調查華爾街僱傭中共高官子女牟利,即是其中的典型案例。當年,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嚴詞譴責南非白人政權;如今,英國首相卡梅倫訪華,隻字不提人權問題,關注點全在經貿議題上。中共斥巨資在國際社會開展公關活動,讓西方各國的政府、國會、媒體、大學、基金會等軟化立場,情不自禁地「與狼共舞」。這就是包括劉曉波在內的中國民主人士面臨的比曼德拉殘酷得多的國際環境。

即便如此,前三個不利條件卻反襯出劉曉波挺身對抗中共邪惡政權的言行及精神力量之可貴。劉曉波的內外環境均比曼德拉艱難,成功的可能性似乎不如曼德拉大。但是,劉曉波若能成功推動中國社會走向民主,對中國和對世界的影響將無遠弗屆。中國在全球的政治、經濟、文化格局中的地位及「體量」,均非南非所能企及,甚至比冷戰時代的蘇聯更為吃重。如果中國轉型成功,將是世界之福;如果中國轉型失敗,很有可能出現王力雄在預言體小說《黃禍》中描述的讓世界陷入另一次大戰的可怕局面。劉曉波的重要性由此凸顯出來。

二○一二年年底,美國國會就劉曉波的境遇舉行了一次聽證會,我在發言中指出:「中國的民主化,不僅將使得十三億中國人告別共產黨暴政、基本人權受到法治保障,而且將帶動新一輪的全球民主化浪潮,北韓、伊朗、古巴等獨裁國家的變化必將加速。在此意義上,劉曉波對人類歷史的推動,將不亞於南非的曼德拉、捷克的哈維爾、韓國的金大中和緬甸的昂山素姬等人。他應當像曼德拉、哈維爾、金大中和昂山素姬那樣獲得其同胞和全世界的支持。」期盼全球範圍內支持民主自由的進步力量,都矚目於劉曉波身上,矚目於中國社會轉型的軌跡之上。劉曉波成功的那一天,也就是中國民主化實現的那一天,更是全球獲得真正的和平與安寧的那一天。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