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三位知名學者的打壓
作者: 許 行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1-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北大和上海政法大學教授夏業良和張雪忠分別因傳播自由思想而被解職,新銳經濟學家張維迎的博客也被查封。這是習近平進一步強化思想控制的信號。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張維迎。

習近平執政後,中共對思想和言論的控制越來越嚴。許志永的新公民運動十君子,被捕多時後,將於聖誕節前後陸續被起訴和宣判,罪名是十君子中有幾個人在北京朝陽公園、清華大學、中關村廣場、西單廣場等處豎起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指犯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

同在這個時候,北京大學和上海華東政法大學解聘了兩位傳佈思想自由的教授夏業良和張雪忠。

夏業良公開貶斥劉雲山被解聘

夏業良安徽蕪湖人,畢業於安徽大學,在上海復旦大學獲經濟學碩士和博士學位,曾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和美國舊金山大學學習管理學和MBA課程,又曾在柏克萊加州分校作訪問研究,出任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和北大外國經濟學說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上海大學、上海財經大學、西安交通大學教授,又是中國最開放的智庫「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的財經研究中心主任。

二○○九年五月,他在新浪博客上發表《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一封公開信》,對劉雲山以中宣部鉗制全國思想和言論提出尖銳批評,中宣部控制了所有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的研究課題和研究經費;他甚至公開指責劉雲山不學無術,說:以你長期在團系和黨務部門工作,究竟讀過多少像樣的書?無德無能,居然控制著全國意識形態,執掌評判學術思想和知識傳播的生殺予奪大權。

他對中宣部的批評,同焦國標《討伐中宣部》一樣凌厲。夏業良繼焦國標於八年後被正式 解聘,理由是教學評估全院倒數笫一。夏教授反駁說,他在北大任教十三年,復旦兩年,每年在全國有幾十場演講,在北大開經濟學原理課程,最多時有三百七十六位學生選修,怎麼會是教學倒數第一?顯然是他在課堂上講學太自由,不符合官方意識形態,更重要的是他得罪了劉雲山。現在劉雲山貴為政治局常委,如此權傾一時,自然要報一箭之仇。

英國哲學家羅素說:「民主政治就是選一個人上去挨罵。如果一個國家,民眾既不能真的去選領導人,在台上的人又不讓人罵,那麼這個國家肯定沒有民主。」「民主政治,就是民眾有罵掌權者的權利,掌權者有容忍被罵的義務。」壯哉斯言!台灣總統馬英九天天被人罵,甚至被萬夫當面丟鞋。香港有自由沒有民主,民眾和傳媒可以天天罵特首梁振英,甚至向他丟雞蛋——他們都不敢進行報復。和中國大陸相比,就是專制與民主的區別。夏業良被解聘,在國內沒有人敢於公開出來抗議,在國外卻引起反應。原本美國威斯理女子學院同北大有學術合作協議,北大解聘夏業良是一種壓制學術自由的舉措,招致威理斯學院一百三十多名教授聯名提出抗議,要求取消原本與北大合作的項目。台灣大學原是北大的姊妹學府,夏業良因言論自由被解聘引起台大許多教授的反感,他們擔心北大禁止言論自由足以影響台大與北大的交流,故也有廿名台大教授聯名提出抗議。

張雪忠《新常識》公開批一黨專政

張雪忠是華東政法大學法學博士,畢業後在該校法律學院民法教研室任教師和碩士生導師、教務處副處長。他曾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和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他長期替新加坡《聯合早報》寫政治評論文章,又在國內一些雜誌發表文章。二○○九年在《聯合早報》發表《中國需要去馬克思主義化》一文,曾一度被校方停止授課。今年五月,他公開上書教育部長袁貴仁,呼籲取消大學和研究生入學考試的政治科目,並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等從大學必修課程中刪除。

稍後,他又寫了《二○一三反憲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險》一文和 《新常識》一書,這本書的副題標明《一黨專政的性質與後果》,直指目前中國一黨專政制度的禍害。如此直面的批評,自然招來中共的憤恨。十二月九日,校方通知他已被解聘。但他仍頑強地向校方表示說,一所大學若因教師思想和觀點對他進行迫害,是一起嚴重的公共事件,希望校方領導不要喪失良智,淪為專橫權力的幫凶,做出讓華東政法蒙羞的事。這番話雖說得有理,但中共這個一黨專政的政權,決不會讓民主和憲政的思想任意在社會上和學校裡存在和流傳。張雪忠自己也早已在序言中寫道:「我能預料,這本書的內容將會觸怒中國目前的當權者。」

張雪忠在《新常識》裡有一段話說得很有意思。他說:馬克思這個己在墳墓裡躺了一百多年的德國死人,在中國共產黨眼裡,遠比今天十三億中國活人更有資格決定中國的政府形式以及執政的歸屬。這種荒謬絕倫和暴虐透頂的做法,可以說是一切叛國行為中最嚴重最惡劣的;一般叛國行為只是出賣國民的外在利益,而這種做法是出賣國民的靈魂。

說接受外國人思想是叛國行為似乎過份了些,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也是接受了美國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思想,不過拿死人思想強逼活人非接受不可,則是不可饒恕的強權、專制和獨裁。

新一代經濟學家張維迎博客被封

中國著名新進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張維迎也受到衝擊,他在網易和鳳凰上的博客都已被封鎖。他的網易博客上標明:「啊哦!你訪問的博客設置了訪問權限,你暫時不能查看。」

張維迎是中國新一輩經濟學家,也是一位最有獨立思想的學者。去年十二月十八日,他在中國企業家網上發表一篇題為《我們要反對思想壟斷,否則導致巨大災難》的文章說:「今天要特別講到一種壟斷,我們必須反對,這就是思想的壟斷,也就是有一種思想要主導一切,要統治一切,使我們沒有辦法去跟它競爭,沒有辦法提出跟它不一樣的思想。我認為這種思想的壟斷對人類的損害是災難性的,因為它阻礙了新的思想的出現,也就是阻礙了人類文明、人類進步的星火。」他又說:「人類觀念的進步一定是從少數人開始的,如果我們的社會不能對少數人的思想提供真正的容忍,我們的社會不可能有真正的進步。」他還拿孔子做例子,說到了秦始皇時代,不僅封殺儒家「微博」,還把他的粉絲全都殺了,由此導致災難。

張維迎是一位自由派的經濟學家,嚴厲反對計劃經濟。他說:「人類行為不僅受利益支配,也受觀念支配。人類在長時間內選擇了一個糟糕的計劃經濟制度,以為計劃經濟可以給他們帶來最大的利益。現在我們知道,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理念。正是這一錯誤理念,導致人類歷史上巨大的災難。」張維迎所說的這一災難,不只是指中國而言,而是包括前蘇聯以及所有共產國家在內;當時的計劃經濟囊括了三分之一人類,長達四分之三世紀,直至現在,其遺毒仍未完全清除。

習近平傚法毛澤東將是黃梁一夢

二○一三年十二月,張維迎在網易上獲選為二○一四年度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他在頒獎典禮致辭時再一次強調思想自由和思想獨立的重要性,他認為改革的阻力,就是有權的人提著籠子到處去關別人。

從夏業良、張雪忠、張維迎三學者的以上遭遇,足以顯示習近平的黨中央不僅加緊控制傳媒,打擊民間維權和反腐活動,更要在教育界展開思想控制,逐步打壓大學裡有影響力的敢言知識分子。習近平越來越顯示他對毛澤東的專政方式情有獨鍾。他祟拜毛的整風運動和楓橋經驗,時不時拾取毛澤東的一些唾餘,這正是他反對人們以中共後三十年歷史否定前三十年歷史的原因。

習近平雖然是習仲勳的兒子,但他的思想根源更多地來自毛澤東,他沒有受過西方教育,更沒有認真接觸過西方自由和民主思想。從他執掌大權之後的情況看來,他並不重視民間趨勢和人民呼聲,而是重視他權力來源的黨內元老和那些支持他的黨內權貴,企圖由此構建他在黨內的獨霸地位,以遂其強國強黨的決心。他想造成一個權力集中、思想絕對壟斷的局面,但他畢竟缺乏毛澤東那套曾經迷人的說詞能力,更沒有歷史一度給毛造成的超人地位的條件。習近平的獨裁之夢,將會隨著人民對他認識的加深而成為黃梁一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