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壤宮廷殺戮,血濺習近平
作者: 陳破空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4-01-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張成澤事件暗示涉及張成澤、金正男與北京三方的政變陰謀:企圖裡應外合,以非常手段推翻金正恩,扶持金正男上台,建立完全聽命於北京的平壤傀儡政權。不料金正恩手起刀落,張成澤人頭落地,中南海夢碎。


●北韓前二號人物張成澤12 月8 日在政治局擴大會
議上當場被捕,4 天後以反黨反革命罪名被處決。

十二月八日,平壤,金正恩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突然宣布:有「攝政王」之稱的張成澤是「叛徒」。軍人隨即進場,眾目睽睽之下,將這位朝鮮政壇二號人物當場逮捕,拖離會場。次日,朝鮮官媒公開播出現場畫面,令世界驚駭。

侄子殺姑父,金正恩殘酷殘忍殘暴

而更令世界驚駭的是,四天之後,朝鮮官媒宣布:經軍事法庭審判,判處張死刑,立即執行。小道消息中,有說張被機關槍掃射死,還有說被一百條餓狗活活咬死。

作為金正日的妹夫、金正恩的姑父,素以精明幹練有為著稱的張成澤,早就成為朝鮮執政黨內的實權人物;二○一一年十二月,臨死的金正日突然擢升張成澤為大將,其意,乃是加封張為「顧命大臣」,遺命為「攝政王」,輔佐金正恩登基。然而,僅過了兩年,平壤宮廷就上演血腥一幕:新君謀殺「顧命大臣」,幼主誅殺「攝政王」,侄子殺死姑父。作為一個世襲的嗜血獨裁者,金正恩的殘酷、殘忍、殘暴,毫不遜色其祖其父。

張成澤的主要罪名,是「反黨反革命」,這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罪名,就是「篡黨奪權」的代名詞。讓人立即聯想到毛澤東當年加諸於同僚劉少奇、陶鑄、賀龍、林彪等人頭上的罪名。共產專制政權,具有驚人的相似。

張成澤政變陰謀,並非空穴來風

毛澤東指控劉少奇等人,多屬莫須有的罪名;而金正恩指控張成澤有「政變陰謀」,卻並非都是空穴來風。據張招供:「政變時期尚未確定。不過,我打算到經濟完全癱瘓、國家瀕臨崩潰的時候,把我的機構和所有經濟機關集中於內閣,並由我來擔任總理。我想,如果我出任總理後,拿出以各種名義籌措的龐大資金解決一些生活問題,人民和軍隊肯定會喊我的萬歲,政變也就順利完成。」「我準備利用有私人交情的軍隊幹部或親信,動員他們手中的武裝力量。如果今後群眾和軍人的生活進一步惡化,或許軍隊也會贊同政變。」張承認:政變的對象,正是「最高領導人」。

不排除張被屈打成招或是當局捏造的可能性,但張成澤有謀反之意,應是相對靠譜。韓國媒體有補充報導內情:張成澤打算扶持金正男,取代金正恩。而早有傳聞,張成澤偏愛金正男,視若己出。

中共緊急進兵朝鮮,卻晚了一步

金正男,金正日的長子、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大哥,曾經是繼位的第一人選,卻因鬧出持假護照入境日本而遭日方逮捕的醜聞(2001年),旋即失寵。隨後避居中國澳門。二○一一年,金正日死亡,金正恩繼位,金正男從澳門移居北京,受到中國當局嚴密保護。避居中國的金正男,時不時公開發聲,嚴詞抨擊金正恩,明顯得到中南海的默許或慫恿。筆者早就點破:北京圖謀以金正男取代金正恩。

就在韓國媒體發出朝鮮政局異常、張成澤可能陷落的消息後,中共派遣第三十九集團軍三千多官兵,以訓練為名,向長白山中朝邊境方向緊急移動。中方意圖,隨時進拔朝鮮,介入其內爭,干涉其內政。但中方明顯晚了一步,未能趕上平壤宮廷劇變,轉眼之間,張成澤已身首異處。

此時,至少有兩名朝鮮副總理、張成澤的親信,已藏身中國避禍。張成澤被殺後,曾與金正男保持電郵往來的日本《東京新聞》編輯五味洋治披露:中國政府陡然提升對金正男的保安級別,貼身警衛和汽車均增加了兩倍。

張成澤想當朝鮮的鄧小平

金正日死前兩年間,張成澤多次陪同他出訪中國;金正恩繼位後,至今未能出訪中國,仍由張成澤率團訪中。與中國的這層關係,也讓張成澤想入非非,以為自己能做朝鮮的鄧小平:架空最高領導人,自己抓牢實權,如鄧小平架空華國鋒;進而行廢立之事,大權獨攬,如鄧小平廢華國鋒、立胡耀邦;然後推行中國式的「改革開放」,如鄧小平那般,以「改革之父」的名號,垂簾聽政。

金政權披露張成澤的野心,有這麼一段:「張成澤幼稚地認為,他以卑劣的方法篡奪權力後,『新政權』可以借其被外界認為改革家的醜惡嘴臉,很快能得到外國的『承認』。」這裡的「外國」,顯然首先是中國。


●2010-10 周永康(右)應邀訪問平壤。和金朝父子
交往,現周與張成澤同時遭到整肅,引發諸多聯想。

政變計劃,三方合謀

昭然若揭的是,涉及張成澤的政變陰謀,其實是張成澤、金正男與北京的三方合謀:企圖裡應外合,以非常手段推翻不聽北京使喚的金正恩,改為扶持金正男,建立完全聽命於北京的平壤傀儡政權。

然而,金正恩並非華國鋒,張成澤也非鄧小平。當初的華國鋒,雖曾有過粉碎「四人幫」的果敢,面對老辣的鄧小平,卻已渙散了鬥志。金正恩,秉承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餘威,又獲益於朝鮮壓倒性的個人崇拜宣傳,只要他鬥志不墜,就仍具威力。果然,金正恩手起刀落,張成澤人頭落地,血濺七步。

張成澤夢碎,也是中南海夢碎。張成澤被殺,中南海遭受至少四重失敗:在張成澤與金正恩的政爭中押注失敗;在朝鮮培植中國勢力的苦心經營失敗;企圖向朝鮮輸出中國模式失敗;近兩年的朝鮮政策失敗。

張成澤被殺,中南海遭受四重失敗

第一重,中南海自以為,有張成澤在平壤做內應,有金正男在北京做備位,以財大氣粗的大中國壓倒貧困交加的小朝鮮,卡住金正恩的脖子,不在話下,故而老神在在,以為穩操勝券。卻未料,看似乳臭未乾、少不更事的金正恩,竟先下手為強,以突襲手段,搶先滅掉張成澤 。

第二重,金正恩殺了張成澤,還大肆撲殺張成澤黨羽,斬盡殺絕、斬草除根。意味著,朝鮮的「中國勢力」再遭重創。這是歷史上的第二回。上一回,是金日成年代,大舉清洗「延安派」,讓毛澤東乾瞪眼。

第三重,那種以「改革開放」為名、鞏固一黨專制的「中國模式」,向朝鮮的推廣,歸於失敗。張成澤被殺後,金正恩當即召回在中國的所有朝鮮商務人員。朝中經貿關係,可能推倒重來。

第四重,金正恩上台後,中朝關係緊張,朝鮮又搞核試爆,中共兩度參與聯合國決議,予以譴責;金氏政權反唇相譏:「某些大國甘當美國傀儡」。中共試圖把朝鮮拉回由北京主導的「六方會談」,金正恩全不買賬。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刊文建言:「朝鮮一定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它從中國得到的各種援助理應減少。」習近平當局果然收緊對朝鮮的援助,比如糧食,不再無償供給,朝鮮需出錢購買。長期被中共寵壞慣壞的金氏政權,突遭斷糧斷奶,其窩火可想而知。

同期,中國官媒曾報導金正恩可能整容的消息,金氏政權為此發出惡狠狠的威脅:「膽敢觸犯民族最高尊嚴的敗類,無論他在天涯海角也要追蹤到底,予以毫不留情的懲罰。」

濺了一臉血,習近平強自鎮定

金正恩指控張成澤「賣國」,具體證據:「廉價變賣國家資源」,明顯針對中國,因為中國是朝鮮礦產的最大買主,以低於市場價收購朝鮮礦產;又指控張「以五十年為期向外國出賣羅先經濟貿易區的土地」,「上了掮客的當,讓朝鮮背上沉重債務。」這裡的「外國」,指中國;「掮客」,指中共當局。

張成澤與金正男,都曾公開稱讚「中國模式」,即一黨專政下的改革開放。金正男聲言:「不實行中國式改革開放,朝鮮沒有出路。」張成澤則成為在朝鮮倡導和落實中國式「經濟特區」的帶頭人。

金正恩殺死張成澤,濺了習近平一臉血。中共當局卻強自鎮定,聲稱:「這是朝鮮內部事務。」《環球時報》更強顏歡笑,自我解嘲:朝鮮殺張批張未必影射中國。自慰的《環球時報》,還有這麼一段有趣的文字:「中國和朝鮮在很多年以前就走上不同的國家發展道路,兩國基本不具有政治、經濟的可比性,世界上也很少有人把中朝兩國做這樣的對比。經常有人這樣做的地方大概只有中國互聯網。一些人把罵朝鮮當成指桑罵槐罵中國的一種發泄⋯⋯」中國網民把中國命名為「西朝鮮」,極盡嬉笑怒罵之能事,著實讓中南海難堪至極,恨不能有地縫鑽進去。

北京挺張制金圖謀一敗塗地

倒是《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將北京真實而驚悚的感受,流露無遺,他說:「張成澤被執行死刑,震動。我相信全世界的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會感覺很不舒服。」又是這個曾建議中南海冷遇金正恩的《環球時報》,如今,竟迫不及待地建議:「中朝都應為促成金正恩早日訪華積極創造條件。」而金正恩上任兩年來,北京故意冷淡,多次拒絕其訪中要求。

北京不但有意冷遇金正恩,還有意冷遇金正恩派往中國的特使崔龍海,相反,故意熱情款待張成澤,刻意向平壤傳達一個信息:我們只相信張成澤,不相信其他人;只有張成澤,才是溝通中朝關係的不二人選;金正恩必須倚重張成澤。

北京自以為得計,喜惡由己,卻反而給張成澤招來殺身之禍。正所謂:「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隨著親中派首領張成澤人頭落地,「鮮血凝成」的中朝關係,勢必進一步惡化;中共對朝鮮的影響力,將大大減弱,或化於無形;所謂盟友關係,名存實亡。

張成澤死於爭利?韓國版不可信

十二月下旬,韓國情報機構和若干政要放出張成澤被殺的另一個版本:張成澤集團因控制煤炭、螃蟹和蛤蜊利潤,而與軍方發生衝突,金正恩調集軍隊奪回這些行業,並處死張成澤及其親信。筆者對韓國版故事深表懷疑。這更像是首爾釋放的煙幕彈,掩蓋韓國捲入張成澤政變計劃的疑點。

北京、張成澤、金正男三方合謀的政變計劃,極可能,也得到了韓國當局的支持。近些年,中共御用學者多次放言:朝鮮半島統一的路徑,已經沒有懸念。那就是,最終將由韓國統一朝鮮半島。而韓國學者則說:沒有中國首肯,朝鮮半島很難實現統一。在這背後,北京與首爾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由北京扶持一個親中而又對韓國無害的政權,並最終接受韓國對朝鮮半島的統一,北京開出的條件是:統一的大韓民國,將與中國親善,不再保留美軍基地。事實上,這些年,東北亞出現十分弔詭的錯位現象:韓國與中共接近,而朝鮮向日本示好;中韓聯手反日,而日朝與中國對立。其幕後,大有文章。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