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友誼」已是愚人節笑話
作者: 杜導斌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4-01-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藩國絞殺深得天朝首肯的大臣,是無視朝廷的忤逆行為,放在漢唐和大清無不究查,甚至出兵討伐。如此重大的冒犯行徑,北京宥予諒解,不知何種要素,讓金三將中共套牢?


●張成澤(中)陪同金正恩夫婦視察舊照。
傳張不滿金正恩的許多內外政策。

據鳳凰網題為《朝鮮擁核,中國是受威脅的主要國家》的報導稱,南京軍區原副司令員王洪光中將認為,朝鮮擁有核武器,受主要威脅的國家是中國。此人堪稱共產黨軍隊中一位清醒的高級將領。他的話隱含這樣一個假設:從純軍事的角度看,中朝之間的傳統盟友關係隨時可能倒轉而為敵人。

這話既是假設,也可理解為歷史性的事實陳述。無論考諸中朝,還是中越、中日、中俄、朝日、英法、德法、美墨、美加、伊科等相鄰國家的歷史,幾乎無一不是有和平也有戰爭。相鄰兩大國之間如此,相鄰兩小國之間也是如此,相鄰的大國與小國之間同樣也是如此。不要以為中國太大,就可無視來自周邊小國的威脅,歷史上人口千萬上億的、文明先進的大漢民族被周圍人口不滿百萬的、野蠻落後的少數民族欺負、侵略、佔領、奴役的教訓可謂數不勝數。

唇齒相依關係現在完全告終   

即使從純軍事角度看,今天的中朝關係既不再是單純對中國有利,也不再是對中共有利,甚至也不是對中朝兩國、或中共朝共(所謂的勞動黨)兩黨有利,而是傾斜為對朝鮮金氏小朝廷更為有利。由於金氏小朝廷與當今世界最強大軍事強權美日歐同盟長期處於尖銳對峙狀態(也可理解為與整個人類文明對立),毫無疑問,對與朝鮮保持盟約關係的中國大陸來說,只會增強而不會削弱或緩和其與美日歐間的敵對和不信任。今天的朝鮮,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再是中國或中共的屏藩。中日中美一旦發生戰事,美日的飛機導彈根本用不著勞神費力從朝鮮繞個彎再打到大陸,完全可以從海上直轟北京上海。一旦大陸果真與美日歐開戰,朝鮮不可能出軍助戰(即使出軍,那點破爛除了添亂,也幫不上半點忙),而一旦朝鮮與韓美日發生戰爭——這種可能性很大,則中國極有可能被拖下水——畢竟中朝間還有軍事盟約存在。而朝鮮在中華的臥塌之旁擁有核武,則是直接威脅到大陸的國家安全和東北廣大地區億萬民眾的生命安全。今天看來,不計代價成本得失為這個朝廷免費當保護傘的中共,倒更像是朝鮮金家小朝廷的安全屏障。

不僅軍事領域中朝關係蛻變為片面有利朝方,政治領域,中朝關係對大陸也是形同雞肋。金家三代一脈相承的主體思想排斥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並不亞於民主國家厭惡社會主義。中朝意識形態領域的爭端,令人聯想起當年中共之於赫魯曉夫的蘇聯,對於像中共與朝鮮勞動黨這樣追求一黨獨佔的政黨,所謂路線之爭絕不僅僅只是思想觀念爭鳴,而是隨時可以演變為你死我活的鬥爭甚至戰爭。過去的所謂戰友與同志,如今形同在正統社會主義與修正主義兩條路線上各走一邊的陌路人。蘇東劇變後中國共產黨與社會主義朝鮮所謂唇齒相依的依存關係,現在只存在於某些蠢材的幻覺中。

朝鮮政治經濟都是中國的包袱

金家小朝廷及其朝鮮勞動黨能不能執政,確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大陸是否支持,但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不能繼續,則不取決於朝鮮的支持或反對,而是取決於大陸民心向背,取決於與美國、歐洲、日本等主要大國和經濟夥伴的政治、經濟、軍事關係,而與朝鮮是否堅持現在的體制沒有半根毛的關係。三代世襲不會給社會主義增光添彩,只會讓大陸國民將所謂的社會主義與封建帝制劃上等號,嚴重危害到社會主義聲譽,實際上也嚴重傷害到中共所依仗的社會主義法統的正當性和權威性,從而損害而不是有助於中共的執政地位。

軍事、政治領域中朝關係變得幾乎單純有利朝方,經濟領域同樣好不到哪去。與中歐中美中日中韓經濟關係相比,中朝經貿關係對大陸的重要性幾乎接近於零。朝鮮的經濟一團糟,等於向世界宣告所謂社會主義經濟是一種破產的模式,這一點在與韓國對比之下,給人印象更深。以前某些體制內人士也許還在一廂情願地希望把朝鮮作為大陸投資和傾銷庫存商品的目的地,這次金正日絞殺張成澤拿中朝經濟關係說事,羅先經濟貿易區租借地皮一事居然被視為罪狀說明,朝鮮朝野間對現代經濟合作關係還缺乏最起碼的認知,思維仍然停留在抵抗所謂資本主義侵略的陳腐說教中未能拔出。與這樣一個對中朝經濟合作持敵視態度的國家打交道,要想短期內經濟上獲利談何容易?當朝鮮既不能作為中資海外投資目的地,也不可能作為穩定的大陸商品的銷售目的地和資源能源的供應國,剩下的,就只有作為中國經濟援助的目的地,一個無底洞式的援助目標。這無異於說明,朝鮮在經濟上只能作為大陸的一個包袱而存在。

誅殺張成澤中共內外大丟分

金正恩無視大陸警告和勸告,執意發展核武器,不僅威脅大陸的安全,而且已經讓中共在國際政治角力中頻頻陷入被動。這次不與中共通氣而擅殺張成澤,則讓中共無論國際國內都大大丟分。隨著張成澤的慘死,朝鮮政權的邪惡再一次讓世界為之震驚。這個政權根本不把人權當回事,什麼人人都有受到公正審判的權利,什麼親親尊尊仁民愛物等等,在金正恩等金家王朝掌權者的心目中,根本就沒有半點意義。權力才是他們的最愛,為了權力,什麼荒謬的理論,什麼野蠻血腥的行徑,都說得出來,也做得出來。一個連自己的親兄弟親姑父都說殺就殺的政權,一個將中國援助視於無物,卻將中國在朝利益視為掠奪的政權,誰能保證他不將核彈往所謂「同志加兄弟」的頭上扔?難道「同志加兄弟」果真比親兄弟親姑父還要親?

中共中央的新聞發言人以一句「朝鮮內部事務」希望將此慘案輕描淡寫應付過去,這位發言人大概沒認真學過中國的歷史。金正恩的行為即使發生在清朝以前皇帝的年代,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類的行為。地方藩國擅殺多次覲見皇帝、深得天朝首肯的大臣,是公然無視朝廷的忤逆行為,放在漢唐和大清都將受到追究。輕者派員調查,重者將出兵討伐。不知道如此重大的冒犯行徑,中共如何會給予諒解,目前我們也無法知道,到底是哪些重要因素,讓金三將中共套牢。

從朝鮮金家角度看,中朝關係就像個烏龜的硬殼,對它的胡作非為起著保護作用,起碼有助於震懾其國內的反對者。從中國的角度看,則只有付出,沒有收獲。這種損己利人的關係,居然在當今世界上能大行其道,簡直像個愚人節笑話。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