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幹部五千萬吃皇糧
 
黨國幹部五千萬吃皇糧
作者: 易之光

專題

更新於︰2013-12-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越改革,機構越龐大。三中改革都在加強中央的話事權與財權。官僚機構加上數千萬黨幹部一齊吃皇糧。這個最大的現實問題,沒有人敢於挑戰。


●2013年三月兩會一景。中國各級官員「吃飽飯沒事幹」,上千萬黨官竟然也吃皇糧。
人大政協數千人橡皮圖章,裝模作樣,這張照片名為「眼神一亮」。

習近平最近在三中全會上的《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裡面有兩句話可以看到習近平主政的真面目:一是「頂層設計」,意味著習近平掌權開始,中央集權並沒有變,而且由此得到了強化;二是繼續「摸著石頭過河」,拿鄧小平的話為自己的深化改革背書,一旦不成功也只能是鄧小平的不成功。這說明從鄧小平到習近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一個漫長的實際過程,要有長期的期待。將來,如果摸著石頭長期過不了河,也很正常,本來就需要很長時間;如果摸到了幾塊石頭,過了幾條河,算是黨中央有了政績,算是深化改革有了階段性成果。

頂層設計:如瞎子摸石頭過河

再說此決定所使用的重大問題之說也不奇怪,一九九八年中共十五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也是關於農業和農村工作的重大問題若干決定,二○○三年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市場經濟的若干問題決定,而改革開放之初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也不過是討論了關於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當時並沒有提出改革開放,只是提出了停止使用「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口號,把黨的工作重點從一九七九年開始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後來稱為改革開放,可見如瞎子般摸著石頭過河連一個具體的方向都沒有。

改革開放三十五年後,結果不是政治更清明,社會更穩定,而是政治更黑暗,社會處處需要維穩。再看今天的政權,上下都很臃腫、低效和貪腐,社會財富集中在權貴家族,貧富兩極分化,這些都是那時半吊子改革的結果,並非真正利國利民和長治久安。至於今天十八屆三中全會拿出的所謂深化改革重大問題的決定,看起來和以前摸著石頭過河通過的各種重大問題若干決定大同小異,說白了,社會主義永遠都是試驗,往往失敗大於成功。今後,深化改革無論是否成功,黨中央都會有功,不算為過。因為習近平很明確地強調兩個不能否定,即改革開放後不能否定改革開放前,改革開放前不能否定改革開放後,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都是一以貫之,今天所強調的頂層設計的大意也正是如此,無論是改革,還是不改革,大權都在黨的人手裡,中共存在一天,都會堅持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加強把權力集中在黨中央領導人手裡,有權就有一切。

國企繼續做大,民營經濟自生自滅

在共產黨的話語體系裡,改革的目的不過是發展經濟,黨是領導核心,所謂放權僅僅是指經濟領域放權。這次習近平在三中全會上的決定,提到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問題是他同時又強調加強國有企業活力,以及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如果政府不能真正放權,尤其是政治、經濟、法制、社會等領域徹底放權,若做不到政治制度改革,使市場的歸市場,政治的歸政治,那麼,深化改革就等於是粉飾的牆,好看而已。改革淪為形式,結果反而是強化了政府在市場中的決定性地位。這就是三十五年來改革越來越走樣的原因。

中共主導的經濟體制改革,早在趙紫陽擔任總理的時候就開始了,一九八二年三月,第五屆人大常委會決定設立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由總理兼任主任(一九八○年,政治局常委趙紫陽兼任中央財政經濟領導小組組長,這一年,趙紫陽擔任國務院總理),隨後鄧小平提出要啟動政治體制改革。一九八三年六月舉行的六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仍然決定總理趙紫陽兼任國家體改委主任。

三十年後,我們再看到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不過是新一輪的機構改革和發展經濟的重複,當年是國務院總理兼任體改委主任,今天可能是總書記兼任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這說明改革確實改不動了,又說明這樣的改革,不是進步了,而是倒退了,總書記主抓經濟改革,不但集中黨的大權,還把經濟大權也集中進去了,這樣一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權力就明顯受到了抑制,而習近平的權力更加擴大了。如此,一個更強勢的黨中央出現了,所謂市場化改革方案,不過淪為了被市場化改革;依筆者看,習近平所謂改革不過是對權力主導的權貴市場經濟的小修小補,國有企業繼續釋放活力,民營經濟繼續自生自滅,國家財政擴大收入必須擴大稅種,增加稅收,土地財政依然無法遏制,另外因為社保資金缺口很大,肯定會延遲退休,全民社保和醫保連一個中國夢都不算,這樣的深化改革,無關民生,無關福利,無關分享改革成果,無關社會公平,還叫改革嗎?

龐大黨國幹部五千萬人吃皇糧

中共現有八千多萬黨員,又有約九千萬共青團員,吃財政飯的公務員及準公務員大約有七千多萬,黨、政、軍、人大、政協、紀委六大班子,從中央、省、地市到縣、鄉鎮街道有五級政府(鄉鎮以下還有行政村、村和村民小組等準基層政權),鄉鎮以上黨委政府機關各有各自的班底和人馬,機構如此龐大,最應該改革的是黨政軍等機構的精簡和精兵簡政,尤其是共產黨吃國家糧,人民供養「為人民服務」的政府,還要供養「領導人民」的政黨,這在民主國家是絕對不存在的現象,但他們每次改革都不會去碰這個最大的問題,因為這些吃皇糧的官員,已經形成既得利益集團,他們對改革的抵制也最大。

我們再看一九八一年的數字,當年中共有二千萬國家幹部、三千八百萬黨員和幾百萬解放軍,以及數千萬共青團員,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機構,鄧小平為此下決心啟動機構改革。一九八二年一月,鄧小平在政治局會議上說機構改革是一場革命,提出要實現四個現代化,必須要解決這些問題,不然四個現代化就沒有希望,甚至於要涉及到亡黨亡國的問題,可能要亡黨亡國。他提出精簡四分之一,即要從二千萬人中精簡掉五百萬人,要用兩年來的時間來完成這場革命。結果呢?到了一九九一年,全國靠財政預算支付工資的人員就達到了三三八六萬人,鄧小平提出的減少四分之一,不但沒減少,反而十年增加了一千多萬人,平均每年增加一百萬人。

二十年後,即到了二○一三年,數據就更大了,但卻是越來越保密了,具體準確的數字一直無法得到。筆者看到國家理論刊物《桂海論叢》二○○九年四期稱:目前我國僅縣和縣以下由農民養活的黨政幹部高達一三一六萬人,全國吃財政飯的總人數已高達四五七二萬人。另外,還有五百萬人依賴於政府賜予的權力實行自收自支。兩者數字相加已經超過五千萬人。還有說法是中國公務員超標二十倍,全國民眾與吃皇糧的人口比已高達二十六比一,同改革開放初期(1980年)的六十七比一和十年前(1998年)的四十比一相比,吃皇糧者所佔總人口的比重攀升之快,令人堪憂。還有一個說法,是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在接受中國官方媒體記者採訪時指出,中國實際由國家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准公務員性質的人員超過七千萬人,官民比例高達一比十八。

去年底吃皇糧總數一億三千萬人

二○一○年九月,中國國新辦發表了《二○○九年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白皮書,在此份白皮書裡,透露出了一個驚人的信息:截止二○○九年為止,中國官員的總人數約為二一四六萬,按照官員與普通公務員一比五的換算關係來看的話,保守估計中國普通公務員的總人數應為一億一千萬。二者相加後得出的結論是:中國目前享受「吃皇糧」待遇的總人數大約為一億三千萬,換句話說,也就是平均每十個中國百姓要養活一個國家公務人員。二○一二年,財政部權威發布的《2009年地方財政統計資料》中披露的數據顯示,到二○○九年底,全國不包括中央的地方財政供養人口為五三九二萬人。這些都是有公務員編制或者事業單位編制的體制內人員。除此之外,中國還存在大量的准財政供養人員,到二○○九年底,中國財政實際供養人數超過五千七百萬人⋯⋯到二○一二年,中國財政供養人口已超過六千萬。如此改革,結果始終未能擺脫「精簡—膨脹—再精簡—再膨脹」(改革—膨脹—再改革—再膨脹)、「合併—分開—再合併—再分開」、「上收—下放—再上收—再下放」的「怪圈」。

結果,中國一黨專政下的所有改革,都只會重蹈過去「一放就亂,一抓就死」的怪圈,著名的帕金森定律稱:「在官僚組織裡,每一個官員,不是為了工作的增加而增加自己的下屬,而是為了追求自身工作的輕鬆,權力的最大化和升遷的機會。」《國富論》的作者亞當.密斯說:「將一個國家從最蠻荒帶到最富足,只需要和平、簡易的稅收和過得去的司法,其他的一切都會自然發生。」這乃是說明小政府大社會,才是國富的根本。可對於中共來說,三中全會兩萬多字的所謂深化改革決定,到底有沒有明確的小政府呢?沒有,中國各級政府都是大政府,號稱全能、萬能,卻偏偏是能力低下、效率較低的政府,社會總是成為弱勢的小社會,黨和政府干涉一切,包括稅收和計劃生育,也包括干涉司法和維穩,一個沒有治國能力的政府,總喜歡設計出一個無關社會公平、無關公共福利的制度,還能指望它能有真正的改革嗎?

國安會對內患確保槍桿子出政權

眼下,中共控制的這個社會,不是越來越好了,而是越來越差了,中共這樣的深化改革決定肯定沒有什麼好的結果,而且它還使筆者想起剛看到的一個真實的笑話:一土豪花五十餘萬元新買的寶馬X3,卻意外在高速公路上熄火了,於是要求汽車店退換車,甚至堵了店裡的兩個大門,僵持半天後,土豪車主最終同意檢測車輛,結果卻讓人哭笑不得⋯⋯原來是「沒油了」。沒了油,再豪華的車輛也只能熄火,中共也會遭遇這樣的戲劇場面,因為中國缺的不是利於權貴集團的國進民退的改革,而是利於全民的涉及憲政民主、人權法治、人人平等、公平正義、國退民進的改革,可這樣的改革,利天下而獨不利中共,中共是斷然不會啟動的。只要中共掌權,政治制度改革自然不會成為中國夢的內容,甚至連影子也看不見。三中全會開,也是如此;不開也是如此,所以我對三中全會習近平的深化改革決定還是表示悲觀的,但對於未來中國卻是樂觀的,因為它總有沒油的時候,它停下來的時候,真正的改革恐怕才能開始啟動。

設立國安會的目的

末了,提一下習近平新設立的國安會,主要是針對內患的,這是其一;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掌權軍權,擴大掌控黨政軍的實際權力,這是其二。習近平擔任軍委主席後,至今一年來已經提拔上將兩次計有七人,這就是一個證明。鄧小平擔任軍委主席,只提拔一次上將,有十七人;江澤民擔任軍委主席時間最長,一共提拔上將計有七十九人,胡錦濤一共提拔上將計有四十五人。中共的權力核心是 槍桿子裡出政權,通過習近平設立國安委可以看出,他意正在這一點。

所以說,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設立,主要是應對經濟增長,在經濟領域集中黨的領導,把最好的蛋糕拿到自己人手裡。而設立國安會,正是確保槍桿子裡出政權。習近平此意,基本就這兩點。時間不多了,習近平的任期還有九年時間,或許這兩點正是為了確保這九年牢牢掌握權力,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黨專政的共黨國家一個接一個垮台,怎麼能夠證明中共會例外呢?習近平會例外嗎?最後只能由時間說了算,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係中國大陸新聞工作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