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辟毛必有一場重大較量
 
復辟毛必有一場重大較量
作者: 凌 鋒

專題

更新於︰2013-1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毛誕百二十年前夕,三中全會暗示評毛仍有高度敏感性,難免一場大碰撞。在習捧毛之下,嫡孫又出來獻醜,將爺爺吹成至聖的上帝,徹底否定毛的一切罪名。搞笑之至。


●毛冥誕120 週年,中共掀起崇毛活
動,組織小學生去毛故居韶山拜毛,
重演文革舊戲,毒害下一代。

舉世關注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已經結束。雖然不論是《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還是《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沒有談及毛澤東,只是分別都有一處提到「毛澤東思想」,而「毛澤東思想」按照鄧小平的說法,還是集體創造而非毛澤東個人所有,但是誰也明白,整個會議的過程,乃至會議前後,毛澤東的幽靈都在上空飄蕩。

就會議所頒佈的這兩份文件來看,《公報》就比較有毛澤東時代的「假大空」特色,因此公佈後劣評如潮;但是《決定》就有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改革觀念,又扭轉了人們的一些看法(雖然能否實行要打問號),這猶如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的區別,讓人產生疑問,黨內是否存在兩個司令部?即起草決定與起草公報的,分屬兩個不同的司令部?

黨內擁毛脫毛必有一場碰撞

如果說,會議期間的毛澤東是隱形的,那麼會議前後,對毛澤東的報導則是公開的,至少表明中共至今仍難以擺脫毛澤東這個幽靈的羈絆。當局對毛澤東的態度,也將決定中國未來的前途。

因為今年是毛澤東誕生一百二十週年,而毛澤東手創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各個領域的流毒還經久不散,甚至還有復辟之勢,因此一場以毛澤東為焦點、決定中國命運的決戰無可避免,今年即使不是決戰,也勢必出現重大的碰撞。當局的態度,可以為三中全會是真改革,還是假改革,做出適當的註腳。

這場碰撞,在三中全會前,已經在紅二代的不同集會中看出較勁的意思,還包括文革期間「太子」紅衛兵所犯下的惡行是否要檢討的不同看法,即使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有勇氣道歉,也沒有勇氣反毛,雖然陳毅本人在文革期間就被批判為從井岡山時期就開始的反毛「老手」。顯然,就是毛澤東犯下多大的罪行,但是他創立的國家,以及他所確立的共產黨一黨專政所享有的特權利益,極少有紅二代捨得放棄。


●1949 年毛澤東與兒子毛岸英、
兒媳劉松林及女兒李訥在香山。
傳毛對兒媳存有異心。

肯定兩個三十年:評毛高度敏感

今年一月五日,習近平在新進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十八大精神研討班開班禮上發言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在改革開放新時期開創的,但也是在二十多年建設的基礎上開創的,兩個歷史時期決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對立的,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時期。

習近平這些話等於對毛澤東時代的相當肯定,也一直有人解釋習近平是權宜之計,是收編「毛粉」的手段。然而到了三中全會召開前夕,《人民日報》發表黨史研究室的長篇文章《正確看待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正如副標題所言,是作為「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兩個不能否定』的重要論述」,就是重申習近平的主張,還做進一步闡釋,那是「理直氣壯地肯定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思想」。如果對毛澤東要如此理直氣壯的肯定,那還需要改革開放嗎?

當然,文章還提及這「並不意味著要忽視甚至掩蓋『文化大革命』前和『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然而中共又何時允許人民討論和批判這些錯誤,乃至罪行呢?這不是掩蓋又是什麼?為何要理直氣壯肯定毛澤東的的歷史地位與毛澤東思想,卻不可以理直氣壯地批判毛澤東的錯誤與罪行?要知道這是涉及八千萬非正常死亡的人命,打破了人類歷史的紀錄。

從習近平的角度,也許這種「互不否定」,就是不左不右的「中立」態勢,因此在全會召開前,政治局常委分頭到各地進行調研時,習近平特別到了毛澤東的故鄉湖南,過毛澤東的家鄉而不入,試圖顯示他沒有崇毛;但是在省委的會議上,他又關心毛澤東一百二十冥壽的紀念活動籌備情況,並且做出「隆重、簡樸、務實」的指示。顯然,這是在玩左右平衡的把戲。不過,至少習近平了解到毛澤東問題的敏感性。

習不怕毛粉而怕貪婪的紅二代

可是,隨著越來越近的毛誕日,除了湖南的重頭戲以外,紀念活動也在各地開展,根據媒體的報導,例如一個叫做「長陽.人間正道—紀念毛主席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書畫暨紅色收藏」的展覽,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房山區開幕,共展出三百多種毛澤東像章及民間畫家創作的近三百幅書畫作品,卻也有習近平老爸習仲勳的畫像,顯得十分突兀,也表明這些活動的急功近利與投機取巧作風。但是據報導,這個展覽,每天平均只有三四十人參觀,可見「毛粉」又有多少?

隨著人們突破網路封鎖的努力,毛澤東的罪行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所了解,我就不相信「毛粉」的勢力會很大到習近平不敢得罪他們。習近平所不敢得罪的,是那些拿毛澤東作虎皮的既得利益紅二代,而不是民間的「毛粉」,因為只要貧富差距有所改善,就只有「習粉」而沒有「毛粉」;但是要滿足貪婪的紅二代,那是無底洞啊。這才是習近平目前的困境。

看來,習近平透過三中全會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與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來擴大自己的權力,講難聽一點,就是做一個獨裁者,講好聽一點就是所謂「新權威主義」;前者走毛澤東的道路,後者則是趙紫陽失敗的道路,雖然不是趙紫陽自封,卻害了他。如果習近平是真正的毛澤東信徒,為何不相信毛澤東所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則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那就要靠人民群眾進行改革,接受普世價值,實現真正的民主。

走後門進大學的毛孫再演鬧劇

在面對事關中國前途的嚴肅問題時,在面對崇毛還是反毛時,卻也爆出一些鬧劇。今年以來紅二代的聚會中,排斥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似乎成為共識,不論那些紅二代的立場為何。實際上,自從薄熙來事件爆發後。毛新宇就被有意識的噤聲了,因為以他對「爺爺」的狂熱崇拜,他肯定是一位「薄粉」,如果讓他自由發表意見,那就不知道會演出多少鬧劇出來。因此不論是李敏還是李訥,都排斥同是毛家的毛新宇,這位毛澤東的「嫡孫」,反而好像變成「外家」了。

還好,毛澤東誕生一百二十周年郵票珍藏座談會十一月十六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行時,毛新宇和妻子劉濱、毛澤東前兒媳劉松林皆出席。反而李敏、李訥沒有出息,相信是當局有意的照顧,讓毛澤東的光輝在家人中得以雨露均沾,也消消毛新宇不平之氣。然而毛新宇一出來,似乎就不可收拾了,因為黨喉舌新華網接著又報導毛新宇的驚人言論。

報導說,毛新宇回應海外一些毛澤東傳記中的毛澤東軼事傳聞說,他讀過許多寫毛澤東的書,但「不喜歡外國人寫我爺爺的書」,認為其中充滿偏見:「比如,他們往往把文化大革命說成是老人家與劉少奇的權力之爭,常常誇大大躍進的消極作用,誇大老人家應負的責任,還有反右,也是把我爺爺描寫成一個陰謀家,是敵視知識分子的人⋯⋯高崗事件,也說是我爺爺的手段⋯⋯我是學歷史科學的,科學必須客觀,偏見不是科學。」

哇,毛新宇擺出一副學術權威的姿態出來嚇人了。可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中通社報導說,正在中共中央黨校讀中共黨史研究生的毛澤東孫子毛新宇,七月在北京的香格里拉飯店實習,兩個月來已在該飯店的十一個主要部門中實習了八個云云。學習中共黨史卻跑到香格里拉飯店實習,是統戰那裡的賓客,還是在那裡臥底搞階級鬥爭?

曾經聽北京一位朋友說,毛新宇原來要就讀北京大學,北大不收,才走後門進人大歷史系。當時我曾就此事請教路經香港的人大校長黃達,他承認有這事,他說,毛新宇是毛主席的孫子,全世界只有這一個孫子,那就收他了吧。我又問他,以毛新宇的智力,怎麼有可能讀研究生?校長回答說:「他在人大是讀研究生,可沒說他讀碩士學位。」原來這是一個走後門而沒有學位的學術權威。

拜毛為上帝,為爺爺亂淫狡辯

毛新宇更驚人的言論,是提起國外一些報刊對毛澤東晚年與身邊工作人員關係的描寫,他表現得十分氣憤說:「這純屬誣衊、造謠。」他說毛澤東身邊的衛士、醫生們的文章已經寫得很明白,任何人都不可能瞞著他們接近「老人家」,「那些東西純係一堆垃圾!」

然而李志綏不是毛澤東的御醫嗎?他也不是外國人,那麼他寫的回憶錄有關毛澤東亂搞男女關係的部分,也是「垃圾」嗎?李志綏引用中辦主任汪東興的話,嘲笑毛澤東把身邊女工作人員,連她們的家人也「一鍋端」,怎麼不找汪東興興師問罪?

就連與毛新宇一起出席活動的毛澤東長子毛岸英的遺孀劉松林,與毛澤東的關係恐怕也不簡單。一九八○年代,一位北京來的、曾經於一九四九年以前在香港從事地下工作的老黨員學者對我說,毛澤東為何把毛岸英送到朝鮮戰場?是因為他看中了劉松林而調開毛岸英。毛岸英被炸死(為吃一碗蛋炒飯),也沒有毛澤東難過的報導。所以毛澤東拒見毛新宇這個孫子,又有什麼奇怪?

現在毛新宇大力為爺爺辯護,甚至喊出「我無限地崇拜爺爺,爺爺是我的上帝。」只不過是為了利用爺爺的光環,混一口飯吃而已。別忘了,「無限崇拜」是文革口號,已經被批判了。毛澤東也不是上帝,毛澤東自己在他的「愚公移山」的講演中說,「這個上帝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毛新宇把爺爺當上帝,說明他連爺爺的書都不看,違反爺爺的「毛澤東思想」。這樣一個人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少將,拜託人們怎樣看人民解放軍?

希望黨喉舌繼續搞出一點笑料,為紀念毛澤東一百二十週年誕辰增加氣氛。但是也要適可而止,否則毛澤東亂搞男女關係的資訊在互聯網亂竄,可要增加劉雲山同志的負擔,一旦「毛澤東」變成敏感詞,那可是天下奇聞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