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瘋傳 毛神話哪裡來?
 
愚民瘋傳 毛神話哪裡來?
作者: 嚴煌翊

專題

更新於︰2013-1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從民間的毛神話、摩羅劉小楓及毛派狂捧毛,到御用學者與傳媒的鼓譟,和習近平的多次講話,非常合拍。顯然,一股重新把毛扶上神壇的逆流在神州翻滾,他們能得逞嗎?


●中共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毛澤東一百二十年紀念
郵票發行儀式,毛澤東孫子毛新宇出席。

中國是一個容易產生神怪的國度,愚昧民眾不少,就是喜歡造神敬神。隨著毛澤東一百二十周年誕辰將近,許多關於他的神話又在民間瘋傳了。

民間神傳牽強附會無奇不有據說毛澤東出生奇異。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六日,雖已冬至,但這一天雷鳴電

閃,風雨交加,當地老人驚駭:只怕有真龍天子問世。按相術說毛是土龍,據陰陽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之說,他需東海之水潤澤,故取名「澤東」字「潤之」。他的男身女相也被拿來說事。說他長相龍顏鳳眼,極像其母,系女相男身,終其一生,從未見其留過鬍鬚,也許根本沒長過。還有「中年得志」。毛澤東一九三五年遵義會議之前的照片,無論哪一張下齶都無痣,惟獨遵義會議確立他在中央的領導權後,下齶才長出一顆碩大的福痣,故稱「中年得志」。還有「臨終預兆」。一九七六年『天象顯異』鐵樹開花,吉林落下三塊巨大隕石⋯⋯一切表明,這一年只怕要出大事。果不其然,毛澤東等三位「偉人」相繼去世,且唐山發生大地震,死亡二十多萬人。

愚昧民眾發現「三九乾坤」。「九」在民間意為「九五之尊」,皇室尊號,而毛是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發動秋收起義;一九四九年九月九日進京登基;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駕崩歸西。傳說一九四九年初,毛澤東率中央機關從西柏坡遷至北平,沒有馬上入城,而是暫住香山。毛在香山請一道長算卦,問什麼時侯進城合適?道長捏指一算說挑一最大單月單日進城,且不要入先朝皇帝寢宮安歇—這是卦的後兩句:「帝王之居不可入,一生娶妻有三房」。

毛澤東戎馬一生,歷經土地革命戰爭、五次反圍剿、萬里長征、八年抗戰、三年解放戰爭,身經百仗沒打過一槍,也沒負過一次傷,每次都是有驚無險,與死神擦肩而過,這自然也成了他「萬劫無恙」神話的根據。更神乎的是「番號玄機」。開國後,毛澤東偕周恩來到香山寺抽籤。毛所抽籤上有「八三四一」數字,便問何解,道長說天機不可泄露,只要其將數字作為中央警衛團的番號。直到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謎底才自然揭開。終其一生,毛澤東享年八三歲,執掌皇印玉璽四一年。

毛澤東神話還包括什麼「呼風喚雨」、「井崗過夜」、「百年奇景」及「銅像奠基」⋯⋯等等奇跡。總之越傳越神。相傳的民眾竟然拍著心口保證:今年是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四十八小時內轉發,七日之內就會發生好事,云云。其愚昧真是可笑之極!

摩羅劉小楓崇毛觀點非常離譜   

如果說一些民眾愚昧無知,可以理解;但一些很有學問的學者,特別是過去二、三十年來在中國思想界有些地位有些影響的學者,近期居然發表非常離譜的崇毛觀點,就很值得注意了。

例如摩羅。原名萬松生,取名「摩羅」這個源出魯迅《摩羅詩力說》的名字可見他原來的抱負。有人回憶,一些年前在講壇上,講到革命對自由的禁錮、對人權的漠視,動情處,手指捏斷粉筆。但這個摩羅,現在居然把毛澤東思想尊奉為「世界上最偉大的文化」,把它和中華傳統文化並列為中華文化「兩個巨大的寶藏」。他認為,「我們今天看到的中國的一切成果都是在毛澤東的基礎上取得的」;「毛澤東的出現標誌著西方的衰落」;「未來的世界由誰來領導,只有一個選擇,就是由中國來領導。」

另一個是劉小楓。從學術上講,劉小楓是當今中國大陸學術界的頂尖級人物,有人甚至說他具備代表中國大陸學術界與國外同行對話的資格。但這個劉小楓,在今年四月的演講中竟然把毛澤東說成是「國父」。他認為毛是一個了不起的政治領袖,比孫中山偉大很多倍。毛澤東等人締造的政治組織最終奪權具有歷史必然性;這個組織打敗國民黨的根本原因在於其精神特質。他還說毛澤東一些看起來錯誤的做法可能並不錯誤,比如文革,追求的是平等,對美國都產生了影響。

摩羅和劉小楓等人的轉向突如其來,讓中國學術界思想界愕然。他們畢竟不同於「微博四大惡人」「毛左四大賤客」如司馬南、孔慶東、胡錫進、吳丹紅(吳法天)、張宏良、韓德強之流。對於摩羅的變化,很多人尤其是他原來的粉絲,認為摩羅已經背叛了原來的思想,他的「今我」對「昨我」展開血淋淋的屠殺,驚心動魄的程度令人震驚。劉小楓則被斥為「認賊作父」。重慶知名人士王康說,劉小楓的「國父論」標誌「這個博學之士終於正式墮落」。劉對毛的評價,令林彪的「四個偉大」相形見絀。

習近平要重新把毛扶上神壇

摩羅和劉小楓這些「精神怪胎」,當然是有抱負的。如論者所指出,他們妄圖重新塑造毛澤東,為尚未完全矗立的現代東方大帝國「立心」。他們用自己的行為敗壞自己的名聲,不惜為臆想的復辟舊帝國的夢想當文字鷹犬。時代進到二十一世紀,還有人在做帝王師的迷夢,看似匪夷所思,但這是極大的誘惑,也是極大的無恥。

一段時間以來,中共御用學者爭相顛倒黑白,否認中共歷史錯誤,為毛澤東粉飾辯護令人瞠目結舌。例如,上海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年初在中共黨刊《求是》上發表《對歷史的自覺自信是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基石》,此文為了肯定毛澤東的「偉大功績」,不惜詆毀「四人幫」倒台後的「真理標準」的討論和對「兩個凡是」的否定。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黨組書記王偉光於十月中在社科院院報《中國社會科學報》上的訪談文章。公然宣稱:「不論是從歷史實踐上說,還是從理論邏輯上說,毛澤東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奠基者、探索者和先行者。」這個結論大大貶低了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及其後三十多年來改革開放的歷史意義。這樣,被中共譽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鄧小平也就相形見拙。這些御用學者敢於肆無忌憚搞翻案,為重新把毛澤東扶上神壇大做輿論準備,顯然是看准了當今「聖上」習近平的心意和抱負。

早在去年十二月,習近平在「南巡」談及蘇聯解體歷史時,發出「竟無一人是男兒」之語表示達對蘇共垮臺的痛心疾首。今年一月五日,又發表「兩個三十年不能否定」的命題,大力宣揚「否定毛澤東就會天下大亂」的觀點。一年來中共在意識形態領域動作頻頻,先是主動挑起反憲政反普世價值的論戰,繼而推出意識形態領域「九號文件」要求「七不講」。在八月十九日至二十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習近平更是像毛當年那樣強調意識形態的「極端重要」。宣稱「敵對勢力在那裡極力宣揚所謂的『普世價值』」,提出絕不放棄「輿論鬥爭」,要求中共「敢抓敢管,敢於亮劍」。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全黨推行毛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效法毛的整黨。

習近平上位以來種種政治動作,彰顯出他的紅色江山接班人的本色。毛鼓勵個人崇拜,恣意破壞制度,搞「一言堂」,天下大權獨攬。如今通過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習近平也完成了大權獨攬個人專斷的制度準備,將集黨、政、軍、警、特等大權集於一身。習近平要重新把毛扶上神壇,要以毛這尊神來「凝聚人心,振奮精神」,說穿了就是他要做毛澤東第二,形成從毛到習的一統天下的歷史定位。

毛罪惡罄竹難書,再造神不得逞

習近平的野心勃勃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此宣傳機器對他以及夫人的吹捧,御用學者爭相捧毛,摩羅和劉小楓等人的轉向,愚民瘋傳毛神話——便是順理成章的事。

但是,他們的如意算盤能夠得逞嗎?毛澤東統治的種種罪過罄竹難書。以國防大學前主任辛子陵所歸納,毛的主要問題至少包括:一、一個人推翻了七屆二中全會形成的計劃要實行十五至二十年的新民主主義建國路線——於一九五三年開始搞所謂「三大改造」,動搖和消滅私有制。二、一個人推翻了「八大」務實的經濟建設路線,在一九五八年強制推行大躍進和公社化運動,造成社會大破壞,大饑荒。三、一個人以秦始皇自居,以「焚書坑儒」為樂,一九五七年將五十五萬愛國知識分子打成「右派」,製造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文字獄。四、一個人發起個人崇拜,鞏固終身制的執政地位,重用自己的親屬,建立家天下。五、一個人公然違背憲法,發動「文化大革命」,造成中華民族的空前大災難。

「腐屍出堂,頭像下牆,批毛正史,促進憲政」,這是中國很多人的呼聲。堅持毛澤東思想指導,中共只會死路一條。去年七月,國內《共識網》刊登一份由湖南湘潭大學政治學者、李開盛副教授主持的網上民意調查報告,題為《中國網民的政治與社會認知》。在「基本政治認知」部分,受訪者最不認同的政治人物前五位依次是希特勒(49.41%)、斯大林(46.54%)、金正日(45.54%)、毛澤東(41.84%)和卡扎菲(24.19%)。毛澤東是好還是壞,中國民眾已經做出了明確的回答。如北京政治學者陳子明所說,今天的中國社會已經不是半個世紀前的總體性社會、單位社會,中共再難找回毛時代的那種掌控能力。只要民眾覺悟了,又敢於起來抗爭,最後的結果必然是,想要「不給普世價值留空間」的人,必將失去在政治舞臺上的空間和在歷史上的地位。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