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毛左集體發瘋
作者: 王犖倫

專題

更新於︰2013-1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中共官媒最近揮舞「歷史虛無主義」大帽子壓人,企圖為毛時代的罪行翻案,供毛上神台。但這頂帽子理論上是荒謬的,政治上是反動的,法律上也完全違背國家改革開放以來的決策,開歷史倒車。一群社科界御用學者醜態畢露,十分可笑。本文分析到位,痛斥要害。


●被網民暱稱為習大大的,以反歷
史虛無主義之名大肆捧毛。他的
夢被指為做毛的紅太陽之夢。

最近,以《求是》和《人民日報》為主要陣營的官媒,再加上中國社科界一些御用學者,以為拿到了什麼尚方寶劍,高密度高分貝集體鼓噪和吶喊,「旗幟鮮明」地掀起了一場圍攻所謂「歷史虛無主義」的討伐戰,煞有介事,惡浪滔滔。

歷史虛無主義根本不是虛無主義

「歷史虛無主義」這個字眼,似乎很理論,有點嚇人。究竟是什麼東西?先看看他們批判「歷史虛無主義」的代表作《詳解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北大前副校長梁柱作)的解釋:「一般來說就是指對我們自己的歷史、對民族的文化採取輕蔑的、否定的態度,把自己的歷史說的一無是處,這就是歷史虛無主義。」

許多學者都指出,這個定義就非常有問題。對自己國家的歷史和文化採取否定的態度,並不屬於虛無主義;對一種文化一種歷史現象持肯定還是否定的態度屬於一個價值觀判斷的問題。從本質上看,「虛無主義」不是僅僅否定某種價值觀,而是否定一切價值觀——它作為哲學意義,是懷疑主義的極致形式,認為世界、生命(特別是人類)的存在是沒有客觀意義、沒有目的、沒有可以理解的真相。如果一種思潮,僅僅是認為某種價值觀是不對的,而另一種價值觀是對的,那麼這顯然不屬於虛無主義的範疇。

歷史學領域扯不上什麼虛無主義。歷史研究無論你採用什麼歷史觀,都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誰能把全部歷史事實「虛無」了事?!其實,近期中共御用學者那些反歷史虛無主義的「雄文」,說穿了無一不是咬定,誰研究歷史得出的結論與中共官方的觀點不一致,誰就犯了歷史虛無主義錯誤,誰就可以打入宣揚憲政民主、普世價值的「反動知識分子」之列。原本只是學術問題,卻要政治化,將不同的學術觀點上升到意識形態鬥爭,這難道是「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表現嗎?這種以「歷史虛無主義」的帽子和大棒干預學術自由的橫蠻做法,只是毛時代的重演,注定不得人心。

否定農民戰爭絕非歷史虛無主義

例如,《求是》等官方御用文章聲稱,否定太平天國否定義和團便是歷史虛無主義。依其邏輯,肯定參與鎮壓太平天國農民運動的曾國藩的某些歷史功績也成了歷史虛無主義。這真是可笑之極。

毛澤東說:「只有這種農民的階級鬥爭、農民的起義和農民的戰爭,才是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力。」他這個論斷錯得太離譜了。事實上,每次農民戰爭之後,赤地千里,人口大量減少,社會遭受極大破壞。這都是有歷史記載的。筆者曾經到過皖南地區考察,根據當地文獻以及當地民眾包括地方幹部所述,太平天國對當地傳統文化的破壞大大超過文化大革命。所謂「天王」洪秀全企圖建立政教合一的天國目標本身就很荒誕,更不用說他和他的一班人馬極其殘忍腐敗,荒淫不堪。網民諷刺說,太平天國是什麼玩意?洪秀全眼睛一閉口吐白沫立馬天父下凡,就好像掌握了「宇宙真理」,傻逼們馬上磕頭如搗蒜,以為遇到真神了。研究太平天國之類的農民戰爭的負面作用絕對是歷史研究應有之義。

至於曾國藩,他的洋務運動的某些歷史功績今天逐漸被承認,他還被認為是近代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國人甚至提倡官場中人學習曾氏為官為人之道。因此可以一問:否定曾國藩不也可以視為輕蔑、閹割中華民族文化嗎?講起來,正是毛左理論家以「階級鬥爭」和「社會發展理論」為武器,實行「砸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的舉國「虛無」,全面徹底地顛覆了傳統價值觀對中國歷史的評價。在此淫威之下,傳統被視為「中興之臣」的曾國藩被視為「漢奸」,傳統被視為「賊」的農民反叛者不分清紅皂白統統被稱為「英雄」。

中共起家也是農民戰爭,使用暴力奪取政權;也同太平天國一樣,走向腐敗末路。同病相憐可以理解,只是褒誰貶誰與「歷史虛無主義」無關。如果非要用「歷史虛無主義」,那這頂帽子自己戴好了。

歪曲蘇聯自我反省民主轉型歷史

中共官媒把導致蘇共下台、蘇聯解體的「罪名」安在歷史虛無主義頭上更是荒謬之極。這些御用文章說,蘇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後,歷史虛無主義就開始在史學界、理論界、思想界抬頭,並逐漸滲透到政治領域,出現了上有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和葉利欽的退出蘇共演說,下有大批政論家、作家、教授等崇拜「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這樣一種局面。到一九八七年,在全國形成了一場反思歷史、重評歷史的運動。一九八八年後,歷史虛無主義進一步泛濫,他們與形形色色的境內外反共反社會主義分子一道,大肆攻擊革命領袖、抹黑蘇共歷史。他們追隨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的論調,從批判斯大林入手,進而攻擊誹謗列寧和斯大林開創的革命道路,誣衊十月革命使俄國離開了「人類文明的正道」,詆毀蘇聯走社會主義道路是「歷史的迷誤」,促使蘇共黨員和蘇聯人民「迷途知返」⋯⋯這些惡意叙述,除了極之錯誤地使用「歷史虛無主義」及貶意字眼外,其實正好道出原蘇聯民眾及其帶領者順應世界歷史潮流一步步走出黑暗的偉大歷程。

當年毛澤東領導大批什麼現代修正主義,哀嘆列寧和斯大林這兩把「刀子」丟掉了。但是,站在人類進步的立場,這兩把反人道的殘害蘇聯民眾因而被其唾棄的「刀子」實在丟得好!不是說一雙鞋子合適不合適只有穿的人才知道嗎?當今俄羅斯及其他前蘇聯共和國良好的社會生活狀況有目共睹,那裡的民眾誰願意重新回到蘇共統治的年月?俄共現任總書記久加諾夫對蘇共噩運有個總結言論,他承認「蘇聯共產黨的垮臺,源於蘇共對於政治權力的壟斷,對於經濟和一切資源的壟斷,對於真理的壟斷」。就連與中國結成戰略性夥伴的普京總統也對蘇聯存在的意義與斯大林本人的歷史地位持否定態度。前車之覆,後車之鑒,其實中共應該正面從蘇共垮臺吸取教訓徹底改弦更張,而不是裝神弄鬼為其招魂。為蘇共垮台時「竟無一人是男兒」而感到痛心疾首簡直不可理喻,不過是授人以笑柄而已!

社科院毛左分子「集體發瘋」

中共御用學者以反「歷史虛無主義」為名,連續發文,否認歷史真相,否認中共歷史錯誤,為毛澤東進行顛倒黑白式的粉飾辯護。其中社科院內的「毛左」分子最為起勁。如: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以《正確評價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時期》、《否定毛澤東是別有用心》、《說毛澤東只會搞階級鬥爭是誤解》等題目不厭其煩向人販賣他的尊毛崇毛觀點,為此公開否認「大躍進」期間餓死人,否認「反右」和「文革」期間中共當局和紅衛兵組織等殘酷對待知識分子、草菅人命、踐踏人權的悲慘景象;社科院副院長李捷於十月發表《駁〈晚年周恩來〉對毛澤東的醜化》,為毛鳴冤叫屈,認為對歷史錯誤的「反思」毫無價值和意義;社科院院長王偉光更公然宣稱:「毛澤東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奠基者、探索者和先行者。」十月底,《中國社會科學報》又刊發署名為「金仁」撰寫的文章《毛澤東不是獨裁者》,竟認為毛澤東不留戀權力、不搞個人崇拜、致力於民主政體建設、一生都在踐行保護民主制度,大言不慚地再次為毛澤東進行開脫粉飾。這種種言論讓人瞠目結舌,人們稱之為社科院毛左分子「集體發瘋」!

當然「發瘋」的遠不止社科院的毛左分子,例如,在他們「集體發瘋」之前就有上海毛左發表在《求是》上的《對歷史的自覺自信是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基石》一文向公眾「亮劍」。此文多有翻案話語,例如在對所謂「歷史虛無主義」舉例時公然說:「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期,在粉碎四人幫之後,又出現了一股以清算『毛澤東思想』為目的的思潮。其突出表現在於極力貶損和攻擊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全盤否定毛澤東領導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作用。」——這豈不是把矛頭指向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指向三十年來的改革開放?因為改革開放就是從當時的「真理標準」的討論從否定「兩個凡是」開始的。這樣,可以明顯看出,中共御用學者圍攻所謂「歷史虛無主義」,其要害就是妄圖翻案,重新把毛澤東扶上神台。

中共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一九八四》這部被公認為是描繪一種集權統治的烏托邦社會的大書中指出,一些控制現在的人,妄圖通過改變過去而創造符合一己私利的未來。這場圍攻所謂「歷史虛無主義」的討伐戰,就是出於這個卑污的目的。中共御用學者是奉旨行事,希望論功行賞,但中共最高領導人提出反歷史虛無主義,放棄鄧小平倡導的「不爭論」論,只會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知名學者張鳴說,討論歷史,必須用史料說話。如果人家拿出史料,反駁你的說法,你卻反而給人家扣一頂什麼「歷史虛無主義」的帽子,其實不是人家虛無,而是你霸道。的確,要評價毛澤東治下的那段歷史,很簡單,只要公布歷史檔案即可。在莊嚴的歷史的客觀事實面前,一切水落石出,答案自明,因為歷史事實的確認是歷史研究的前提。迴避這個前提,一切這主義那原則,都是侈談,空談,欺人之談。這是許多學者一針見血的共識。

例如,李捷指責《晚年周恩來》醜化毛澤東的文章發表幾天之後,該書作者高文謙便在美國隔洋迎戰,撰文回應現在貴為中國社科院副院長的前同事對他著作的批判。高文謙的回應文章題為《中國若進步,必須徹底批毛——駁李捷兼下戰書》。除了指出李捷的文章有抄襲嫌疑並認為李文「完全是出於政治目的的攻擊」之外,高文謙還作了讓全世界都知道的提議:「願借此機會向李捷下戰書,公開辯論毛的功罪是非」,「希望當局開放網禁,允許大陸民眾觀戰」。

但是中共當局及其御用學者敢應戰嗎?中共敢誠實地面對歷史嗎?很早人們就指出,中共的成功一靠暴力二靠謊言。它一以貫之搞意識形態先行和歷史實用主義。對它來說,歷史本來的模樣並不重要,能為它服務的就大肆正面宣揚,反之則乾脆斬草除根,不留餘地。

現在既然它要反「歷史虛無主義」,那好,就讓我們記取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經提醒人們的一句話:「歷史學家必須提防的事情之一,就是聽任勝利者壟斷對後人叙述故事的權力。」就讓我們把中共對鴉片戰爭至辛亥革命歷史的遮蔽和歪曲;對中華民國歷史包括八年抗戰史的封鎖、遮蔽和歪曲;特別是對一九四九年後毛共禍國殃民罪惡的封鎖和遮蔽,都一樁樁還原真相,讓歷史真相大白於天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