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無膽,民主無量
 
獨裁無膽,民主無量
作者: 金 鐘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3-12-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蔣介石在中共割據、日本入侵、殘酷內戰的艱難環境中,堅持個人道德的不斷完善,以修齊治平自勵。毛則打平天下做皇帝,無法無天,從不自省,殘民以逞,成為空前的大獨裁者。


●蔣介石(58 歲)毛澤東(52 歲)1945 年的
重慶會談。是20 世紀中國歷史的一個奇跡。

這句話相傳是四十年代毛澤東反蔣的名言。但是在共產黨上台之後,卻很少在大陸引用,大量的批判、污損「蔣家王朝」的宣傳與教材中,不見這八個字。取而代之的是「蔣介石獨裁統治」——這家喻戶曉的對國民黨失敗的終極定語。蔣的「獨裁」便成為打倒國民黨的內戰合理性的最高政治依據,當然,也是建立「民主新中國」的必然前提。

這是中共文宣、意識形態的厲害之處。他們可以如此篡改事實真相,甚至不顧領袖之言。實例太多。但是在這「獨裁」這個關鍵詞上,應該做一篇文章。積三十年在港論政評毛之經驗,發現整個中國大陸哪怕是八十年代初非毛化批文革流行時期,包括後來透露的「四千高幹評毛功過」的黨內會議上,有人(方毅)指毛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暴君」這樣的話都說了,但沒有看到批毛「獨裁」二字。多年下來,涉及文革「浩劫」、權力過於集中話題時,都只使用「集權」「專權」「獨斷」「專制主義」一類字眼,一九八一年六中全會那個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給毛的一系列「嚴重錯誤」的定性詞,是「個人專斷」「個人崇拜」作風,凌駕於黨之上。

大陸從來沒有指責毛澤東獨裁

顯然,中共刻意迴避對毛的「獨裁」指控。無他,給毛載上獨裁的帽子,無異於否定整個中共革命,尤其是否定打倒蔣介石獨裁的內戰,中共統治的合理性全部喪失。但是,不說有歷史常識的知識分子,就連一個普通的中年人,都知道中國的毛時代的獨裁程度及其使國家民族付出的慘重代價超過世界歷史的記錄。而獨裁者,就是毛澤東。毛的獨裁,以其嗜血殘忍、野蠻卑痞而且至死方休,超過二十世紀以「大獨裁者」聞名的希特勒與斯大林。一個文革,一個大饑荒,前者數億生者見證,後者真相已經漸明。除了中國腦殘的毛左和天真無知的外國人,才相信毛的「浪漫」和「理想主義」。今天有誰能理解,在和平時期,竟然將全國政權、法律甚至連他的黨都癱瘓,只有一個「最高指示」號令天下,哪有這樣的「獨裁」?

現在,可以回答的問題是:究竟蔣介石是一個怎樣的人?他的「獨裁」又如何?穿過長期妖魔化蔣介石的迷障,我們來到資訊豐富的香港,追尋真實的歷史和現實。至少明白了蔣「不抗日」「下山摘桃子」的真相,原來抗日的主戰場是國民黨承擔的,蔣領導國軍與日軍的大規模會戰二十二次,大型戰鬥一千一百餘次,陣亡的將軍二百○六人,軍隊犧牲三百餘萬人。而毛的八路軍只犧牲一名將領,地盤卻大大擴展。真正摘奪勝利果實的是誰?——這樣的彌天大謊,竟然遮蔽大陸半個世紀!中共為了統戰國民黨,近年來已經允許學界調整一些對蔣的看法,但是,如本期報導郝柏村最近在上海參觀淞滬戰役紀念館,竟發現百分之九十五的內容是假的!

蔣介石日記顯示蔣嚴於律己特質

近年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公開的《蔣介石日記》,顯示蔣介石最重要的人格特質,就是對自己的施政有真誠的反省。這樣一位生活在二十世紀最動亂時代的國家領袖,竟然能夠在長達五十七年的歲月中,每天用毛筆書寫數百字日記,從不間斷。僅僅以做人的認真這一點,相信曾有日記習慣的中國人無不為之動容,也使無數政治家相形見拙。不少研究過此日記的學者都給予高度評價,驚嘆是「曠古決絕的歷史寶藏,具有絕對權威性」。大陸歷史學者楊天石專文指出日記的真實性與私密性,稱「蔣介石日記足以改寫中國近代史!」

蔣介石日記數十年一貫遵循中國傳統道德「吾日三省吾身」,不僅每日自省,還有每週、每月的「反省錄」。例如一九四九年三月底,有反省大陸執政失敗的十三條,涉及內政、外交、軍事、經濟各個方面的個人責任,非常深刻,為日後退守台灣展開系列民生改革奠定思想基礎。——這種來自中國儒家君子之風的自省精神,不正是毛所謂「獨裁無膽」的折射嗎?那是我們在毛獨裁二十餘年中絲毫看不到的。毛身上處處顯示的都是占山為王的農民梟雄特色,在重慶發表「沁園春:詠雪」的帝王思想到文革中要做世界紅太陽的狂妄,權勢之膨脹與罪孽之深重並長,昏庸霸道至死,最後連一個正式的遺囑也不留下——這種人生軌跡和蔣介石嚴於律己的一生,豈容相提並論!

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毛之推諉罪責、嫁禍於人的厚黑居心,實在於當代全球政壇找不到第二人——明明大躍進之禍是他恣意瞎指揮的結果,彭德懷僅僅說了一句「小資產階級狂熱」,就翻臉將人打倒;劉少奇總結大躍進也不過一句話「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就發動那樣驚天動地的文革將之打倒。外表則以反修反走資派為掩飾——這樣「寧可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極致,弄到天下大亂、近乎亡國的邊緣。除了魔幻小說,何處可尋?偏偏就在神州大地「八億人口,不鬥行嗎?」地鬧騰了十年,直到魔王死掉。蔣介石對共產黨的本質看的很透。說在保護私有財產、反對階級鬥爭上,完全不同於中共,說共產黨是「仇恨治國」。

蔣從行憲到台灣民主並非無量

蔣介石日記卻連抗日勝利之後的行憲,也在反省,應該緩行。其實他領導的國民黨在三十年代就準備實行憲政,日本發動侵華戰爭而推後,到了一九四五年,國內外民主壓力之大,乃有重慶會談、雙十協定、行憲國大之召開。他早已看到「共患」不除,國無寧日。即使在國共合作抗日時期,知識界都有公議:一個憲政國家豈能容忍「武力割據」?當然要求共產黨交槍,軍隊國家化。中共政治局通過了,而毛不從,堅持「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一九四六年的憲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的,這是「民主無量」嗎?到台灣後,不到一年,就舉行鄉、鎮、縣、市長、省議員選舉,而國民黨是少數,台灣人看到政府有心民主,也加入「外來政權」。這是蔣經國後來政治改革的緣由。

蔣介石走過一條曲折坎坷的政治之路,他在大陸敗於中共的槍桿子,最後在台灣卻為經濟起飛、政治民主化的成功作出前驅的貢獻。共產黨今日還睡在毛澤東「建國有功」的老本上,陶醉於打敗「蔣家王朝」的史話中。有道是一個好的建築師,不看他拆掉了什麼,而要看他新建了什麼。如果新中國是一所毛式的害死數千萬人的紅色地獄,那麼,這建國的意義何在?今日大陸的經濟進步,正是擺脫毛的反資教條,依靠國際資本的結果。毛左鬧場,自欺欺人而已。

綜觀蔣毛這兩位縱橫中國政軍舞台,不可一世的人物,我們不宜用一時的成敗論英雄的舊時觀念予以褒貶,也絕不可以為其後繼者的褒貶所左右。應該檢閱不斷更新的事實資訊,以其對百姓大眾的造福與遺患為依據。台灣及海外知識界在客觀理性和自由民主的條件下,對蔣介石已經有了接近真實的研究與評價。和中國大陸對毛澤東的評述有天淵之別。這完全是政治制度的局限所致,沒有資訊和言論出版的自由開放,毛就只能是一具被利用的殭屍。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