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先聲》香港被禁記
 
《歷史的先聲》香港被禁記
作者: 水橫舟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3-11-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一本匯集中共在延安時期鼓吹民主自由反對一黨專政的文章的書,在大陸被禁十多年,最近香港再版,又被左派書商禁售,專橫無聊至此!可幸其他書店有售。


●大陸學者笑蜀,獨具慧眼,出版中共延安的民主言論集。以其人
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到處被打壓,香港左派也禁其書。

由《南方周末》前評論員笑蜀主編的《歷史的先聲》,一九九九年在大陸出版後不久,即被中宣部封殺,不但被列為禁書,還處分了相關人員。想不到十四年後,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下簡稱新傳中心)在香港再版此書,仍遭中共窮追猛打,下令中共資本的書店和發行商,不得發行及零售此書。在香港這個相對自由的地方仍採取這種打壓手段,更凸顯了中共的專橫無聊,及沒有膽量面對曾經許下的承諾。

香港左派書店齊齊封殺

知情人士指出:今年八月再版的《歷史的先聲》原本交由左派機構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聯合書刊物流公司發行,但當書籍已運抵倉庫,發行方表示接獲高層通知,不能發行此書,書籍要全數退回,害得新傳中心要臨時再找其他公司發行。而到十月中旬,同一集團旗下的三家書店:商務印書館、三聯書店、中華書局,仍沒有出售此書,還有書店職員向顧客訛稱,此書尚未出版!

此外,新傳中心今年初委託一家具中共資本的公司,出版《南方周末》前記者翟明磊的著作《出大事了—新媒體時代的突發事件與公民行動》,內容是有關大陸網民爭取公民權利的情況。過往數年,新傳中心與這公司一直合作無間,出版涉及大陸時政議題的書籍,但同樣,該公司突然表示,高層取消此合作計劃,新傳中心只好自行出版,交由聯合書刊物流發行,那時發行還算順利,但今次《歷史的先聲》「出事」後,聯合書刊物流連翟明磊的《出大事了》也拒諸門外。

中國大陸自九十年代中捲起經濟大潮,在香港的左派文化企業也走向市場化經營,努力洗脫土共八股味,左派書店也賣起暢銷的反共書籍來。但今次竟然不顧商業考慮,封殺有市場賣點的《歷史的先聲》,可見此書的威力,令中共深痛惡絕,也證明了習近平上台後,加強控制有關訊息傳播的行業,即使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也不能放過。近期香港電視網絡公司被特區政府拒絕發出免費電視牌照,不無關係。

說《歷史的先聲》有市場賣點,是因為今年七月十六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破天荒到立法會與議員共晉午餐,大展統戰手腕。外號「長毛」的泛民主派議員梁國雄卻在席間送了一本《歷史的先聲》給張曉明,請他好好細讀。此書即時在網上引起熱話,不少網民都在網上詢問此書在何處有售。此外,香港正進入爭取普選的關鍵年頭,此書摘選一九四一年至四六年間,中共在報紙、雜誌、書刊上發表要求自由民主的文章和評論。可說為港人提供了爭取民主的極佳理論彈藥。新傳中心乘時再版推出《歷史的先聲》,必再受追捧。

中宣部長出面全國查禁

笑蜀早前撰文指出:此書最初名為《為自由鳴炮──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後來上海學者朱學勤把主書名定為《歷史的先聲》,並為書作序。於一九九九年十月由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但兩個月後的二○○○年初,被稱為「丁八爺」的時任中宣部長丁關根在一次例行出版工作會議上向此書發炮攻擊,指編者別有用心,隨後全國查禁。汕頭大學出版社遭停業整頓,出版社負責人調出汕大。所有庫存書被搜走銷毀;當局更出動公安,三進三出北京的自由派書店萬聖書園查抄此書。

笑蜀稱:「對付中共自己的歷史文獻,用的完全是對敵鬥爭的招數,可見當局恐懼到什麼程度。但他們的恐懼是有道理的,這本書他們不僅無任何辦法反駁,也無任何辦法遏制其影響。鐵腕查禁不僅沒有用,反而成了該書最好的廣告。直到今天,這本書的引用率依然居高不下,幾乎每天都被成千上萬的寫作人提到。中共只能遷怒於我,我後來的系列厄運,都與此相關。」

《歷史的先聲》內的文章不僅諷刺性地再現了中共當年的所謂承諾,及對美國民主濃墨重彩的追捧,更重要的是對一黨專政的批判,尤其是「中國需要真正的普選」、「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一黨獨裁,遍地是災」這幾個大題下的文篇,無一不擊中目前中共的要害。

作者笑蜀為此書吃夠苦頭

笑蜀原名陳敏,畢業於中山大學歷史系,他原在大學任職政治理論課教員,因捲入八九年學運,六四事件後成為清理清查的重點,為此停課達七年之久。期間有領導暗中關懷他,讓他選幾個反自由化的課題,寫文章立功,以便恢復教職及全部待遇。但遭笑蜀拒絕,他後來心生一計,認為可藉此機會把共產黨在反蔣時期的言論收集起來,不加任何點評,以黨史文獻的名義出書,使中共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他於一九九一年開始收集材料,九三年完書,但沒有出版社願意承接,幸得大陸一批知識分子幫忙,到九九年終由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

此書在大陸被查禁後,博思出版社於二○○二年在香港出版,並加上李慎之撰寫的一篇序言,及何家棟、李普、鍾沛璋的三篇文章作後記。新傳中心今年八月再版時,把書名副題改為:「中國共產黨曾經的承諾」,那三篇後記改成序言。雖然此書在香港受到財雄勢大的左派書店封殺,帶來購買的不便,但讀者依然可在其他的書店購得此書。

「長毛」梁國雄表示,不想揣測香港左派書商封殺《歷史的先聲》,是否跟自己送此書給張曉明有關,只覺得今時今日,他們仍使用這種拙劣的手段,是十分愚昧。相信今後涉及意識型態的各行各業,中共還會進一步制肘,以為這樣可加速操控香港人心。

有從未看過此書的香港青年表示,想不到共產黨也會說這種反專制獨裁的話,但中共講一套做一套,大權在手後便是另一回事。中共對香港何嘗不是這樣,什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已越來越走樣,越來越恐怖。而一名來香港購買此書的大陸學生則表示,此書在大陸的地下渠道能買到盜印版本,從電腦翻牆也能看到,來買一本,是想對編者表示支持,也可放在家裡作鎮邪之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