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終於「休假式治療」
 
薄熙來終於「休假式治療」
作者: 姜維平

專題

更新於︰2013-11-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熙來挺胸微笑接受宣判他的政治生涯結束,除非太子黨發動兵變,抓捕薄的政敵,薄才能笑到最後,但目前觀察,胡溫習李手拉手進入新里程,最少又得統治十年,那時,薄已是百病纏身的古稀老人,還說什麼捲土重來?


●薄熙來上訴失敗。濟南高院宣判時,
薄犯含笑以待。傳退庭時高呼抗議。

從官媒披露的視頻上看,薄熙來較之其他罪犯,又得到了一項特權,雖然二審不開庭,也不微博跟進報導,只是書面審理,但他再次獲得展示形象的機會,本月二十五日,他又被帶進了山東省的法院,上次是中院,這回是高院,升了一級。但正如本人在《開放雜誌》發表文章預測的那樣,書面審理不過是走過場,維持原判是鐵定的,中南海高層不可能再為他而浪費時間,已經對他太仁慈了。

不過,薄熙來畢竟是技藝高超的演員,他仿照李玉和,不僅把胸脯挺得高高,而且面帶嘲諷的微笑,好像在說,等著瞧,我從此休假式治療,再過幾年,看我捲土重來時,怎麼收拾你們的。

與此同時,為了回應他的狂妄和野心,多次表示隱身山林的前總理溫家寶,卻異乎尋常地搶風頭,以老朋友的身份,會見了到訪的印度總理辛格,大幅照片充斥著官媒,溫家寶也昂頭挺胸的,笑得滿面紅光,仿佛在調侃薄熙來:小樣兒,還捲土重來呢,這把年紀了,判個無期,「休假治療」還不得到死啊。再說,治的是妄想症,治不好別想出來。當然,這一情節是我的推測和想像,但中辦安排薄熙來的政敵溫家寶出面,先是力捧習仲勳,後是協助李克強擺平印度領導人,又精選在這一時刻,不能不說是匠心獨運,意味深長。

胡溫習李聯手,休再提捲土重來

毫無疑問,薄熙來的政治生涯已經結束,既便是他的盟友也因為他大勢已去,而轉向新的可以投靠的主子,金字塔式的官位是有限的,是舒服的,連他的追隨者,類似黃奇帆那樣的人都叛變了,誰會為他騰出官位或冒政治風險呢,除非太子黨的軍內哥們張海洋和劉源等,在某一個詭異的時刻發動兵變,抓捕了薄熙來的政敵,再把腐敗的帽子給他戴上,薄才能笑到最後,但至少目前觀察,胡溫習李手拉手緊緊的,中國又進入了習李當政的新里程,只要經濟上不出大問題,最少又得統治十年,事過境遷之後,薄熙來已是百病纏身的古稀老人了,走路都步履蹣跚的,還捲土重來什麼?

如果,觀眾只從薄熙來的表情上看,作出他內心淡定從容的結論,難免流於浮淺,也就上當了。他從來不是一個心口如一的正直人,他是言行不一,人格分裂的政客,上次庭審後也許他真的咆哮了,但肯定心裡很慶幸:在大連十幾年,我從未看到他在危難時身先士卒,這一點他遠不如迎戰地震的溫家寶,連作秀,薄也選擇安全溫馨的地方,他是典型的怕死鬼,所以,只有他自己及家人才深知以前殺了多少人,害了多少人,貪了多少錢,幹了多少傷天害理的勾當,不槍斃就是撿了一條命,「休假式治療」對他不算什麼,「無期徒刑」不是大失所望,而是喜出望外,「保外就醫」才是最佳選擇,因此,聯想谷開來笑嘻嘻地檢舉揭發他的經濟問題,就不感到奇怪了。

金縣法院院長曾罵薄:畜生不如

我在電視頻幕上,還看到了薄熙來的家人薄熙永,李望知等,前者戴墨鏡,遮擋著半個臉,這是因為他借著薄的權力,在大連沒少撈錢,光是與華南某公司的民企老闆李某某的勾結,圈地蓋樓玩「空手道」,就巧取豪奪了上億元,他願意用低調換取中紀委的「放一馬」;李望知伸長了脖子望著父親,眼含熱淚而心情沉重,因為幼年被拋棄而改名,並不能改變血統,他和母親一樣,愛薄不是為了錢,是真心的愛,但「小三」谷開來毀了他們的家庭,也成全了他,他沒怎麼從薄熙來那裡撈到好處,把柄也就少,所以,現在敢於大聲為父親喊冤叫屈。

雖然,他一點也不屈,但李望知的表現符合人性,還是感動了我,使我想起一九八五年金縣法院院長姜某對我說的話:這個高幹子弟連畜生都不如,離婚不給兒子生活費,官司一直打到法院,你說,這樣的官怎麼能為民作主,怎麼能當長?

不知道「休假式治療」後的薄熙來,會不會恢復一點人性,由「畜牲」回到人?他應當回憶上個世紀在大連以至遼寧所作的一切:如何操控官媒把好話講盡,而把壞事做絕。把普通政府公務員的薪水降得最低,卻放手讓他的一批死黨撈得富得流油。其中既有官員也有老闆,有的是大字不識一筐的轉業兵,靠銀行貸款和低價拿地而成為「中國首富」。現在被輿論稱為「買下英國」,勢力眼的英使館還登門為其辦簽證呢。

而與此同時,高房價卻使大連老百姓成了「房奴」,節衣縮食,叫苦連天;因動遷強拆而抗爭的民眾被毆打,關押,判刑,致傷致殘致死的,無計其數。薄熙來為了打擊政敵和封鎖自家貪腐醜聞,利用安全局和公檢法,製造了上千起冤假錯案,至今無一例平反和賠償。

享受秦城監獄的「休假式治療」

入獄前的薄熙來和谷開來,曾給王立軍預留了「休假式治療」的席位,沒想到「看家狗」跑了,休假的床位自己住了,是不是應當在秦城監獄想一想,重慶的六百四十個「黑社會」是怎麼包裝,虛構,策劃出來的?谷開來怎樣做的「法律顧問」,出了哪些壞點子?被薄形容與妻子「如膠似漆」有一腿的王立軍搶奪了多少民脂民膏?用這些錢賄賂了上級哪些貪官,給了江澤民,周永康等人什麼好處?暗殺了多少人?製造了多少千古奇冤?

想一想二○一一年,薄熙來搖頭晃腦講過的「黑社會不減刑」之說,正好現在用在他身上最合適,他是重慶最大的「黑老大」,是不是也可以不減刑?如果減刑,就請他在監獄裡「唱紅」,使勁地唱吧,給他一套文革時的綠軍裝穿著,再帶上「語錄包」,裡邊裝上《讀點經典》,叫他扯嗓子讀,爭取減刑吧。

這當然都是笑談,我不希望監獄仿照薄王的辦法整人,而相反,應當給他良好的人道的待遇,實際上這是杞人憂天,中共主導下的公檢法向來講究級別,血統,薄熙來不僅是「紅二代」,而且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不論遭受迫害的人多麼恨他,官方都不會把他送到重慶去坐牢,更不會讓他與彭治民,李修武關在一起。他是「休假式」地軟禁在秦城裡,書是可以讀的,信也可以傳遞的,家人也可以探監,但必要的監視是難免的。

這也許會促使他深思一個問題:專制政權有一個特點,在位時可以一言九鼎,欲所欲為,無所不用其極,整人時很痛快也很快樂,但黃金光陰太短,太不穩定,說不定哪一天,親自下令造的監獄關押著自己,親自傳授的折磨人的法子,用到了自己身上,如今,薄熙來正在體驗生不如死的滋味,並成了其他官員的楷模和榜樣。

薄案審判留下對司法公正的挑戰

只要細看薄熙來挺胸時的著裝和神情,就略有所悟,雖然頭型修剪得不賴,但禿頂的頭皮隱現,表明思慮過度而落髮;眼袋下垂而烏黑,顯示睡眠不佳,憂心不已;過早的老年斑已充斥在臉上,搭拉下來的「八字眉」泄漏了失意和絕望;不經意露出的內衣下擺,和嚮往不已而不能裝上的西服領帶,顯示其處境並不寬鬆;他的微笑是苦澀的,悲涼的,僵硬的,這一切足以說明往昔自我標榜的「精氣神」,一樣都沒了。好漢不是裝的,火車不是推的,大山不是背的,李玉和不是貪官;周永康已經與己切割,張海洋等人也已經與其劃線,軍權到了習近平手裡,一山豈能容二虎?習榻之側怎能容忍「薄三」酣睡?

因此,與其說山東省高院對薄案進行的是二審,也是終審,不如說是一段小故事的最後一章或者尾聲,這是畫蛇添足,不精彩,倒是太乏味。不過,兩家法院對薄案的審理,有一些成功的示範作用,對中共反腐和依法治國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類似的案件,一審要不要伴隨微博?要不傳喚證人,二審宣判是否必得嫌犯在場,嫌犯在獲刑前,要不要身穿囚服,戴不戴手銬?家人親屬是否必得允許旁聽?等等,一系列的問題,有可能引發公眾情緒和社會動盪。

由於司法不獨立,法官無自主權,官員掌控公器,造假和偽證泛濫成災,媒體沒有言論自由,歷史上積壓的冤假錯案太多,等等,這使中共陷入兩難,不仿照挨罵,全部仿照又不敢,社會進一步撕裂,信譽空前低落,民心很難再凝聚,形勢不容樂觀。如果出了問題,像「六四」那樣,薄熙來可能就不再「休假」了,立即槍斃的可能性較大。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