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谷開來的不智而嘆息
 
為谷開來的不智而嘆息
作者: 彭小華

專題

更新於︰2013-11-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案交織著複雜的家庭情變,男歡女愛,作為一個為人羨慕的職業女性,在處理婚姻危機時,竟然是那樣不智任性,不顧起碼的倫理,對丈夫以牙還牙,你玩我也玩,從而為最後點燃一場大火同歸於盡積累了薪柴。


●谷開來在審薄法庭上的視頻中為
夫之罪作證。這種違背親屬拒證
原則的做法,引起許多指責。

萬眾矚目的薄熙來受審,判處無期徒刑,各路論者已經從政治、法律的角度做了見仁見智的評論。作為女人,我更多的還是從家庭婚姻情感的角度看待這場審判,不禁為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在導致夫妻雙雙陷入大罪的種種不智表現深深地嘆息。

最早知道谷開來,是她當律師的年代。那時丈夫是大連市長,她出書講述替一家中國公司打了一場成功的跨國官司的事。在我心目中,她簡直就是當代成功女人的極致範本:丈夫英瀟灑俊、家世好、有學識、事業如日中天;兒子聰明、可愛;自己漂亮,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能力;最重要的是,夫妻恩愛,比翼雙飛。

隨著她丈夫由市長而省長而部長而重慶市委書記,一直從媒體上讀到他們一家三口的消息,知道他們的兒子就讀哈羅公學,谷開來放下紅火的律師職業到英國陪伴兒子——以為她為了培養兒子,也為丈夫的仕途避瓜田李下之嫌,身為母親和妻子的明智與賢德,令人敬慕;再過幾年,不時聽說她兒子的花邊新聞,感覺孩子行為張揚,生活闊綽。當然,對於其夫在重慶的唱紅打黑,我像很多自由派知識分子一樣,感到恐怖、憤怒,尤其是有傳聞他將入常並就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更是憂懼他那一套倒行逆施,將在全國範圍內展開。

女貓變女神而本性不改的故事

可是,就在他們家運似乎牛氣沖天的巔峰時刻,發生了薄熙來的幹將王立軍夜闖成都美領館事件。初覺不可思議,繼而感到這個家庭的好運開始逆轉了,但還料不到他們到底會面臨怎樣的政治命運。

接著,谷開來因謀殺罪而被判死緩——我錯愕了,費解之至。學法知法懂法且有深厚權力背景的她,為何出此不智之策?但是,身為母親,還是對她解釋的殺人動因(因為對方威脅到她兒子的生命安全)有一些同情。直到薄熙來受審,眼見她微笑著指證她的丈夫,聽他丈夫陳說他們夫妻的關係,及她在這個家庭毀滅的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我才覺得原來這個我曾經如此欣賞過的女人,完全是我曾經幻想的那些美好品質的反面。原來她是那麼一個不懂事理、又不幸擁有巨大權力的小女人。

——不要誤會,我不是紅顏禍水論者。塵歸塵,土歸土,谷開來的是谷開來的,薄熙來的是薄熙來的。他們的今天的下場,是夫妻二人合力而為的結果。我不認為他們誰害了誰。他們只是自己害了自己。如果薄熙來安分守己忠於婚姻和家庭,也許就沒有谷開來的負氣出走,如果谷開來在丈夫出軌後能夠採取明智的處理方法,那結局也將改寫。

官方指控這對夫妻通過出讓權力換取商人賄賂、貪污以及執政中的罪錯。夫妻二人的供訴各不相同。妻子承認收受商人的金錢及豪宅賄賂,都知會其夫;丈夫則堅稱對於妻子的作為一無所知,否了個乾乾淨淨——這種否認自然毫無意義:如果不是薄熙來手中的權力,不是為了購買其權力,徐明等人憑什麼充當谷開來的錢袋?

按下薄熙來的是非(他當然是奸惡之人,他的罪過遠超谷開來)不表,谷的貪婪讓我想起一個寓言故事:女貓經過千年的修煉,終於成精,變身為一個高貴美麗的女神。某日天帝宴請眾神仙。貓女神盛裝到場,只見她在一眾男神映襯下,千般風情萬般嫵媚。這時,一隻老鼠不期然在屋角探頭探腦,只見貓女神一縱腰,撲向老鼠,一口將其含在嘴⋯⋯

貓女神身份變了,容顏變了,但是,她的貓吃老鼠的本性猶在。而谷女士,雖然有任何理由被視為一位高貴文雅的女人,而實際上,她並沒有相應的內在修為和精神提升,其本質,仍停留在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俗界,是一名形而下的物慾主義者。也不是一個有教養的貴婦人。

違背現代社會應對家庭危機規則

薄谷夫妻關係的脈絡,並不罕見:丈夫出軌,妻子震怒,妻子攜子出國讀書,夫妻貌合神離,各玩各。按照丈夫的解釋,那關鍵的一「耳光」(王立軍口中的「拳頭」)竟是他作為丈夫打向其情敵的,而不是一個長官打向部屬的。

在這個故事中,丈夫出軌導致妻子震怒,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谷開來的應對處理方式,顯然說不上高明,也沒有顯示她職業女性的明智。一般說來,在當代社會,丈夫出軌如果確實覺得不能原諒和接受,大可以選擇離婚,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以谷開來的條件,她完全有能力建立一個新的生活,甚至事業再創輝煌,得到一個不俗的男人的情感;如果權衡之下,決定留在婚姻中,那麼,寬恕和耐心必不可少,也可能重建良好的夫妻關係,至少可以避免進一步惡化。維持起碼的親情。

但是,谷開來選擇的是最不明智的做法——留在婚姻中(很難相信是出於對丈夫的留戀,或者對婚姻關係的不捨,而不是留戀丈夫的權力及其能夠帶給她及兒子和父母的種種威福。她已是丈夫職權的最大受益者),同丈夫貌合神離,以致對丈夫以牙還牙,你玩我也玩,從而為最後在一場大火中同歸於盡積累了薪柴。

谷開來的不智還表現在完全喪失應有的本分。竟然分享和行使她丈夫的公權力。將丈夫的部下呼來喝去,去重慶市公安局視察,去探望執勤的王立軍並上新聞,帶人搜查作為重慶市副市長的王立軍的辦公室並抄走物品⋯⋯這一切,行為張狂,僭越妄為。而據她丈夫指責,她與王立軍的私情「如膠似漆」,果如此,那實在走得太遠了。把同丈夫同事、部下的戀情都搞到自己家裡來了。

另外,她離間丈夫與其繼子關係、指控繼子企圖謀害她,並越權指派公安對繼子的調查⋯⋯這些作為讓人想起《白雪公主》中的那位王后對她的繼女的迫害。谷開來的不智不賢暴露無遺。一個明智、賢良的女人同一個離異有孩子的男人結婚,就必須把丈夫和孩子作為一個整體接納並善待孩子。在家族和丈夫的官場散布與繼子的對立,實在是差之又差,丟人現眼。她甚至做不到跟繼子相處井水不犯河水。她的作為,已經突破了基本的善良,表現為一個毒辣的後母形象。

谷開來另一個讓人覺得不智的表現是,微笑著指證她的丈夫薄熙來。作為法學碩士和職業律師,她當然知道她的證詞對她丈夫的定罪意味著什麼,她不僅沒有為她的丈夫掩護、辯白,主動承擔責任——無論是否採信,但起碼表現出對維護自己丈夫兒子父親的態度。如此不仁不義,在丈夫受審的危急屈辱時刻,微笑著平靜地指證自己的丈夫,已經違背了人性天倫。

薄熙來有失男人的起碼風度

當然,薄熙來並不是什麼好人,但家庭倫理和社會政治是兩個不同範疇的問題。我不相信谷開來檢舉薄熙來是出於誠實和對法律正義的尊重與維護。薄熙來也不是好丈夫好男人——他是男人、丈夫中最低劣無恥的一類。他把一個才女美女的妻子逼成了他口中的「瘋子」。為了減輕罪責,不惜在法庭上公開妻子與部下的戀情,沒有一點男人氣概。他實在太失敗了,處心積慮幾十年,權力和家庭連同自己的自由,滿盤輸得精光——就這點高度和智慧,還有人把他奉為左派領袖,也足可令人嘆息。

但是,在夫妻關係、家庭倫理上,哪怕人際交往的意義上,谷開來作為夫妻受賄中的執行者、家庭財富的掌管者支配者,主動攬起做人的情分和義氣——對一個背叛婚姻和情感的男人講情分和義氣?是的!他的錯是他的錯,由他自己負責,而情分和義氣體現的是你做人的氣量和胸懷。各歸各。而她竟然在微笑。她在笑什麼呢?是笑她丈夫終於也要同自己一樣倒楣受罪麼?有人分析說,她的所作所為說明因為她一直沒有從其丈夫的性背叛中超拔出來,其實是對其不忠的丈夫的報復。只是,哪怕是報復,這種把自己也徹底賠進去的報復,明智麼?

薄、谷這對一度堪稱中國最耀眼的政壇夫妻,他們的結合可以說囊括了各種最令人欽慕的要素,而當故事終了,幕布掀開的時候,卻是如此的罪惡,如此的不堪。他們的人格和境界是如此的卑下。且拋開他們的政治地位不說,作為一對夫妻,他們在處理彼此關係的時候,都是做得極差的,任性胡為,視道德法律如無物,最終的毀滅如此劇烈和徹底。可嘆亦復可悲。

(彭小華:四川學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