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毛澤東到紐約朗誦詩詞?
 
邀請毛澤東到紐約朗誦詩詞?
作者: 傅建中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3-10-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美國人有時天真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上周六(二十一日)《紐約時報》的藝文版登了一篇報導說,位於紐約東區上城九十二街的詩歌中心,在一九七四年曾邀請毛澤東去該中心朗誦他的詩詞作品,發函邀請毛的是 中心的會長舒曼(Grace Shulman,本身是詩人、大學文學教授和詩刊編輯)。


●做過燕京大學校長、美國駐華大使的司徒雷登(坐)
的秘書傅涇波(右)熟悉40 年代中國政壇人物。

舒曼所以會發奇想邀請毛澤東,因為那時是尼克森訪華兩年後,美國舉國上下仍瀰漫在一片中國熱(China euphoria)裡,打鐵莫若趁熱。再說,這個詩歌中心自從一九三九年成立以來,不少世界著名詩人都曾在那裡朗誦過他們的作品,諸如英美現代詩壇祭酒艾 略特(T.S. Eliot, 1888-1965)、英國詩人奧登(W. H. Auden, 1907-73)、狄倫.湯瑪斯(Dylan Thomas, 1914-5)等是,他們邀請毛是給毛主席很大的面子。

毛的湖南話誰能聽懂?

當舒曼把邀請毛澤東的事告訴在聯合國的一位張姓詩人後,那位詩人 笑得前仰後合,我想張先生極可能是笑他們太過天真,想想看,毛澤東怎麼會接受他們的邀請,萬里迢迢的到紐約朗誦自己的詩詞?這樣的邀請,除為了宣傳,可說 完全沒經大腦考慮。萬一毛真到紐約朗誦詩詞,他那口湖南話又有多少人聽得懂?別說美國人聽不懂,中國人能完全聽懂的也不多。

這讓我想起傅涇波先生(1949 年美國最後一任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的機要秘書)生前對我說,他聽不懂毛澤東的話,因此幾乎和毛沒打過交道,儘管他和國、共兩黨的上層人物來往非常密切。

毛詩的好壞是見仁見智的,最為人稱道的是「沁園春」詠雪(作於一九三六年),氣魄很大,有人認為是霸氣,裡面不是有「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句子嗎?最壞的可能是晚年所寫的「放屁」詩,簡直難登大雅,這首填於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發表)的詞調寄「念奴嬌」,副題是「鳥兒問答」,末段說:「⋯⋯訂了三家條約,還有吃的,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這些話都在罵蘇 修,特別是修正主義的頭子赫魯曉夫,雖然赫魯曉夫已在一年前(1964)倒台。赫魯曉夫曾說,共產主義「是一盤土豆燒牛肉的好菜」。

放屁入詩,官方譯成「排氣」

毛澤東的詩詞不僅在中國家喻戶曉,幾乎人人會背,國際上也要大力宣傳,塑造毛能文能武、橫槊賦詩的英雄形象。因此我很注意中共官方如何英譯「放屁」一詞,結果 譯為 break wind(排氣),實在太雅了。英文的放屁在俗話裡叫fart,此字極為不雅,正式的場合絕對應避用,不過按毛澤東的性格,他要是知道break wind和fart的區別,一定堅持用fart的。

至於「土豆燒牛肉」,中共譯為goulash,非常貼切。這是匈牙利人的名菜,也叫 Hungarian goulash(匈牙利牛肉)。五○、六○年代台北西門町的新生戲院隔壁有一家凱莉餐廳,匈牙利牛肉飯做得很好,價錢也不貴,我常去吃。當年錢復從耶魯學成歸國,首次公 開演講談他在美國的留學生涯,就是在凱莉餐廳舉行的。如記憶不錯,好像吃的就是匈牙利牛肉飯,那已是半世紀前的事了。

現在回到本文開始所說 的詩歌中心,英文名稱是Unterberg Poetry Center,是附設於92nd街Y中心的一個機構,今年恰逢成立七十五周年紀念,本月二十五日起舉行一系列「愛好文藝」(Love the Words) 的展覽,有興趣的讀者可前往參觀。92nd街Y中心已有一百四十年歷史,最初創立是德國猶太人男女青年聯誼會,現在會員不限猶太人,各族裔的人都可入會,分 支機構遍布紐約市。

(作者為台灣資深記者,常駐華府採訪白宮、國務院、國會新聞及美中台三方關係新聞逾四十年。此文原載紐約世界日報九月二十六日)

【註:毛澤東放屁詩全文】

 

〔念奴嬌〕鳥兒問答    一九六五
鯤鵬展翅,九萬里,翻動扶搖羊角。
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
炮火連天,彈痕遍地,嚇倒蓬間雀。
怎麼得了,哎呀我要飛躍。
借問君去何方,雀兒答道:有仙山瓊閣。
不見前年秋月朗,訂了三家條約。
還有吃的,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
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