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網謠足顯末世心態
 
查網謠足顯末世心態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3-10-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易幟後的俄羅斯,戈爾巴喬夫八十高齡還組黨對抗當政者,公開批評普京。而拒絕政改的羅共黨魁齊奧塞斯庫夫婦被革命軍處決,何去何從?中共三思。


●在審薄期間,中共以查網謠之名打擊網絡自由,
拘捕了擁有大量支持者的網絡「大V」薛蠻子。

今年是蘇共被查禁解散及蘇聯解體二十二周年。中共在中國大陸建政六十四周年。

習近平接班伊始就嚴詞批評蘇共,不是批判其獨裁誤國,而是痛惜蘇共兩千萬黨員「竟無一男兒」起而捍衛蘇聯;並斷言,蘇聯崩潰是蘇共放棄對意識形態和軍隊控制所致,似乎是個可以避免的意外;全不顧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之民意,無視先於蘇聯倒塌的柏林牆和東歐衛星國一邊倒擯棄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必然性。

九號文件向網民宣戰

中共黨員真的比蘇共黨員更「男兒」?中共領導真的比斯大林死後的蘇共領袖更「偉大」嗎?數算一下被網民拉下馬的中共貪官人數及貪腐數額就不言自明了。連習總書記都不諱言,不反腐敗將亡黨亡國。

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官場貪腐泛濫,群體抗爭不斷、民族矛盾激化,環境污染嚴重,港台民意疏離、外交四面楚歌,卻未見黨中央有開啟政改跡象,招招現出草木皆兵的末世心態。有海外披露的中共九號文件《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為證:將民間政改共識視為敵情:

1.憲政民主,2.普世價值,3.公民社會,4.改變中國基本經濟制度,5. 西方新聞觀,6.否定中共黨史,7.質疑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

習近平八一九公開講話,發動意識形態「文革」,在繼續江澤民與法輪功開戰,胡錦濤與被拆遷戶訪民爭鬥的同時,開闢了向五億網絡民眾宣戰的第三戰場,企圖靠查網謠窒息國民思想言論,實現復興古代帝國的夢想,集末代帝王心態與毛澤東整人術於一身。

互聯網的傳播威力前所未有

習接班與前任相比,天地人三勢不利:陰霾蔽日,毒害泛濫,民怨沸騰。網絡令這一切大白於世。總書記若有自信和能力,可因勢利導,借反腐民意啟動政改,除弊興利。但習卻反其道而行,行追查政治「謠言」的窮途末路。

想毛澤東晚年,連年動亂民心思變,京城小道消息、政治「謠言」四起,釀成一九七六年四五事件,黨中央緊急部署追查「謠言」,批鄧反擊翻案風。黨內外敢怒不敢言者眾。不足半年人亡政息,毛遺孀江青及眾親信成階下囚,鄧翻案復出,倡一切向前(錢)看,反「自由化」,屠殺抗議民眾,受國際社會制裁至今。那時還沒有互聯網。

互聯網的興起使言論自由及新聞採播前所未有地突破國界、時空和版面限制,為地球人認識自身及鄰居提供了潛力無限的信息平臺,將人類文明推向一個新階段。

中共在網絡上與民意較量多年,屢戰屢敗,網民爆料調侃針針見血之氣勢遠勝過蘇共獨裁時政治笑話之流行,中共喉舌成網絡弱勢群體。習不甘落後,選擇以嚴刑厲法制裁網絡敢言者的下策:嚴查網謠,懲治大V;開動宣傳機器,誓言占領網絡陣地,嚴防「敵對勢力」利用網絡扳倒中共;興起文革大批判加階級專政的整人之風。

倒行逆施的網絡誹謗罪

中共似乎自知執政到了最危險的時刻,最高法、最高檢不經人大授權就迫不及待推出法律解釋,規定多項危害黨國利益的網絡「誹謗罪」:1.引發群體性事件;2.引發公共秩序混亂;3.引發民族宗教衝突;4.造成惡劣社會影響;5.損害國家形象,嚴重危害國家利益;6.造成惡劣國際影響;7.其他(可隨意論罪的——筆者注)。並規定,網絡誹謗信息被點擊五千次以上,或被轉發五百次以上,構成誹謗罪。如此開歷史倒車,自入「防民之口,勝於防川」之瓮,必窒息而亡。

今日世界,對網絡自由的態度已成為人類文明的分水嶺:凡尊重網絡自由的,都是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的自由國度;以民眾網絡言論為敵的,都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獨裁之邦。互聯網好似一柄懸在各國獨裁者頭上的達摩特利斯劍,令獨裁者或喪膽斃命(如利比亞卡扎菲),或寢食難安(如叙利亞阿薩德),或風聲鶴唳(如中共)。

中共「查網謠」無異於往自己脖子上套繩索,突顯其無愧全球網絡之敵的惡名。根據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二○一三年報告,中國大陸監禁網絡作者七十人,為世界之最,名列全球十二個「網絡之敵」國家的前位,與朝鮮、古巴、越南、伊朗和叙利亞等為伍。而沒有卡扎菲的利比亞已不再與網絡為敵。

審薄案判無期留下定時炸彈

習近平為救敗絮其中的黨國,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個「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儼然從共產主義者變成帝國主義者,以恢復皇朝榮耀為己任,追求帝國夢,強軍夢。習記中國夢有山寨美國夢之嫌,卻視美國夢的自由之魂為洪水猛獸,代之以中國一枕黃梁之國粹。邏輯如此混亂,人文學養不足,言行脫不出文革假大空窠臼。

對薄熙來案的審判是習面臨的一大考驗。法院發布的不及時、不完全的庭審微博表明:檢方避重就輕;薄翻供否認控罪,披露中紀委靠折磨誘供、欺騙許願、逼迫妻友等辦案劣跡。一審判薄無期徒刑,凸顯習技不如人的色厲內荏,堅持人治的虛張聲勢,令中共法律成世人笑柄。薄不會屈服,薄家薄粉將成黨爭一軍,留下定時炸彈。

黨中央以貪腐罪治薄,迴避重慶冤案,是因為薄委員在重慶「唱紅打黑」就是厚古薄今救黨的傑作:薄「唱紅」是想恢復中共和紅軍往日輝煌;「打黑」是針對黑惡勢力今日橫行;目的是樹立個人權威,搞面子工程斂錢,籠絡民心挑戰大位,臨門栽在打黑英雄身上,意外身敗名裂。

走獨裁路線,三中全會無望

中共九號文件表明其食古不化本性,文件稱,追究中共的錯誤是「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地位和作用,進而否定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合法性」。一語道破,中共政合法性不是靠今日民意的支持和正確的決策,而是靠昔日武裝奪權和運動群眾的血腥。

在民智大開的網絡時代,習總書記不思悔改、不講道理、不守規矩、暴力專政、箝制言論,堅持中國特色的蘇俄斯大林主義,以西方馬列意識形態挂帥,走旁門左道的一黨獨裁之路,徘徊在導致蘇聯崩潰的舊轍上。

有人將希望寄托在中共三中全會上,但從黨中央反憲政、查網謠、拘大V、保大貪的作為看,習薄同道,皆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獨裁黨人。

君不見,在易幟後的俄羅斯,蘇共末代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八十高齡還組黨對抗當政者,公開批評普京「輕視選民」。而拒絕政改的羅共黨魁齊奧塞斯庫夫婦一九八九年被革命軍處決,做了社會主義制度的陪葬品。何去何從,中共三思。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