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死於殺人的制度
 
他們都死於殺人的制度
作者: 昝愛宗

專題

更新於︰2013-10-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殺人沒有未來,令人絕望的殺人制度,同樣也沒有未來,無論是夏俊峰的死,還是薄熙來政治生命的終結,如果留給人們的只是絕望,那麼,國家前途還是黑暗的。


●谷開來(左)這樣富貴家庭的人,竟然親手
毒殺一個有親密關係的英國人,匪夷所思。
難怪李銳老聞訊驚罵二字:「黑幫!」

九月二十五日,瀋陽小販夏俊峰被執行死刑。這一天,是最高法院歷史上最蒙羞的一天,它為夏俊峰畫了一個肉體生命的句號,卻沒有想到夏俊峰還活著,他的名字一直沒有死,我相信這一天至少有一億以上的網民在微博、網頁、微信上轉過「夏俊峰」這個名字,最高法院的死刑複核官們:「你們看,你們下令殺死的人,他還活著。」

夏俊峰還活著,但薄熙來已經死了,他的死不是肉體的死,而是政治生命的終結。夏俊峰死之前三天,九月二十二日,被稱為世紀審判的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

政治審薄,為何隻字不提唱紅打黑?

之前,我依據經驗估摸,陳希同前政治局委員獲刑十六年,陳良宇前政治局委員獲刑十八年,薄熙來前政治局委員會不會刑期二十年,我曾在網上問曾在中辦工作的政治學者吳稼祥先生,他說了一個字「該」,當然「該」並不限於二十年,現在結果出來了,一看是無期徒刑,前政治局常委秘書鮑彤在網上有一文說薄熙來案與反腐敗無關。鮑彤先生的分析很到位,如果是反腐敗,用得著把特寫鏡頭定位在薄熙來戴上手銬顫抖著的雙手嗎?如果一個前政治局委員、前市委書記、前省長、前部長,很想在經濟上腐敗的話,他不比一直夢想著當一個省委書記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涉案的四千多萬撈得更多嗎?為什麼薄熙來僅區區兩千多萬?山東濟南中院破天荒地微博直播,甚至連「外遇」、「如膠似漆」等情色句子都火爆了,可那令人生疑的「唱紅打黑」運動怎麼只字不提了?連薄熙來自己都不屑講這些錢的事情,為什麼法庭只抓這些細枝末節呢?這是讓薄熙來認罪呢?還是讓薄熙來表演呢?

薄熙來最後沒有認罪,他有他的立場,但他不得不認無期徒刑的判決,因為這是他所生存的制度決定的,他將在秦城監獄至少待七年或十三年,那時他不是七十一歲便是七十七歲。除非是生要命的病,恐怕很難早一天出來。他不是政治犯,他只能是刑事犯。而且,在秦城監獄,父子倆被關在同一座監獄,並不常見,不知薄熙來是否有機會反思讓他深陷囹圄的制度呢?

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曾說薄熙來是「大陸的馬英九」,如果薄熙來所在的制度是權力受限制的話,他屁股上有屎,早就被輿論揭露個一清二楚了,不會任其腐敗和濫權下去。在台灣,像薄熙來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十幾年一直都被帶病提拔的,可在大陸,帶病提拔司空見慣,陳良宇不是帶病提拔?提拔他的人,有誰被追究了?

現在輪到薄熙來栽了,他十幾年被帶病提拔,照樣暢通無阻,這次不行了,他不可能成馬英九,薄熙來只能是薄熙來,而且是被判處政治死刑的刑事犯薄熙來。

為何故意殺人不死,自衛殺人必死?

不認罪的薄熙來,在政治上徹底完蛋了,同樣不認罪的夏俊峰,卻因死獲得了極大的同情和名聲,這使人想起中共早期領導人夏明翰的一首詩:「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後來人。」這是因為什麼呢?因為夏俊峰是一個小販,他在正當防衛。雖然殺死了兩名城管,但他不是主動攻擊城管,而是被城管攻擊。一審法院的死刑判決確認說夏俊峰被打才防衛殺城管,沒有目擊者見證人。正是這句話意味著夏俊峰不該獲死刑,既然沒有目擊者,憑什麼就一定說夏俊峰先殺人?

如果有目擊者,說明確實無誤,有證據鏈,證明夏俊峰主動殺人,而非防衛。最高法院的複核依據是一審和二審的判決書,判決書上一定留了這個尾巴,在不能確認夏俊峰防衛的情況下,不應該核準夏俊峰的死刑,因為有尾巴,如果最高法院偏偏切割這個尾巴,那麼是誰要夏俊峰死呢?這個問題也可以同樣用在薄熙來身上,是誰決定了薄熙來無期徒刑,山東濟南中級法院的判決是完全獨立審判嗎?

夏俊峰之死,死於制度不公,至少因防衛殺死城管的北京小販崔英杰沒有被判死刑,他還是退伍的前解放軍信息部隊優秀士兵,現在還在監獄服刑。至少殺死英國人的薄熙來妻子薄谷開來沒有被判死刑,難道因為她是薄熙來的妻子?薄谷開來殺人不死,為什麼要判決夏俊峰死刑?中國的刑法難道是因人而異嗎?

請聽聽大作家雨果的一段話

如果說,夏俊峰是制度的犧牲品,當然,被殺死的瀋陽城管申凱、張旭東也是制度的犧牲品,那麼,薄熙來更是制度的犧牲品,假如大陸有權力監督和競選平台,薄熙來手中的權力被關進憲政制度的籠子裡,有了相互制約的制度,能夠防止上台的好人變壞人,也能防止上台的壞人做壞事,還會出現薄熙來這樣的犧牲品嗎?薄熙來不會成為犧牲品,那麼,夏俊峰也不會成為犧牲品,那樣的社會才是真正具有公平正義。

末了,我讀到一篇為夏俊峰之死致哀的文章,真正在為夏俊峰妻子和兒子道一聲保重的同時,還為那兩名死亡的城管家人道一聲保重,真正並重溫一八四八年維克多⋯雨果那個反對死刑的著名演講:

「你們看一看,研究研究,想一想。你們堅持死刑。為什麼呢?因為它有能教育人。你們想用死刑教育人什麼呢?不要殺人。那麼你們怎麼能在殺人的同時教育別人不要殺人呢?」「在這條道路上每後退一步都是向野蠻靠近了一步;因為,十九世紀偉大的幾代人所應該做的絕不是開倒車,而是應該向前看!因為我們和你們中都沒有任何人希望回到過去那醜惡和畸形的廢墟上去,我們都想同心同德建設光明的未來!」

殺人沒有未來,但令人絕望的殺人制度,同樣也沒有未來,無論是夏俊峰的死,還是薄熙來政治生命的終結,如果僅僅留給人們的只是絕望,那麼,這樣的日子每一天都是黑暗的。為此,我希望夏俊峰的死,能夠給人們帶來一線希望,希望制度不再是殺人的制度,而是尊重和保障生命的制度,任何生命,都應該受尊重,販夫走卒、引車賣漿,是古已有之的正當職業,城管應該保護他們,服務他們,而不應該驅趕和管理他們。同樣,對薄熙來而言,對他的指控應該從法律層面,而不是政治審判和羞辱。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希望夏俊峰的血,沒有白白流出,而是擦亮最高法院死刑複核法官昏暗的眼睛,讓這些法官們知道,不是他們在審判夏俊峰,而是不該死的小販夏俊峰、城管申凱、張旭東的血在審判這個不公平的制度,希望今後不再出現像他們這樣死法的制度的犧牲品。

(昝愛宗:中國南方獨立時事評論員)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