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能東山再起嗎?
 
薄熙來能東山再起嗎?
作者: 姜維平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10-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本文對薄熙來的政治本質和行為模式作出凌厲的解剖,指出濟南審判已有力地揭露其欺騙招搖的假象,未來中國政局有變,只會有汪洋許志永一類人物出來領軍,薄熙來已經蓋棺論定。


●1988-1999,薄熙來在大連搞了連串政績,
躍為政壇明星。薄熙來當眾表揚金主徐明。

薄熙來案終於宣判。現在的問題在於未來。未來四五年,中國能否發生像賀衛方所言的巨變?不太好預測,大概這要取決於經濟形勢,只要保持目前的穩中微調狀態,就可能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們可以假定社會裂變,像八九「六四」那樣動盪,發生大規模的群眾抗議,想必「反腐倡廉」和「要求民主法制」是主要的口號和綱領。那麼,老百姓會舉起薄熙來的大旗嗎?

別痴人說夢了,薄熙來沒有獨立的思想體系,從來不是體制內的改革者,也不是異議人士或維權人士,他是一個政治上的實用主義者,他搞得那一套不倫不類的東西,是一個歷史精神垃圾的大雜燴。他搞「唱紅打黑」運動,不過是利用民眾對貧富兩極分化的不滿情緒,盜取虛名而已,是利用「二次文革」的辦法,「搶錢買官」罷了。而且,現在的中國老百姓最恨貪腐,他本身就是一個大貪官,根本沒什麼號召力。

薄熙來只是一個小肚雞腸的政客

總之,他不是「東山日出」,而是「西山日落」,代表的是倒退的腐朽的一股社會逆流;他沒有治家的辦法,何來治國的方略?連部下王立軍都籠絡不了,如何團結更多的人打天下呢?在大連,他從來沒處理好與同僚的關係,與于學祥,曹伯純鬥;在省城與聞世震,陳正高鬥;在北京與吳儀,溫家寶鬥;在重慶就更不用講了,這樣小肚雞腸的政客,要是沒他爹薄一波罩著,連個鄉下的小隊長都當不上,還想當領袖呢——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原大連市副市長唐啟舜說的,薄今天的下場,是許多大連人早在上個世紀就預測到了的,不是他們明察秋毫,不是吹捧他的人不聰明,而是有些人與薄熙來沒有直接交往的經歷和體驗,他們在憑想像而講胡話和大話。

我注意瀏覽了一下,一般情況下,對薄熙來持有肯定態度的人,大都沒有和他見過面,只是從官媒上認識他的,而薄熙來是學新聞出身的官員,又善於包裝自己和精彩表演,最能操控媒體,所以很容易叫一些人上當受騙。比如,二○一二年二月六日,發生王立軍夜奔美領館,重慶媒體大肆報導「平安重慶」的大好形勢,沒有王立軍大新聞一個字,這樣一來,沒有真實的不同的聲音存在,老百姓怎麼能不迷失方向呢?那些像方迪一樣的敢言者都抓進牢房了,誰還敢出聲啊。你說,連公安局長都跑去美領館要求「政治避難」了,這鶯歌燕舞的重慶不是假的嗎?再說,假如把李俊遭「黑打」的報道真實地登在《重慶日報》上,老百姓還會支持「唱紅打黑」嗎?假如當地媒體在第一時間,就跟蹤報導了徐明與薄谷的權錢交易故事,老百姓還會用崇拜的目光聚焦薄書記嗎?

欺騙籠絡伎倆在重慶達到極致  

當然,許多見過薄熙來的人,也吹捧過他,這一點我承認。我認為,除了一些想獲得經濟利益的文人,他們為了從出版《讀點經典》的小紅書中賺點稿酬之外,大部分人,僅是一面之交或只有幾次浮光掠影的印象,在現實生活中,不論男人女人,人們大都是以貌取人的,薄熙來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很能抓住初次見面的人的好奇心理,但是,只要你與其再深入地處理一兩件事,他就漏餡了,一是偽善,二是霸道,三是貪婪,四是枉法,這些性格特徵突出地表現在他的重慶執政期裡,他的一生最後的表演濃縮在五天的庭審裡。

就像面對指控時,他的狡辯一樣,剛聽覺得滿有道理,仔細想想就啞然失笑了,他再能講也不如能聽會聽的人,拿貪污罪來說吧,就算薄熙來不知情,怎麼五百萬公款進了谷開來的帳號,它不進姜維平老婆的口袋呢?一句話就問傻了。所以,認識一個人的真面目,需要時間的考驗,不能僅憑一件事,不能僅聽一兩句話,而要洞察他的本質。薄熙來的過去忽悠人的辦法是,先拉籠幾個死黨,故意讓他們貪占妄為,再抓住他們的把柄,迫使他們就範效力,他們充分地利用媒體,大肆美化薄熙來,再利用「政治傳銷術」的伎倆,欺騙和籠絡更多的人,像石子丟進水裡,靠濺起的浪花去炫耀河流,在重慶時這一招數達到了瘋狂的極致。

若時局有變,領袖絕不會是他

如今,通過五天的庭審和一天的宣判,人們已經認識了偽君子,大貪官薄熙來的真面目,在他把「為窮人造房」的口號喊得最響的時候,他與徐明權錢交易,暗渡陳倉,在法國買了豪宅,其一個衛生間的造價都抵得上幾套廉租房;當彭水縣的小學生王婭無錢吃午飯,要喝涼水充饑;當奉節縣的小學生上學要來回步行六小時,放鞭炮驅逐野豬時,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在海外讀書,其一年的學費,就能造幾座「希望小學」;當九龍坡石坪橋的農婦吳遠碧無錢治病,只好用菜刀切開腹部自療之時,薄谷卻過著揮金如土,兒子瓜瓜過著紙醉金迷的奢華生活;當「奧迪哥」下鄉到貧困的安穩鎮九盤村送溫暖之時,薄瓜瓜卻由商人徐明代付差旅費,到世界各地去遊玩,他哪怕省下一張機票,都能救一個重慶鄉下的老農民。(請參閱本人舊作《薄熙來與奧迪哥》,《王婭與薄瓜瓜》,《停唱紅歌,救救母親》,《農婦走好,天堂沒有騙子》)。

試問,就是這樣一個自我包裝得很巧妙的假廉潔的典型,在未來的四五年裡,能借社會動盪而「東山再起」,你相信嗎?要知道,將來的中國一定是一個民主與法制的世界,選擇官員靠選票,考察官員看行動,監督官員靠制度,而做到這一點,首先要有新聞自由,真的到了那一天,大連和重慶的知道薄熙來惡行的人太多太多,既然大家都免於恐懼的威脅,變得暢所欲言了,就會披露出更多的薄谷貪腐枉法的醜聞,他只會變得更臭,何來此人「東山再起」?除非薄瓜瓜投靠美國人,帶著美國大兵打過來,到監獄去救他爹。

但是,記住我的話吧,假如真有那麼一天,中國的當權者意識到外敵入侵,有些人要利用薄熙來搞事,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在監獄裡臨時組建一個特別法庭,立即把他拉出去槍斃,然後警告天下,不會等他東山再起的,連國民黨在解放前還馬上槍殺獄中的政治犯呢,何況中共啊。

發抖咆哮,心理已經完全崩潰

所以,那種「薄熙來的政治生命還剛剛開始」啊,「他有可能再回政治舞臺」啊,「他將笑到最後」啊,等等,就像二○一二年春夏之際,薄熙來的家人通過老同學說謊,後來又利用日本媒體編造在北京飯店會談,再後來有人披露假消息「軟著陸」一樣,終被世人痴笑。我明確地告訴世人,如果發生社會裂變,新的能被民眾所接受的領袖可能是汪洋或許志永這一類的前官員或律師,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但絕對不會是薄熙來這樣的大騙子。

也許習近平是胸有大志的改革者,他的近期「向左轉」是權宜之計,是為了「退一步而進兩步」,他與李克強的精誠合作,將使中國再穩定五年,以至十年,在執政的第二個五年開啟政改,進而完成民主和平轉型,不排除與國民黨競選的可能性;也許他與薄熙來一樣,是一個骨子裡的獨裁專制的「紅二代」,會令人民失望,如果那樣,他就不是背棄父親習仲勳民主理念的小問題了,他將把中國帶入全面的動亂,他自己必將被歷史無情地淘汰。

不論前者,還是後者,都沒有薄熙來「東山再起」的機會,可以肯定地說,今年八月二十二日是薄熙來一臉悲情的告別演出,他不會再踏進同一條河流。習近平最少能幹五年,而五年後,薄是七十多歲的老朽,今天判個無期徒刑就受不了,發抖了,咆哮了,可以預見,他心理已經崩潰,沒有明天了。以後兩三年內,什麼時候氣死了,也說不定,像陳希同那樣,報上出現一行小字:薄熙來死了。那時,某些人再回想「東山再起」的論調,會臉紅的。他不能「東山再起」,應是「蓋棺論定」。

(二○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