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女神的造化
 
復仇女神的造化
作者: 何清漣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9-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此文獨具慧眼,指出審薄透露案件隱藏一個弗洛伊德性質的情結,即王立軍與薄夫人的私情引發的恩怨情仇,使司法的公正受到挑戰。因而影響到對薄案的宏觀判斷。


● 薄熙來夫婦在薄瓜瓜出生
後與老父薄一波三代合影。

谷開來無疑是薄熙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只可惜,她的重要性不是體現在贊襄丈夫仕途,而是她成為將其丈夫擊至政治黑洞中的巨大石頭。二十六日庭審中薄親口指證的谷王私情,將成為整個案件「雙活」的重要「眼位」。

二千年:谷開來生命的分水嶺 

在庭審時,薄熙來承認曾有外遇:「把薄瓜瓜帶到英國去上中學完全是她一手操辦的」,「甚至這個事情是有賭氣的性質,在此之間我有過外遇。」 

谷開來負氣遠走英倫發生於二○○○年。此時,薄熙來政治上一片光明,職位是遼寧省常委、大連市委書記兼市長。 

網友很關心薄熙來的外遇是誰,這是「國家機密」。二○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中紀委《關於薄熙來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中說,「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外界無法確知詳情,只能猜想,薄生活中從來就不缺少女人。 

作為中國官員的妻子尤其是高官夫人,必須接受丈夫蜂圍蝶繞這一現實。她們生活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忍,最佳境界是「家中紅旗不倒,丈夫在外彩旗飄飄」。如果她們一時想不開,做出「不明智」的舉動,毀掉的不只是丈夫,而是夫家與娘家包括兒女的生活,結果是惹來家族成員的集體怨恨。

陳希同長年與妻妹同居,其妻隱忍不發就是為此。陳良宇案發後,上海市委大院有人對媒體稱,上海市委大院早就成了「寡婦村」,平時沒什麼男人在家,某家的男人八個月沒歸過家。後來人們發現,政府大院成為「寡婦村」的現象在中國非常普遍。「忍」是心頭一把刀,面對情婦問題,這些官太太無一不心頭滴血。 

但谷開來並非凡品。她本來就是帥府千金,氣質、相貌都不錯。其才具也有目共睹: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後期,開來律師事務所如日中天,《勝訴在美國》讓谷開來紅極一時。其時,薄谷「二來」雙雙成為不少中國雜誌的封面人物,觀者無不讚為金童玉女,天作之合,甚至認為,即使沒有家世背景,他們僅憑本身才氣也必定勝出。 

如此人物,哪能咽下這口大多數中國女人必須咽下的惡氣。她負氣出走英國陪兒子讀書,從此開始了「多姿多采」的個人生活。

「復仇女神」海外男性圈的女皇 

對於谷開來去英國後的生活,只能根據媒體披露的消息拼圖: 

谷開來為自己起的拉丁文名是Horus——希臘神話中的復仇女神之名。海伍德在其去英國之初就走進了她的生命。媒體報導,據英國工商部門紀錄,谷開來從二○○一年三月至二○○二年一月間,住宿地址登記於伯恩茅斯的楔石(Keystone)公寓,海伍德在這套公寓中有一個專用房間。 

海伍德的中國生意之「主營業務」至今不明,但谷開來肯定是其重要財源之一。海伍德生前向友好透露,在她那個包括兩名外國人(海伍德與法國建築師德維萊爾,即薄案法國別墅證人德某某)的小圈子裡,谷開來「情緒不穩」,舉止像一個「不饒人的女皇」,她要求圈子內男人必須離婚,只效忠她一個人。這個圈子的形態很像中國男官員擁有多情婦的生活,只是性別倒置了。這說明谷開來的海外生活不僅沒有將她從丈夫負心的痛苦中解脫出來,反而嚴重地傷害了她,為她本人及其家庭今後的生活埋下了嚴重隱患。其中海伍德與谷開來的關係,包括他掌握谷海外資產的信息,都成了他敲詐谷的「資本」,也成了他喪命重慶之由。

以後的一連串故事都證明了谷開來精神狀態不穩定,據谷案庭審紀錄,「谷開來在二○○六年曾經被服用了大量的含重金屬的蟲草膠囊,之後出現嚴重的精神障礙。」身邊的工作人員的證言說明,她這幾年的精神極不正常,性情怪異,經常暈厥,「一年都不出家門十次」(司機王昊證言),「幾年出家門二十多次」(張曉軍證言)。她在長達一千八百多天的時間內,將自己自閉鎖在家中房間裡,按醫生的要求做手工,動不動就將手指扎傷;很少下樓,更不願意出現在社會上,不願見生人。

專家認為:這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狀。據路透社消息,在海伍德死後幾天,即十一月二十日,谷開來身穿將軍服裝,出席重慶警方召開的會議。谷開來對在場的警方高官說,她是按照國家安全部的命令來執行任務的,是為了「保護王立軍同志的安全」。當時開會的警方負責人都覺得谷說話前後不一致,普遍懷疑她可能神經出了問題。 

不到十年光景,谷開來已從一位頗有風采的成功女性變成疑似精神病,其婚姻狀態當然是決定性因素。王立軍調任重慶後,被薄熙來委任為谷的醫療組長。谷、王有染的機緣,應該就是這一職務帶來的。 

從谷開來八月十日證詞錄相來看,表情平靜,時露微笑,一點也看不出指證夫君的無奈與悲痛。也許,於她來說,在都督府足不出戶的日子是「治療」;在牢獄裡也是「治療」,二者已經沒有大的差別。也許她為自己起Horus之名是出於潛意識,如今,目睹自己曾深愛的夫君失去一切,連同男人的尊嚴,她是否真能平靜地欣賞這一由她扮演主角,但並非由她操控的「復仇」過程?

薄案真相的鑰匙在王立軍手裡 

八月二十六日薄熙來在庭審時說明,谷開來與王立軍有染。這條消息其實在二○一二年谷案開審之後不到一月,就通過「臉書」散布開來,香港《明報》在該年九月七日登載了此消息,只是因為太過「狗血」,其時又值薄案信息太多,人們已經產生信息疲勞症,因此沒多加注意。

憑女性直覺,王立軍對谷的「愛」意,可能不是所謂「愛」,而是一種心理平衡的需要。王出身底層,他在每一個階梯都因獲得頂頭上司大力提拔而上升極快。但是,王立軍與這些「恩主」之間的關係並非慎始善終,與他情同父子並有將其從工人提拔為警察之恩的原鐵嶺市公安局長王海洲,最後卻因「誣陷王立軍」被科以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這充分說明王立軍在小心服侍上司時已經積蓄了上司都未感覺到的怨恨。王海洲是個樸實之人,王立軍尚且如此對待,性格強勢的薄熙來與王立軍的關係當然更不會讓王立軍愉快,因此,與「主母」有染,便可能成為他平衡心理的手段。而與谷開來建立這種情感聯繫,使王立軍擁有將薄置於不安全境地的能力。法醫王雪梅就曾經說過,王立軍有能力控制谷開來,使她言聽計從。 

谷王之間是否真有私情?八月二十六日薄案庭審完結後,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gaoyu200812)發布推文稱,「谷開來被移交司法之後,紅二代聚會,竟然傳播谷開來的一封長信,細述王立軍如何欺騙她的感情,被薄熙成碰到,搶過信,一句話不說,就氣憤地走了。這一點,薄熙來講的可信。」在薄案開審前,媒體已稱薄家人說熙來錯在娶了谷開來。 

至此,事實已經比較清楚:在導致薄熙來倒臺的關鍵事件即谷開來毒殺海伍德案件中,王立軍既是投毒事件的策劃者,又是谷開來毒藥的提供者,還是海伍德房間錄相的安放者,更是重慶公安對海伍德事件司法鑒定的操盤手,最後還是谷開來殺人案件的舉報者——也就是說,薄案真相的鑰匙在王立軍手裡。但是,王案庭審的資料,恰是外泄最少的。

二十六日薄案庭審披露谷王私情之後,案件性質已經不可避免地朝向另一個方向發展。如果薄指稱的證據為真,谷王私情將使二人因利益衝突而喪失證人資格。谷開來的精神狀態如果有醫案在,還能表明她根本不具備作證能力。此次公訴的薄熙來貪污、受賄及濫用職權三罪,谷、王正好是關鍵證人,如此一來,這案子將如何了結? 

只要承認谷、王私情導致證人資格喪失,北京當局可免薄案是權力鬥爭之譏,薄雖然因綠帽丈夫而稍減男人形象,但卻可免刑罪加身。走棋至此,這盤棋有如圍棋中的「雙活」之局。

(二○一三年八月二十九原載:VOA)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