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翻供,黃奇帆樂了
 
薄熙來翻供,黃奇帆樂了
作者: 姜維平

專題

更新於︰2013-09-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公審薄熙來,重慶官場窺視風向。見薄熙來翻供而暗喜。因為他們都是唱紅打黑的獲利者。出賣薄的不倒翁黃奇帆市長自然樂了。


●重慶市長黃奇帆(右)和薄熙
來在2012 年三月人大會上。

連續五天的薄熙來受審大戲,吸引了海內外媒體的聚焦目光,就中國民眾來說,最關心的地區非重慶和大連莫屬,而兩地的官媒卻沒有多少新的內容,很難準確評估老百姓真實的反應,不過,據我得到的消息,重慶市長黃奇帆,沙坪壩區委書記李劍銘等薄熙來的一批舊部,不僅看熱鬧,而且看風向,雖然表面上裝作沒事,但行動異常,正如熱鍋上的螞蟻,惶惶不可終日,開審前,他們高調為薄熙來正名,開審期間,他們分外緊張,結束後卻鬆了一口氣,這是為什麼原因呢?

黃奇帆大掃黃忽悠孫政才

筆者每日查看重慶官媒的報導,雖然大都是令人厭倦的大話和套話,與薄時代區別不大,但由於我在體制內工作多年,有一點經驗,所以還是看出了不尋常的信息,薄開審前,沙坪壩區區委書記李劍銘和區長方海洋都空前活躍,他們頻繁地深入基層,似是體察民情,卻在收買人心,骨子裡想的問題是,薄熙來走上審判台,重慶民眾會不會鬧點動靜,他們表面上安撫,心裡恨不得爆發大規模動亂,希望擁護薄熙來的民眾上街遊行示威,要挾中南海高層和濟南法院放行薄熙來。

為了向外界釋放薄熙來領導英明的信息,他們利用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忽然高調掃黃。五月十日,一組重慶警方集中掃黃行動現場實拍鏡頭曝光,八月底,全國「掃黃打非」督導組在重慶海關考察調研。黃奇帆、李劍銘之流是要通過掃黃行動告訴世人,還是薄書記好,你看他一進去,黃賭毒就死灰復燃了。大舉掃黃行動,實際上是黃奇帆暗中操控的一次為薄熙來,王立軍翻案的行動。

黃奇帆本人是如何配合薄的庭審秀呢?八月二十二日,市長黃奇帆來到沙坪壩區,面對面與群眾交流,幫助解決實際問題。他早不解決,晚不忙乎,為什麼薄案開審這一天裝孫子,還不是為了迷惑孫政才:你看我老黃,為國家分憂,安撫百姓,以免他們看到薄熙來判刑而情緒失控。

黃奇帆來到位於千年古鎮磁器口,走進老重慶畫坊,指著牆上的一幅畫,問這幅畫賣多少錢?答曰五千元。黃奇帆笑著說,那這裡一年收入相當可觀嘍。店主說,一年收入有好幾十萬。可是仔細想想,不對勁,一張畫五千元,這只是標價,畫商最後交易結果,可以相差很大。一年收入幾十萬,一聽就是假的。筆者有許多書畫界的朋友,他們經常來多倫多做客,知道現在畫作成交非常困難。有的千里迢迢來見我,想叫我在他們的畫上寫幾個字,也許我這「打薄專業戶」配字,還有賣點,可見,薄熙來把忽悠人的本領傳給黃奇帆。

重慶官場薄粉不滿審薄

重慶新主孫政才心裡好像也有數,八月二十三,審薄二日,他召集常委們學習習近平講話,接著又展開活動,查擺四風問題,中央第十一督導組組長黃小晶,副組長王莉莉等參加,如此重要的場合,名單裡卻沒有黃奇帆的名字,不知道是他是否失寵,要「休假式治療」了,從庭審的證詞裡,有阿黃的大名,他已經把主子薄熙來出賣了,怪不得薄熙來腰都彎了,背也駝了,黃成了「不倒翁」。

總之,重慶官員心裡是不會服的,不是薄有領導天才和凝聚力,而是經濟利益使然。僅幾年唱紅打黑,抓捕民企老闆,就掠奪了二千億,很少數目入國庫,大都任由部下蠶食了,這像一塊「大蛋糕」,薄熙來強調分配而不是製做,他搶「大塊」的,王立軍搶「中塊」的,公檢法領域裡的「蝦米」們搶剩下的最小的,由於整體「搶錢運動」規模龐大,小幹警也發了大財,他們徇私枉法,背靠大樹,無所不用其極,所以,二百七十多個專案組,幾乎每個人都裝滿了腰包,他們都懷念薄熙來。

審薄打黑免罪,冤案不得平反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披露,薄熙來濫用職權罪行不包括「打黑」,在庭審裡無人提及,黃奇帆,李劍銘感到背上的包袱卸了,故膽子又大了。八月十九日,受到鼓舞的重慶沙坪壩公安局副局長劉克勤,專門召集會議,對眾人說,李俊的俊峰企業集團,還敢起訴公安局,不要以為公章還給你們就沒事了,一切都沒完呢,你們還有很多問題還要查,李俊還在被通緝,你們還是黑社會,還是要狠狠地打。一句話在重慶民企引起軒然大波,有人說,薄熙來的幽靈又回來了,雖然重慶的領導換了,但還得靠原來的公檢法維護社會穩定,過去薄王搞的冤假錯案一件也別想平反。

那麼,真的薄熙來被定罪判刑了,他起訴書中指控之外的人和事,即使民冤很深也不追究了嗎?筆者認為,一切要看薄熙來的判決結果而定,無疑地,按照其罪行和相應的法律條款,單是五百萬的貪污罪就夠殺頭的,但中國還做不到司法獨立,審判公平,結果不好預測,假如把他處死,黃奇帆,李劍銘,劉克勤之流就可能不再引起上面的警惕和擔憂,反之,薄熙來不死而入獄,此後就成了極左勢力的精神領袖,一有風吹草動,就成為動亂的核心,為了牢牢地操控權力,中南海高層可能就要斬草除根,因為他們深知,等到薄熙來捲土重來之時就晚了,所以,一聽說薄因「翻供」激怒領導層而將被重判,出於自私本性和矛盾心理,黃奇帆還是樂了。

(二○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於多倫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