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得分,但比不上張春橋
 
薄得分,但比不上張春橋
作者: 裴毅然

專題

更新於︰2013-09-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在經濟上最多算「小貪」,現在一個科長處長都動輒上千萬,薄這麼幾百萬算啥?公審給了他政治資本,但整體上,薄不如張春橋願賭服輸,但不「配合演出」。

審薄大戲終於結束,不僅公開審理,允許旁聽(控制人數),而且微博直播,庭審過程纖毫畢露。雖然有人質疑庭審記錄的真實性,官方有可能動了手腳——「選擇性直播」,次日一度停播,即便確實有選擇成分,已公佈的庭審記錄仍然信息量龐大,對法治起點甚低的中共來說,已算一個「歷史性進步」,冒了相當風險——弄得不好會掉底。高層有意司法公開化,既讓薄氏及擁薄派死得明白,也讓民主派看到「一點希望」。

民間照例歡呼,之後又如何?

不可一世的薄熙來受審,明知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政治秀」,無論薄熙來如何自辯,無論律師如何發揮,結局是早已在北戴河擬好,絕大多數大陸人民仍暗揣欣欣然,幸災樂禍看熱鬧。一看薄熙來的笑話——你小子也有從天上掉到泥坑的這一天!二看共產黨的笑話——原來高調干雲的薄大書記屁股下也有一灘屎!至少也有幾百萬「小意思」的贓款。港媒認為這次以三宗罪審薄,和去年中紀委報告相比,薄罪已大打折扣,本來還有唱紅打黑、大玩女人,與谷開來謀殺案的牽扯,甚至和「康師傅」密謀政法委職位等罪名,現在六罪縮成三罪,只剩下貪賄兩千多萬人民幣,明顯在縮小政治效應。

去年春節前,本人撰文為重慶老知青丁惠民勞教呼籲,將登港刊,有關部門節前請酒,勸我撤稿:「重慶的薄熙來老厲害格,不像上海的俞正聲,你要是惹著他,我們可保不了你⋯⋯」此時,那篇東東已上版,撤稿來不及了,只能換用筆名,以避薄焰。不料,一個多月後,薄竟倒台,本人「得赦」。不久,再次與那兩位老兄打交道,不免調侃:「這下你們的敵人可是薄熙來了,本人好像還屬於『人民內部矛盾』。」聽者十分尷尬,低聲喃喃:「哪裡想得到他薄熙來會這麼快倒掉?!」我繼續開導他們:「共產黨的政治呵,來來去去很快的。」

本人一陣輕鬆之餘,不免歎息陣陣:淨出薄氏夫婦這樣的「人才」,國家如何得了?政治不改革,今後還不得一個個再出胡長清、成克杰、薄熙來、谷開來⋯⋯

薄、谷、王蹩腳的三國戲

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智商一個個絕對不低。薄熙來中國社科院碩士,谷開來北大法學碩士,王立軍黨校碩士,沒有一點能耐何以呼風喚雨二三十年?本人曾在浙江省政協「體驗生活」兩年,激流勇退,根本無法適應那兒的中國特色——必須罩上假面具,人格必須「合法分裂」。這不,薄政治局委員、谷開來高級律師、王立軍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這些本應哪個不是?

英人尼爾·伍德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捏攥高官「私密」大飽其私,一口想吞進近兩億人民幣的「收益」,但谷開來律師怎麼會想到「最後解決」?行兇時竟有「荊軻刺秦」的豪邁?邏輯怎麼過來的?萬一暴露,丟得起這個人麼?

谷開來毒死尼爾·伍德、薄熙來猛搧王立軍大頭耳光、王立軍一頭扎進美領館,都不是普通國人做得出的大動作。尤其薄、谷,惟我獨尊、霸道驕橫⋯⋯可是深諳「特殊國情」,明白自己就是高人幾等(不止一等),「法律不過是管理百姓的」。他們都已這樣做了幾十年了。潛規則下多少齷齪還不是「正常運作」?問題是這次谷開來太失分寸,不僅毒死老外,還留影像錄影。鐵證之下,王立軍無法包庇,無法替主遮醜,只好去徵求主子意見。事發之初,谷開來不向薄吐實,還想瞞天過海,以致王薄主僕失和動粗。蒙古漢子血性大,夜奔美領館,薄書記竟將重慶警車開到成都⋯⋯

本來,死個把老外也沒什麼,幾百萬也就搞定了,拿到人家遺孀認同心臟猝死的簽字,問題在於曝光了。一旦公開化,只能「公事公辦」。加上「重慶模式」太招搖,毛旗赤幌,積攢政治資本,叫板習總,犯觸大忌;「唱紅打黑」蒙蔽愚民,逆時代潮流而動,引寰內士林嫌棄。谷王薄——一串燒,還有什麼疑問!

貪官有增無減根子在一黨體制

說到底,薄熙來終究智商欠高,家奴王立軍怎會背叛主母谷開來呢,何況這暗戀著她?即便從利害關係,倒谷豈非招惹主公薄書記?他與薄,一個繩上的螞蚱,榮毀與共,這點眼力都沒有麼?薄庭審中一再說王立軍人品太陰,對谷恩將仇報,那麼王立軍的犯罪動機呢?必要性呢?他對王立軍那一下大頭耳光(據說是一猛拳),確實打醒這條蒙古漢——一條薄門狗耳!人家可以當眾搧你!

中共一直「重在教育下一代」,六十餘年著力「培養共產主義新人」,可至今連「社會主義新人」都沒培養出一個,反而「社會主義貪官」茬茬層層——成克杰(人大副委員長,死刑)、李嘉廷(雲南省長,死緩)、胡長清(江西副省長,死刑)、田鳳山(國土部長,無期)、劉方仁(貴州省委書記,無期)、宋平順(天津政協主席,自殺)、王守業(海軍副司令,死緩)、劉連昆(總後軍械部長,少將,死刑)、鄭筱萸(國家醫管局長,死刑)、劉志軍(鐵道部長,死緩)、劉鐵男⋯⋯ 僅一九九四年以來落馬的省部級貪官就達百餘名,縣團級四萬。近二十年大陸貪官概況:

2003~2007年,省部級貪官三十五人,廳局級九百三十人。縣處級一萬三千人。

2008~2012年,省部級三十人,廳局級九百五十人,縣處級一萬二千人。

顯然,隨著社會的市場化轉型,貪官人數劇增,省廳縣三級貪官總量十五年維持不變,證明體制上的無能。中共堅持「黨的領導」,集權政制無法防堵官吏內心的人性之私,給了各級貪官制度上的方便之門。

薄熙來不如張春橋不合作

本人擁護倒薄,薄在重慶「唱紅打黑」,高矗毛像,借毛魂造勢,為「反思改革」張目;「打黑」則是「黑打」,沒「黑」找「黑」,或「小黑」做成「大黑」,看起來為窮人出氣,實則奪了窮人飯碗——打擊為窮人提供職崗的民營企業,拉了重慶市場化的後腿。「重慶模式」當然是司馬昭之心,既為薄氏入常挺台,亦含更高覬覦。此為中外民主士林擁護倒薄的「大道理」。薄熙來若上台,有可能左拐扭轉改革開放大龍頭,大陸人民可真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

不過,通過庭審,筆者認為薄在經濟上最多算「小貪」,指控他的幾樁經濟犯罪,就算全部屬實,亦算「情節輕微」。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偌大一個政治局委員,只貪了幾百萬(巴黎房產案歸薄貪賄很勉強),現在一個科長處長都動輒上千萬,薄熙來就這麼一點,算啥?港媒認為薄熙來通過公審又攢到一筆政治資本,確實有他得分之處。

整體上,感覺薄熙來不如張春橋精明。張春橋玩政治願賭服輸,倒了認栽,但不「配合演出」。薄熙來好像不太明白如何塑造歷史形象,儘管「爭取」到公審,爭取到當眾「說清楚」的機會,卻顧此失彼,謝幕演出並不精彩。

二○一三年八月二十六、二十七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