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前讀《腹地》
 
六十年前讀《腹地》
作者: 林保華

讀者編者

更新於︰2013-08-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金鐘兄:

今天收到《開放》雜誌,時間比以前早許多。我第一篇看的是裴毅然的「《腹地》悲劇六十年」。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看過這本書。

我是一九五零年代初在印尼雅加達讀初中時看的。作為「新中國」在海外的第一代憤青,當時狂熱閱讀「革命文藝」,包括蘇聯小說;有的自己買,有的借來看。《腹地》三十萬字太厚太貴,是借來看的;周而復的《燕宿崖》、袁靜、孔厥的《新兒女英雄傳》、馬烽、西戎的《呂梁英雄傳》(上下冊),就自己買來看,後來還買了裴文提及的孫犁,他的《荷花淀》、《風雲初記》等。當時家裡給的零用錢,大部分都貢獻給了「革命文藝」。但是那時年紀小,而且看書的速度很快,因而也很快忘記,不過「革命」的烙印已經深深印入腦中。

不久《新觀察》刊出孔厥生活腐敗的事,讓我很吃驚,能寫革命文藝者,怎麼自己不革命了?不過《腹地》被禁,我完全不知道,即使後來回國後,也不知道,因此才對裴文如此感興趣。對小說《腹地》的內容我已完全不記得,唯一記得的一段,是掃蕩根據地的日軍小隊長,因為八路軍不肯出戰,因此寫了一封信,想用激將法刺激他們出來打仗,這位小隊長寫的一首順口溜是:「八路軍,老鼠隊,不打仗,只開會」。

當時雖然認為這是「誣衊」,但是很少革命文藝敢這樣寫的,覺得很有意思而記入腦海。後來中共路線鬥爭相繼揭發出來的事實,果然毛澤東是反對共軍出戰,林彪的平型關戰役、彭德懷的百團大戰都被批判,目的都在積蓄勢力,準備戰後顛覆國民黨政權。因此也有後來毛澤東感謝皇軍入侵,日本不必道歉的談話。這首打油詩反映的完全是事實,如果現在的中共領導人能想到這些,就不必那樣煽動對日本的仇恨,自己多做反省,天下就太平許多了。

順祝 編安

林保華於台北二○一三年七月十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