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習近平下滎經縣調研
 
請習近平下滎經縣調研
作者: 蔡詠梅

中南海

更新於︰2013-08-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四川省是全國大饑荒餓死人之冠:一千二百萬。滎經縣又是四川之冠:九萬人餓死五萬!而且普遍的人吃人、吃屍體,完全是一個人間地獄。這樣嚴重的事件,中共當局至今沒有一個字的交代。


●《四川滎經大飢荒紀實》兩位
編者童梓平(左)和吳阿寧。

日前四川幾位民間人士撰寫編輯出版了《大劫難——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二年四川滎經縣大饑荒紀實》,這本書從歷史親歷者的角度還原了四川滎經縣一段被中共當局極力掩蓋和遺忘的歷史慘案真相,最有力地證明了毛澤東的大躍進不但餓死千千萬萬的農民,而且還在一個非戰爭年代導致慘絕人寰的人吃人浩劫。

滎經縣九萬人餓死五萬!

滎經縣是四川盆地西緣雅安地區一個人口稀少的農業縣,現全縣人口十四萬。上世紀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中國因為毛澤東大躍進失敗引發的大饑荒,四川為重災區,餓死人全國第一 。據書中引原四川省政協主席廖伯康在他的回憶錄中說,他一九六二年冒險向團中央書記胡耀邦和中央辦公廳主任匯報四川死人問題,他對楊尚昆說死了一千二百五十萬,但正式向中央報告只敢說一千萬。餓死人若按人口比例算,全國應以四川滎經縣最慘。當年滎經全縣人口九萬,餓死的竟然達到五萬人左右,已超過該縣一半人口,三年中以一九五九年一年死人最多,為三萬五千人,即全縣四成人口。這段慘痛歷史在當地稱為「五九大飢荒」或「滎經慘案」,雖然官方諱莫如深,但那些慘烈的真相一直活在當地民間的記憶中。

這本大饑荒紀實的兩位編者之一童梓平現年八十六歲,浙江寧海人,中共革命幹部,一九四九年由重慶地下黨派遣他來到當時尚未「解放」的川西邊城滎經縣工作。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基層,五九年摘帽後派到生產隊做包隊幹部,親歷了那段餓殍遍野的悲慘歲月。另一位編者吳阿寧是滎經縣一位文化工作者,當地民間社團「淺草文學社」的創辦人兼其刊物《淺草》的主編。《淺草》近年刊登了很多關於滎經五九慘案的文章。對於「滎經當代史第一大案」,「正史語焉不詳」,「形同空白」。兩人憤怒質問:「五十年過去,難道幾萬活活餓死的人命,在史書上就這麼不值一字?」因此搶救歷史,把真相告訴後人,他們認為是自己作為滎經人義無旁貸的責任。



●原四川政協主席廖伯康(左,右為四川災民)曾向楊尚昆反映四川餓
死1250 萬人。當時中央周恩來、鄧小平都極力掩蓋大饑荒災情。

瘋狂大躍進浮誇逼死無數農民

這本大饑荒紀實收錄的敘述者都是當年那場慘絕人寰大劫難的親歷者,有當時的縣區公社領導和基層幹部,以及當時的公社社員、醫務工作者、教師、學生、孤兒、外來救災人員。此外還有滎經縣民間人士石豐綱和北京學者余習廣到滎經縣實地採訪大饑荒倖存者的記錄。石豐綱與余習廣前後共採訪了二百二十一人,石豐綱個人採訪的倖存者中有三十四位見證了人吃人的悲劇。該書選取了兩人的採訪實錄若干篇章。

滎經縣當時和全國一樣,陷入了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狂熱。不但農業搞浮誇,放衛星。這個九萬人的農業縣也大煉鋼鐵,各行各業建土高爐。組織萬人大軍到兩百里外的祁家河大礦山,用了好幾個月,砍光原始森林燒木炭煉鋼鐵,但結果只煉出六斤三兩廢鐵。

大躍進瘋狂運動導致農業生產失敗,糧食產量大降,但「畝產萬斤」的產量浮誇反造成國家提高糧食徵收定額,使得農民根本無法完成公購糧上交任務。為了向農民奪取糧食,中共當局發動 「反瞞產私分」運動,農村基層幹部為完成國家任務,以殘酷暴力手段向農民逼糧,其間逼死無數人命。在農民的口糧和種子糧被國家強行徵收後,公共食堂斷糧,滎經縣在一九五九年九月開始爆發飢荒。

滎經縣位於川西大相嶺(泥巴山)東北麓,雨量充沛,山青水秀,四季常綠,從來不虞飢荒。但此時慘變人間地獄。

余習廣在書中說,該年十月滎經縣大規模人口浮腫和死亡,幹部群眾以各種方式維持生計,上山剝樹皮、刨樹根、採野菜、挖觀音土,走頭無路就偷集體的飼料和種子,還出現人吃人,甚至殺活人來吃。

「四鄉八野,盡是哭聲。逃難的人們流向縣城,流向外地,從公社到縣城的路上,每天都有倒地的死屍。縣城四街八巷,到處都有餓死者或乾枯、或腫脹、或發臭的屍體!」「上千院壩和村莊滅絕人煙」。

不准逃荒、不准開倉救濟災民

在縣城,死屍就往坑洞和溝裡扔。「城外滎河、經河兩岸沙灘上,死屍拉來堆起,河沙一搭就掩埋了。」在村裡和鎮街上,因死人太多,活人無力掩埋,到處可見骨瘦如柴的殭屍。有的死絕戶,屍體在家裡無人過問,臭氣衝天,最後爛得只剩骨架。

廖伯康在他的回憶錄中說,滎經縣當時有個村莊全村人餓死,一個不剩,上面派另一個村的人來埋屍體,新來的人本身在飢餓中虛弱不堪,又要出力挖坑埋人,結果也死了,上面又再派其他村的人來埋這些新餓死的人。

在中國歷朝歷代,一有饑荒,饑民會出外逃荒謀求生路 ,但共產黨統治下 ,饑民連逃荒的自由也剝奪了,只能奄奄一息坐以待斃。書中說,當時的滎經縣當局對外嚴格封鎖消息,派人在郵電局外把守,檢查來往電報和書信,還派民兵把守交通路口阻止饑民外出逃荒要飯。外出要公社介紹信,沒有就關收容所,不少逃荒者最後是死於收容所中。

而更毫無人性的是,就在五九年滎經縣人大批走向死亡的期間,滎經縣糧庫裡還有當年反瞞產高徵購入庫的國家計劃糧食兩千多萬斤,但沒人敢開倉放糧救濟飢民。

人吃人、吃親生子女、吃屍體

在這本書中,多位大饑荒倖存者講述了大饑荒導致人性淪喪到人吃人的恐怖場景。有的是聽說過,有的親眼所見,有的本人就吃過人肉,最慘的是家裡親人被飢餓者吃掉。

編者的童梓平提到一位叫楊學蓉的農民親生兒子餓死後,他把兒子的大腿肉割下來吃。另一位編者吳阿寧說,他的妻子田久芬那時年幼,因為臉比較紅潤,家裡就特別擔心被人偷走殺了來吃。石豐綱訪問的倖存者談到了三四十起吃人事件,其中十二宗是吃自己的親生子女。

參與調查滎經五九慘案的杜治中親眼見過路邊兩具男屍被脫去褲子,「從臀大肌到腿肚子的肉都被割走了,露出青紫色的刀痕。」他說,此後「吃死人的現象很快波及開來。」倒在路邊的屍體吃完了,就去挖出埋掉的屍體來吃。一個叫丁郭氏的農婦把自己剛死了的孩子煮了來吃,她雖然活過了大飢荒,但後來孤獨內疚一生。

天寶公社社員石章輝回憶同院張姓人家七口人,全家先餓死五口,剩下兒子張么哥和他母親,在母親餓死後,張么哥將母親肉割下來用火鉗在火塘中燒了來吃。石章輝的年幼弟弟因為飢餓問張么哥要來吃。張么哥最後餓死。石章輝這位弟弟後來也因為吃了腐爛的人肉中毒而亡。

楊六蓉一家六口被餓死、被吃掉

六合鄉星星鄉的農民楊六蓉一家七口,先餓死她父親等三人。一九五九年臘月接近年關,她和母親、奶奶、弟弟和母親去公共食堂等待分一點食物。她母親餓昏過去,她的份量就被人吃掉了。而她的奶奶領到食物後,不管自己的媳婦,還對兩個孫子說,「快點走,不然你媽又活過來,要吃我們的,我們又沒有拿有她的那份。」楊六蓉隨奶奶回家後,再也沒有見過她母親。她母親當天餓死在食堂。

她第二天傍晚才知道「我媽媽被人砍成幾塊背回家弄來吃了。」大隊幹部告訴她,在同一生產隊陳玉清家中發現她母親的屍體,「肝臟弄在鍋裡炒得綠陰陰的。」 但大隊幹部沒有處罰陳玉清,只是責令他家把剩下的遺體埋了。但埋在什麼地方,楊六蓉至今不知道。最後她奶奶弟弟也餓死,全家只剩下她一人成為孤兒。她在訪問中為母親的命運痛哭說,媽媽苦了一輩子,最後活活餓死,還被人吃掉,清明節想到媽媽墳前掛一束紙錢卻知遺體在哪裡?

沉痛的使命感:為五九吶喊

滎經縣這場大饑荒直到一九六三年夏收之後才基本結束。這段慘絕人寰的悲劇給滎經人留下了永遠無法彌合的創傷。他們希望公開歷史真相。文革時期忠實執行毛澤東大躍進政策,對四川一千兩百五十萬人餓死負有主要責任的西南局書記李井泉被打倒後,滎經縣曾出現一個造反派組織,叫「五九吶喊」,出版油印期刊「五九吶喊」,為滎經大饑荒死難者喊冤。但這個組織很快就夭折了。

二○○六年童梓平和杜治中投稿文學刊物《淺草》,首次揭開滎經縣的這道歷史傷口,童梓平的文章後來還發表在《炎黃春秋》上 ,經網絡傳播後引起不少震動。為了還原這段歷史的全貌,童梓平多年來一直希望將大饑荒親歷者的見證彙編成書。他說,自己在滎經生活了六十年,出這本書是他人生最後一個任務,這也是他獻給滎經三年大饑荒受難人民的最後一份祭品。

日前中共中辦內部傳達的九號文件為加強思想專制作了七不准新規定,其中一項是不准搞所謂的歷史虛無主義,即不准披露中共的歷史黑幕,意圖阻止中共體制內外對中共官修歷史的質疑。因為在後極權的中國,統治者對歷史解說的壟斷遭到了挑戰。近年中國民間修史蔚然成風,不少民間人士排除各種困難阻礙,以自己的時間精力和財力,孜孜不倦地挖掘二十世紀歷史的真相,將一件件被中共顛倒的歷史事件再顛倒過來,恢復其原貌,還歷史受害者以公道,讓歷史的正義得以伸張。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