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偵探小說的啟迪
 
推理偵探小說的啟迪
作者: 桑 普

書評

更新於︰2013-08-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我愛讀書,既有題材嚴肅的,也有輕鬆活潑的。工餘時候,閒讀偶拾,箇中樂趣,難以言喻。在閒書當中,我比較喜歡看懸疑推理偵探小說,讓我可以在兩三天內,追著書中主角奔跑,追著丹布朗闖蕩巴黎和羅馬,跟著松本清張探尋金澤和東北,數百頁後,迷團解開,舒一口氣,猶有餘韻,深意繞樑。


●改編成電影的《真夏方程式》劇照。

在新近的日本推理小說家中,東野圭吾是相當難得的一位,他的小說更在內地、香港和台灣相當暢銷,部分更被拍成電影,阿部寬飾演加賀恭一郎,福山雅治飾演湯川學,都叫好叫座。最近一部《破案天才伽利略:真夏方程式》也是一部相當不錯的小說改編電影,物理學教授湯川學再度粉墨登場。這部作品首次逆轉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傳統老套結局,也提出了關於「磨練」和「抉擇」的人生大哉問,讓我玩味再三。

湯川教授對女主角的寬容

《真夏方程式》的第一樁殺人案故事大概是——女主角在小時候,為怕真實生父身分曝光(家中的「爸爸」非其生父),而在衝動下殺害了一個想惡意揭發生父真實身分的女人。生父為了保護女兒而佈局讓警察拘捕自己,並為女兒頂罪坐牢,終生從不對外剖白,刑滿出獄之後,罹患絕症瀕死。正值此時,湯川教授通過查證和推理得知該女主角正是殺人兇手,但卻深感案件背後潛藏著巨大秘密、愛念、委屈、糾結,女主角也確有長年鬱結和無窮悔意,最後他選擇不告發女主角的罪行。

女主角問湯川教授:「我不用受罰嗎?」湯川教授的回答是:「妳的職責是好好珍惜妳的人生,比以前更珍惜。」聽起來很感性,很不理性,甚至可能招來許多「法匠」的指責。但我對湯川教授的回答還是深有同感,相當認同他對真誠懺悔者的接納、寬容和鼓勵。

我們對許多歷史人物的評價,也可循著相同思路設想,訂出寬容他人罪咎的界限。例如毛澤東、鄧小平等殺人魔王已經命喪黃泉,他們生前沒有懺悔的機會,死後也就唯有接受歷史真相的客觀審判。但面對現仍在生的那些紅衛兵們、紅小兵們、石一歌們、地下黨員和曾經「助共為虐」的中國人,如果他們能夠發揚良知,真誠懺悔,並且努力行動和生活,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自由和尊嚴,那麼我們好應接納、寬容和鼓勵他們。

一生一限,以死為結,逾期失效,蓋棺論定。雖似殘酷,但有罪咎的人只要還有一口氣,還是有機會選擇懺悔與否的完全自由。如果他們還要選擇高喊「文革時誰沒有做錯」、「年輕時不信共產主義才是沒有理想」之類的鬼話,而不曾提出類似「我不用受罰嗎」的疑問,請他們緊記四個大字:「時不待人」!

對於小孩無心殺人的處理

《真夏方程式》的第二樁殺人案涉及一個受長輩惡意指示用紙皮蓋住屋頂煙囪,因而殺了人而不自知的小孩子。當那名小孩事後思索,非常接近殘酷真相的時候,湯川教授沒有把它一語點破,以免小孩的人生出現嚴重扭曲,只是語重深長地跟他說:「任何問題一定都有答案,但答案不見得能立刻導得出來。換成人生也是一樣。今後你會碰到很多無法立刻提出答案的問題。每一次煩惱都有價值。但沒有必要焦急。想要找出答案,很多時候自己必須成長才找得到。所以人一定要學習,要努力,要不斷磨練自己。」

湯川教授最後還說會陪伴他一起努力,而且囑咐他的知情姐姐,當他發現真相時,就要把真相全貌跟他和盤托出,莫有絲毫隱瞞。依我看來,這種處理手法是相當有智慧的。

中國內地憤青、毛派、香港「愛港力」和「愛港之聲」等狂囂中共聖明和民族激情的「真誠信徒」(暫除那些收共產黨錢做事的人),由於長期受洗腦訓練,且對歷史知識孤陋寡聞,於是真誠地說了些錯話,做了些錯事,對強國、崛起、穩定、權威、和諧等詞彙誇誇其談,既亢奮又自豪。他們所缺乏的,恰恰是真知和自省。要改變這種狀況,無法一蹴即就,必須點滴改良。如湯川教授所說的不斷磨練。這種「磨練」,可能來自別人的批評,可能來自偶像的背叛,也可能來自同道的狙擊,不過最後歸根結柢的,還是來自那些人自我的深徹反省。寫政論的人所做的,往往只不過是類似那位知情姐姐被湯川教授所交託的事而已,亦即把真相和盤托出,但「磨練」的主動權,還在有待磨練的人手中、心中。

世事無完美,貴在坦誠溝通

《真夏方程式》當中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眾所周知,無論在任何社會中,政府或公民都經常要面對多種對立利益,而又必須從中作出艱難「抉擇」。開發資源與保護生態的對立,人性尊嚴和不同利益的衝突,都是典型例子。在小說中,湯川教授說:「想利用地下資源唯有採礦一途。但只要一採礦,就會有生物受害。不論是在陸上或海底都一樣。人類長期以來不斷在做這種事。剩下的就是選擇的問題了。」如何做這類兩難的選擇,構思較完善的解決方案,是一篇大文章,難盡其言。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抉擇」往往需要公民之間坦誠溝通和商議方案,也需要科學知識和理性論述,但絕對不應由政府挾其強勢和威權說了算。換言之,先要回答「誰來選擇」和「如何選擇」,再來決定「選擇甚麼」。參透了這一點,香港的新界東北和洪水橋開發計畫、三個垃圾堆填區擴建計畫,以至佔領中環的方案、特首普選的程序,都可以按照這個兼顧民主和科學的原則妥善處理。當今世上,沒有任何方案是完美無瑕的,到頭來,德先生和賽先生還是兩位很重要的助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