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奧巴馬遺忘的地方
 
被奧巴馬遺忘的地方
作者: 余 杰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3-08-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對西方領導人來說,支持劉曉波這位諾獎得主成爲未來民主自由的中國的引導者,是在東方贏得中國這個潛在盟友的第一步。必將有利於世界長久的和平與穩定。


●6 月30 日在南非訪問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夫婦到曼德拉坐監十八年的羅本島監獄參觀。(互聯網)

今年七月一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參觀了在南非羅本島上的一間牢房,納爾遜.曼德拉曾被囚禁在此。該監獄如今被用來紀念他。

《紐約時報》報導說,奧巴馬特意帶妻子和兩個女兒一起進入這間曼德拉度過二十七年牢獄生涯的十八個年頭的牢房裡,記者甚至用「擠」字來形容當時的情形。「在這個空空如也、煤渣磚砌成牢房裡有一個便器、一床薄薄的床墊和枕頭以及一條棕色的毯子。一扇窗戶面向院子,上面裝有粗大的白色鐵欄,和通向監獄過道的門上的鐵欄相呼應。」攝影師捕捉到奧巴馬單獨在監獄裡望向鐵欄外藍天的一瞬間,整個院子沐浴著陽光。然後,他不發一言,走到自己的家人中間。

奧巴馬應該去中國的錦州監獄

奧巴馬一家還參觀了曼德拉和其他政治犯被迫勞作的石灰岩采石場。在海鳥的鳴叫聲中,奧巴馬向女兒瑪利亞和薩莎講述了這座監獄島的歷史:「你們可能不知道的一件事是,政治非暴力的理念最早生根於南非,因為甘地曾在南非當過律師。」「當他回到印度後,這些理念最終帶領印度獲得獨立,而甘地的行動則激發了馬丁.路德.金。」奧巴馬聲稱,兩個女兒「站在這間曾經囚禁過曼德拉的牢房裡,我知道這是她們永生難忘的經歷」。

奧巴馬在留言簿上寫道,他們一家「站在這間牢房裡,感到十分謙卑,因為有很多勇士曾在這間牢房裡直面不公並拒絕讓步。全世界都對羅本島的英雄們心懷感激:沒有枷鎖或牢房能匹敵人類精神的力量。」

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已成為日漸遙遠的歷史,曼德拉為之奮鬥的社會的目標雖然還未完全實現,但南非已在通往「彩虹之國」的道路上大步邁進。在此意義上,曼德拉的犧牲是有意義、有價值的。否則南非的和平轉型,也許會走很多的彎路,流更多的鮮血。

當曼德拉成為新南非的國父之後,參觀羅本島、向曼德拉致意,不會在任何國家引起爭議。羅本島本身已成為一處自由民主的聖地,不管來自哪個國家的政客來此參觀,都能給自己加分——所以,即便臭名昭著的中國前總理、腐敗分子、「六四」屠殺的直接元凶李鵬,一九九九年訪問南非時,也特意到這間牢房來參觀,並搔首弄姿地讓記者拍照。

這次,奧巴馬去羅本島當然沒有錯。然而,奧巴馬卻故意遺忘了另一個他更應當去的地方:中國遼寧的錦州監獄,那裡關押著當今世界上唯一的仍然被關押在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也許錦州監獄太遠了。羅本島離錦州監獄有多遠?這個距離,不僅是地理意義上數萬公里的路途,更是驗證一個政治人物是否真的有決心捍衛自由、公義和人權的標尺。

劉曉波肩頭的擔子    比曼德拉重

奧巴馬與曼德拉和劉曉波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眾所周知,奧巴馬的這個獎來得太容易了。那時,他剛剛當上美國總統才一年時間,並無值得一提的政績,這個獎項就如同從天而降的餡餅落到他頭上。而劉曉波則付出了極為沉重的代價:不僅自己本人第四次被判刑入獄,如果坐滿這次的刑期,他加起來在獄中的時間差不多有十八年,而且處境比曼德拉更糟——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在丈夫獲得諾獎之後,就被中共當局非法剝奪自由、長期軟禁在家;劉霞的弟弟劉暉,被以莫須有的經濟罪名判刑十一年。若把家人失去自由的時間加在一起,劉曉波及其家人所承受的苦難,甚至超過了曼德拉及其家人。由此可見,在邪惡程度上,中共政權超過了南非的種族隔離政權。但是,全世界就這樣坐視中共政權為非作歹,似乎束手無策。

中國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是被共產黨綁架的「邪惡軸心」。中共建政以來實行城鄉二元制,這是一種比種族隔離更加隱蔽的身份歧視。只要你身為農民,就天然地成了「二等公民」。數億農民在今日中國的悲慘生活,堪比昔日的美國黑人和南非黑人。

劉曉波肩頭的擔子比曼德拉重。就內部環境而言,昔日的南非,至少還有一套表面的民主體制,只要體制內出現德克勒克那樣的開明領袖,就能與曼德拉展開談判,雙方共同啟動政治改革;而今天的中國,卻是赤裸裸的極權暴政,劉曉波的處境比曼德拉更加艱險。

就外部環境而言,劉曉波和中國的民主派得到的國際支持亦遠不如當年的曼德拉。在長達二、三十年時間裡,民主世界同仇敵愾地對南非實行政治和經濟制裁,用實際行動支持曼德拉;如今,民主世界卻對中共卑躬屈膝,因為中國是世界工廠,也是世界市場,唯利是圖的商人和見錢眼開的政客,遂不惜與中共共舞,如此方能悶聲發財,同吃人肉盛宴。

當年,在民主國家,沒有人為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辯護——就像不能替納粹說好話一樣,誰也不敢背負這個千夫所指的罵名。但是,如今為中共唱讚歌的「洋五毛」卻多如過江之鯽,有花旗銀行董事,有哈佛大學教授,有德國前總理,有英國大主教,爭先恐後地到北京去尋覓「嗟來之食」。人們忘記了六四屠殺,忘記了在中國每天都在發生的大大小小的屠殺,也忘記了獄中的劉曉波。

支持劉曉波足以改變世界格局

奧巴馬政府也加入這個排隊向北京招手的行列。奧巴馬是一個世紀以來最漠視人權問題的美國總統,利比亞人民反抗卡扎菲暴政的時候,他默不作聲,讓法國拔得頭籌;叙利亞獨裁者阿薩德對平民大肆屠殺的時候,他仍然無動於衷。就連發生在利比亞、叙利亞這樣的小國的人權災難,奧巴馬都不聞不問;對於中國這個東方恐龍的「苛政猛於虎」,奧巴馬又怎麼會放在心上呢?

劉曉波需要支持,劉曉波不能被忘卻。劉曉波的事業不僅是中國民眾的事業,更是一項足以改變世界格局的偉業。向即將進入「先賢祠」的曼德拉致敬,是錦上添花;向正在苦難和困厄中奮戰的劉曉波發出聲援,乃是雪中送炭。今天的劉曉波正在成為「中國的曼德拉」的煉獄之路上。對於奧巴馬和西方的每個政治領袖而言,去錦州監獄比去羅本島更加重要、更加迫切。

倘若縱容所謂的「中國模式」席捲全球,其結果必然是害人害己。這個發展模式,已經讓中國成為最不宜居的人間地獄。不民主的中國,就如同一個不定時的炸彈,一旦爆炸,半個地球將深受其害。

而在劉曉波的手上,握有打開這個黑屋子千年深鎖的鐵門的鑰匙。劉曉波所倡導的「我沒有敵人」的理念,劉曉波所推動的「零八憲章運動」,正是中國和平轉型的希望所在。支持劉曉波就是支持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的願景;對於西方領導人來說,支持劉曉波、促使劉曉波這位諾獎得主成為未來民主自由的中國的引導者,是在東方贏得中國這個潛在盟友的第一步。如果未來民主中國如同今天的日本一樣,成為美國和西方在亞洲關鍵性的盟友,那麼世界長久的和平與穩定就觸手可及。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