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共專政的驚人暴行
作者: 陳啟民

專題

更新於︰2013-08-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雅科夫列夫曾任戈巴契夫時代政治局委員、政治受害者平反委員會主席,接觸大量蘇共歷史檔案,其訪談錄揭露的蘇共大規模殺人記錄具有權威性,並令人髮指。這樣的政權不倒台,那真是天地不容!


●蘇共政治局中曾簽名批准大量殺人的三人:斯大林(中)、
莫洛托夫(左,地位有如周恩來)、伏羅希洛夫(右,元帥)。

為中國社科院翻譯《雅科夫列夫訪談錄》(1992-2005)猶如苦熬「精神煉獄」。

全世界都知道戈爾巴喬夫,知道他的「公開性」「新思維」,卻很少有人知道「公開性」的開創者、「新思維」的「灰衣主教」 、改革的設計師——雅科夫列夫(1923-2005)。戈、雅二者雖然都是布爾什維克制度的叛逆,但前者更像是替罪羊,後者才是掘墓人。

雅科夫列夫認為,斯大林統治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制度」實質是帶奴隸制遺傳基因的封建專制制度,這制度的滅亡是歷史的必然。

權威歷史檔案不容置疑

像雅科夫列夫那樣一個為保衛蘇維埃祖國出生入死的人,一個在布爾什維克黨培養下從權力底層爬到頂峰的人,一個曾經真誠信仰馬列主義並為蘇維埃政權盡心效力的人,一個享受過一切「黨內特權」又經歷過「高處不勝寒」的人,怎麼會變成了蘇共掘墓人呢?

《訪談錄》似乎提供了某種答案。《訪談錄》選錄的一百篇談話,是作者從一九九二年到二○○五年對俄羅斯各新聞媒體談話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分,它所提供的有關蘇共和蘇聯的歷史檔案資訊,在數量、廣度和深度上都令人震驚。尤其因為雅科夫列夫既是蘇俄的著名歷史學家,又是戈巴契夫時代主導「民主改革」的政治局委員,還是戈巴契夫和葉利欽兩位總統的「國師」 ,且一直擔任「為政治迫害受害者平反委員會」主席,接觸大量已經解密和尚未解密的蘇聯歷史檔案,所以,他所披露的檔案史料具有毋庸置疑的可信度。

令人震撼的首先還是斯大林及其專制制度的法西斯暴行。筆者從開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與蘇聯結下不解之緣,還在那裡先後當了十年多的常駐記者,算得上是對蘇共歷史並不陌生的人,但《訪談錄》披露的許多內幕仍然讓我不寒而慄。斯大林及其體制迫害的對象不僅僅是一個又一個「反黨集團」和一批又一批「人民的敵人」 ,而且是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工人、軍人、知識份子、婦女、兒童、舊官吏、舊軍人及其家屬、被俘的紅軍官兵、少數民族、普通百姓⋯⋯受害者總數達三千萬之眾,占戰後人口的三分之一。這是無法用任何「擴大化」可以解釋的。

●雅科夫列夫稱,十月革命攻打冬宮都是藝術家虛構。這是攻打冬宮一幅出名的油畫。

領袖們爭先恐後地批准殺人

據《訪談錄》引述的蘇共秘密檔案記錄,斯大林本人曾親手簽發三百六十六份槍斃名單,直接剝奪四萬四千人的生存權利(不包括被其政策迫害致死的數百萬人)他「既不認識他們,又不看他們的立案材料,就簽發槍斃名單」——顯然,這與「政策失誤」風馬牛不相及。

「領袖們爭先恐後地批准殺人」,例如,僅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一天,斯大林、莫洛托夫和日丹諾夫就批准了十二份死刑名單,合計一千三百五十二人;同年十二月七日批准了十三份名單,合計二千三百九十七人,其中二千一百二十四人被槍決;

一九三八年一月三日,上述三人加上伏羅希洛夫和卡岡諾維奇批准二十二份名單,合計二千七百七十人,其中二千五百四十七人被槍決;二月份——二十八份名單,合計三千六百九十九人,其中三千六百二十二人被槍決;

三月份——三十六份名單,合計二千二百八十六人,其中二千九百八十三人被槍決;

四月份批准二十九份名單,合計二千七百九十九人;一九三八年六月十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簽署二十九份名單,合計二千七百五十人,其中二千三百七十一人被槍斃;九月十二日斯大林、莫洛托夫和日丹諾夫批准三十八份名單,合計六千零一十三人,其中四千八百二十五人被槍斃(《訪談錄》No.100)。

雅科夫列夫說,在涉及四萬一千三百九十一人的三百六十一份名單上有斯大林的簽名,在涉及四萬三千五百六十九人的三百七十三份名單上有莫洛托夫的簽名,在涉及二萬零九百八十五人的一百七十五份名單上有日丹諾夫的簽名,在包括一萬八千四百七十四人的一百八十六份名單上有伏羅希洛夫的簽名,在涉及一萬九千一百一十人的一百八十九份名單上有卡岡諾維奇的簽名。「卡岡諾維奇喜歡一邊罵娘一邊揮筆批示:這個娼婦,這個騷貨,這個敗類——統統槍斃。」(《訪談錄》No.84)

克格勃殺人:有指標、無理由

受迫害的「祖國叛徒」和「人民的敵人」的家屬計達四萬零五十六人。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批准了葉若夫提供的一份名單,對十五名「人民的敵人」的妻子提起「一級」訴訟,她們全部被槍斃,其中十人是家庭主婦,二人是大學生。她們的丈夫在稍後的一九三九年初統統被槍決。

令人髮指的是,契卡和克格勃人員竟然把簽署「槍斃」名單當作「社會主義勞動競賽」,比誰簽得快、簽得多,不走任何司法程式,閉著眼睛簽發槍斃名單。內務人民委員部副部長弗里諾夫斯基受斯大林委派乘火車去遠東,帶了三名助手和所謂「相冊」——裝訂成冊的三千幅「照片」。他們邊喝酒,邊聽留聲機,邊搞競賽:看誰簽署——就是在判決書上寫上字母「P」(俄文расстрел即槍斃一詞的第一個字母——筆者注)的案卷最多。他所帶的全部案卷所涉及的人悉數被槍決。在內務部三局和四局之間也搞了社會主義競賽。競賽結果寫道:「四局抓得多,三局殺得多」,四局勝出(《訪談錄》No.82)。

殺人是有指標的。一份地方長官給中央的電報說:「我們請求補充指標」。為完成上面下達的「槍斃指標」,日托米爾州一個叫維亞特金的人,不經偵訊和審判就擅自決定對三千人執行槍決。

殺人無需理由。雅科夫列夫說:「不久前我讀到一份個人案卷——吉娜伊達·阿德米拉爾斯卡婭。她是伊萬諾沃州的紡織女工。她被選為州共青團第一書記。克格勃把她叫去,向她出示一份名單,說:你聽好了,這些人依你看正在策劃一項針對黨和政府領導人、針對斯大林的恐怖行動。你來充當他們的頭頭,向我們揭發他們,然後我們把你摘出來。她拒絕這樣做。結果她被抓起來槍斃了。臨刑前她要一面小鏡子,對鏡子整理頭髮,以便死得有尊嚴。這件事太讓我震撼。這樣被槍殺的人,不計其數。」(《訪談錄》No.83)


●揭露和結束蘇共血腥統治從蘇共20 大赫魯曉
夫批判斯大林開始。莫斯科新聖女墓園的赫
魯曉夫墓碑。(金鐘攝)

三千萬人犧牲數百萬孩子被殺

鮮為人知的是,還有數以百萬計的孩子淪為犧牲品。他們有罪僅僅因為他們是貴族、富農、神職人員和被列入「人民的敵人」大名單的人的子女,是德國人、車臣人、卡爾梅克人、克里米亞韃靼人⋯⋯所生的孩子。

數百名一九二一年喀琅施塔得起義參加者的親人,包括孩子,被抓為人質。其中就有科茲洛夫將軍的孩子:十七歲的兒子和十四歲的女兒。一九一八年彼得格勒契卡下令槍殺五百名人質。一九一八年至一九二二年間布爾什維克使用把孩子扣為人質的手段,對付反對當局農業政策的農民。從一九一八年秋季起,開始建立集中營,被關押的囚犯大多數都是被抓為人質的「暴亂分子」家屬,其中包括懷抱嬰兒的婦女。那些「被剝奪了土地和財產的富農分子」,統統被從肉體上消滅。三、四十年代全國被消滅的農戶計約七百萬。當時每個農民家庭平均六、七口人(以六口之家計算,就是四千二百萬人),其中半數是孩子。

從一九四一年八月末開始驅逐德國人。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四年這悲慘命運又落到卡爾梅克人、車臣人、印古什人、卡拉恰耶夫人、巴爾卡爾人、克里米亞韃靼人、保加利亞人、希臘人、亞美尼亞人身上。一九四四年被逐出格魯吉亞的有梅斯赫金土耳其人、庫爾德人、赫姆申人和阿塞拜疆人。

到一九四九年七月「特殊村民」即受迫害的少數民族居民總數達二百零九萬二千餘人,其中十六歲以下兒童為七十五萬五千人。總體死亡率達百分之二十七,其中兒童死亡率比成年人要高(《訪談錄》No.53)。

雅科夫列夫說,在不到四十年的時間裡,布爾什維克政權以「革命」的名義扼殺了六千萬人的生命(包括衛國戰爭中犧牲的三千萬),這是不可饒恕的罪行。崇尚權力的統治者和崇尚暴力的專制制度假「無產階級專政」之名行法西斯暴政之實。

斯大林勾結納粹導致戰爭初大敗

《訪談錄》披露的另一重大歷史事實是「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和約」及其隱瞞了數十年的兩個秘密備忘錄。這些文件雖然在西方早有爆料,但在蘇聯卻保密半個世紀。在一九八九年十二月蘇聯人民代表大會上,雅科夫列夫做了關於一九三九年「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及其附屬秘密備忘錄簽署後果的報告。代表大會決議予以承認(原件一九九二年秋天才找到),並對這些文件的簽署進行嚴厲譴責。

「條約」及其附件是二戰前蘇德勾結,合謀瓜分波蘭和歐洲的鐵證。根據「條約」,德國從北、南、西三面入侵波蘭,蘇聯從東部佔領波蘭(包括製造屠殺二萬名波蘭軍人的卡廷慘案),同時併吞斯堪地納維亞半島三國和芬蘭、羅馬尼亞的一部分,後來,又迫使外蒙古脫離中國變成蘇聯的緩衝國。斯大林還以盟友身份向希特勒提供石油和糧食援助,甚至命令歐洲共產黨不得支持本國政府抵抗德寇。

由於斯大林過分相信希特勒的「友誼」,使蘇聯對德國「背信棄義」發動閃電戰猝不及防,戰爭開始就潰不成軍,五百萬蘇聯紅軍在一百天內全軍覆沒,一半被殲滅,一半被俘虜(據蘇軍總參謀部的資料記載,在四年衛國戰爭中被俘的蘇軍官兵總數為四百零六萬人,而在頭兩年被俘的就有三百三十四萬人)。導致三千萬人死於衛國戰爭的巨大悲劇(《訪談錄》No.100)。

雅科夫列夫說,許多關於「為了斯大林,衝啊!」的神話都是馬屁文人的異想天開。作為衛國戰爭老戰士,他本人沒有也從未聽到過別人在戰場上高喊什麼口號,「生死關頭唯一的本能反應就是一定要搶在被敵人消滅之前消滅敵人」。所以,用三千萬祖國優秀兒女(其中多數是健壯的青年)的生命換來的最終勝利為斯大林編織桂冠是蘇共的恥辱。

揭穿十月革命騙人的神話

《訪談錄》對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真相的爆料是顛覆性的。我們從小就銘記一句話:「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傳來了馬列主義」,不知原來竟是一場未放一槍的宮廷政變:既不曾有「阿夫樂爾巡洋艦」的炮聲,也不曾有工農武裝「攻打冬宮」 ,有的只是列寧的衛隊長帶領十幾個人,朝天花板放了一槍,像抓小雞般地抓捕了臨時政府的部長們。列寧揮動手臂說「工農革命實現了!」 的場面只不過是「列寧在十月」 的電影家們的藝術想像。

布爾什維克政權是從宮廷政變出發走向一黨專制的。政變的續篇是國內戰爭,一千三百萬人死於戰亂和饑荒。接著是強迫集體化,數百萬農民被趕出家園,變成「人民的敵人」。後來是三千萬人死於衛國戰爭。戰後是「醫生案件」、「列寧格勒案件」、大規模「肅反」⋯⋯一千五百萬人死於政治迫害。從一九二三年到一九五三年蘇聯監獄關押過的「犯人」超過四千萬(《訪談錄》No.16)。

雅科夫列夫認為,布爾什維克一切罪惡的淵藪是「十月反革命」,「列寧給俄羅斯造成的危害之大無人能比」。

認為堡壘只能從內部攻破

不言而喻,雅科夫列夫對斯大林持徹底否定態度,對布爾什維主義持徹底否定立場。他對列寧也持基本否定態度,認為是列寧的「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引向「一黨專制」和個人獨裁。所以,他得出的結論是,在「一黨專制」條件下,堡壘只能從內部攻破,尤其因為有克格勃這個「黨中之黨」、「國中之國」,只能利用蘇共的嚴密組織和嚴格紀律,從內部瓦解它。他說:「我堅信,只有在內部,在神聖得不能再神聖的黨內特權階層內部,才能發起改革。像索爾仁尼琴、薩哈羅夫那樣同制度鬥,固然十分高尚,但實際效果十分有限。對這個制度不能正面強攻,只能側面迂回炸掉它。」(《訪談錄》No.45)

他認為,「改革」足以確立戈巴契夫的歷史地位。「改革」的主要功績是結束了「冷戰」,確立了民主方向,制定了民主憲法,實行了總統制、議會制和多黨制,承認普世價值觀。但「改革」不徹底。

戈巴契夫是「國際關係大師」,但缺乏鐵腕和警惕性。法西斯主義在俄羅斯復辟的危險隨時存在。他稱讚葉利欽是「民主鬥士」,但認為「別列韋日協定」違法。他始終反對「休克療法」,但理解和支持「改革」少壯派。他說「改革的永恆敵人」 是權貴階層、既得利益集團和各級官吏。他對民主、自由、市場經濟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註:此後記原載炎黃春秋七月號。餘下部分為介紹雅科夫列夫個人經歷,限於篇幅從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