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晚不過習近平一代
 
中國晚不過習近平一代
作者: 阮 銘

中南海

更新於︰2011-03-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自由幸福是天賦人權。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氣。埃及人民能夠勇敢地爭得自由,中國人民將迫使習近平一代作出選擇。

  埃及人民趕走獨裁者穆巴拉克的勝利,被稱為「推倒阿拉伯世界的柏林牆」。無論是埃及還是全球的自由民主進程,還有漫長艱巨的路程要走。然而人們從埃及的勝利中獲得了啟示,無論屬於哪一種文明,人類追求普世價值的意志是不可戰勝的。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葉從西歐啟動的全球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曾遭到兩次重大挫折。一次是一九八九年鄧小平的六四屠殺,把全球自由民主巨浪阻擋在北京天安門下。然而人民追求普世價值的意志沒有退卻,僅僅五個月後,德國人民推倒了柏林牆,接著是整個蘇聯、東歐共產黨專制帝國的崩潰。進入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世界似前景一片光明,以至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宣稱歷史已經終結,似乎世界不再存在奴役制度對自由的威脅,自由國家可以高枕無憂了。

從美國學者夏普著作吸取智慧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二○○一年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蓋達」對美國的九一一恐怖襲擊,再次重挫自由民主的全球進程。中國的崛起與伊斯蘭專制的穩定,一度使人們對自由民主的未來命運感到憂慮。種種否定普世價值的理論應運而生,認為西方民主不適合儒教或伊斯蘭國家的國情,一黨專政的「中國模式」優於分權制衡的美國制度。於是當開羅解放廣場上人民運動風起雲湧之際,美國和中國均無思想準備。美國政府生怕埃及走上伊斯蘭極端主義革命之路,寄望於獨裁者穆巴拉克主導改革進程。中國政府則封鎖消息,恐懼自己的人民傚法埃及,重新舉起自由民主旗幟挑戰黨國專制。伊朗獨裁者一度興高采烈,以為埃及推翻親美專制腐敗政權之後,將複製伊斯蘭極權主義奴役制度。

  然而埃及人民把未來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在開羅解放廣場上只有一個共同目標,必須讓最後一個法老王穆巴拉克下臺,把埃及還給埃及人民,走向自由、民主、公平、正義的普世價值道路。在埃及民主運動進程中起主導作用的泛阿拉伯「四月六日青年運動」,早在二○○五年就曾進行過一次失敗的革命。後來他們重整隊伍,研究非暴力革命的戰略,從美國學者夏普(sharp)的著作《從獨裁到民主非暴力行動一百九十八招》中吸取智慧和勇氣,終於從失敗走向勝利。在這次運動中,是穆斯林兄弟會受到普世價值的感召,匯入了「四月六日青年運動」帶動的埃及人民對自由民主勇敢追求的洪流,在自己的網站上貼出夏普《從獨裁到民主》的文章。現在伊朗要擔心的不是埃及倒向伊朗,而是埃及的自由之火燃燒到德黑蘭。

  埃及人民的勝利獲得全球呼應,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在最後時刻表達他的熱情支持說:

  今天屬於埃及人民。我們作為人類,希望我們的孩子都在一個自由的世界裡長大。美國人民被開羅和全埃及發生的事件感動。(埃利爾)廣場這個詞意為解放,它表達了我們呼喊自由的靈魂。它會讓我們永遠記住埃及人民,記住他們今天的所作所為是怎樣不僅改變自己的國家,同時也改變了世界。

埃及革命遲早會在中國會發生

  突尼斯埃及燃起的自由之火,在北非、中東已成燎原之勢。那裡的獨裁者還想傚法一九八九年鄧小平六四屠殺的「中國模式」。然而穆巴拉克親美政權的軍事獨裁、政治專制、貪瀆腐敗、官富民窮、不公不義,不正是鄧小平中國模式的阿拉伯樣板麼?穆巴拉克統治下的埃及人均GDP還高於中國呢,埃及人民推倒阿拉伯世界的柏林牆,不是為了築起另一座「中國模式」或伊朗模式的專制恐怖之牆,而是為了實現人類的普世價值:自由。

  在這波自由民主浪潮中最後一個沉默的專制堡壘是胡錦濤的中國。一位「中國模式」的鼓吹者說:「埃及和突尼斯事件不會在中國發生,每個中國人都想富起來對未來充滿信心。」我看胡錦濤是第一個沒有信心的,要不然為甚麼連埃及和穆巴拉克這兩個關鍵詞都懼怕,要在中國互聯網上封殺呢?這豈不是表明在他心中,害怕人們將埃及同中國將穆把拉克同錦濤相連結麼?

  毫無疑問,胡錦濤害怕的,正是埃及發生的事,遲早將在中國發生。

  第一,埃及人民追求的是自由、民主、公平、正義,結束專制暴政。這是人類普世價值,無分東西南北、無分種族信仰,正如被穆巴拉克政府禁止返國的伊斯蘭教士卡拉達維所言「阿拉伯世界內部發生了變化,無論是科普特基督徒還是穆斯林,這是我們的共同日子,革命讓這個國家人民的頭抬了起來」。胡錦濤為了否定普世價值在天安門廣場豎起孔子巨像,同毛澤東遙遙相對,讓人覺得滑稽。胡錦濤拿毛澤東對抗普世價值不靈了,搬出兩千多年前的孔子來對抗就能靈了麼?當然不靈。普世價值是人的價值,埃及人、中國人、首先是人,自由幸福是天賦人權。古希臘人都知道,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氣。埃及人民能夠勇敢地爭得自由,中國人民當然也能夠。當人民不願做毛澤東圖騰統治下的奴隸時,難道願意做孔子圖騰下的奴隸麼?

  第二,有人說,中國人有錢了,天安門廣場自由民主運動絕不會上演。不錯,中國模式壓搾勞工的人海戰術如富士康,的確製造一批擁護專制制度的富豪,撒錢都撒到台灣來了,讓台灣窮人排隊向中國富豪領錢。這種中國模式的貧富兩極化將是自由民主運動的導火線。暴政可以收買少數富人,卻無法收買有理想、有知識、有勇氣的年輕人。埃及人民勝利的力量源泉是年輕人的智慧、知識和勇氣,中國的未來也一樣。

最晚在習近平一代要作出選擇

  第三,埃及人民成功的因素之一是軍隊中立,而中國軍隊服從黨的絕對領導,黨指揮槍,一旦有事將重演天安門屠殺悲劇。這是沒有看到一九八九年以來中國和世界的變化,聲勢浩大的人民運動必然引發專制統治的內部分裂。八九年在軍事強人鄧小平絕對權威之下尚且有趙紫陽和軍隊將領抵制暴力鎮壓,屠殺後陷於孤立的鄧小平,還有美國總統布希又是密信,又是密使的暗中支持,幫他拿脫國際制裁的困境。今天已不可能重演鄧小平式全國性大鎮壓、大搜查、大逮捕、大清洗的國家暴力,誰要下這樣的屠殺令,將是自取滅亡。

  第四,在中國實現自由、民主、公正、正義的普世價值不外兩種道路。一種是黨國體制拒絕人民要求的政治政策,使各種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衝突愈演愈烈,最後導致人民和平革命迫使政府下台,如同今天的埃及。

  另一種是黨國體制與人民妥協,共同制訂改革議程,自動放棄一黨專政,修正憲法,保障人民權利制衡政檯權力,建設自由民主的現代憲政國家。如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戈爾巴喬夫、葉利欽在蘇聯,蔣經國晚年、李登輝在台灣走過的路,今天中國茉莉花革命正在開始啟動。從國際國內的發展形勢觀察,選擇的時間已日益迫近,最晚在習近平一代,無論中國人民還是統治者均要面臨作出自己的抉擇。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