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家」家破人亡大悲劇
 
「邦家」家破人亡大悲劇
作者: 蘇仁彥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7-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邦家租賃」是一家上百億資產,全國設有五十八家分店,曾受到各級高官大力推崇的民營租賃服務公司,資金來自十多萬退休者的投資。一年前廣州總部突然遭到當局查封捕人,公司潰散,使投資者蒙受無端損失,但迄今投訴無門,案情不彰,已有四十名投資老人含冤而死。


●軍隊出身的蔣洪偉(左),抓住租賃消
費市場的潛力,開辦只租不賣的邦家租
賃公司,任CEO,吸引上百億投資。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廣東省政府門前,來自全國的代表共一千多人頂著南國烤死人的烈日靜坐請願,很多是白髮蒼蒼的老人,省長朱小丹車駕從靜坐人群旁徑直經過,視若無睹。期間,有老人不堪炎熱下的氣憤而昏倒⋯⋯

九月十三日,同樣一批人再到省政府門前靜坐,他們舉著要見省委書記汪洋和省長朱小丹的標語。這天依然是天氣炎熱。突然一場瓢潑大雨,這些老人從頭濕到腳,狼狽不堪。稍後雨停,又是烈日當空,雨水蒸發,濕氣騰騰,靜坐者好像在蒸籠中⋯⋯最後當局同意請願者派幾個代表到省信訪局見面,但請願信遞了,沒有一個官員表態。一切仍如石沉大海。

廣州當局突襲摧毀邦家租賃公司

這些省府門前討公道的苦主是以廣州為總部,分店遍及全國的「廣東邦家租賃有限公司」的債權人代表。

去年五月十五日,廣州警方以「涉嫌非法汲取公眾存款罪」查封了邦家的廣州總部,拘捕了法人代表蔣洪偉和一批管理人員,在公安部統一行動下,全國各地共抓了邦家高層五十四人。該日,偌大一個邦家企業立即陷於癱瘓,全國五十八家分店被迫停業。由於當局抓人和查封總部時,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保護和封存公司資產 ,五十八家分店頓成無政府狀態,資產被哄搶、盜竊,許多資產流失不知去向。如北京一家分店,包括高級紅木、梨花木傢俱的資產估計有七千萬元,即被一對看店的母女私下侵吞,去無蹤跡。也有邦家高層管理人員趁機攜公司巨款外逃。

十多萬退休老人血汗錢化為烏有

邦家租賃大約有十五萬債權人,合共債務約為九十九億人民幣——在遭到政府這樣毀滅性的一擊後,近百億的資產一夜之間全部崩潰,無法挽回。公司鳥獸散,動產不動產、財務管理,一塌糊塗,猶如地震現場。

這些債務最多的是退休老人賴以養老的終身積蓄。大部分是瞞著兒女,有的是挪用家人兒女的金錢做投資,現在非常徬徨,不知如何向兒女家人交代。甚至還有賣掉自己住房投資邦家,現在錢房兩失,前途茫茫。長沙一位六十五歲的婦人,聽說邦家完蛋後,頓時噴出一口鮮血,終於吐血而亡。迄今全國已有四十位心血管有病的受害者,因受邦家案的刺激突然死亡,另外還有一人絕望自殺。

在靜坐現場,一些靜坐者被詢問損失多少,多是吞吞吐吐。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退休老人說,她損失了三百六十多萬,但至今還不敢告訴家人。據說還有十五位香港人受害,損失共三千多萬,其中一人達五、六百萬。他們在香港已找過中聯辦,但迄今無結果。

他們到廣東省政府門前靜坐,不是要向邦家討債,而是要追究當局的責任,要追討因為當局處理失當而使他們的血汗養老錢化為烏有的責任。

被當局只用一天就徹底搞垮的這家全國大型民營企業,當日被指控罪名是涉嫌「非法汲取公眾存款罪」,但邦家十多萬債權人認為罪名為當局羅織,他們無法接受。

邦家租賃以高額回報吸引投資者

邦家租賃前身是一家經營保健品的公司「廣東綠色世紀」,成立於二○○二年,顧客多為老人。董事長蔣洪偉是一個幹部子弟,聽說當過偵察兵。精明能幹。二○○五年三十三歲的他,和高層管理人員等去美國和澳洲談保健生意,無意中發現這兩個國家租賃產業相當發達,其產值佔GDP百分之三十,由於中國只佔百分之一到三,認為此行業在中國將大有發展前途,於是在二○○九年拓展業務改名「廣東邦家」,從事家電、傢俱、燈飾、汽車、健身器材、醫療保險器材、兒童用品、數碼電子、奢侈品九大類的租賃服務。

邦家以為自己佔盡先機,於是大肆擴張,以會員加盟的方式在全國開分店,因資金不足,除邀請加盟外,並以合作方式向退休老人融資。這十多萬債權人就是以加盟或合作方式借錢給邦家進行經營,而他們以收取利息作為回報,其投入的本金按合同到時退還。

這些老人指出,近年中國通貨膨脹相當嚴重,存在銀行的儲蓄不斷貶值,為了不增加獨生子女供養父母的麻煩,因此要想法用一生的儲蓄另作投資以保值,這樣才可以安享晚年。邦家提供給融資者的每月分紅(年息百分之二十以上),許諾投資將有四倍的回報,是一項相當富吸引力的投資。

邦家是民營企業,就像中國大多數民營企業一樣,因無法向國家銀行貸款,就只有走民間融資的方法。而邦家經營九年來,一直獲得官方支持,每家分店開業,都有當地官員為其站臺,官方從未質疑過其融資行為是非法的,直到此次邦家出現資金周轉不靈。


●以退休血汗錢投資邦家的老人們,哭訴無門。廣東
當局毫不負責地搞垮邦家,嚴重損害投資者權益。

邦家被各級高官讚為陽光企業

邦家債權人憤怒地指出,邦家公司從綠色世紀開始,一直獲得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支持和背書。在邦家債權人的請願申述書中,列舉了很多官方支援邦家經營方式的例子,比如二○○八年十二月,在中央黨校主持的「中央黨校中國租賃消費高層研討會」,許多國家大衙門,包括國務院發改委、發展中心、研究室、銀監會官員和專家紛紛上臺發言,充分肯定邦家租賃的思路和經營模式,認為邦家是適合中國市場需要的「陽光企業」。

他們指出,長達九年時間,沒有一家官方機構曾經質疑過邦家的經營方式。而曾經表態支持過邦家的國家領導人和高級官員更是數不勝數。僅廣州一地,就有前省長黃華華、市委副書記萬慶良、副市長陳明德等。

且不論邦家是否非法集資經營。政府多年公開為邦家背書,等於以公權力為邦家做宣傳公關,在中國的現實環境中,很多中國退休老人正是基於對中國國家權力強大無比的深切體會,才敢於把一生積蓄投放到邦家,但現在邦家出事,他們問道,難道公權力可以完全卸清其責任嗎?

邦家的債權人認為,邦家問題其實不是非法集資經營,而是經營出現困難。因為租賃這種在美國和澳洲很吃得開的生意模式,在中國沒有市場,邦家大肆擴張的結果最後導致二○一二年初公司資金出現問題,無法按時付給以加盟及合作方式投資邦家的債權人的本息(指到期應退還的本金和應付利息)。當時老闆蔣洪偉為解決財困,特地邀請一千多債權人代表分兩次談判延後償還本息的方法。也有債權人不滿狀告公司。

汪洋官場得意也來「打黑除惡」

很顯然,邦家公司與債權人因公司經營虧損或資金周轉不靈未能及時兌付本息引發糾紛,屬於民間借貸糾紛個案,與刑事詐騙無關。邦家問題誠如南都週刊所說,是「會員擴張過快帶來災殃的典型案例」。但對邦家和邦家債權人非常不幸的是,這事剛好發生在一位地方諸侯要問鼎中央權力,發動打黑除惡運動,需要拿某些民營企業開刀以製造政績之時,撞在了這位諸侯的槍口下,一宗純粹的經濟糾紛就變成了一宗刑事大案。

許多投訴者認為,此案與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有很大關係,他們這些老人實際上是汪洋為染紅頭上烏紗帽被無辜犧牲的受害者。

中共十八前,一心想入政治局常委當政法委書記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老婆殺人案,和親信王立軍翻臉,被王舉報,不但斷送了官途前程,還進了大獄,命運未卜。

與薄熙來重慶模式對著幹,搞廣東模式別苗頭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見政敵倒台,自己入常希望大增,於是大動作不斷,以圖撈取政治資本。在去年二月,也在廣東發動一場「打黑除惡」運動,以突擊方式掃蕩犯罪行為。運動代替司法,結果一桿子橫掃過去,固然震撼非法惡勢力,但更傷及成千上萬的無辜者。

廣東「三打兩建」衝擊市場經濟

二月九日,汪洋主持「三打兩建」全省電視電話會議。省長朱小丹,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和廣東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梁偉發對「打黑除惡」的「三打」行動進行了工作部署和總動員。廣東省委省政府要求,此次「三打」行動,要以「打黑除惡」作為首要突破口,想方設法深挖涉黑組織和惡勢力線索,想方設法告破一批惡勢力犯罪大案要案,想方設法端掉一批黑惡勢力團夥。要「釜底抽薪」、「直搗黃龍」,破除一切障礙和阻力,打掉涉黑犯罪團夥背後的「關係網」、「保護傘」,徹底剷除非法犯罪土壤,還市場一片淨土。

老闆蔣洪偉被捕公司慘遭瓦解

就在這個風頭火勢的時候,據邦家債權人披露,當時邦家高層發生辦公室鬥爭,一位高層人士徐新穎寫了封信給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舉報邦家老闆蔣洪偉,汪洋還回了信給徐新穎。就這樣一家資金有困難的民營企業突然成了汪洋打黑的對象,而後衍生出一系列災難性後果,十多萬債權人的權益被無辜犧牲掉。據消息人士說,對蔣洪偉的逮捕是由省長朱小丹(而非司法部門)下的命令。

債權人指出,如果沒有當局的突擊抓人和查封邦家總部 ,或抓人和查封之同時採取了保護和封存公司資產的適當措施,就不會發生令十多萬債權人血本無歸的破產。他們說,當時邦家因當局的違法查封,大量資產流失,債權人損失慘重,但實際上,到今天在全國各地仍然尚存大量邦家資產無人監管,如北京青龍湖八十六套別墅、廣州南沙開發區租入的四百三十畝土地、江西撫州波爾山莊養老度假基地、七百輛汽車(其中法拉利三輛)等,由於公司癱瘓,汽車日曬雨淋恐現在已成廢鐵,而房子無人照看,也將成破樓廢墟。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全國邦家債權人成立維權協調委員會,要政府出面承擔責任,賠償邦家債權人的損失。現成員已有數萬人。迄今廣東債權人已遍找各級政府申訴,包括廣東省委、省政府、廣州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省公安廳、市檢察院、省金融辦、省人大、市人大等。廣州之外的債權人則找當地政府。而且還頻繁到北京找兩辦(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上訪,一年多來僅廣東債權人即到北京上訪五十多次,送給中央和有關部門的訴求信多達數千封。但至今沒有人回應。

專究蔣洪偉無視十萬老人死活

此案至今還未正式起訴開庭,最近的發展是公安機關提出的起訴已從針對公司改為針對邦家租賃老闆蔣洪偉個人。最新消息說,公安機關向檢察院提出追加蔣洪偉個人涉嫌集資詐騙罪。邦家的債權人說,各級政府支持邦家公司長達九年,現在當局不告公司告個人,實際上是想為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應付的責任脫身,因為「至少我們是看到政府的大力支持,才把錢從銀行取出來借給邦家」,「現在政府所說的陽光企業變成了非法集資的企業 ,政府如何解釋?」

而蔣洪偉今年才四十一歲,據說他放言「十年之後出來,又是一條好漢。」因為不屬非法集資罪,最高判刑為十年。所以,不少受害人懷疑,邦家案是不是蔣洪偉和某些有權勢的貪官合謀從而賴掉十五萬人債務的一場大騙局?很多內情外人無法了解。

將十幾萬退休老人拖向絕望邊緣的邦家案,因汪洋要入常撈政治資本而起,在十八大汪洋雖然未能如願入常,但宦途卻更上了一層樓,到北京做了國務院副總理,分管農業、水利、防汛抗旱、扶貧開發、商務、旅遊。現在汪洋拍拍屁股走掉了,但卻留下了「三打兩建」的爛攤子無人收拾。

受邦家冤案拖累的十幾萬老人無法安享晚年,他們在廣東省政府門外的悲號,北京中南海的汪洋自然是聽不到的。但可以設想,這些絕望的老人對中國現實和政權的痛恨已到臨界點。中共維穩事大,維穩費已到天文數字,無非是想把對政權不穩定的因素壓下去。 但中國現在許許多多的不穩定事件,如邦家案,難道不是中共當局自己製造出來的嗎?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