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利用家人圖謀翻案
 
薄熙來利用家人圖謀翻案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7-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薄谷夫婦貪污受賄殺人枉法,被對立派整進大牢,家人長輩不知反省失教之過,竟誹謗別人是「大漢奸」,是薄熙來審判前的蓄謀操作。


●薄熙來薄瓜瓜這樣的合影已成絕響?薄案傳說
今年北戴河前將開審。天曉得。

一封谷開來老母的親筆信,我相信是真實的,它像一張悲情牌,又從薄谷家人及粉絲的手裡拋出,趕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判刑之前,其苦心運作,蓄謀已久,既為薄的妻子谷開來喊冤,又為薄從輕發落鋪墊,也收到了一點可憐的效果:有薄粉據此斷言最高檢將重審谷案,配合海外薄瓜瓜編造的謊言,企圖改變安徽法院的公正判決,為薄谷翻案。

這些都不足為憂,但范老太的「探監紀實」,把薄谷貪腐枉法的自食惡果,說成是漢奸誣陷所為,則可以利用國內庸俗的民族主義情緒,混淆視聽,仿佛薄谷是愛國主義者,應博得群眾的同情,但筆者依十幾年耳聞目睹的經歷,深知薄谷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大漢奸」,我可以例舉許多故事批駁范老太的謊言。

探監紀實稱谷開來面蠟黃目呆滯

海外的報導說,谷開來獄中情況近日惹網民關注,谷母范承秀親筆信在網路熱傳。該親筆信描述四月十九日范承秀探望谷開來的過程,指谷病重,面色蠟黃、目光呆滯,只懂點頭回應。挺薄人士、左派聞訊紛表「憤怒、痛心」,要求平反薄谷二人。在這份未經其本人證實、題為「燕郊探監紀實」的信中,范承秀稱她於四月十九日下午,獲特批隻身一人去燕郊的監獄探視女兒,會見時有最高檢察院幹部等六七名獄警在場監視。

我假定范老太所言大體屬實,但我奉勸她回想薄谷在大連和重慶兩地製造的無數起冤假錯案,哪一起案子的受害人,沒有父母及多名親友?哪個服刑的人不是面色蠟黃,目光呆滯?薄把彭治民,曾智強等人打成「黑老大」關進大牢,還聲稱「黑社會」不減刑,把李俊追出國境,還一路趕到湖北省石首市,竟把一紙通緝令貼在人家捐資修路的「功德碑」上;把王紫綺殺了,還逼人家姐夫常亮在飛機場舉牌自首;把樊奇航枉殺了,還恐嚇為其辯護的律師朱明勇;把法官烏小青刑訊逼供打死了,還偽造了看守所裡上吊的現場;把對立派貪官文強判了死刑,還綁架他的兒子當人質講條件,等等。

這些你范承秀難道不知情嗎?為什麼你家人徇私枉法時,你不批評教育呢?難道中國的官員殘酷地鎮壓升斗小民,不是「漢奸行為」嗎?彭水縣的小學生王婭上學沒有午飯吃,薄王卻大把花錢搞什麼「萬人紅歌會」,「國賓護衛隊」,女騎警,藍睛靈,公安食堂,等等,把已退休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奉為上賓,把重慶的土地廉價地賣給外商,難道這不是漢奸行為?

薄熙來殘害無辜范老太無動於衷

范老太自以為是老革命,就可以信口雌黃,用兩種標準針對同一現實,還想騙取人們的眼淚,難道她不知道中共建政以來,沒有獨立的司法審判,完全是地方黨委「一言堂」,監獄裡關押的犯人,苦不堪言,從來都是因營養不良而「臉色蠟黃」,蒙受冤屈者多如牛毛,致傷致殘者屢見不鮮,難道范老太沒有耳聞?谷開來剛服刑就可以探視,已勝過許多異議人士,有什麼理由喊冤?薄在大連製造的數百起冤假錯案,筆者不過是其中之一,我太太曾在開庭時被拒旁聽,並被國安局特務操控的法警毆打,後來探監時面對的我,也是「目光呆澀」,面黃肌瘦,為何范老太那時不訓斥自己的女婿,任由他壞事做絕?

范老太指責會見谷開來時有檢察官和獄警監聽,這有何奇怪?筆者被關押五年零一個月,每次家人探視都有人監控記錄,薄熙來要親自查看文字材料,這是哪家的王法?而且我獲釋後,從二○○六年一月三日至二○○九年二月七日,筆者又被薄的秘書車克民等國安特務軟禁了三年,如果不是李克強履新遼寧省委書記,筆者就永無出國發聲之機,我因批薄發表三篇文章,就被他整了近十年,你范承秀裝聾作啞,為何不講一句公道話?薄把個人貪腐醜聞列為「國家機密」,把敢言記者關進監獄,把「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的「大帽子」戴在我的頭上,使我失去的青春年華和物質待遇,這些是不是「漢奸行為」?

另據港媒報導,「燕郊探監記實」是范承秀寫給司法部長吳愛英及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信件,信中指出,谷開來重病纏身,請求當局批准家人可正常探視,並稱谷在二○○六年被人暗害致重金屬中毒,造成精神重症,懇求司法部長吳愛英及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准其治療。筆者建議監獄不應因薄谷亂法而反制其身,但范老太必須清楚,薄熙來是中共建政以來已暴露的最大的貪官,薄谷也是最大的「賣市」「賣國」的漢奸。

薄之罪行哪樁不是賣國賣市?

早在九○年代初,其把大連二輕局屬下的上百家大集體的國企全部低價賣給了黃鴻年;把星海灣的黃金地角賣給了外商黃某,林某等等;把大連動物園的舊址賣給了外商林某;把開發區的大片土地賣給了日本人,還搞了「台灣工業團地」「日本工業團地」「韓國工業團地」等等,這哪一個案子不是自肥和「賣市」的漢奸行為?

其妻谷開來利用薄一波、薄熙來、谷景生的職權,在長達十多年的歲月裡,橫行霸道,名利雙收,極盡奢華,囊括了大連招商、融資、土地開發、法律諮詢等大專案,發了「市難財」,用五百九十萬大連人的血汗養肥了自己,不僅把兩個兒子送到歐美讀書,成為了最早的海外鍍金者,而且將數以億計的不義之財,通過海伍德等「洋管家」轉移海外,全世界到處都是薄谷「行宮」,都有外商和政要的受益者,據此,你范承秀有何理由指責別人是漢奸?

報導說,信中稱,范承秀年過九旬,但當局只准她一人探監,「我看到谷開來面色蠟黃,大眼脫睛、目光呆滯、表情淡漠」。范又指,谷面對詢問不作回答,令范心裡難受,於是向谷大講當年跟著中共搞革命、抗日,又提及東北三省當年的亡國痛,「日本鬼子侵佔東三省後,姦淫燒殺,一片淒涼,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天各一方」。聽到這裡,谷有些激動,但依然沒有出聲。

大連法院李威案才是漢奸作為

在我看來,這些描寫都是不知羞恥的欺人之談,難道當年抗日有功就可以貪贓枉法嗎?難道跟著中共搞革命的最終目的就是建政後以權謀私,貪污受賄嗎?范老太把抓捕殺人犯的正義之士比作姦淫燒殺的日本鬼子,真是顛倒黑白,薄熙來在大連利用職權,為了「形象工程」,大搞動遷,搶奪老百姓的房屋土地,造成多起抗爭事件,許多地方「一片淒涼,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比日本鬼子還壞,范老太常年住在大連金石灘賓館,吃喝玩樂,不付一分錢,當然不知大連百姓的「亡市痛」,有何資本反誣他人?總之薄谷是最大的賣國賊和漢奸。

如果有人指責筆者因受薄的迫害而有偏見,那麼就請細讀近期網上所發表的有關「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李威司法腐敗,收受沃爾瑪八百萬元賄賂,身價十幾億,在京有十五處房產」的文章。其稱,今年二月四日,上海台「第一財經」報導了沃爾瑪十年不付租金的事情,之前《焦點訪談》曾經就這起超過十年的合同雙方執行糾紛案進行了報導。看似簡單的案件,非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是疑點重重。披露的記者說,沃爾瑪在中國橫行,就是因為和當時八國聯軍幾千人打敗中國一樣——有漢奸幫忙。

子女犯法,家母應承擔不教之過我不必重複它的內容,只想提示讀者,沃爾瑪與萬國公司的經濟糾紛,歷時已久,拖欠房租整七年,此間正值薄熙來及其爪牙橫行大連之際,而且沃爾瑪的業務與薄谷關係密切,不僅薄在大連對沃爾瑪鼎力支持,而且任商務部長後又與沃爾瑪暗渡陳倉,小小的大連法院院長李威,公然偽造簽名,任由女兒代理此案,從中受賄,沒有薄及其死黨的撐腰,豈敢如此膽大妄為?有人稱谷案將被復查,還想平反,這是無知的笑話,依公正而言,如真的重判,必得加刑處死。

不論如何,范老太都應當躬身自問:子女犯法,家母應當承擔不教之過,有一盤錄影為證,二○○七年薄熙來告別商務部時,薄的死黨為其篡權而故作聲勢,在商務部大堂聚集數百人搞了「告別秀」,讓部下們站在樓梯和大堂裡,聆聽「薄騙子」的胡言亂語,作為中國一個下派的地方官,薄自我感覺良好,不知萬千重罪雲集,被其「黑打」的冤魂纏繞,對立派的銳目對其虎視眈眈,還在那裡精心包裝,自淫自樂,仿佛勝過毛澤東的「薄澤東」從西南一隅將升起。

范老太不加勸阻,卻錦上添花,助紂為虐,豈不是自投羅網,為天下笑?如今貪污受賄,殺人枉法的罪行敗露,薄谷被對立派整進了大牢,明明自家人是賣國賊,卻誹謗別人是「大漢奸」,真是無恥之極,要我看,薄熙來瘋狂時大手筆造監,沒想到夫婦晚年找到了餘生之所,也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自己是不是「漢奸」「賣國賊」,歷史和現實自有定論。

(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於美國三藩市。

六月二十三日修改於多倫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