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妃甸:暴發式敗局典型
作者: 鄭恩寵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3-07-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唐山市曹妃甸是國務院確定的「大港口、大鋼鐵、大化工、大電力」戰略產業基地、河北一號工程,十年投資三千億,如今面臨償債、爛尾,玩不下去的敗局。原因教訓何在?


●渤海灣西岸,唐山市曹妃甸,一個新型的超級工程。10年花
了3000 億投資,現在收不了場。說明什麼?填海工程圖。

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主政已逾半年,對經濟困局尚未有新舉措,從近日官媒透露長達十年的唐山曹妃甸三千億投資失敗看,長期來令中共稱豪的經濟增長「奇跡」,或將是一場「曹妃甸式敗局」。                                             

三千億投資曹妃甸敗局已定

曹妃甸開發區位於渤海灣西側,隸屬河北省唐山市,規劃面積從最初三十平方公里,最後擴展到二千平方公里,相當於三分之一上海和三個香港的區域面積,總投資三千億元人民幣。自二○○三年,中共十六大胡溫主政後啟動開發,已累計填海造地超二百三十平方公里,高峰時日均投資四億元以上。一度被稱為「中國最大的單體工地」,國家級迴圈經濟示範區,曾令溫家寶總理「興奮得睡不著覺」,並於二○○七年五一節前往曹妃甸與冀東油田工人共度節日的南堡,發現了十億噸大油田 ,但最終被證明勘探不準確,僅是個美麗的神話。

唐山是河北省第一經濟強市,「十一五」計畫時期,曹妃甸與天津濱海新區相互競爭,試圖構成中國北方區域經濟發展的雙子星座並由張高麗和胡春華親自操刀。然而,似乎在一夜間,曹妃甸從巔峰墜落,掙扎在生死邊緣,原計劃構建的四大支柱—大港口、大鋼鐵、大化工和大電力正在落空,而早期用於基礎設施的巨額投入,正迎來償債高峰。「曹妃甸不行了」,「曹妃甸玩不下去了,哪個官員都不願去」⋯⋯

流言像幽靈般在曹妃甸、唐山、河北和北京等地徘徊。                                   

灤曹大橋是曹妃甸國際生態園最重要的基礎交通設施及灤曹公路的關鍵節點,自二○一○年開工,一年便停工。不僅大橋爛尾,這條全長十二點四公里、路基寬五十二點五米計畫投資九點四億元的公路也爛尾。大橋東南約五百米是國際生態城的科技園區,計畫為唐山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和河北聯合大學的新校區,兩校總投資十億元,如今整棟未完工的大樓廢棄在荒野中,有的已封頂,有的框架尚未完工,生態城目前一期投資了約二百億元。                           

曹妃甸工業區配套生活區是遠期規劃八十萬人的生態城,現已停工。曹妃甸是國務院確定的「大港口、大鋼鐵、大化工、大電力」的四大戰略產業基地。「大鋼鐵」的寄託者—北京首鋼千萬噸煉鋼專案,自一期工程上馬以來,事故頻發,損失慘重,且成本遠高於同行競爭對手,至今仍未扭虧。為二○○八年北京奧運會而搬遷的首鋼,一期項目嚴重虧損,二期項目變得遙遙無期,而首鋼是北京市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

「大電力」是規劃總裝機容量六千六百兆瓦,總投資規劃三百億元的華潤電廠,一期六百兆瓦發電廠項目於二○○九年六月投產。二期二千兆瓦項目至今未拿到批文。「大石化」是就近利用本地冀東油田的石油資源,尤其是南堡(已證實落空)十億噸整裝大油田的資源,二是利用深水碼頭進口原油。

據唐山市官員透露,中石化下轄的燕山石化公司一千二百萬噸煉油、一百萬噸乙烯項目已通過國家發改委核准,原定於今年七月開工,但實際卻無法開工。因為中俄和中沙(特阿拉伯)大煉油項目已確定落戶天津濱海新區,從產業佈局的角度看,新一屆政府幾乎不可能再距天津濱海新區不足百公里的曹妃甸部署石化大專案。

曹妃甸巨額債務成了燙手山芋

除四大戰略產業之外,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訪華時,唐山市與日本合作的中日曹妃甸生態工業園;胡春華調內蒙古任職後,河北和內蒙古力推的內蒙古在曹妃甸建立的臨港「飛地」產業園,如今都遭到 困境,日本鳩山由紀夫首相下臺後,更是缺乏推動力。據官員透露,二○一一年曹妃甸曾舉行過有主要領導剪綵的項目集中開工儀式一百四十個項目至今一個都沒建成。曹妃甸幾乎成了燙手山芋,領導更換頻繁,任職時間一個比一個短,官員都不願去任職,甚至派政法委書記去做過管委會主任。

然而,迫在眉睫的問題是融資。巨額債務償還的壓力,使其資金鏈處於崩潰的邊緣。最初的開發資金來自於國家開發銀行一百一十億元貸款中的九十億元。其後,國開行的貸款增至二百億元,並獲工商銀行的二百億元貸款。從二○○三年開發至今,已歷十年,曹妃甸正步入債務還本付息高峰期。曹妃甸土地二十萬元/畝,碼頭用地二十八萬元/畝,住宅商業用地五十萬元/畝,而填海造地成本從七萬元/畝飆升至三十萬元/畝,加上地上基礎設施投入,土地出讓能夠保本已不易。

唐山市銀監局調研報告顯示,曹妃甸「財政收入償債面臨較大壓力」。二○一一年,唐山市全部財政收入為五百五十五點五億元,債務危機命懸一線。唐山當地經濟學者認為,今天背負沉重的債務包袱,關鍵在於政府「越位」,「手伸得太長」。比如說,政府先把地造好了,把產業放在這兒,自然有人來蓋房子,但政府非要自己去建房子。

曹妃甸失敗:四萬億投資的苦果

曹妃甸管委會一位前官員分析,今天處境是二○○八年世界金融海嘯(中國)政府四萬億元投資種下的苦果,「四萬億元刺激政策一開閘,銀行爭搶著給曹妃甸貸款」。在其看來,二○○八年、二○○九年中國經濟到了該轉變期,但中央政府選擇了一條急切的路,「沒通過優化去轉型,四萬億元後一地雞毛,曹妃甸只不過是其中一羽」。另一官員顯然不完全認同「形勢說」,他認為中國經濟是「震盪經濟,隔幾年一個週期」。該官員稱:「當時準備了近二千億元的投資清單,但到市領導那裡一匯報,嫌產業太低端了,都想要搞新技術產業,迴圈經濟專案,直接就把這個計畫給否了,後來相當一批項目都落戶到天津」。

與相距三十八海里的天津濱海新區的關係,一直是曹妃甸從建立之初就不能回避的問題。唐山官員看來,在曹妃甸與濱海新區的競爭中,天津雖有優勢,但主要是政治優勢。相對於天津一年幾千億元的投資,如果讓幾百億給曹妃甸,就不至於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曹妃甸從建立第一天就不是為唐山自身的發展,而是著眼於整個北京、天津和冀東的區域發展「戰略」,若著眼於唐山自身,根本用不著開發曹妃甸。

曹妃甸的失敗也在於幹部換的太頻繁,換一個領導就換一種思路,甚至同一個主政官員在不同時期也思路多變。曹妃甸屬河北省的 「一號工程」,一度變為城鎮改造的「三年大變工程」。三年間,河北完成城市基礎設施投資七千一百三十一億元,是曹妃甸十年累計投資的兩倍 。為了配合曹妃甸開發而調來掛職和任職的官員,與唐山本地官員產生了分歧,形成了複雜的局面。在曹妃甸新區層面,自二○○八年來管委會主任,五年就換了四位。

「跑部錢進」花樣翻新的潛規則

曹妃甸的敗局原因諸多,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中國各地的發展將如何「跑部錢進」?據《半月談》六月五日報導,四處求人,打通關節,暗箱操作,投桃報李⋯⋯

在該刊記者專題採訪中,一些長期從事經濟工作的基層幹部打開心扉,自述他們遊走在其中的甘苦。

某省財政廳長回憶,一個地方部門一年往上級送的香蕉 、芒果有幾千箱,一次性送五百多箱。每到芒果、香蕉和荔枝等成熟的季節,總有大量的水果坐上飛機、火車進京城。太行山區的一個縣林業局管著一個森林公園,本來可以盈利,但經常接待大量拉關係的人,年年倒貼。不光領導來,七大姑八大姨,能沾點邊的都來,一住就是七八天。錢化了,人熟了,能爭取到補貼資金也值了。

廣西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市級領導說:「過去送錢、送卡,但現在有些人覺得有風險,怎麼辦?他把這個專項給你,會安排一個他熟悉的設計院,到你那裡去象徵性地設計,或者搞搞調研,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合理合法地將原本不敢要的紅包,變成了設計費,調研費。有的甚至直接介紹關係公司去做這個項目」。河北某貧困縣長一年為爭取一筆專案資金,但主管處長「嚴肅認真」,他便托人打聽瞭解處長媳婦的喜好,以及孩子在哪個學校念書,並派人專門「做工作」。得知處長媳婦喜歡一品牌的高檔包後,他一下子買了五個不同顏色的送去。還委託一位在中學教書的老鄉給處長孩子專門的照顧,並有意讓孩子將資訊透露給他父親⋯⋯

權力造城運動的警示

曹妃甸僅是一個活標本,從其敗局中讀到了中共權力造城與運動式搞經濟,必然失敗的結果;讀到了當年四萬億元大投資刺激的後遺症,也感到中國各地方債務黑洞的深不可測。不需多久,中國大陸還有多少大大小小的曹妃甸會引爆?

市場經濟的歷史和各國發展的經驗,並不是一國中所有的地區都一同發達。美國經濟發達的區域主要分佈在東西兩海岸,廣袤的中部腹地像鄉下,不僅人稀,經濟產業也低,因此中部州按人數分配的眾議院席位和總統選舉人票也少。

中共的權力造城運動,逆經濟規律而上,非但造不出繁榮,還往往染成驚人的錯誤。中共的決策者們,往往不知道市場能造就的,不需權力來造就;市場造就不了的,權力更沒能力來造就。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