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中國腦震
 
日本地震,中國腦震
作者: 蔡詠梅

專題

更新於︰2011-04-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日本世紀之災,中港兩地的反應不同。大陸愛國糞青幸災樂禍,被國人痛罵為中國的人性災難。日本民眾的從容自律和犧牲精神也使中國民眾自感不如,啟發對日本的全新認識。

  日本世紀大地震以及空前的海嘯和福島核電站事故,將日本這次遭遇的災難推到了極端,看到電視上那些觸目驚心的災情,全世界的人都在為日本流淚。中國作為日本「愛恨情仇」近百年的近鄰,反響特別強烈及複雜。因此網上有「日本地震,中國腦震」的說法。

糞青幸災樂禍是人性災難

  日本東北九級大地震發生後,中國網絡上的反應最初是兩極,由於多年的極端民族主義教育,許多所謂的愛國糞青大聲喝采,說「看新聞,就是想看死亡人數直線上升」,「上帝加油,滅了小日本!」「這是上天報應,值得高興」。有人到大陸搜尋引擎百度查到二百五十萬條「熱烈慶祝日本地震」的字句。還有某家大學的學生會竟然組織派對(party)慶祝日本遭災,有同學表示異議,竟被罵為「漢奸」還被踢了一腳。

  不過與零八年北京奧運那時愛國糞青言論鋪天蓋地獨霸輿論不同的是,今天也有很多中國人已跳出了歷史的恩怨情仇,以普世的人道主義情懷公開為災難中的日本祈福。而且糞青的法西斯言論更遭到許多國人的痛擊。他們譴責糞青仇恨上腦,「在別人的痛苦與災難中幸災樂禍」,是一種反人類、反文明的行為。中國時尚雜誌《時尚先生》總編輯斜江明第一個站出來譴責,將中國糞青這種因出於仇恨在別人的痛苦中尋求快感的現象稱之為中國的「人性災難」。他說,這是中國教育的惡果,根本原因是中國制度性障礙。

  有兩億博客點擊率的作家李承鵬指出,當局把西方和日本長期抹黑為假想敵的愚民教育扭曲了國人的是非,使他們看不清今天中國人不幸處境的真實源頭。他這樣質問愛國糞青:「不要以為我們的災難都是日本人帶來的,不要以為你現在的貧窮全是境外反動勢力造成的,現在搶你土地拆你房子的是拆遷隊,三公消費的不是菅直人內閣而是我們自己的官員,日本軍確實弄過毒氣實驗,可現在三聚、皮革奶、地溝油還不夠毒?至於強姦,我們現在不是天天被強姦著...」


● 日本國民面對千年大災,鎮定有序,沉痛面對。一個災區救濟飲食點。(互聯網)

對照日本國民素質國人感到慚愧

  糞青幸災樂禍的法西斯言論太丟中國的臉,搞得當局很不好意思,一貫只打壓自由主義言論而對中國極端民族主義言行百般慫恿大開綠燈的當局,竟然這次也破例下令大刪憤青的網上言論。隨著日本災情的日趨慘烈,中國民眾對日本的同情心加深,而且中國媒體有關日本預防地震的負責認真有效,日本民眾面對世紀大災難那種從容不迫、盡忠職守、互助友愛、自律有序的報導也深深感動了中國人。對照日本人,審視自身,只是令人感到慚愧。

  日本這次巨災估計有大約兩萬人罹難,但主要不是死於大地震,而是死於隨即而來的滔天海嘯。可見日本地震防震做得很好,而且各地區的地震避難中心就是學校,這使中國人相當感慨,喚起了對川震豆腐渣工程的痛苦回憶,說這樣的地震要是發生在中國不知要死多少人。網上有篇文章說。「多年來我國頻頻發生『樓歪歪』『樓停停』『樓脆脆』『樓薄薄』等關於建築行業的豆腐渣工程的新聞報導,無不令人觸目驚心。日本地震使中國人回憶起汶川、玉樹兩次大地震,而今兩會期間,雲南盈江發生五點八級地造成較大傷亡和財產損失......。」「日本世紀強震也震不倒日本的房子,不可否認,日本強震為中國抗災提供了鏡鑑。」「盈江五點八級地震就震垮了兩萬所樓房,人家九級要不是海嘯房子還好好的。」

  而日本人在這次災難中顯示的國民素質更不得不令中國人折服 ,一位網友這樣感嘆 ,「把我們中國人真的是比下去了。中國還他媽大國崛起,人家日本才是真正的大國風範。」網上流傳這樣一個故事:中國央視記者在福島採訪,當地加油站停止供油,該記者問加油站工人囤油是否為了高價而沽,人家的回答是為留待救護車等車輛用的。有網友不禁說到:太小人了,這就是以中國之心度日本之腹。強烈的對比,使得有的為日本地震喝過采的憤青也承認中國人素質比日本確實要低了好幾級。

  而最後徹底讓日本人比下去的是淪為國際笑柄的中國搶鹽狂潮。在這股搶鹽潮中最瘋狂的是武漢一個姓郭的男人,用了兩萬七千元人民幣高價搶購了一萬三千斤食鹽,但三天後食鹽恢復正常供應,鹽價也大幅回落,後悔不及,又想把鹽退回去。事後中國網民自嘲的帖子鋪天蓋地,譏笑中國人是「鹽慌子孫」(炎黃子孫),「災區不在日本而是在中國」,說「日本人地震沒死,海嘯沒死,核輻射也沒死,但聽說中國人瘋狂搶鹽都全部笑死了」。對日本幸災樂禍的糞青言論也徹底地消解在這一自嘲中了。

港人對日本遭災寄予深深的同情

  這次日本大災難可以說給中國民眾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角度來認識這個所謂的民族「宿敵」。經過當局過濾了的信息,過去一般老百姓了解的日本,只是一個歷史上侵略中國,三光政策,南京大屠殺,現在富裕有錢科技發達,有很多電器品牌的日本而已,至於現代日本的民主政治制度,全球首屈一指的社會秩序治安,國民的高度文明素質,可以說並不了解。經過這次日本世紀之災,中國人好像是第一次睜開眼來認識自己的鄰國及兩國之間的文明差異,或許這會有助於中日兩國人民之間消除仇恨,增進和解。

港人再度關注自身的核安全

  香港回歸了中國,但文化和文明程度與中國大陸有差異,雖然也受搶鹽鬧劇波及,但面對他人災難,沒有或極少有國內糞青那種對日本充滿仇恨因而幸災樂禍的情緒。相反香港與日本交往頻繁,對日本比較了解。香港人搭乘公共電動樓梯一律站在右邊,留下左邊空道供其他人快步上下樓,這一受到大陸遊客誇獎的文明行為,其實是港人向日本學來的。而且日本是港人最喜愛的旅遊地,不少人遊日本是一去再去,媒體說「對日本比對中國內地還熟悉」,「好像是港人的第二個國家,」因此媒體是一邊倒地對日本寄予很深的同情,並為日本美麗山川慘遭天災蹂躪而痛苦不堪。專欄名家陶傑傷感地說:「看著電視新聞,許多人的心情都很低落,一個優秀的國家,經此海嶽無光的浩劫,是文明世界的創傷。」港人為盡忠職守的福島核電站五十烈士感動流淚。專欄作家高慧然說,福島五十勇士平均年齡逾五十歲,由長者作出犧牲,留下青壯年擔負起把這個優秀民族的基因繁衍壯大的任務──他訝異之餘被深深地震動了。年輕網民聚集的高登討論區,眾網友合作為他們作了首歌「福島烈士」,製成音樂短片,為日本英雄打氣。

  日本驚心觸目的核事故也使港人再度關注香港自身的核安全問題。八十年代中國要在離香港僅五十公里的大亞灣建核電站,引發港人轟轟烈烈的反大亞灣核電運動。但港人的抗議水過無痕,大核照建,如今靠近香港的還多了一座核電站─嶺澳核電廠,而且廣東還正在籌建第三座核電工程。這些核電站是否安全,香港人是完全沒有信心的。

  以日本高尖端的科技水平和一絲不苟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在不測天災打擊下仍然不免發生失控的核災難。香港時事評論員吳志森質問道「一個沒有民主,資訊不透明,官僚主義當道,經常隱瞞危機和真相,用極權手段迫害『吹哨子的人』的國家,能相信這種制度可以管理好這麼多核電廠嗎?能相信他們在發生事故後會馬上公佈嗎?早幾個月前大亞灣發生大大小小的意外,官方廠方都沒有透露,直至媒體追查,才吞吞吐吐。還有多少事實被遮掩?能令我們有足夠信心嗎?」

  吳志森說,大亞灣核電站一旦發生事故,香港人除了跳海,是無路可走。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