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利用斯諾登大獲其利
 
北京利用斯諾登大獲其利
作者: 陳破空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7-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一個中情局青年僱員叛逃香港,將美國基於反恐需要的監控內幕曝光,引起全球性的新聞追蹤與幾大國的較勁,涉及國家安全與自由、隱私關係的價值觀大爭論。美國堅持要引渡、審判斯諾登。


●美國叛逃特工斯諾登說,選擇逃香港是對香
港法治有信心,及對中國人權狀況的信任。

二○一三年六月,美國人愛德華.斯諾登叛逃香港,披露:美國政府有一個「棱鏡」(Prism)計畫,監控一些美國公民和外國人的電話通訊或網路活動。這一爆料,轟動全球。

「棱鏡」計畫,用於反恐止於反恐

在沸騰的輿論中,有人譴責美國政府:在指責中國等極權政權實行監控的同時,自己也監控,這是「雙重標準」,「虛偽」,與中國政府的行為「並無區別」。有人則為美國政府辯護:那是出於反恐需要,在國家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美國政府處於難以平衡的兩難。

華盛頓皮尤研究中心的即時民調顯示,百分之六十二的美國人願意犧牲個人隱私,以換取國家安全;百分之五十七的美國人支持美國政府的做法。

事實上,美國政府的「棱鏡」監控計畫, 跨越從小布希到奧巴馬、從共和黨到民主黨兩屆政府任期。為在廣大範圍內搜索恐怖嫌疑、預防恐怖攻擊,美國政府撒下恢恢大網,大海撈針,收集的資料,難免涉及並非恐怖份子的普通人。然而,「棱鏡」計畫,源於反恐,用於反恐,止於反恐。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美國政府濫用了這些資料。

斯諾登的爆料,也得到了部分美國或西方民眾的呼應,有人甚至認為他是「英雄」,這完全可以理解,自由世界的人民,天生具有權利意識的敏感。其實,我們總能目睹這等悖理現象:在越是自由的國家,人們習慣了自由,只要自由被縮小一點點,就有人大喊受不了,比如這次斯諾登爆料在部分西方民眾中獲得的認同;而在越是專制的國家,人們習慣了專制,只要專制被減弱一點點,民眾自由多一點點,就有人大喊看不慣,比如中國毛左派對香港自由和臺灣民主的忌恨。

無法阻止恐襲,人類損失更大

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披露:由於「棱鏡」計畫,過去數年間,避免了五十起恐怖攻擊。如若不然,發生其中幾起、或者十幾起,社會恐慌情緒蔓延,連累經濟下滑、失業加劇、物質短缺,部分美國民眾,不僅可能喪失免於恐懼的自由,而且可能喪失免於匱乏的自由。

斯諾登揭發的所謂美國網路攻擊,最多的,是針對伊朗,比例達百分之十四,顯然掌握伊朗核機密,瓦解伊朗核項目,不僅策於美國的安全,也策於整個世界的安全。

手段相似,並不代表目的相同。中共網路攻擊,竊取他國的商業和軍事機密,輕則侵犯知識產權,重則危害他國安全、威脅世界和平;美國的網路攻擊,尋找恐怖份子的蛛絲馬跡,防範恐怖襲擊,不僅保護美國人民,也保護整個人類。此外,中國政府公開、公然、大規模地封鎖互聯網,剝奪人民的知情權,並捕捉網上言論,對異見者因言治罪。而美國政府的網上行動,則與此類行徑毫不相干。

當然,斯諾登事件,並非毫無益處。其積極意義,就在於,促使美國社會公開辯論,給美國政府以壓力,將來在如何保護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方面,做得更平衡、更完善。奧巴馬總統公開表態,歡迎這種辯論。

斯諾登在奧習會後爆料,時機蹊蹺

值得推敲的是,對美國「棱鏡」計畫的爆料,最早由英國《衛報》報導,那是二○一三年六月五日,就在奧巴馬與習近平在加州莊園會晤前夕;爆料人斯諾登露面香港,是六月九日,就在奧習會談結束後的第二天。而斯諾登本人,早於習近平訪美前的五月二十日,就抵達香港,並一直住在那裡。奧習會一結束,斯諾登就現身爆料,如此蹊蹺!

有美國政要懷疑斯諾登受北京收買、充當中國間諜,並非簡單的「陰謀論」,實有一定邏輯可循。這也可解釋,為何在奧習會期間,面對美方對中方網路攻擊的指控,習近平並不承認,還繞著圈子說話。

經過短暫沉默之後,中共官方喉舌突然開動起來大做文章。《環球時報》露骨道「要充分利用斯諾登其人,為中國的國家利益服務。」「或許他還持有更多證據,中國政府應當讓他講出來,並根據它們是否已經向媒體公開而對美進行公開或內部交涉。」「斯諾登對於中國來說,是送上門來的一張『牌』,如果此次處理不當,就會阻止類似的有利於中國的『牌』送上門來。」

斯諾登讚揚中國人權,證明其無知

曾為美國中央情報局承包商當合同工的爆料人斯諾登,二十九歲,高中肄業,很懷疑他通曉天下大事、明辨自由與人權的真正涵義。實際上,斯諾登在香港發表的公開言論,已經暴露他的無知。斯諾登說,選擇香港,是因為「對香港法治有信心。」這個說法,恐怕連香港民眾都不免失笑,因中共干擾,香港法治的獨立性逐年喪失,在世界上的法治排名,連年下滑。

斯諾登又說,他的選擇,「是出於對中國人權狀況的信任。」這種顛倒常識、混淆黑白的認知,不要說香港民眾,即便在中國民眾那裡,都貽笑大方了!斯諾登指明香港中文大學遭到美國駭客入侵,但該校隨後發表聲明,否認該校網路受攻擊。於是,斯諾登爆料,有多少可信度?也成為一個疑問。

如果北京找准這麼一個呆人下手,則讓人看穿了中共操盤手的智商水準,不過如此!斯諾登叛逃與爆料,無疑能讓中共借題發揮,但發生在奧習莊園會前後,無形之間,對這次中美峰會的成果(如果有「成果」的話),來了一場衝洗。所謂中美互信,再遭重創。

八國峰會正在英國北愛爾蘭舉行,斯諾登又及時爆料:幾年前,英國情報機構曾監聽到倫敦出席二十國峰會的外國政要。這類監聽,在世界上,顯然不止英國一家,當年的蘇聯,如今的俄羅斯,以及中國,向來靠竊聽治國,從來就是此類行為的老手。

父親呼籲兒子不要洩密不要叛國

如果因為斯諾登的爆料,而令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減少或停止必要的監控(出於反恐和世界安全的需要),其後果就是,聽任中共、俄羅斯等政權的監控(出於維護極權和防範人民的需要)單方面存在,眼睜睜看著自由世界遭受削弱。

斯諾登父親上電視,告誡斯諾登不要再洩密,不要叛國;並呼籲斯諾登「接受司法審判」,因為他相信美國的司法制度。天真,無知,或許還有些貪心、虛榮心,使斯諾登走上這麼一條不歸路,不僅觸犯美國法律,也危害美國安全,更在廣義上,悖逆人類良知。說他是自由世界的叛徒,並不為過。

斯諾登叛逃,或刺激中國人反叛

斯諾登叛逃香港,中國政府無論是否策劃者,都是這一事件的最大獲利者。斯諾登滯港期間,必處在中國政府的某種庇護之下,北京必派人與之接觸,並取得足夠情報。

六月二十一日,美國司法部以間諜罪、盜竊和轉移政府財物罪,向香港當局提出引渡斯諾登的要求。美港之間,有引渡條約,迄今合作無礙。六月二十三日,香港政府宣佈:斯諾登已經合法離境。當日,斯諾登從香港乘機飛往莫斯科,據說在那裡中轉,前往厄瓜多爾尋求政治庇護。維琪解密創始人阿桑奇正在厄瓜多爾駐倫敦大使館避難。維琪解密組織為斯諾登的這一轉移提供了幫助(但斯諾登尚未登機前往)。表明北京對中美關係有所顧忌,在充分利用了斯諾登的價值之後,將他作為一個負擔轉卸第三國。斯諾登何處是終?仍是問號。

一年間,中國有王立軍和陳光誠,美國有斯諾登,叛逃事件的交叉進行,恰恰就是當年美蘇冷戰場面的另一種重演,再次為習近平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說法,提供了一個注腳:取代蘇美冷戰的中美冷戰,早已從將來式變成進行式。

鑒於中國網路監控的無處不在、網路攻擊的舉世猖獗,設若有人從中共體制內出逃,揭露中國網路監控和網路攻擊的核心機密,那種轟動效應,肯定十倍、百倍於斯諾登的爆料。斯諾登叛逃,或將刺激更多中國人叛逃,從此,中國政府的任務之一,就是看死自己的網路監控人員,尤其那些核心人員。

也可以預見,借助斯諾登爆料事件的掩護,中共對美國和文明世界的網路攻擊,勢必有恃無恐,更形瘋狂,甚至更大規模地升級。中美網路戰爭,遲早將有一場惡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