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君向乾隆學叛逆
 
新君向乾隆學叛逆
作者: 朱健國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3-07-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任國主兩個多月,兩度攜夫人表演世界情侶遊,重外交輕內政,重虛榮輕民疾!繼五月挑起保文革爭論,六月四場大火禁止報導,連軍方也忍不住深刻不滿。

北京央視「百家講壇」六月一日的主題,名為《成敗論乾隆——叛逆的繼承人》,講乾隆上位後,即改變對雍正畢恭畢敬的孝子形象,全面否定雍正的施政方針——雍正國喪期未完,乾隆就一面 「至晝至夜,號哭不止;大殮之際,擗踴無數(捶胸頓足)」,一面「得志便逆父」,一百八十度大轉折,將父親雍正在位期間的改革全部取消,將雍正實行的宮廷向佛道開放等待重要政策悉數廢除。

指乾隆登基伊始,就迫不及待地展示「叛逆的繼承人」形象。

人們紛紛猜測,央視為何要在「六四風波」二十四周年紀念日前夕,高歌與父親對著幹的新皇帝?難道是鞭策今上習近平以乾隆為楷模,勇敢地否定先皇鄧小平製造的六四血案,平反昭雪,大赦天下?嚴峻的事實否定了這一希望。許多線民發現,這只是在鼓勵習以堅持「三自信」反叛改革,重啟姓資姓社爭論。當年鄧小平為推動改革開放設「不爭論禁區」,今日習近平大撕「封條」,讓「紅五月」成為了「爭論月」,讓舉國進入「爭論年」。

二○一二年十一月八日,習近平主持起草的「三自信」首次從十八大報告中飛出來,人們一時不明白它的真內涵。到得二○一三年五月,終於恍然大悟:習是要撕掉鄧小平三十年前對姓資姓社「不爭論」的封條,習是要打開重新爭論姓資姓社的大門——習近平是否極左分子,有待進一步的證據,但習是打開極左復辟大門的人,已無疑義。

五月逆流眾目睽睽的七大爭論

習近平酷愛爭論姓資姓社,集中體現於「五月逆流七大爭論」:

一爭「中國政治制度全球第一」——《求是》五月三日發表中國政治模式全球最佳論;

二爭「文革不能否定」——五月七日,《光明日報》刊文解讀習近平「兩個不能否定」;

三爭「重新神化毛澤東」——五月十三日,由國防大學、中央黨史研究室、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聯合攝製的十二集大型歷史文獻紀錄片《苦難輝煌》,在央視綜合頻道、紀錄頻道、央視第七套軍事節目隆重播出,片中復活了許多文革期間總結的路線鬥爭;

四爭「中國沒有整體腐敗」——五月十七日,《人民日報》發表《亂貼「國家資本主義」標籤用意何在?》;

五爭「自由主義是非法宣傳」——五月十八日,「布坎南《自由的界限》的汪丁丁序言被發行者撕掉後發售,創圖書審查新特技」;

六爭「中國比美國先進」——五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發表《思想純潔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保證》、《從來就沒有普世民主 資產階級民主虛偽》(《什麼是科學的民主》、人民網開設「無德無信美國人」專欄 ;

七爭「普世價值有毒」——五月二十八日,財經網發表《警惕基層幹部群體「被污名化」》、《人民日報》刊出「中共出台十六條意見加強高校青年教師思想政治工作」、鳳凰網發出《高官子女留學完成學業一年之內必須回國》(後闢謠撤銷)、《光明日報》推出「要將西式民主從普世知識降為地方知識」。

習近平挑起保護文革大爭論

一個月內密集出臺七類充滿文革味的大批判,誰也不會相信只是某些喉舌的「人自為戰」,也不會認定只是某常委的個人情緒或「挾持總書記」,它無疑是新君習近平全面表現自己的「男兒豪氣」。它清楚地宣佈:鄧小平的「不爭論」時代徹底結束了!

「紅五月七大論戰」的準備,可追索於二○一三年一月五日。其時習在新中委委員、候補委員研討班上發表重要講話:首次明確提出:「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這一與「徹底否定文革」背道而馳的左論,宣佈了習近平公開對父親習仲勳大背叛——習仲勳是堅持鄧小平改革路線最積極者之一。

可見習近平登基三天即到深圳仿鄧南巡,猶如乾隆假哭雍正。其偉大的抱負是全面否定鄧小平、胡耀邦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主持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將《決議》認定的由 「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被反動集團(林彪集團和江青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的「文化大革命」,列入保護對象。

習近平強調「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時,沒有將文革分割出來,更沒有說明文革思維在建國初期的一系列左運動中就已萌芽。這就等於在說「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文革」。而今「紅五月爭論七件大事」,讓人們似乎重回一九六六年「五一六通知」下發的年月。全國一片極左恐怖。

六月四把大火全民逼習下罪己詔

「五月逆流七大爭論」,打開了潘朵拉危機盒,眾多危機「六月流火」升級井噴。

從六月二日到六月七日,六天四場大火——二日,位於黑龍江大慶的中儲糧庫大火,五萬噸糧燒光光;同日,中石油大連石化分公司油渣罐爆炸,死傷悲摧;三日,吉林寶源豐禽業有限公司突然爆炸大火,截止三月十五日二時二十分,官方就不得不承認有一百一十三人遇難;而倖存者說還有多人失蹤。一場火災的死亡人數竟比台灣六點七級大地震傷亡多幾十倍!七日,又有《上訪冤民被迫製造廈門公車爆炸大火致四十七人死亡》。由此引發朝野對習近平執政能力的全面質疑——習任國家主席僅僅兩個多月,竟兩度與夫人滿世界表演情侶遊,其重外交,輕內政,重虛榮,輕民疾!既不像「黨鞭」,更不似公僕。

六月四日央視帶頭發難:《央視三問三把火:誰的責任?誰在變通?誰能放心?》消息爆傳網路,對三場大火皆只問責蒼蠅,義憤填膺,對三個火災現場都禁止記者及時採訪咬牙切齒,對習近平從國外發回「廢話指示」不屑一顧,激起全民逼習下「罪己詔」。

軍方將領出聲對習深刻失望

同日,《河南商報》刊發《成都財富全球論壇熊貓形象遭調侃:一看就是個領導》,文章圖片中將一大熊貓畫得類乎習近平,吸引了億萬網民爭相諷習。

當日,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又發表內蒙古包頭軍分區政治委員劉二明的策論:《分析基層不願講實情:講了白講,不如不講》,以此配合解讀「火燒連營東三省」的深層原因。文章痛斥「一些主官不怕出事,就怕露醜,把出現問題視為不可避免,把暴露問題看作是切膚之痛」,「為集體利益說假話無罪」。這就讓人明白,此次東北「三把火」,也可說是習近平的新官上任三把負火,燒出了習近平治國避重就輕、避實就虛,「家醜不可外揚」的毛式思維。「習八條」轉作風只是自欺欺人的形式主義,「習七不」禁止政改更是諱疾忌醫。如此倒行逆施,焉有不長城內外水深火熱?

值得注意是此文作者來自軍方將領,是否透露了軍方也對習主席的深刻失望?如果連軍隊都不信任主席了,中國夢如何做?

六月十四日,央視《新聞聯播》預告:明天出版的人民日報將刊登評論員文章《堅守不可逾越的紅線》。哀歎:要痛定思痛,舉一反三,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頻發的勢頭。這條紅線是一條生命線!

然而,評論不敢直言,是五月逆流帶來火燒六月!不能抓住病態癥結,豈能真正扭轉危機?

可悲的「墨菲定律」(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則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正在降臨中國。

二○一三年六月十五日於深圳 早叫廬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