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難:見證日本國民性
 
大劫難:見證日本國民性
作者: 陳破空

專題

更新於︰2011-04-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筆者有許多日本朋友,大地震後勸他們走避一下,回答都是,很多人死了,我不能離開。優秀的大和民族將如戰後復興一樣,雖再遭浩劫,定會浴火重生。

  三月十一日,日本東北沿海發生特大地震,震級最後被修正為九級,為日本一千二百年來最大、也是二十世紀以來全球第四大震災。

二戰後日本最大浩劫

  大地震引發大海嘯。海嘯浪高達二十三米,頃刻間吞滅城鎮、房舍、道路、車輛、船舶、行人。地動天搖,山崩地裂;海嘯肆虐,濁浪滔天。其景象,彷如美國大片《2012》的逼真現實版。從高空俯瞰的鏡頭展示,地上的建築、道路、車輛、生命,無不如同玩具般,被一隻的巨大的魔鬼之手,恣意翻來騰去,盡興毀滅。那一刻,人類顯得多麼柔弱而渺小!

  截至三月下旬的統計,死亡一萬多人、失蹤一萬七千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沒於海嘯。大地震引發核洩漏:福島核電廠爆炸,核輻射籠罩包括東京在內的廣大地區,並引發周邊國家恐慌。大地震還觸動日本南部鹿兒島火山再次爆發,所幸未導致重大傷亡。

  大地震、大海嘯、核輻射,一時間,三大災難,重擊日本,史無前例。原本已在經濟上舉步維艱的日本,遭此重創,損失不可估量。三千億美元,還只是初步的估算,已經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昂貴」的災難。日本首相菅直人痛心道:這是二戰後日本經歷的最大浩劫。日本天皇罕見地發表電視講話,勉勵國民相為扶持共渡國難。


● 東日本宮城縣首府仙台之機場,在311大地震中被海嘯沖毀。(互聯網)

東京市長發表「天譴論」

  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卻發表另類言論:「日本人過於自我、私欲。這或許是一次天譴。應該清洗執念。」石原於此時此刻提出「天譴論」,自然令多數日本人不能接受、甚至感到憤怒。石原次日道歉並收回言論,說應該考慮到受害者的感受。

  值得思索的卻是,日本遭遇浩劫,以「天譴」論之的並非外國名人,而是日本本國名人──身為東京市長兼右翼領軍人物的石原慎太郎。這不僅反映日本作為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程度,而且折射日本民族的反省精神,儘管這個反省的聲音,或許過於苛刻。石原的「天譴論」,實際上也在相當程度上刺激了日本國民的警覺,不少日本人開始反思:作為島國的日本,與海洋應有的和諧關係。

  絕對難以想像的是,當二○○八年中國發生四川大地震之時,一個中國人、尤其一個中國市長或省長,能夠說得出「天譴」之類的警句。那時,倒是一個美國人,明說那是「天譴」。美國電影明星莎朗史東,認為那是中共施暴西藏的結果;她自然由此遭到中國政府和中國「憤青」的圍剿、辱罵,更沒有中國人據此反思。

世界讚嘆日本國民素質

  石原以刻薄的反省姿態批評日本人,但日本人在大災大難面前的表現,卻受到舉世稱贊。冷靜、鎮定、從容、不驚慌、沒有混亂,沒有爭先恐後,更沒有哄搶盜竊。不論交通中斷還是滯後,日本人都如常排隊,耐心等候。近五十萬災民,被安置到諸如學校等避難場所,領取食物、水,限時充電手機,接受體檢等,都排隊進行,秩序井然。甚至連扔放垃圾,都依然堅持分類處理。

  震後,尤其核洩露發生後,居住東京的許多外國人,不是離日返國,就是暫時南移到大阪一帶,但東京本地的日本人,幾乎都原地不動,堅守職責。大地震當日,東京大停電,公共交通中斷,許多東京人長途步行回家。而僅僅一天之後,龐大而繁複的東京交通,就基本恢復。正是因為日本人的堅守,餘震不斷的東京,工作與生活秩序迅速恢復正常。甚至連居酒屋,入夜都照樣客滿。

  天災無情,但日本人的友愛無助,卻如早春裡的融融暖意。商店開業前,店主召集員工如是吩咐:「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能讓顧客看到我們的不安。一定要讓客人覺得安心才行。開店了!加油!」麵包店特意延長營業時間,免費分發麵包給步行回家的路人。巴士很久不來,有人走進藥房,買了大堆暖暖包,分發給候車的人。等地鐵很累,有人遞上紙皮讓人們防寒,那人竟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名高中生踩著自行車挨家挨戶探訪,看哪家人需要幫忙。長途步行而精疲力竭的人,忽然聽見一個親切的聲音:「天氣好冷,大家辛苦了!」那是一個老人,站在寒冷的路旁,把一杯杯熱咖啡遞到趕路人的手上......

  筆者多次造訪日本,在東京結交不少朋友。當核輻射烏雲壓頂東京時,也為這些朋友擔心,在電郵中建議:如果情況嚴重,是否可以考慮走避國外?比如到美國。結果,得到的回答大致如下:「我很想,但是我的同事都堅守崗位,我不能擅自離開。」「我也想,但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在這裡,我不能獨自離開。」「許多人死了、失蹤了,日本這邊正是需要人手善後的時候,我無法走開。」

  堅守核電廠的「福島五十壯士」(其中多人已經因核輻射受傷)感動世界。然而絲毫沒有呈現中國天災人禍時由官方媒體製造的那種煽情宣傳。一位五十九歲的日本老工程師,只留給女兒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核電的未來,會被我們處理這次事件的方式所決定,我有這個使命。」

  生存於地震活躍帶的大和民族,飽經天災。災難固然可以毀物傷人,然而卻摧毀不了日本人的意志和精神。日本人在大災大難面前所表現的鎮定、堅韌、大無畏和團結互助的優良國民素質,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被各國媒體驚嘆為「另一種震情」。豪華日本,仿如「最後的貴族」即便遭逢無量天災,也不失其高貴氣質,這才是大和民族留給人類的珍貴財富。

中國「謠鹽」釀醜劇

  二十名在日本宮城水產公司實習的中國研修生,海嘯撲來前,被該公司日本專員佐藤充首先救到高處避險,佐藤充本人再返回宿舍尋找妻女時,卻遭海嘯吞噬。而佐藤充的哥哥、該水產公司老闆佐藤仁,到處借房子安置這批中國實習生。他見到劫後餘生的中國實習生們,喊的第一句話是:「二十個人,一個都沒少!」

  居住日本的中國人大舉回國。一位嫁給日本人並在福島居住十年的中國婦女,領著她十來歲的孩子回中國,在成田機場接受採訪時,她只是一味抱怨機票難求、航班難等,一句也沒有提到被她撇在日本的丈夫和婆家人。

  焦躁不安並爭搶著登機的大批中國人,在候機廳橫衝直撞,互相擁擠、推搡、插隊,並高聲抱怨、爭吵、咆哮,頓時讓成田機場秩序大亂。日本地勤努力維持的平靜、祥和、有序的場面,竟被中國人打破、衝亂。現場目擊者驚呼:這哪裡像在日本,簡直就像在中國!

  就在核電廠接二連三爆炸、日本籠罩於核輻射烏雲的最危難時刻,日本人依然沉著,東京人照樣淡定,但遠在日本西邊的中國卻炸開了鍋。僅僅因為一則「食碘鹽能抗核輻射」的謠言,一夜之間就出現搶鹽風潮,隨後竟鬧出全國性的鹽荒。不僅上海、廣州等東部沿海城市,連遠離日本三千二百公里的成都、重慶,都不例外。

  中國博客和網民如是寫道:「謠鹽」傳播,一覺醒來鹽沒了,無鹽的結局。一副對聯:上聯「日本是大核民族」,下聯「中國是鹽荒子孫」,橫批「有碘意思」。小瀋陽風格的詠嘆:「世界上最痛苦的是甚麼,輻射來了,鹽沒了;世界上最最痛苦的是甚麼,輻射沒來,鹽買太多了;世界上最最最痛苦的是甚麼,人輻射死了,鹽還沒用完。」而中國政府對此發出「堅決打擊造謠惑眾、惡意囤積、哄抬價格、擾亂市場等不法行為」的《緊急通知》,本身也是這出黑色幽默大戲中的一個滑稽片段。還有極少數中國人,為日本遭難幸災樂禍,這些人何不借機重溫兩句中國成語?──將心比心。見賢思齊。

  日本未亂中國亂。一出「謠鹽」醜劇,將中國人的浮躁、盲目、自私、貪婪、貪生怕死等醜陋本性,暴露無遺。不僅讓中國人自己看不起中國人,而且讓外國人也看不起中國人。有外國人在網上寫道:中國人擔心甚麼核輻射,還是多擔心你們自己的毒奶粉、毒餃子吧!

大和民族定會浴火重生

  日本經濟連續二十餘年不振,增長乏力,仿佛一架豪華的馬車,爬升到頂峰之後,逐漸走上下坡路。是的,日本令人擔憂。人口下降,人口老齡化,勞動力成本居高不下,社會福利成為政府的沉重負擔。經濟下滑又遭逢大地震、大海嘯、核輻射三管齊至的攔腰重創,日本將走向何方?備受世界關注。

  日本首相號召日本人民:「準備從零出發,重建日本。」日本年輕人在網上留言:「現在,是輪到我們八零後來重建日本了!」或許,我們也不必太擔心日本。這個民族,無數次浴火重生。尤其在二戰後在遭受兩顆原子彈毀滅兩個城市和東京被狂轟濫炸的大悲劇下,日本人在廢墟上重建家園,發憤圖強,任勞任怨。一個戰敗國,迅速崛起為傲居世界第二的經濟強國。

  二○一○年底,中國經濟總產值超越日本,日本退居第三大經濟體。然而日本幅員、人口,幾乎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省,即便以其世界經濟第三的位置,其總產值和人均產值,仍是何等驚人!更不用說,其成熟的民主制度和高科技領先地位,更遠為中國望塵莫及。我們大可堅信,優秀的大和民族將如火中鳳凰,雖再遭浩劫,定會浴火重生。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