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何時夢醒?
 
昏君何時夢醒?
作者: 沈信之

專題

更新於︰2013-07-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六月七日,習奧對話竟說出「中國夢與美國夢相通」的夢話來。人民網卻說《中國夢與美國夢七大不同》,搧了習近平一個大嘴巴?


●這張習近平出訪中美洲聖何塞的官式照片,竟拍出
兩夫婦貌合神離的表情。新華社該不該打屁股?

今年,習近平六十歲,從新老接替程式上看,他有十年任期;但從其扮演歷史角色看,他從二○○八年奧運會之前就開始參與出牌了,迄今已有五年。到二○一八年,是他當權的十年。未來五年,習近平班子能幹什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是繼續腐朽沉淪,還是期待復興?且看看他們的「中國夢想秀」吧:

二○一三年以來,無論是雅安地震,還是吉林大火、廈門縱火,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公開場所的表現都像央視《新聞聯播》的御用「垃圾時間」所精心設計的呆板一樣。除了呆板作秀,就是自以為是,官場人視之沐猴而冠,而作為普通的民眾,也覺得不屑一看,因為眾多的死傷名單也比不了中南海的「官二代名單榜」,謊言、官話也掩蓋不了一絲真相。

人民網敢於搧習近平耳光

再看國際空間,習近平常常表現出驢子的叫聲勝過歌唱家。先是恭維普京有個性,自我作踐,肉麻恭維對方:「我覺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三月二十二日,習普會談時,夾帶突出自我的「私貨」)。再是,攜妻周遊美洲,頻頻向奧巴馬獻媚,居然說出「中國夢與美國夢相通」(六月七日,習奧對話)這樣的夢話來。人民網卻說《中國夢與美國夢七大不同》,竟然敢搧習近平一個大嘴巴?

所謂習近平的中國夢,不外乎黨天下家天下,不外乎「打天下坐天下」的皇帝夢;而「美國夢」則不然,它源自《獨立宣言》,強調「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強調「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政府一貫追逐濫用職權、強取豪奪這一目標,足以證明它旨在把人民置於絕對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如果說,習近平的「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實現中國夢必須弘揚中國精神,實現中國夢必須凝聚中國力量」,他鼓吹中美同夢,便無異於「實現中國夢必須走美國道路,實現中國夢必須弘揚美國精神,實現中國夢必須凝聚美國力量」,那麼,請問習近平該把中國共產黨葬往何處?或者是否鼓勵中國民眾推翻這個把人民置於絕對專制下的政府,以便實現美式「中國夢」?獨裁人物,總是生活在夢中。而民眾,早已是夢醒時分。

一九四六年三月中共《新華日報》社論「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六十七年後的今天,這話正好用在中共自己身上,算是「夢幻輪迴」;那時反蔣的中共是「如日東昇」,如今卻是「晚共」,和晚清十年驚人地相似。劉志軍們都是王朝的「股權人」,他們不願意放棄權力,更不願樹倒猢猻散,偶然犧牲個把陳良宇、劉志軍作為擋箭牌,但擋不住「帝國的崩潰」。

李克強豪擲八萬億不減苛捐雜稅

習近平囈語連連,再看李克強,同樣危機四伏,手足無措。李內閣的發改委年初傳出下達超過溫家寶四萬億一倍的「八萬億投資救市」計劃,與其說振興經濟,不如說再培養無數個劉志軍吧。劉志軍是第一個「完全公開財產」的中央委員,他非法獲得六千四百六十萬元人民幣,擁有三百七十四套房子,價值超過八億元,而廈門被指控縱火至少燒死四十七人的上訪戶陳水總一家十口住二十八平方米的危房——與其讓劉志軍們貪死,也不給陳水總一個活路,這樣揮霍「八萬億」,究竟追求的是飲鴆止渴,還是暴病而亡?

美國夢的特點是民主即限權,限制政府的徵稅權。英國、法國和美國的民主歷程,第一步無不是抗稅。相比之下,中國苛政猛於虎,苛捐雜稅多如牛毛,政府可以徵任何一種稅而無須經任何民眾代表同意,政府的攫掠之手誰也攔不住,甚至吃個饅頭還要交百分之十七的稅,刺激經濟陷入刺激貪腐的怪圈。

民生賴以生存的實體經濟,因重稅不減而慘淡經營,今年還有近七百萬大學畢業生就業簽約不足四成,就業難上加難,社會官民對立,民間火星四濺,被稱為「群體性事件」的民變一浪接一浪,可照樣擋不住「神十飛天,蛟龍下海」和擴充軍費甚至提拔上將,結果是政府財政收入所占比重越來越大,企業利潤和居民收入占比逐漸減少,貧富懸殊、分配不公、貪污腐敗、國富民窮。如果習李十年是這樣的十年,恐怕這十年難以安然度過。

法制日報分析群體事件新發展

民眾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雖然不知道會忍耐到哪一天,但類似一九一一年的終結晚清的「火藥桶」仍然會被突然點燃。從習近平二○○八年以副總登場來說,二○一二年接任大權,到二○一七年,這十年,就是習近平班子和民眾比耐力的十年,耐不住就是「一九一一年」,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年,還剩下五年,或者十年。民間頻頻起火,用明朝張居正的話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個火星,就可能點燃那個龐大的「火藥桶」;從秦二世到晚共的「九總統」、「七總統」,殊路同歸。

從二○○八年奧運會之年習近平接管安保大權開始,民變頻發,數十萬起,每次都是消減政權的權威和合法性,都是大量消耗軍警資源。一旦全國三千八百多區縣市有一半告急,軍警還有什麼優勢和資源可用於「救火、滅火」?據法制日報的研究報告數據顯示:二○一二年全國的群體性事件中,九○後學生以及外來流動人口的參與需引起重視,年輕的學生群體掌握網絡新技術,便於在網上進行動員,並突破消息封鎖,擴大事件影響力。

群體性事件走勢分析還顯示出:今後若干年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危機,有可能為形成新的政治發展空間和催生新的政治運動提供機會。比如引發大規模社會運動的三個條件:一是下層精英參與;二是組織和政府控制與治理能力不足;三是主要政治領導人重要關頭猶豫不決和舉措失當或內部分裂、宮廷政變等。

胡錦濤時代,如履薄冰,謹小慎微,大項目大維穩,花錢消災,總算讓民眾忍耐了十年;習近平的十年,民眾還有多少耐心?其實,中國不需要什麼「中國夢」,只要有改革,自上而下實現憲政,自下而上保障人權、自由,中國就得以新生、長治久安。發夢的昏君,醒來吧,人民枕戈待旦,早已夢醒。

(大陸來稿)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