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錢賠償,擺平冤案
 
出錢賠償,擺平冤案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浙江高院利用種種手段,強詞奪理,賠償張家叔侄二百萬,不追究刑訊逼供罪嫌的女神探聶海芬。顯示地方公檢法的保守頑固。


●網上漫畫(VOA)官方打虎從來雷
聲大雨點小。傳言很快將要審判薄
熙來這個大老虎。公眾拭目以待。

在五月號《開放》雜誌,筆者曾發表題為《浙江女神探謊言破滅》一文,現在看來有些過於樂觀,原以為浙江省公檢法會立即追究辦案人員的瀆職罪和刑訊逼供罪。

近日讀過鳳凰網轉發的《法制日報》的文章,才知浙江公檢法製造冤假錯案神速而高調,但懲治徇私枉法刑訊逼供的自己人,包括所謂「美女神探」聶海芬等卻閃爍其辭,無恥狡辯。一度高調聲稱要徹查冤案製造者的省公安廳銷聲匿跡。張家叔侄平反了,但刑訊逼供他們的罪犯不會受到絲毫損失。

高院決定賠償卻不懲罰瀆職者

《法制日報》報導說,從浙江省高院獲悉,省高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後數日,張氏叔侄尚未到高院領取賠償款。該賠償決定,分別支付張輝、張高平賠償金110.57306萬元,共計221.14612萬元。我看,如果浙江省有關方面不抓捕聶海芬,張家叔侄即使領取賠償了,心裡也不爽,但法院不在乎,它自稱是「從五方面反思張氏叔侄案」。哪五個方面呢?原來只是一個方面:不追究製造冤假錯案的犯罪分子的責任。

其理由冠冕堂皇:「相隔十年,張輝、張高平當時身體上受到的傷害等客觀性證據已經滅失,又缺乏驗傷等保留的證據形式,要追究該案的當年偵查人員是否犯有刑訊逼供罪,難度很大。」張高平的辯護律師、浙江大學刑法學教授阮方民這樣說。

浙江高院負責人接受記者獨家採訪時,從五個方面對冤案作出反思。表明在輿論上浙江省要自保了,先是利用阮方民教授的嘴巴替聶海芬等公安人員辯護,然後再由高院的領導下安民告示,總之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張家叔侄拿點小錢自認倒楣吧。

實際上,阮教授的受命說辭很容易批駁,你說身體上受到的傷害等客觀性證據已經消失,不錯,被打的肉體的傷痕已康復,但張家叔侄還活著,冤案的真相已經由後來的故事證實形成,如不刑訊逼供,那麼虛假的材料如何得來?如果按照阮教授的觀點,那就永遠無法在現有體制下追究枉法追訴人的刑責,也就永遠不能根治刑訊逼供和杜絕冤假錯案。試問,哪一個警察在毆打,虐待嫌犯時還會自己留下錄音或錄影的證據?既使被害人想留證,又如何創造條件?

請教授媒體出面為公安辯護

報導說,張輝、張高平這起錯案,有「浙江神探」之稱的聶海芬在冤案平反後廣受批評。四月九日,浙江省委政法委成立聯合調查組,對張輝、張高平錯案原辦理過程中公、檢、法的問題進行全面調查。「錯案追責程式一旦啟動,必會涉及相關辦案人員的行政責任及刑事責任,但要追究偵查人員是否犯有刑訊逼供罪,難度很大。」阮方民還說,除了已無證據之外,在錯案責任人體系中,僅把目光聚焦在聶海芬一個人身上,存在著一定程度上的錯位。聶海芬只是案件的指導者,並沒有參加一線的審問。

要我說,張家叔侄身體上的傷痕確實難以找到,但當年肉麻地吹捧聶海芬的媒體文字和錄影連篇累牘,還歷歷在目,阮教授如何敢說聶海芬只是「指導者」,沒有參加一線的審問?你是沒有良知的教授,是張高平的律師,拿著人家支付的律師費,卻運用了「指導者」這一辭句,為這起震驚世界的冤案形成的「聶神探」進行辯護?這才是真正的錯位。要我說,聶海芬至今沒有一點羞慚,反思,悔疚,卻靜聽一些沒有骨氣的文人,教授出來為其狡辨,這已充分說明,製造張家叔侄案的人不少,是一個枉法追訴的犯罪集團,必須立即一網打盡,拘捕重判,否則,不足以平民憤,服民心,揚正氣。

浙江高院負責人近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任何時候都不能否定辦案隊伍的主流和業績,對這些冤案愈加應該從理念上和機制上進行系統、客觀的反思,不能脫離當時的歷史條件和歷史局限,要分清個人責任和制度責任。——用所謂的「制度改革」的承諾去為聶海芬辯護開脫,又用「歷史和條件的局限性」去為空頭的政改遮掩,其實,中國的司法不獨立,由地方黨委一把手干預,是冤假錯案形成的主要原因,而聶海芬之流不過是走狗和代理人而已,現在出了醜聞,讓聶一個人或幾人受過,當然令她的「指導者」不高興,而浙江省的問題由地方官員自查,落入原地打轉的困境,不足為奇,目前他們正在利用權力,操控文人,愚弄輿論。

顯示地方保守勢力抵制政改

在我看來,冤案發生的原因不在於:「發生重大命案,社會上人心惶惶,上級會對這類案件進行督辦,時有層層下達限期破案的死命令。時間緊、壓力大,主觀和客觀上出差錯的可能性也就越大。」而恰恰是司法腐敗和枉法追訴一條龍體系的問題。張家叔侄案的關鍵點在於警方利用的一個「線人」。官媒的報導說,在復查中發現,袁連芳起了逼供誘供指供的作用。

在河南馬廷新案中,也是如此。二○○三年春節後,袁連芳因涉嫌販賣淫穢物品牟利,被關押在河南省鶴壁市看守所,與當時一起滅門血案嫌疑人馬廷新同監;二○○四年四月,袁轉至杭州市拱墅區看守所,與張輝同監。馬廷新與張輝均述及其二人的口供形成,系同監犯袁連芳寫好筆錄,供自己抄寫、背誦,否則就拳腳相加,加以折磨。

僅袁連芳一個人,就參與制造了兩起著名冤案。事實上,現在已形成枉法追訴,賺錢買官的完整體系,從看守所一直延伸到監獄,其中公檢法以及部分律師都是生意鏈上的吸血鬼。張家叔侄案撕開了冰山的一角,但目前則由於地方干預而嘎然而止。

因此,浙江高法能主動宣告張家叔侄無罪,並給以國家賠償,這表明中共改革派有依法治國的良好願望,而聶海芬等人不受追究則表明,不想或不敢大舉政改的習李,已面對地方保守勢力的拼死抵制而節節挫敗,顯然,它也集中表明了黨內保守派力量的強悍和頑固,貪官們不想失去依靠徇私枉法而大發其財的生意場,更抵制刑事追究,連黨內處份都不接受。所以,不要小看「美女神探」,這樣一個小瘤,切除它不那麼容易。

浙江高院的負責人巧言善辯,他說,辦案做不到百分之一百的準確。在我看來,此案折射的是中共改革派的自相矛盾和尷尬處境:既想根除冤案,又想保住政法委。實際上,只有整個社會民主轉型後才能最大限度地杜絕司法腐敗,減少冤假錯案的發生。

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