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其不幸、怒其不醒
 
哀其不幸、怒其不醒
作者: 日吉秀松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3-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今日中國嚴重的貧富懸殊、社會不公,引起底層民眾的極端不滿而嚮往毛時代的「平等」。其實完全是中共多年欺騙造成的無知幻想。

日本放送協會NHK播放了以《毛澤東的遺產》為題的紀錄片,介紹了一批中國河南省鄭州市工人(含下崗工人)如何懷念毛澤東。那些人成立學習毛著小組,唱革命歌曲等來追思這位前共黨領袖,並舉行集會,打出毛澤東旗幟,針砭時局,抨擊現狀。鳳凰週刊也就河南工人崇毛現象作了《「文革控」的廣場》的專輯報道。四月二十五日,河北邯鄲市臨漳縣劉廣營村毛澤東銅像廣場落成。這是由民營企業家楊東民、楊志國投資三千多萬元人民幣建設而成。據說這是中國第二座毛銅像廣場,第一座在毛故鄉湖南韶山。

威脅長者茅于軾令人心酸

新一輪崇毛潮又起,「左派」活躍,「漢奸」帽子又開始量產,扣在與其觀點相左的人頭上。五月四日,長沙一批毛派青年打出橫幅抗議自由派經濟學家茅于軾,辱稱為茅如屎,指責他為漢奸。原起於茅先生曾在《把毛澤東還原成人》一文中,嚴厲批毛。甚至有人公然用流氓手法威脅八十九歲高齡的茅于軾。網絡上還傳播著對批毛者施暴的畫面,看後令人心酸不已。筆者哀其不幸、怒其不醒。

當前,中國社會處於充滿對立與矛盾,信仰與邏輯混亂的時期。特別是一些知識分子的自我墮落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為名和利,不惜出賣最起碼的人格尊嚴,不惜出讓最後的防線:沉默權。在評價毛澤東問題上,所謂左派及崇毛人士,不顧歷史事實,使用偷換概念、詭辯等手法,一味美化、掩蓋、杜撰。

前年(二○一一年)十一月,山西省太原市、河北省石家莊市發生「愛國」民眾在烏有之鄉的支持下,焚燒南方報系報紙的事件,他們認定南方報系有漢奸行為。他們視南方報系「所有一切行徑都是在配合其主子美帝國主義顛覆和肢解毛主席和老一輩共產黨人建立的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此,我們愛國群眾堅決與其鬥爭到底,不把這些漢奸力量驅逐中華大地誓不罷休。」(據博訊報道)

同年,毛派網站《烏有之鄉》起訴茅于軾和辛子陵,指他們「的文章和著作意在顛覆國家和煽動社會動亂。」《烏有之鄉》因堅定支持薄熙來被關閉尚未恢復,但《烏有日刊》、《烏有書社》兩個網站依然在發聲,依然在打人。他們針對趙士林教授的批毛言論,指責道:「此人不僅指名道姓辱罵已經六十多歲的李慎明同志,而且把一切堅持全面正確評價毛澤東的人們統統辱罵為『毛糞們』。如此大學教授怎能為人師表呢?!」

問得很對,但不能辱罵六十多歲的李慎明,難道辱罵八十多歲的茅于軾,合理嗎?《烏有》為何沒有反應?可見毛派的雙重標準。

究竟誰是出賣民族利益的漢奸?

他們動輒罵人「漢奸」的邏輯就是:擁我者同志,反我者漢奸;順我者愛國,逆我者賣國。足見其邏輯多麼混亂,多麼霸道。

《辭海》給漢奸的定義是:「漢奸原指漢族的敗類,後泛指投靠侵略者、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中華民族的敗類。」很清楚,所謂漢奸就是指投靠外來侵略者、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中國公民。茅于軾批判毛澤東。究竟是誰代表或出賣國家民族利益呢?

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批判彭德懷時,翻起老帳本數落彭德懷主持的百團大戰,並說:「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廬山會議實錄,李銳著,天地圖書一九九三年版第二○七頁)這就是毛澤東抗日的真實心理狀態。請問,這是不是漢奸言論?茅于軾歷數毛的錯誤與罪行何止一二!

如何評價毛澤東,每個人可擁有各自的觀點。擺事實、講道理,尊重言論自由。那種以謾罵以至暴力威脅不同觀點者的行為,只是反民主的野蠻行徑。歷史的價值不在於發言者的音量有多大,而是在於真實性有多少。用再多的「漢奸」帽子、再骯髒的話語、再兇悍的暴力,也不可能改變歷史真相。

探尋嚮往毛式極權主義的來源

「左派」、崇毛人士為何嚮往極權主義的毛澤東時代?值得注意的是,懷念毛的大多數人曾經生活在那個時代的底層。以窮為榮的毛所以能成為這部分人的一面旗幟,與中國社會的兩極分化關係甚大。雖然今天中國社會經濟得到提升,民眾生活有不同程度改善,但多數崇毛者處於社會邊緣,對目前的貧富懸殊,極為不滿,自然就會對平等產生強烈的嚮往,他們認為毛時代社會平等,腐敗不嚴重,於是崇毛現象此起彼伏。

根據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的調查統計表明:二○一○年中國的家庭基尼係數已高達零點六一,大大超過零點四四的全球平均水準。這說明中國社會的經濟收入差距已經拉大到無法忽視的地步,分配不均現象極端嚴重,社會進入高風險期。腐敗橫行,包括失業者在內的社會底層嚮往平等便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但是,通過懷念與歌頌毛時代來否定現狀,是既愚昧又無知。

被「左派」讚頌的毛時代的中國社會,絕不是想像中的平等社會。其實,那是一個被嚴密封閉的虛偽社會,兩極分化被掩蓋得很巧妙而已。城鄉居民的差別,幹部與工人的差別,幹部的工資也分成三十個等級。而高級幹部享受著鮮為人知的各種特殊待遇。旅美學者李毅在《中國社會分層的結構與演變》中談到:一九五六年時的幹部級別,從一級的五百六十元到三十級的二十六元,其差距在二十倍以上。僅這一點,從平等觀點來看,當時的社會早已不是什麼平等的社會。毛澤東口口聲聲要消除三大差別,大搞所謂階級鬥爭,結果正是他加劇中國社會兩極分化,並製造新的階級。

毛時代政治上的不公平,不斷打擊知識分子、製造冤案,箝制言論自由,數十萬、數百萬人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家破人亡⋯⋯更是家喻戶曉,罄竹難書。大飢荒,人相食,造成至少兩千萬人餓死;文革一場「浩劫」,都與毛澤東的獨裁統治密切相關。因此,前國務院副總理方毅說毛澤東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暴君」。但是,這些鐵一般的事實,沁透一個偉大民族血淚的歷史,在「左派」、毛派人士眼裡全是造謠、污衊。這些人有的還掛著學者、教授的名牌,真是莫名其妙、不知羞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