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天.禍臨農村
作者: 林 淵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3-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世界迄今已有四千餘次太空發射,大量太空垃圾飄浮危害宇航,大氣層內的碎片傷及地面,則以中國最為嚴重,當局沒有防止和賠償辦法。


●綏德縣一對農民夫婦手拿從天而降的火箭碎片。

中共官方五月二日公佈:當日凌時六分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發射了「中星十一號」通信衛星。筆者不禁想到,這一夜,不知又有多少火箭殘骸碎片,降落在中國的窮鄉僻壤?多少村民為此而擔驚受怕、損失財物,甚至無辜喪命!

早前在香港公映大陸獨立電影工作者張贊波拍攝的紀錄片《天降》,引領觀眾深入大陸的貧困農村,了解這些火箭升空所遺下的災禍!中共官僚吹噓其航天科技成果時,可有關心黎民百姓付出的代價?

火箭碎片墜地中國最為嚴重

張贊波的故鄉是湖南邵陽市,五年前,他從媒體朋友得知,離邵陽約二百公里的綏寧縣自一九九○年以來,一直受到天降火箭碎片的困擾。之前,他從沒想到這種事情離自己這麼近,也從不知道殘骸會落在有人居住的地區,他一直以為是落到大海、沙漠這種地方,但墜落的範圍竟涉及家鄉附近十一個鄉鎮,近十六萬人口。他於是帶著攝影機到現場調查。

火箭發射,造成無數太空垃圾,碎片墜地以中國最為嚴重。說是「碎片」,但有的大得嚇人,張贊波攝得一件達二百斤重的火箭殘骸,砸斷了五根碗口粗的大杉樹,要五六名村民才抬得動。這些從天而降的不速之客,至二○○八年己來了二十多次,不但破壞村民的房舍田地,污染他們的河流,砸死了他們的牲畜。在一九九八年,一名十六歲女學生,更被一塊巴掌大的火箭碎片擊中頭部喪生。女死者的父親表示,慘劇發生後,地方幹部曾來探訪及發放一些慰問金,但當地電視臺最近報導綏寧回收殘骸的事蹟時,竟說預防碎片意外及疏散群眾的工作做得很到位,從沒有發生死亡事故。公然撒謊,尤如在死難者家屬傷口上撒鹽!

而村民的財物受損,向政府索償也絕非易事。張贊波攝得衛星發射中心的官員到現場應付村民索償的兩個場面。其中一次碎片在田裡砸出近兩米深的大坑,十幾名農民花半日時間才把碎片抬出來。但官員說:「你說賠啥呢?沒東西可賠啊!你說這個地,地都是國家的。」

另一次有村民的屋頂被碎片擊出一個大洞。賠償談判在一間會議室裡進行,農民、鄉幹部、觀測站副站長、當地軍分區領導,坐滿一屋子。主導談判的觀測站副站長官威十足,軟硬兼施,老是說:「老百姓不能吃虧,國家也不能吃虧。」聲稱不要中心的賠償就交給保險公司來研究,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碎片毀地殺人,賠償微不足道

受災村民面面相覷,只好無奈接受賠償由一千二百元略為提高至二千元。而修補那破爛屋頂的工錢最少也要三千多元。張贊波指出:最初也擔心那些官員不讓他留在會議室拍攝,但他們沒有阻撓,可能他們確實覺得自己把這件事處理得很好!

其實觀測站和軍方人員一般不會到農村家回收碎片,以避免面對村民索償,除非造成較嚴重的損失或傷亡,他們才會到現場查看。隨著中共的升空項目越來越多,村民承受的風險便越來越大。二○○八年是中國的「奧運年」和「航太年」,中共或許為北京奧運沖喜,宣佈發射了十五枚火箭,十七顆衛星和一艘飛船 ,成為史上航天活動最密集的一年。

雖然地方政府接獲火箭升空的通知後,會貼出通告和發放防空警號,呼籲村民提高警覺,但碎片無眼,更何況政府根本沒有為村民提供安全之所!有村民建議,既然火箭無法避免飛越他們的上空,政府應在這一帶多設防空洞,讓人民有臨時藏身之所。另外,政府應為受影響範圍內的村民購買保險,一旦發生意外,村民也可得到來自非政府的賠償。但中共官僚豈會關注窮鄉僻壤老百姓的訴求,他們反勸村民以大局為重,應該因國家的航天事業進步而驕傲,為祖國發展作出犧牲是光榮的!

張贊波片末字幕中列出了十數顆碎片降落綏寧的相關衛星,大多是價格昂貴的商業衛星。據國內媒體報導,目前全球商用衛星發射產業每年的市場總值可達二十五億美元,中國商業發射所佔百分之七至九,到二○一五年前後,這個數字可能提高到百分之二十。張贊波指出:這種商業發射帶來巨大收益,卻以區區的兩三千元打發因發射而冒受損失的村民,實在太過欺人。

波及九省三十地區當局應重視

綏寧縣的「天降」威脅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張贊波調查發現,西昌、酒泉及太原這三大發射站的火箭升空,下墜碎片波及的範圍最少涉及全國九個省三十多個鄉鎮,包括貴州、江西、廣東、內蒙等地,其中貴州受影響的範圍最廣,但中共封鎖消息,外界很難得知村民受影響的具體情況。

二○○八年以來,張贊波這部《天降》曾在大陸一些民間紀錄片活動半公開放映過,但只有《南方周末》曾作報導。在網上搜索,有關「天降」事故的消息並不多見。直至二○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較嚴重的一宗在貴州發生,有村民把現場一片混亂的相片傳到網上,連官方新華社也不得不作出報導。

題為《長征火箭殘骸墜入貴州 散發有毒物質》的報導指出,據尚寨土家族鄉村民反映,看到物體直奔村民們而來,有人已驚嚇哭起來,有的抱起小孩直跑,儘量遠離落體,一聲巨響,龐然大物落在小溪旁邊,刺鼻的黃煙把整條小溪覆蓋,慢慢向四周擴散。而當局事後聲稱:此次衛星發射器殘骸降落,雖驚嚇了村民,但沒有造成村民的房屋等財產損失,落區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中國科技日報記者其後訪問了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一院總體設計部研究員余夢倫,他表示:「目前中國已開始探索『可回收』的火箭。這種火箭的推進器分離後,還能受控飛行,直至落在安全區域,從根本上解決殘骸墜地的問題。」但何時能研發成功就不得而知。在此之前,那些勢單力弱的貧困村民,看來只能繼續忍受這種擔驚受怕,「忍辱負重」的日子!

片中,綏寧縣一名小學生在題為〈落衛星〉的作文中寫道:「希望祖國不要將衛星發射到我們這裡來,這樣我們的生活就會更加幸福快樂。」也有農民無奈地說:「我們生在這裡,能躲到哪裡去?」「這就是命,聽天由命吧!」專橫的政權看準了這種認命的小農特性,繼續肆虐,剝奪了你的生命財產,還要你感到光榮!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