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毛批毛決戰在今年
 
保毛批毛決戰在今年
作者: 凌 鋒

中南海

更新於︰2013-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今年是暴君毛澤東的本命年,毛派在當局的庇護下大肆活動,醜態百出;自由派則處處遭打壓,中國面臨毛路線復辟的嚴重危機。對薄熙來的審判,或可看出當局的意向。


●中國近來毛派份子空前活躍,去年十月十九日化名李實的
毛澤東侄子毛遠新(中)高調參觀河南浙川縣南水北調工
程。右是毛遠新老婆全秀鳳,左為毛澤東堂侄女毛小青。

今年是毛澤東一百二十歲冥壽。由於鄧小平以來中共特權集團的保毛策略,死後三十七年,毛仍然陰魂不散。可以預料,毛的徒子徒孫,當今的毛左們,將會裝神弄鬼,又掀起一股惡浪。而「習李體制」怎樣應對?自由派與善良百姓又如何反制,將影響到中國未來。

毛澤東百歲冥壽時,毛的殘餘勢力也企圖為其招魂,毛歌紅歌再度流行,但是那時人們對「十年浩劫」記憶猶新,貧富差距不如今天那樣大,因此毛派還欠缺群眾基礎。尤其鄧小平對毛利用文革整他,並且導致兒子鄧樸方殘障,自是積怨難平;但是為了延續中共的統治,還要利用毛這個神主牌的剩餘價值。因此他沒有徹底「非毛化」,只是毛的後人在鄧活著的時代,過的並不如意。

今年毛派比二十年前大為活躍

但是今年不同了,由於當局長期封殺對毛犯下歷史罪行的報導與討論,使後來的年輕人不明毛的真相,而薄熙來又在重慶「唱紅打黑」,並偽造打富濟貧為民伸展正義的「毛澤東路線」;當局在拔除薄熙來時,卻以「個案」與「刑案」來處理,迴避他復辟文革路線的實質,以致薄熙來一直被毛左們所美化,在當局包庇下,他們的勢力不斷集結,形成當今中國社會一大毒瘤。

今年是毛的本命年,某種程度上比一百年更有意義,是中國傳統曆法「干支」中完成了兩個甲子的迴圈,因此毛左有理由大事紀念,期望由此而實現「毛式復辟」。

早在去年中共十八大前夕,曾是文革「四人幫」幹將的毛侄兒毛遠新(毛澤民之子)與一夥毛生前勤務人員、退休幹部高調造訪南水北調工程源頭河南淅川縣,紀念毛提出「南水北調」構想六十周年,呼籲民眾「飲水思源」。顯然是為抬出毛這塊神主牌製造輿論。

毛澤東家鄉湖南湘潭市今年撥出高達一百五十五億人民幣,加快十六個重大專案的建設迎接毛誕,其中十二個為韶山項目,包括毛紀念館舊館改造工程、毛故居環境整治及韶峰景區改造。相信這筆經費由中央補助,地方官員又可以趁機沾毛光而撈一筆。

今年二月三日,白痴毛孫毛新宇在河北石家莊啟動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系列紀念活動。他聲稱,毛澤東發展馬克思主義並開拓社會主義國家,「為全世界提供了成功的先進經驗」。因為智障,這些言論都是別人準備好的,他只是照本宣科而已。前一天,他已經朝拜位於石家莊附近的平山縣西柏坡村。據云,這具不堪入目的痴孫在今年內,將被捧到一些 「革命聖地」,來推展紀毛活動。

四月二十五日,位於河北邯鄲市臨漳縣劉廣營村的毛澤東銅像舉行揭像儀式。毛女李訥、女婿王景清以及毛勤務人員出席典禮。該尊毛銅像重四點一噸,像高六米,基座四點一米,雖由農民企業家捐款建成,當然也是經過政府核准,才得以污染華北大地。這是繼毛一百壽時在韶山建成銅像後的第二座。

毛孫到處獻醜,自由派遭圍攻

五月四日,一批紅二代、紅三代齊聚井岡山紀念朱德、毛澤東會師八十五周年。到場的有毛外孫孔繼寧、朱德外孫劉建、陳毅之子陳昊蘇、何長工之子何光曄等。

五月五日,山東濟南舉行「紀念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文藝晚會」,由兩大左痞司馬南、孔慶東主持,李訥出席。不但陳雲女兒陳偉力出席,連葉劍英女兒葉向真(凌子)也去捧場。

不過毛家的後人因為不同母系,並不團結,很少共同出席同一個場合。毛澤東循封建帝王例不把女兒當「後人」,發出「始作俑者,其無後乎」的哀歎。因此毛新宇以「嫡孫」而威加眾親。而且李敏、李納不大合群,而那些紅二代、紅三代也根本瞧不起傻兮兮而心眼不好的毛新宇,所以孫威有限,何況網路上還盛傳此孫的血脈不純,毛新宇也缺乏「血統自信」,沒敢驗DNA來駁斥流言。

但是,不管怎樣,毛澤東這塊神主牌對紅二代、紅三代攫取政治、經濟資源有利。所以他們還是會千方百計利用毛來張揚他們的紅色身份。即使人們印象還好的凌子、陳昊蘇等,也不能免俗出席露臉,難免沾光得益。

毛左得意之際,必然要去打擊非毛的自由派人士。現在他們的共同目標就是「槍打出頭鳥」,對付曾經在兩年前發表討毛檄文《把毛澤東還原成人》的經濟學家茅于軾。於是不論茅到哪裡演講,他們就到那裡阻擊。規模最大的一次是五月四日茅于軾到長沙演講「看懂中國經濟:如何讓財富增長」,遭到來自全國各地的左派抗議,他們拉起寫著「漢奸過街人人喊打」、「茅老賊禍國殃民」等橫額,揮舞「毛澤東思想萬歲」的紅旗,在市區聚眾鬧事。講座被迫更改地點。騰訊燕山大講堂五月中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辦茅于軾主講「產權為什麼重要?」,也被迫取消。

這還不夠,毛左們還組織「愛國聯盟」,五月中在東博書院論壇發帖,準備起訴「攻擊社會主義、否定共產黨領導、顛覆現行政體、辱罵開國領袖和愛國人士」者。東博書院是孔慶東的個人網誌,孔因罵一大學生「狗漢奸」,日前一審被判書面道歉、賠償兩百元。

不論毛左們如何謾罵或要起訴「茅國賊」,真正的國賊是「毛國賊」,因為茅于軾只是一介平民,只有毛澤東才能禍國殃民,推行極左路線與紅色恐怖,整死八千萬人。

鄧家深藏不露,老妖貴婦出籠

現在越來越清楚,不論是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把「 維穩」放在首位,而且要將「動亂」消滅於萌芽狀態。但是對毛左們製造的動亂,例如剝奪他人的言論自由,當局完全視而不見。十八大前夕,為了營造所謂「改革」形象,對毛左司令部的「烏有之鄉」網站,也一度封殺,但是如今只封殺自由派的網站,只抓維權人士,對毛左則網開一面。維權人士「同城飯醉」也被打壓,對毛左公然集會結社則熟視無睹。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毛派與太子黨的這些活動,鄧小平​​家人沒有參與, 顯然他們擔心,如果毛路線恢復,鄧小平必然成為「修正主義」頭子,何況他有「永不翻案」的承諾。

當局似也在配合毛左的囂張,中宣部在年初拋出「反黨、反國家、反民族」的「三反」罪名,讓人回憶起文革時期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接著五月又出現「七不講」,又比兩年前吳邦國的「五不搞」升級,「量」與「質」都提高了,因為不要說「搞」,連「講」都不可以了。這不是倒退是什麼?

於是,「舊社會」的沉渣也紛紛浮起。例如從一九五四年就開始當「人大代表」的老妖精申紀蘭又成為紅人見報;她得意忘形到在清明時節為毛澤東燒兩個紙美人,以免毛在陰間寂寞。報答六十年前毛對她提拔之恩。

三宮六院的毛澤東居然在陰間也可享齊人之福,那麼在陽間的毛家後人豈可不沾餘蔭?甘當十五年二奶的毛外孫女孔東梅,終於在去年「坐正」,是看中男方的人,還是男方的錢?一躍而成為「大款夫人」。

薄熙來審判可能是一個看點

面對毛派的猖狂活動,自由派的處境相當險惡。去年十月,河南鄭州有四位青年在公開場合撕毀毛澤東畫像;也有人在紀念毛的場地掛出臘肉以諷刺毛堂乾屍;但是這些都是零星活動,不能形成反毛復辟的氣候。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研究室主任張明澍透露,有關調查顯示,中國人的政治態度出現中間化趨勢。如對民主的看法,左的占百分之三八點一,中間的百分之五十一點五,右的百分之八。與一九八八年相比,西方化程度明顯降低很多。顯然,這是六四屠殺造成的退步。而左右的比例,懸殊到令人吃驚。顯示目前中國有毛澤東路線復辟的危機。

總之,批毛是檢驗改革的試金石,不但三十年前是如此,今天更是如此。

因此中國將走向哪一條道路,也許一拖再拖的審判薄熙來會有些啟示。有傳說要看秋天的三中全會。在這以前,黨中央的刊物又在痛批習近平所主張的「憲政」是資本主義的貨色。是習近平自己否定自己,還是黨內鬥爭已經勢成水火?目前的局勢,除非習近平模仿老毛在「引蛇出洞」,否則中國看不到改革的前景,只能等待火山口的爆發。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