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營之後三分一世襲論
作者: 徐澤榮

中南海

更新於︰2013-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傳習李當局有意讓幹部子女為接班主體,不妨實行權力機構三分一位置由老營之後世襲至第四代,一家分一個。屬開明專制,貴族立憲。

當然,也得看到,從針對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疑假問真」到「成功證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走。現在看來,不妨說,若沒有「證非二十義」,無論是國是黨,就沒有「自己的理論」,就無法掌握自己的前途命運!

老營之後正在形成政治群體

體制之外中共老營之後代替——即使是在監獄之內——體制之內中共理論重鎮啟動和完成對於馬學奠基「公理」的證非,理應受到中共最高當局承認,「證非二十義」理應被其視為「自己的理論」。依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突破作繭自縛的體制之內中共理論重鎮,等於緣木求魚。以史為鑒,可知興替:劉秀另起爐灶,仍可沿稱漢朝;馬學元論證非的形而下式道化肉身,其實就是且僅是理論領域裡的劉秀。杜甫詩云「圖南未可料,變化有鯤鵬」,正此之謂也。如果此次證非乃為出自西方、民運、法輪功、社會黨而非中共老營之後,中共最高當局也許就沒有資格主動地當箭手,而只有可能被動地當箭靶了!

老營之後能否這樣說話?君豈不見十八大後,老營之後正在依據胡耀邦所開之例、陳雲所遺之願,取代T派、J派成為接班主力?老營之後已經開始成為類似共產黨、共青團那樣的政治群體。如果此種安排必然成為事實的話,作為一名受過西方名校教育的老營之後,作者無意接統治權,但是有意接話語權。只考慮統治權世襲,不考慮話語權世襲,便會「一手硬捧不起」;只考慮保江山,不考慮換腦筋,只是「一條道走到黑」。

一九五四年日內瓦會議為老營畫線

作者定義中共老營之後為「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日內瓦會議結束當日之前,業已擔任中共縣、團、處或者具備副高職稱及以上的中共以及附共高級文武官員、高級知識分子(不含各級人大、政協代表)的子女及其配偶,以及以下三代孫子女和外孫子女。」日內瓦會議面向世界正式體現了中國百年國恥時代的終結,以及中共三十三年(1921-1954)奪權固權的完成。此次和會,標誌當代中國針對西方的「退夷雪恥」已告功成,長遠意義大於「中原獲鹿」。

中共老營之後的第五代至第N代改稱「中共老營遺族」。清朝之時,「老營」專指入關滅明的八旗官兵,乃屬滿人內部口語,作者借來一用。老營之後第五代及其後代,即老營遺族,從政治上說,理應循法兼且自律退出歷史舞台,迎接正義轉型,擁護還政於民。「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一歷史規律,沒有可能曲折逢迎老營本身以及老營之後的意志,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出獄之後修改獄中所撰之書至二○一三年五月,作者從媒體消息、內圈傳言得知習李當局有意普遍選拔、擢升老營之後為接班主體,從上到下實行統治機構大換新血。作者不得不放棄原有「黨主立憲,設元老院」的政體設計,改而主張,如果有著封建色彩的世襲制度必然捲土重來,防不勝防——英國民主、日本民主也是始於持「不出代議士不納稅」的貴族與君主的守範制衡,那麼實行「三分之一共和世襲」要比「不計比例寡頭世襲」要好,屬於開明專制,貴族立憲。

三分之一權力由老營之後世襲

此中必然也有中共當局,為著將來可能被迫實行開放政黨禁、報刊禁、議會禁、司法禁之時,「自己的人」可占多數(至少於開禁之初十年八年)未雨綢繆之意,並非全無進步意義。「三分之一」乃指各級立法、行政、司法機構的三分之一位置,當由各級而非僅由中央級別老營之後世襲至第四代,一家僅出一個,只要表現良好,保證若干年內升至某一高職。其餘三分之二當向社會人士徹底開放。

有別於老營的各屆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委、中央檢法兩院正副院長、中央級科工社三院院士,歷來全國戰鬥英雄、全國勞動模範之後僅第一代,即他們的兒女(不延至孫兒女、外孫兒女),也可納入「老營之後附屬概念」範疇,世襲一代上述位置,也是一家僅出一個,只要表現良好,保證若干年內升至某一高職,不過全額只占上述三分之一的四分之一。

中共統治合法性質,如今只剩「打天下退外夷者及其後人應治天下可睦外夷」一條「自然法則」。依照此理,本不應讓並無打天下退外夷然則曾坐天下睦外夷者之後,與老營之後普遍平分秋色,甚至後來居上,此屬自毀朝綱,終會導致社會上下左右聯手擊之,猶如漢代之平十常侍,唐代之平武后黨。

老營世襲制度應超越利益集團

「老營之後三分之一共和世襲」應該制度化、公開化,高知化、留學化;有著較高素養、智商的世襲老營之後,應該超越利益集團鼠目寸光,胸懷修齊治平偉大理想,方能突破保權保命保財保色、庸君庸臣庸將庸吏的侷限,像其老營父母一樣,演出一場有聲有色、威武雄壯的經由富民強國走向天下為公的歷史話劇,從而留名青史,功垂宇宙。

建議有關人等一讀趙義《超越利益集團》(《南風窗》二○一三年五月十三日)。該文要義乃為「現代政治離不開利益集團,在利益集團的叢林中,政治家必然要小心駕駛施政之舟,但偉大的政治家總是力圖超越於利益集團尤其是特殊利益集團之上,在完成時代使命的道路上創造偉業。」 

唉,孫中山大總統、袁世凱大總統九泉之下有知,該會生發何種感想?   

(摘自作者《馬學本無真:勞動價值說起步就錯了》。作者係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其父為中共軍級幹部,文革被迫害死。)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