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抓權,李克強放權
 
習近平抓權,李克強放權
作者: 穆 岸

專題

更新於︰2013-06-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習近平暗箱操作「七不講」之際,二把手李克強卻在強調「簡政放權」。這明顯的背道而馳,是否預示未來十年習李體制將有麻煩?

這兩天不斷被大家拍磚的「七不講」顯示了習總的政權思路,有意思的是,中共雖然用「七不講」在意識形態領域裡搞暗箱操作。但同時,國務院主管李克強卻在電視講話上竭力強調國家要「簡政放權」。

這樣,對政治局勢敏感的人就看出了一個問題,政經分開這條路子如果不是習近平自動接受的,「習李」的未來還會和諧嗎?我們不妨全面地剖析一下這兩個人。

首先,看看習近平的成長背景。對於一九五三年出生的習近平當然具有五十年代的群體特徵:受黨的教育深,出口紅歌毛思想,青春期在文革中,經歷無政府時期,敢想敢幹少拘束。下鄉、當兵,幹部子弟父母大都受過文革衝擊,政治及生活上大都經歷過低谷。也可視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經歷過上山下鄉,沐浴過改革春風」的一代。可想而知,習近平的實幹精神和強勢形象全都來自於那些歲月的磨練。

而一九五五年出生的李克強自然也難逃這種大環境的「薰陶」,所以,不管是十八大上還是後來的記者見面會,「習李」二人給人的印象都像「實幹主義」的大叔。有人把「習李」比喻成一輛將領導中國十年的雙架馬車。可這個組合,也有很多相異之處。

家庭與教育的背景差別很大

首先是兩人性格大相徑庭,這源於「習李」不同的家庭背景。

習近平是中共元老習仲勳之次子。在他出生時,習仲勳已經官至中宣部部長。習近平十歲那年(一九六二年),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康生發難,老毛依據小說《劉志丹》杜撰出「習仲勳、賈拓夫、劉景範反黨集團」。習仲勳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習被下放到洛陽工廠勞動。一九六九年一月文革中,十五歲的習近平來到陝西省延川縣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插隊落戶。習近平努力入黨,曾任大隊支部書記,建造起第一個沼氣村。一九七五年十月,他受推薦為工農兵學員,進入清華大學化工系學習,經四年畢業之後,任軍委辦幹部,八三年開始從政之路。

相對習近平童年的顛簸,李克強的成長歷程要平淡許多。其父沒有習仲勳那麼高的職務,李父李奉三只是曾做過安徽省鳳陽縣縣長、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安徽省地方誌辦公室副主任這樣的地方官員。可他卻能給李克強提供一個相對平緩、優越的教育機會:一九七二年,十七歲的李克強在合肥八中高中部畢業後,下放鳳陽縣大廟公社東陵大隊知青。李克強是一九七七年中國恢復高考後的第一批北京大學法律系學生,曾任北大學生會主席,畢業後在職獲得經濟學博士。這也讓他成為中共領導人中,名副其實的學歷最高的一位。

講現實與講邏輯的不同風格

以上比較,可見習近平在青少年時期曾飽受磨難。如文革初期,因為說反對文革的話而被抓進中央黨校坐牢,一周之後,習近平因為無法忍受饑餓而大膽越獄,找到母親齊心要吃的填飽肚子,但母親流著淚,向黨委告發兒子。因為當時習家並無食物,如果連習母也受牽連遭到處罰,習近平兩個弟弟的生命也難以保障。後來習近平在回憶此事時說:「看到母親流出的血淚,我意識到了極端主義理念的害處,也從此擁有了用現實主義來思考所有問題的智慧」。這樣的成長經歷,想是促成日後習近平施政會比較現實的原因之一。

相反,李克強則是具有知性且邏輯性很強的人。由於李克強的父親並不像習仲勳那樣大起大落,在其父的照顧下,李克強在省文史官李誠門下學習了五年古典史書。使他因為廣泛閱讀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國外經濟書籍而被稱為「讀書狂」。因此,有人將其稱為中國新領導班子中的「智將」。八二年成為北京大學共青團書記時,他曾宣佈「如果會議時間超過一個小時,大家可以隨意離開會場」。一九九九年擔任河南省代省長的時候,他提出了「中原崛起」的價值概念,在此後的五年間,河南省地區總生產額增長了兩倍,從中國三十一個省的第二十八名躍至第十八名。 但也有評價認為,他在行事時常常脫離現實。二○○八年擔任常務副總理之後,他曾試圖對國務院直屬的二十八個部門合併整合,但因各方反對而以失敗告終。

可見,李克強的知性智慧,在他的行政思維中側重的是效率和嘗試。更像一位背著智慧背囊的冒險主義者。

為李克強的未來捏一把汗

一個是現實主義者, 一個冒險家。兩人自然會發生很多歧見,習近平凡事最重視團結; 李克強重視效率和價值。若兩人在政治思維上不能達成協調,就勢必產生矛盾。而影響未來十年的改革。

有人認為,改革是習近平李克強兩人的共同點。縱觀中共的改革史,每一次在真正意義上大談改革都是高層面臨危機之際。不管是經濟壓力還是社會問題,「改革」就像救命法寶一樣,幫助高層度過難關。「不改革就會亡國亡黨」的口號說了多年。

如何應對中國當前的危機,或正是習李二人的矛盾之處。首先,利益群體的腐敗掏空了中共,但「習李」本身又和這些群體關係微妙,尤其是習家族的高層歷史淵源,在很大程度上對他在採取行政手段時產生顧忌。而思維慎密的李克強在解決問題上肯定比較循法,除非他對習的決策保持沉默。

今天,習近平發佈七不講的「九號文件」,就是一個佐證。以習近平的思路,想來一場換血就勢必抓緊輿論。但李克強高調「放權」是明顯的吹前進號,和習近平的「倒退」形成鮮明的對比。

所以,不管未來社會怎樣轉變,當權政客保守思想的根深蒂固才是最可怕的。這是習近平的局限,旁人過多地指責無疑是徒勞,甚至會強化他的頑固。筆者現在反倒為李克強捏了一把汗,如果習近平只是被「黨性」所束縛,倒也罷了。但是如果他真的向老毛看齊,未來十年,李的位置是否安穩?便很難說。就是打倒一批「利益群體」,也必然再養另外一批而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