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在延安
作者: 彼得.弗拉基米洛夫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6-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金鐘按:《延安日記》是一部研究中共歷史的重要史料。作者弗拉基米洛夫,中文名孫平(1905—1953)作為共產國際代表、塔斯社記者,被斯大林派往延安做情報工作,攜帶一部大功率發報機,和斯大林保持直接聯繫,莫斯科和中共高層的電信交往都經過其手。他在延安三年多(1942.5—1945.9)正值二戰決定性階段直到日本投降,目睹延安整風、七大、重慶會談等事件,和毛澤東等領導人時有面晤,觀察入微。其觀感相當程度反映蘇共的看法,對毛極力掩飾的真相有許多記錄。而日記翔實可讀,一九七三年出版後受到各方重視,具世界性影響。中共一九八○、二○○四先後兩次作為「內部發行」出版,禁止公開引用。全書六百頁,本文摘錄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八日至九月四日日記結束有關中共的部分。



1975年英文版《弗拉基米洛夫日記》封底之作者像。

 

 


●毛在1943 年7 月在延安機場迎接美軍觀
察組組長包瑞德上校(右)。左為朱德。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八日

日軍在我們的前線繼續進行抵抗。可是,在有些地方,他們已開始投降。日本陸軍和海軍的高級將領紛紛自殺。在奧地利開始了對戰犯的審訊。戴高樂為已判死刑的貝當減了刑。這位法國前元帥將被終身監禁。

我無意中看到了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中共領導和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持著聯繫。電報無疑還表明,與日軍司令部聯繫的有關報告,是定期送到延安來的。

後來我證實,中共軍隊和日軍的參謀機構之間的聯繫,已保持很長時間了。聯繫的兩頭是延安和南京。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九日

延安發了一道又一道的命令。八路軍、新四軍、游擊隊和民兵,都開進了日本占領區。敵人士氣低落,不作抵抗,但堅守據點。

中共中央委員會的軍事機構空前活躍。延安忙得連打盹的功夫都沒有。惟一的目的是要趕在國民黨前面,占領新的地盤和日本人軍火庫,並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中央政府軍前進。

延安發布了秘密指示:消滅一切堅持向前推進的國民黨部隊。而且,不管在什麼地方,只要可能,就把他們從新占的地區趕出去。軍人、黨和政府的工作人員,一批批地離開延安。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日

日軍不向中國方面投降。中國軍隊總參謀長何應欽,乘飛機到玉山這個小城市,與日本駐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將軍談判。陳毅好像同何應欽一起飛往玉山。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關東軍在大部分地區停止了抵抗。關東軍的部隊向我軍投降。我軍繼續向預定方向推進。葉劍英告訴毛澤東,我已經知道了新四軍總部發來電報的內容。中共中央主席跟我解釋了好久,說明共產黨領導人為什麼決定要與日本占領軍司令部建立聯繫。

這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因此毛澤東想為他的解釋提出有說服力的論據。談 話表明了所有這一切做法是如何不體面。與日本司令部的關係早已極端保密的建立了,中共領導中只有幾個人知道此事。毛的一個代理人(或像毛所稱呼的「聯絡員」),可以說是一直隸屬於南京的岡村寧次大將總部的。什麼時候有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間諜機構的嚴密保護之下,暢通無阻地往返於南京和新四軍總 部之間。

中共中央主席發出的必要的情報,留在新四軍總部,等著這個代理人(他原籍日本)。這個代理人的情報,在新四軍總部總是很快就譯成密碼,發往延安。

中共軍和中央政府軍向各地鋪開。雙方的軍隊攪在一起,相互發生衝突。延安與重慶的關係已急劇惡化,相互在報紙上指責雙方。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二日

毛澤東多次接到蔣介石的邀請,請他去重慶商討雙方有爭執的問題,訂出協定來。毛保持沈默。他使我想起一種人,不管風向,把火焰煽起來,而不考慮火勢將往哪個方向蔓延。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三日

八月二十二日,紅軍的部隊在滿洲以及在薩哈林島(庫頁島)南部,按預定方向挺進。我們的空降部隊在大連和旅順降落,開始解除日本駐軍的武裝。堪察加南面各島上的日軍也向我軍投降。到處都在收容戰俘,繳獲武器。八月二十一日,我軍俘獲了(日軍)七萬一千名官兵,其中有二十個將官。

蔣介石接連兩次邀請毛澤東去重慶會晤。中國已瀕臨內戰邊緣。重慶報紙對毛澤東拒絕邀請,深表痛心。按中國規矩,兩次拒絕別人的邀請,是對邀請者的莫大侮辱。

報紙說,「共產黨的第一號人物(毛澤東)決定自己不來,而派第二號人物,他的得力助手周恩來來重慶。可是,周恩來已經到過重慶多少趟了,他在重慶作過無數次的講話,安排過多次記者招待會和各種會議,但一無效果。」

延安電台在答覆蔣介石的邀請時,要求重慶放棄「一黨專政」。蔣介石在第二個電報中,建議與毛澤東進行緊急會晤。考慮到日本投降和國共雙方關係的惡化,這次會晤是必要的。中共第七次代表大會之前,軍隊和黨的幹部,對於軍隊的問題有不同看法。哪種體制更有利呢?是正規軍還是游擊隊?

中共七大決定,要逐漸把游擊隊的體制改變為堅強的正規軍組織。鑒於日本即將崩潰,大會實際上已經批准準備打內戰的方針,這次重建軍隊就成為必要的了。朱德被任命為武裝部隊的總司令,彭德懷為副總司令,葉劍英為總參謀長,王稼祥為政治部主任。

中共武裝部隊的官方數字:十個步兵師,三個縱隊(師),七個大隊,十個區隊和一個騎兵大隊(團)。

一、八路軍正規兵力:第一一五師六萬人。第一二○師十一萬人。第一二九師十萬人。

二、聶榮臻的部隊九萬五千人:

三、新四軍的正規兵力:十六萬二千人。

這些部隊的正式兵力總共約六十萬人。如果不按官方的誇張數字,這些部隊的真正兵力大約是三十八萬人。游擊隊約有八萬戰士。


●斯大林派彼得1942 年到延安三年,美國也在1943 年派
美軍觀察組到延安。 毛(右2)朱德(左)出面歡迎。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八月二十四日,紅軍部隊在遠東按預定方向前進。

我軍在瀋陽地區解放了一個盟軍戰俘營。日本人在這個戰俘營裡,關有一千六百七十個官兵,二十八名將軍。八月二十三日,我俘敵官兵一萬四千人。

蔣介石發表了長篇講話。

中共領導人沒想到,在一九四五年下半年,形勢會發展得這樣快。這不僅說明了他們政治眼光短淺,而且也說明他們對蘇聯的態度。

「毛主席」在長征期間遺棄了他的第二個妻子賀子珍。是在她生病的時候遺棄她的。他把他的五個孩子留給農民照管。

在中共五大,他沒有選舉權。中共六大,毛澤東根本沒參加。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中央全會後,毛澤東意識到他是孤立的,意識到大會很可能選出一個新的中共中央主席——王明!

因此,毛決定要搞掉王明。這是一場爭權鬥爭,也是為實現他的思想而進行的鬥爭。毛發現他自己是孤立的後,他感到震驚!在康生當上了「黨員幹部和非黨人員審查委員會」的負責人之後,毛就大搞起整風運動來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六日

重慶報紙報導,蔣介石又一次邀請毛澤東去會晤,商討有爭議的問題。蔣介石說「國家的前途,取決於這次會談」。蔣介石下令,派一架中國空軍的飛機來接毛澤東。

中央政府軍已開進上海和南京。國民黨軍和中共軍隊間的小衝突,在全國都有發生。

外國電台繼續廣泛評論對廣島和長崎進行原子彈轟炸的後果。莫斯科電台報導了經濟恢復的進展情況。

蘇聯政府關於不干涉中國內政的決定,引起了中共領導人的注意。

毛澤東被迫同意在重慶與蔣介石會晤。這已是中央政府主席發來的第三次邀請了。中共中央對毛澤東在談判時要提出的要求,編列了一張單子,內容有:

●承認由人民選出的政府(解放區聯合委員會);●標定那些中共代表能單獨接受日軍投降的地區;●嚴懲漢奸;●立即解散所有屬於一黨一派的軍隊;●改組軍隊和使國家非軍事化;●正式承認各黨各派的地位;●廢除關於限制集會、出版等自由的法令;●取消秘密的政治組織;●釋放政治犯;●立即召開有各黨派、組織、團體和無黨派人士參加的會議,商討中國在戰後的體制問題;●制訂出民主改革方案;●建立民主聯合政府。

除了一些正當要求之外,也還有些蔣介石不會同意的要求。

莫斯科的不干涉內政的決定,就是拒不支持毛澤東的冒險政策,這種政策會引起形勢的變化,使世界發生衝突。現在,問題不純粹是中國問題了。毛的行動實際上已經為美蘇之間發生軍事衝突造成了必要的條件。

莫斯科斷然拒絕被牽連到這樣一場衝突中去。這挫敗了毛澤東個人的計劃,使他那種完全不顧當前形勢,利用別人為他打仗和為他效勞的策略不能得逞。當前形勢是紅軍和美軍正在掃清日本在中國的殘餘兵力。在這種形勢下,繼續執行毛的政策就會不可避免導致國共衝突。美國支持國民黨。蘇聯同重慶締結條約,是從中國和整個 世界當前形勢出發來考慮的。

莫斯科宣布,她將信守今年七月與中國政府締結的條約。這對毛是當頭一棒!他所希望的是由蘇聯的軍事力量保證他可以自由行動。這種一觸即發的局面,是他夢寐以求的。

與延安政府的願望相反,過去這兩週時間,它的政治陰謀暴露出來了。我們正被推向一場戰爭。延安竭力要使這場戰爭變得不可避免。延安絲毫不考慮,這場戰爭打起來,只能是一場世界大戰。莫斯科的處理辦法,不僅考慮了中國的實況,而且也考慮世界的真實形勢。這是對一次新的世界大戰的堅決抵制。

毛澤東還對他去參加談判時的人身安全問題擔心、害怕。他認為蔣介石的邀請是個圈套,他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周恩來還是那樣積極。他忙著準備文件,發布指示,並協助處理一切事務。毛澤東則完全亂了套,實際上什麼事都不管。


●美國人馬海德(1910-1988 右)有醫學博士學歷,經宋慶齡
介紹1936 赴延安後,娶妻蘇菲(中)、入黨,成為御醫。
孫平(左)看到他特別為中共領袖信任。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中共中央主席接受了蔣介石的第三次邀請。重慶早已接到通知。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將軍,今天乘一架空軍飛機抵達延安。國民政府首席代表張治中將軍,與赫爾利同機到達。

赫爾利將軍看上去有點疲倦,雖然在與毛澤東會見的過程中,他還像平常那樣自然和愉快。他和毛作了一次長談。但就我所知,這是在互相試探對方的看法。赫爾利沒有說什麼肯定的話,只是表示,希望能看到毛澤東和蔣介石最終能坐在一張桌子旁邊來解決爭端。對赫爾利來說,國共之間達成協議,也是關係他個人政治生活前途有關的問題。

延安想儘方法,希望摸清,蔣介石的政治錦囊中為這次重慶談判,裝了些什麼妙計。但毫無結果。客人們說,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毛澤東再度要求證實,蘇聯政府是否準備保障他在重慶的人身安全。他要求,如果他的安全受到威脅,他就到重慶蘇聯軍事代表團駐地去避難。我明確對他說,他的人身安全是有保證的,同時讓他放心,必要時可以到蘇聯軍事代表團去避難。可是,所有這些顧慮都是多餘的,因為蔣介石還不敢侵犯他的生命。這是莫斯科可以堅決 擔保的。

中共中央主席將由周恩來和王若飛陪同,於明日乘機飛渝談判。赫爾利在重慶機場發表講話說:

「我得到蔣介石的同意,應毛澤東的個人邀請,即將前往延安。我當和毛澤東及其一行一起返回重慶。我很高興。一年來我們一直勸告中央政府,要避免分裂和內戰。談判的範圍很廣泛,但是,雙方領導人是能達成協議的,這就帶來了良好的希望。」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在延安機場看到了一幅有趣的情景。高大的滿頭灰髮的赫爾利(比毛要高出十來個厘米),穿一身考究的西服,繫蝴蝶式領結,戴一頂時髦的帽子。在他旁邊的毛澤東,則穿了件又肥又大的深藍色的上衣,戴一頂軟木遮陽帽。這種遮陽帽我只是在蔣介石的照片上見到過。毛澤東笑容可掬,但我清楚,這些天來他心境如何。是形勢逼得他不得不同意去談判。這些年來,中共中央主席的政策的目標,就是阻撓任何談判。他彷彿是去受難似的。

載著代表團和客人的飛機,晚上到達重慶。


●延安日記英文版封面:
《弗拉基米洛夫日記》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我們的部隊在進軍中不斷解除日軍的武裝,解放了越來越多的中國城市。

美軍已在上海登陸。盟國的一支艦隊正在東京外海游弋。日本在千島群島只保住了一個島,其他島嶼都已被我軍攻占。

毛澤東昨天在重慶發表聲明,大意是說國內團結是一項首要任務。他說:「我應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先生的邀請,前來重慶共商團結建國大計。現在,抗日戰爭已勝利結束,中國正準備走上和平變革的階段。當前的時機是特別重要 的。目前要求立刻解決的首要問題,是在國內保證和平,實行民主,保障團結。國內許多緊迫的政治和軍事方面的問題,應該在全國實現和平、民主和團結的合理基礎上加以解決,這樣才有可能建設一個獨立、富強和繁榮的新中國。我們希望中國一切抗日政黨和愛國人士同心協力,為實現這些目標而共同奮鬥。我對蔣介石先生 邀請我來重慶表示感謝。」蔣介石設宴招待毛澤東。

延安報紙說:「我們完全有決心與國民黨和其他民主黨派締結一個協定,以促使各種問題能早日獲得解決。在將來的一段時期裡,我們應與國民黨建立牢固的聯盟,這種聯盟將使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有可能得以實現。」延安報紙仍堅持要把承認解放區政府,成立聯合政府等等,作為國共締結協定的必不可少的條件。

此外,就是暗中盼望局勢發生變化,盼望莫斯科突然改變態度。可是,蘇聯政府今天重申,它決心不介入中國的內政,並遵守與中國國民政府簽訂的條約。

馬海德已成為中共領導人與美國人之間的「聯繫人」。兩方面都很看重他。馬海德是康生的反諜報機構不加干涉的人。馬海德同總參謀部的許多工作人員已經建立了親密的友誼。

一九四五年八月三十日

「密蘇里」戰艦已於昨天進入東京灣。美軍已在東京附近開始大規模登陸。南京傀儡政府主席陳公博自殺了。

重慶談判於八月二十九日開始。蔣介石、王世杰和張治中代表國民黨政府。毛澤東在八月二十八日的宴會上與蔣介石見面。按重慶報紙報導,他們兩人的前一次見面距今正好二十年,那時國共還處在合作時期。

中國處於嚴重的政治危機之中。中共和國民黨的軍隊仍在繼續爭奪日本的武器庫和新地盤。八路軍、新四軍和中央政府軍之間的小規模戰鬥沒有停止過。

一九四五年八月三十一日

一九四○年以前,我們只有幾個同志到過特區(陝甘寧邊區)。可是,一九四○至一九四四年間,那裡住有外國人,包括其他東方民族的幾個代表,還有幾個外國醫生。

這就使中共中央主席能在暗地裡組織整風運動,並能想辦法提供錯誤的消息,使其他國家的公眾弄不清楚中共軍隊(尤其是八路軍)所進行的抗日戰爭的特點,弄不清楚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的情況。不過,應當說,這種破壞往往被《解放日報》上的愛國文章、群眾集會和公開聲明掩蓋住了。自一九四一年以來,特區的反國民黨政策,已經成為中共領導人的政策的重要組成部份。

凡屬違背毛的意志的消息,從未從這個小小的封閉的世界裡泄漏出去。即使現在,許多外國記者和軍政領導人訪問延安時,毛和康生對每一個黨員和戰士的嚴格控制,使他們仍有可能繼續成功地向外界提供假消息。只有那些訓練有素的「來自人民中間的人」,才准許去回答外國記者和政治家提出的問題。其他所有人要麼保持沉默,要麼就用一些死記硬背的口號來回答問題。完全順從,害怕露出獨立見解,已經取代革命的民主。這些年來,前線的真實情況和中共政策的真正趨向,一直都很小心地瞞住我們蘇聯人,不讓我們知道,但又不斷要求蘇聯在任何情況下都支持這個 政策。

這裡使用了暴力,世界對其真相也許永遠無法全部了解(即令了解一點,也只是一鱗半爪)。中共七大對共產黨產生了,並無疑還將產生巨大的影響。但誰也不可能知道這次大會的全部真相。報紙上所登的官方報導,並沒有反映真實情況。很多講話,包括洛甫、楊尚昆和毛(關於許多問題的發言)以及其他人的講話,都從會議紀錄中抽掉了。其他講話在付印時,都作了重要刪節,以一種完全不同的面貌來反映大會的工作。

大會上除了幾個日本人、朝鮮人和蒙古人以外。中共中央主席深信,我不知道那些重大的事情——對大會代表進行說服和施加壓力的幕後鬥爭,以及充滿了激烈的反蘇主義、民族主義和機會主義的鬥爭。

現在,已完全不顧客觀現實來解釋大會的歷史。說得婉轉一點,這種解釋是不符合事實的。事情都被一些模稜兩可的公式,造出來的假話,作了大量刪節的速記稿,弄得模糊不清了。

從中共中央主席的態度來說,他認為我從一九四四年以來,就完全處於他的影響之下,以為我是理解並支持他的政策的。他自信,關於他破壞抗日統一戰線和抗日戰爭的問題,關於他經常供給莫斯科假消息的情況,以及他與白宮作交易,並想在遠東政治範圍內孤立蘇聯的企圖,是沒有人知道的。

情報局不遺餘力地保證這個小小的世界「封閉起來」,從而培育出「現實的馬克思主義」。順便說一下,這也是毛離不開康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毛深信,沒有人知道在這裡發生的情況!整風運動使三萬幹部遭到清洗。人人都逃不過特務機關的眼睛,人們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能知道。結果,就是大多數人去接受「思想改造」。

一九四五年九月一日

蘇聯軍隊已完全掃清千島群島的殘敵。新加坡的日軍還在繼續頑抗。外國電台來回廣播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把蘇聯推上了權力的頂峰。這些廣播的調子是公然挑釁。

重慶談判的形勢在慢慢地改變,報紙上甚至報導說,談判的氣氛友好。重慶報紙諷刺地說:「現在毛澤東稱蔣介石為主席,而不是「反動的法西斯獨裁者」了。他把政府也稱作國民政府,而非『蔣介石政權』了。」

延安政策的特點,是要從有關的各個方面盡量攫取經濟和政治利益。思想意識上的考慮是無所謂的。目的就是利用形勢榨取一切。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

英國船隻已進入香港港口。陳納德將軍說,即使到現在,日本是否就認為她是被打敗了,他對此有懷疑。被俘的日本軍官認為,戰爭打敗並不是由於他們的士氣不高。皇軍的士氣一直是高昂的。但這種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奧爾洛夫(駐延安蘇聯醫生)己經能講一口流利的中國話,也能用中文寫東西了。

特區聯防軍由賀龍指揮(張經武是參謀長,高崗是政委,譚政是政治部主任)。司令部設在延安。王震領導的三五九旅餘部,駐於南泥灣。以王震為首的這個旅,於去年開赴湖南,在那裡新建了中共的一個根據地。聯防軍的全部兵力是七萬六千五百一十八人。

毛澤東在赴重慶的前夜和我談到,他想寫一本書,論述中國革命的各個方面。還談到他打算訪問蘇聯。在毛澤東外出,康生靠邊站的時候,劉少奇主管黨政一切事務。

奧爾洛夫說,康生是那種寧為池塘中的大魚而不作大海裡的小魚的人。儘管他威信下降,但情報局頭頭依然權力在握。

由於毛澤東的做法,中國的抗日統一戰線實際上已經破裂。國共分裂的深化,使中國瀕於民族災難的邊緣。前幾年的軍事行動是很可悲的,預示日本法西斯行將取得勝利。但毛對這種事態的變化並不著慌,他考慮了世界的政治 形勢,就把全副精力集中在國內奪取政權上面,而把打敗日本的困難轉嫁到蘇聯和盟國的肩上。毛玩弄政治陰謀而不是積極從事反侵略者的鬥爭,卻等著蘇聯和盟國把德國打敗後,拿出它們全部軍事實力來對付日本。國家遭到侵略者的蹂躪,人民死於飢餓,處於困境,而毛卻在等待,等著能用他的全部兵力來奪取政權這樣一個 時刻的到來。

日本法西斯主要是靠美國和蘇聯打敗的,這使中國消除了受侵略者奴役的威脅,消除了破壞抗日統一戰線的策略所造成的危險後果。但毛的這種肆無忌憚的政策使中國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們由於毛默許日本侵略而死亡枕藉,財產損失也不可勝數。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

昨天在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上簽署了日本投降書。第一個簽字的是日本外相重光葵,第二個簽字的是日本總參謀長梅津美治。代表蘇聯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的是陸軍中將庫茲馬.捷列維揚科。

昨天在重慶的蘇聯使館為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締結舉行盛大招待會。中國國民政府官員參加了招待會,毛澤東與周恩來也參加了。

一九四五年九月四日

根據重慶的報導,蔣介石和毛澤東在若干政治問題上已達成諒解。

現在看來,很可能我也將被莫斯科召回了。我是隨軍記者和前共產國際派往中共中央的一名代表,對我來說,這場戰爭也結束了。

今天我發了個電報給莫斯科,第一次請求批准回國。當然囉,我已在中國住了很多年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