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神探」謊言破滅
 
浙江「女神探」謊言破滅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3-05-0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杭州公安刑偵女幹警聶海芬負責審辦三百餘大案,殺掉二百餘人,號稱無一錯案。其實是公檢法串通枉法分贓謀利的大黑幕。最近穿幫,且看當局如何處置?



●被吹為浙江「美女神探」「中國福爾摩斯」的聶海芬。電台訪問、上電視。

浙江「女神探」謊言的破滅,顯示出中南海高層,先易後難地從地方開始平反冤假錯案的決心,它的意義不僅僅在於張家叔侄的一件具體案件,而在於石破天驚的榜樣引導作用。毫無疑問,習近平沒有講什麼大話,但潤雨無聲地從自己工作過的省份起步,抓住最典型的案子,給力地開刀,讓人們看到了一點點依法治國的希望,也聽到隱隱傳來的雷聲。

浙江政法委開始認真調查冤案

由近日上海的「梅氏兄弟案」,遼寧的馬三家案等,我看出了一些跡象,這都是積極的,正面的,很好的,應當給予充分的肯定,我不會過於樂觀,也不會絕望,只是期待。近日,有媒體報導說,浙江省政法委針對張輝、張高平錯案成立了聯合調查組。九日,記者從浙江省政法委瞭解到,作為該案件的審核人,曾被冠以「女神探」之稱的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預審大隊長聶海芬將面臨政法調查。

浙江省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朱巧湘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調查組將秉持公正客觀、實事求是的態度,對「二張」錯案原辦理過程中公、檢、法各部門辦案環節存在的問題進行全面調查,並將根據實情,嚴肅依法依紀追究責任。四月十五日,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徐定安接受採訪時表示,公安機關在這起案件的偵辦中確實存在一些問題,省公安廳將根據有關調查結果,依法依紀嚴肅處理。同時,舉一反三,查漏補缺,進一步完善執法辦案特別是命案辦理工作制度和體系。

無疑地,以前關於冤假錯案的投訴多如牛毛,進京的訪民不斷喊冤,但大都石沉大海,沒有回應不算,還被抓進「黑監獄」或勞教判刑,這回奇跡般的一點轉機,可能來自高層領導的強力干預。由近日讀到的一篇關於上海「梅氏兄弟殺人案」的報導,似有所悟,其文稱,我們內部常說,辦一百個案子容易,糾正一個案子難,但我相信,每堅持一天,我就加分一點,他們的責任就多一點,檢察官劉炳華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我要把這件事做得圓滿。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令他看到了希望:浙江叔侄案沉冤得雪,更有一位北京的高層領導親自打電話到劉炳華家中,告知已收到他寄去的書。劉炳華相信,對方也看到了隨信附上的「兩梅案」材料。

聶海芬只是枉法鏈條上的一環

這旁證了我的判斷,沒有辦法,目前中國就這麼一個政治體制,上行下效,權力過於集中,要解決上述一些案件必得習辦或李辦的人有明確的批覆,這已透露了重要資訊,中南海高層有一部份人,是要真心實意地警示官員,在法律和憲法的框架裡行使權力。但也有的人不以為然,二者展開新一輪的搏弈和內鬥,尤其是下邊的封疆大吏及眾多地方官抵觸情緒很強,正在陽奉陰違地較量。上述幾個案件可能是突破口,不知道下一步怎麼樣,會不會動作太大,得罪了下面,事倍功半,欲速則不達,甚至習李「出師未捷身先死」?

我們不妨以聶海芬為例,分析一下後續審查的一系列問題。報導說,此次調查行動「並不只針對聶海芬一人」。據瞭解,今年四十九歲的聶海芬於一九八六年參加公安工作,現為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六大隊大隊長,負責該市命案的審核報捕、預審審訊調查、移送審查起訴及刑偵預審辦案業務指導工作。

相關報導稱,二○○○年以來,聶海芬主辦及牽頭主辦的杭州市區重特大案件三百五十餘起,一審判處死刑的三百餘起,準確率達到百分之百。經她審核的預審案件,移送起訴後無一起冤假錯案及無罪判決案件。

顯然,聶海芬不是一個人在瘋狂,也不是短期內在濫用職權,她以冷豔的形象,醉倒的恐怕不會僅僅是公安內部的一兩個男人,她的身後必有更高的權勢者,女人通過操控男人來行使權力,呼風喚雨,這不是什麼新聞。

她可能是浙江地方官員徇私枉法一條龍的「眼睛」,也就是說,她是枉法追訴產業鏈條上的重要一環,她辦了三百五十起案子,殺了二百多人,這裡面有多少油水,誰沾了腥味和銅臭?切入點在這樣一句話裡:身為「二張」錯案的審核人,聶海芬同時又是該案疑凶勾海峰兇殺案的審核人,但在之前的審訊中她「未曾發現勾海峰具有作案嫌疑」。

公檢法枉法分贓享樂一條龍

依據我坐牢五年多得出的結論:中國的公檢法系統已經亂透了,公安抓人,檢察官起訴,法官判案,監獄關押減刑,幾乎每個環節都有人被金錢腐蝕,而且還有一些律師參與,他們形成了「枉法追訴一條龍」的龐大群體,有一大批人利用抓人和放人賺錢,所以冤假錯案遍地,坐牢者苦不堪言,而聶海芬之流只是剛抓住的一隻泥鰍,她是一個社會階層的突出代表,浙江省的問題由本地出面徹查成功的可能性不容樂觀,假如聶海芬拿了罪犯的賄賂,她為了保住這一個大生意,也為了獵取虛名,不可能不向上級層層行賄,很可能還得陪做「床上健美操」,因此,牽一髮而動全身,浙江真的官場要鬧地震?

毫無疑問,由張家叔侄案已經看出,聶海芬不是草包,她的精明之處不在破案,不在抓捕真凶,而在擺平各方面的利益關係,她的本事在於博得上級領導的歡心,誰的官職大,誰認為某人是殺人犯,她就有本事全力包裝和虛構誰,然後再與高官分贓和享樂。

「張家叔侄案」是一個漏餡的水餃,而菜譜是當地政法委精心設計的,近日浙江省公安廳也信誓旦旦地聲稱要嚴查到底,但假如拘捕聶海芬之後,她說這個案子是按照某領導旨意辦的,那麼,浙江省高層能繼續挺直腰杆嗎?假如再順藤摸瓜查下去,撕開了從上到下的「枉法追訴一條龍體系」和產業的口子,習近平和李克強能頂得住嗎?

不要忘了,只要不變革目前的政體,就必須依靠警察去維穩,如何避免冤假錯案,斷了官員的生財之路呢?因此,我對「張家叔侄冤案」的平反既感到欣喜,又對接下來的連鎖反應和全國性的各地官員的抵觸而充滿憂慮,會不會一陣風過後,一切如故呢?拭目以待吧。

二○一三年四月十六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