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做強人,再做偉人
作者: 萬潤南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3-05-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希望習近平順應潮流,像蔣經國先生一樣,以專制結束專制。十年為民主憲政鋪路。十年後,「一人一票」地普選新的領導人。習近平以轉型之功有把握當選第一任民選領導人。

和面無表情、語言刻板、說話像背書的前任相比,習近平常常有一些流露真情的講話。他不用那種老套的官話,而是用自己的個性化語言。前些年,習近平在備位接班期間,在一次對外訪問中就說過「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之類的話,讓大家耳目一新,也由此議論紛紛。

最近在訪問俄羅斯期間,習同學又有一些讓世人側耳的說法。一是「鞋論」,二是「性格論」。關於「鞋論」我將另有文字分析。今天就專門說一下他的「性格論」。

原話是這樣的:習近平在三月二十二日與普京會談時說「我覺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消息報》、第一頻道等主流媒體都注意到了這句話,並直接加以引用。 這句話,我也覺得很有意思。

普京只是強人,不是偉人

首先,普京的性格是什麼?簡言之,就是強勢:對內鐵腕領導,對外強硬對抗。而且,從二○○○年開始,普京連任兩屆總統後,又擔任了四年總理。二○一二年再次競選總統並當選。如果不出意外,普京在二○一六年連任成功,他將實際主導俄羅斯政治二十年。

性格決定命運,領導人的性格也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一個傳統社會的轉型,需要強人,也就是強勢的領導人。普京是這樣的強人,習近平也會是這樣的強人嗎?

在當今的政治人物中,習近平最有可能成為這樣的強人。首先,他比前任有底氣。習近平是根正苗紅的紅二代,老子是共產黨打天下的元老,難能可貴的是,其父習仲勳是正派、賢明、受盡磨難的老一輩。所以,在太子黨眼裡,他是同類;在老百姓眼裡,他是忠良之後。在當今中國社會,沒有人比他能得到更廣泛的認同。

而且,習近平本人受過很多苦。我們基本上是同代人,都受過所謂「再教育」。但我們下鄉、下廠,還有工資拿,算是國家幹部。而他們是一無所有,下到社會的最底層,比我們受過更多的苦。他下過鄉,甚至因為政治問題進過勞教所。有著底層社會接受改造的特殊經歷,這種經歷對一個人的一生是刻骨銘心的。他和底層社會、底層老百姓之間思想情感精神上的聯繫,對民心與民情的重視和敬畏,將是出自內心的。習近平在兩會閉幕講話中四十四次提到「人民」,我相信他是真誠的。

很少有人注意到,習近平還有一位好老師。他叫孫立平,是清華社會學系的教授。據說,他是習近平的博導。我讀過孫老師的大部分文章,非常認同他的觀點。關於社會潰敗和權力潰敗、關於陽光法案、關於改革的共識、關於文革的反思,孫老師都有許多真知灼見。哪怕習同學能聽進去一句半句,我相信都將會受益匪淺。

據我所知,習近平身邊也有一些不錯的智囊,有他當年的清華同窗,他們有相當合理的知識結構,受過良好的現代教育。有的還有國外留學的經歷。他們對世界科學技術、思想文化、社會發展的時代潮流,應該有比較深入的瞭解。相信他們會給習近平增加「正能量」。

蔣經國自說是最後一位專制者

再有,就是胡學長高風亮節的「裸退」,給習同學預留了極大的政治空間。我曾經稱讚胡的「裸退」是「立德」,並非虛言。如果習近平由此而有所作為,那就功德圓滿了。

從底氣(出身)、經歷、師長、同學、前任留下的空間這五方面而言,習近平得天獨厚。就權力資源而言,無人能出其右。這就是說,習近平完全有條件成為政治強人,想當普京不是夢。

問題是,當個普京並沒有什麼了不起。而你,習近平,其實有機會比普京更偉大。

普京是一位強人,但不是偉人。在俄羅斯,他沒有機會成為偉人,因為他只是在一場大變革完成之後看家護院比較強勢的掌門人。而習近平卻有成為偉人的機會:完成中國社會的轉型,一個民主憲政的新中國將從你開始!

按照現在共產黨的家法,習近平將有機會主導中國今後十年的政治。這十年,有充分的時間為社會轉型作準備。蔣經國先生曾經說:「我知道我是專制者,但我會是最後一位——我以專制來結束專制。」我想對習近平同學說:「你可以做十年專制者,但你是最後一位。而且,你比蔣經國先生更幸運,因為你完全有機會成為民主憲政的新體制下的第一位民選領導人。」

要知道,「一人一票」的選舉制是民主憲政的基本制度,是政府信用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也是民眾自信與自尊的支撐。你說,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據說,小布希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說的籠子四周插著五根柵欄,那就是選票、言論自由、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和三權分立。中國的事情要慢慢來,這五根柵欄,我們不能一步到位,那就從「民選」這第一根柵欄開始。

選舉制:體面地結束一黨專政

離開了「一人一票」的選舉制,侈談什麼和諧社會、長治久安,都是癡人說夢。蔣經國先生還說過一句很透徹的話:「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一黨專制」必然要結束,政改是一種體面的結束方式,拒絕政改則會導致極不體面的結束方式,歷史潮流是不可能阻擋的。

希望習近平順應潮流,像蔣經國先生一樣,以專制結束專制。這十年,可以為民主憲政鋪路。十年後,不是按家法交班給密室政治、暗箱操作出來的候選人,而是按「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普選出新的領導人。因為習近平結束專制所得到的民心擁護,他完全有把握當選第一任民選領導人,到時候我都會投習同學一票。五年後再連任一屆。那麼,習近平將和普京一樣,能夠實際主導一個大國的二十年政治。

習近平將比普京偉大得多。因為普京不僅不是社會轉型的領導人,而且他二十年的掌權有搞小動作之嫌,招世人詬病。而習近平的二十年,堂堂正正,完成了一個十四億人口大國政治制度的和平轉型,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的偉大,而且也是世界歷史上的偉大。

「一切革新都會招致孤立,創造性始終包含有做人所不熟悉的事情的意義。它需要有一種能拋棄人所共知的事情的意志。」

這是我當年的一點感悟,習同學,我相信,你懂的。二○一三年四月十九日  美國加州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